一個美國女記者眼中的清朝皇後冊封禮|溫故

ADVERTISEMENT

  微信ID

  EYEONHISTORY

  

  溥儀大婚,迎娶時辰已到,鳳輿起駕。

  文|[美]格蕾絲·湯普森·西登 譯|李曉宇

  摘編自《西洋鏡:一個美國女記者眼中的民國名流》,永正圖書授權轉載

  格

  蕾絲·湯普森·西登是美國作家、記者、旅行家,1872年出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1920-1930年間周遊中國、日本、印度、埃及等地,留下大量采訪劄記和攝影作品。

  此文記錄了清朝末代皇帝溥儀的皇後婉容的冊封禮。郭布羅·婉容時年17歲,為宣統年間內務府大臣郭布羅·榮源之女,從小接受教育,讀書習字、彈琴繪畫樣樣精通。文中提到的第一次參加冊封禮的外國人士任薩姆女士就是婉容的英文老師。

  辛亥革命之後,2000多年的封建帝製瓦解崩塌,雖然國家從君主製走向了共和製,但“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尊號仍存不廢,中華民國以各外國君主之禮相待”。

  因此,遜帝溥儀的婚禮仍是按照皇帝大婚的禮儀進行,民國政府也特準皇後的“鳳輿”從東華門抬進紫禁城。1922年11月30日,皇後冊封大禮隆重舉行,婉容成為名義上的皇後。

  

  11月30日是美國的感恩節。這天上午,承毓朗貝勒福晉之恩,我來到皇後父親的府邸參加冊封禮。這是整個婚禮中最重要的環節。

  經過反複討論,典禮的時間最終定在9點。對於來接皇後的侍從而言,這個時間點並不重要,但是出於禮貌,我還是準時出現在了榮府的正門。

ADVERTISEMENT

  門外擺滿了紅色和黃色的鮮花,擠滿了看熱鬧的人。他們從皇宮一直排到安定門北皇後的家門口,觀禮的人們很多都穿著紫色或者淡紫色的衣服,頭上戴滿了首飾,整個人群中洋溢著歡樂。士兵則將附近的街道和入口嚴密地封鎖了起來。

  10名太監引導著我們進入府邸。為首的大太監穿著一件紫紅色的禮服,邊上裝飾了一圈白狐狸毛,里面則是一件長袍,長袍的底邊繡有七彩的斜花紋。他頭戴一頂黑緞禮帽,帽緯是紅色,帽頂是一顆寶石,帽子黑絨寬簷顯得格外醒目。

  皇後11歲的弟弟也戴了一頂相似的帽子,帽子上鑲嵌了一塊3寸大小的寶玉,帽後面是小珊瑚和馬鬃製成的穗。他的禮服是紫紅色的毛邊錦緞罩衫,後背的正中繡著一個很大的長壽標識。中國和日本把這當作至高的祝福。

  穿過幾進庭院之後,我們被帶到了一座院子里。院子里有一處席屋,牆壁和頂棚都是草席,柱子用紅布包裹著,上面掛滿了無數紅色或金色的圓形裝飾。

  象征新娘新郎的雙喜裝飾到處可見,參加儀式的每一位福晉的發飾右側都戴上了這個標識。羊角燈籠垂著長長的流蘇,上面寫著“壽”字。到場的每一位達官貴人都是經過席屋到達皇後的房屋前。三叩九拜之後,退下。除了慶親王可以進屋宣讀皇帝的旨意外,沒有人能再向前一步。

  現場參加冊封禮的都是皇後的直系親屬,此外,還有12名宮女,6名太監,幾個穿著粉色絲袍和淺藍色罩衣的丫鬟,當然還有包括我在內的幾個被特別邀請的美國女人。任薩姆女士甚至帶來了她的母親和妹妹。

  隻有這些人目睹了一個格格如何成為一個皇後。這是數百年來,第一次允許外國女子參加皇後的冊封禮,這也許說明了舊的秩序已經衰敗了。

  護送皇後璽印的40名官員,現在也都在皇後屋外等候,也不能見到皇後。等著皇後的璽印被請出,帶回宮交還給皇上。

  皇後的璽印方形,金質,大約6寸見方,厚3寸,純金璽鈕,印文為“皇後之寶”。婚禮的權杖也是純金的,長度大約16寸,如意頭為“心”形,杖身刻有象征皇帝的龍紋,杖中部一面為雙喜,另一面為象征皇後的鳳紋。

  璽印和權杖相當於我們結婚習俗中的訂婚和結婚戒指。第二天早上3點,這兩樣信物將登上鳳輿,由皇後帶著一起入宮。

  

  皇後的弟弟和她的姨母們,眾人的左側是冊封典禮上需要用到的供桌和用具。

  我在距離皇後本人不到三尺的地方,欣賞到了儀式的所有細節。午時過半,皇後恭敬地跪在內房台階前的黃色墊子上,隻見慶親王一人手捧著黃色綢布包裹的皇後璽印,穿過垂花門,進入內室。此時的內室,供桌上已經擺好用來盛放璽印的神龕,神龕兩旁裝飾著金質的花朵。

ADVERTISEMENT

  慶親王將璽印放於正中位置。皇後隨慶親王進入內室,跪在供桌前,接過金冊。金冊上刻著:“郭布羅氏,榮源之女,以冊寶立爾為皇後。”

  

  冊封典禮當日的榮府,庭院內擺滿了來自皇帝的彩禮。從左到右依次為:皇後的繼母、二格格恒馨、皇後的姨母、大格格恒慧、皇後的弟弟潤麒。

  整個儀式延續著滿族的傳統。慶親王用了15分鍾宣讀完皇帝的冊封詔書,隨後他將金冊交給皇後,從此刻起,她有了“寶皇後”的徽號。慶親王又呈上象征皇家權力的如意,每呈上一件,皇後就必須在太監的攙扶下起身去接受,然後再跪下,再起身。

  因為頭戴著跟寶塔一樣的吉帽,所以她不能叩頭,也無法彎腰行禮。皇後的吉帽的底座是一個餐盤大小的金板,底部是黑色的綢緞,上面有一圈紅色的羽毛;中部為三層金色寶塔,頂端為一個小寶頂。吉帽從後部向下垂下5串珍珠,一直到腰,珍珠串中間用一圈透明的藍色琺琅束著。吉帽整個高約11寸,重量大概有幾磅。

  皇後在儀式上所穿的吉服由宮中特製,用黃色的綢緞製成,繡滿了藍色的鳳紋和金色的龍紋。吉服下端裝飾著傳統的水波紋和七彩的斜線紋,四邊鑲著貂毛。外罩是一件無袖的披風,藍色繡金,肩部還有一個小披肩。整套服裝設計精巧,雍容華貴。

  儀式結束,宮女們紛紛退下,我們等到皇後脫掉吉服之後才離開。這是一場隆重的典禮,能夠近距離見到皇後,令我興奮不已。

  我還有幸參看了皇後居住的房間。這是一間中等規格的房屋,屋里有一個用磚或木頭做成的很大的炕,是可供坐、臥的中式用具,長8尺,寬6尺,上面鋪著紅的綠的錦緞。

  炕上還擺放了一張用來喝茶的矮桌,床頭擺放著一個美國製造的漢白玉時鍾——放在這樣一個純中式風格的房間里,顯得非常突兀。

  毓朗貝勒福晉帶我參觀了皇後的嫁妝,有的用黃繩綁在紅漆桌子上,有的放在木質的大箱子里,堆滿了院落。嫁妝種類繁多,各式各樣的金銀器具、金銀首飾,有的上面還蓋著絲綢。還有成捆成捆的綢緞、織錦、縐紗、刺繡,薄的夏天用,毛邊的冬天穿。

  玉石、碧璽、翡翠等戴在頭上的、脖子上的、手上的,不計其數。瓷器、象牙、漆器,大大小小。鞋子各式各樣,與衣服相配的手帕一摞一摞。此外,還有龜甲、麝香、香料,等等,真是數不勝數,令人眼花繚亂。

  在中國,嫁妝非常重要,而嫁妝的包裝和嫁妝一樣重要,擺放還要依據特定的星象。為此,皇後的親屬們前前後後忙碌了好幾個月。

  準備嫁妝的過程要非常地小心謹慎,每一個步驟都需要星象相合的家族成員來做。每一件物品都要精心包裝好之後,放進箱子里。皇後入宮之時,陪嫁隊伍將走在隊伍的前面。

ADVERTISEMENT

  皇後的姨母恒慧格格告訴我,頭一天晚上,她為了給皇後準備梳妝用品,一直忙碌到淩晨2點。皇後的所有梳妝用品,每一瓶胭脂,每一包香粉,每一罐眉黛,都要在星象合適的時候分別包起來,裝進金漆大箱子。

  現在,清朝已經滅亡,宣統皇帝賜給皇後的物品的價值隻有4000銀元。即便如此,這場婚禮還是花費了50萬銀元,這些錢大部分來自保皇派、政府官員以及前清大臣。

  一份公文記載了彩禮的數量:

  婚禮當日,內務府要備齊100兩黃金,10000元銀元,1個金茶杯,2個銀茶杯,2把銀壺,100匹絲綢,2匹馬並配馬鞍,賜予皇後家族。

  賜予皇後雙親40兩黃金,4000元銀元,1個金茶杯,1個銀茶杯,40匹絲綢,100匹布,2匹馬並配馬鞍,2套官服,2件冬衣,1條腰帶。

  賜予皇後兄弟每人8匹絲綢,16匹布,1套文房四寶,打賞下人銀元400元。

  毓朗貝勒福晉卻對我說:“皇後的彩禮簡單得像是打發乞丐。”在中國,嫁女兒就相當於賣女兒,所以,新娘的家庭都要得到應有的補償。即便是在西方社會,男女在婚姻中的地位也是不平等的。新娘的家庭認為,婚禮的排場必須和家庭的地位和財富相適應,否則就很丟臉。為了維護臉面,很多家庭可以說是傾其所有。

  儀式之後,我們回到房間等著皇後。年輕的皇後輕聲步入房間,引起了一陣小的騷動。

  皇後戴著滿族傳統的旗頭,正中間是潔白的百合花,兩旁是很多美麗的珠子,頭髮向後梳緊,在腦後用鑲有珠寶的卡子固定在黑緞架子上,再配上用來裝點的寶玉、碧璽等寶石,無比華麗。我對皇後的旗頭大加讚賞,她卻微笑著對我說:“你肯定不喜歡,戴著太沉了。”

  按照中國的算法,皇後今年17歲,她身段婀娜,像風信子一樣風姿綽約。她走過來,伸出消瘦冰冷的手,用英語跟我打招呼:“很高興認識您。”

  皇後身穿絲袍,淡紫色的袍子上繡著藍色的牡丹,襯托著她修長的身材。她微笑地看著我,氣質端莊大方。說實話,皇後很漂亮,可以說是傾國傾城,精致的鷹鉤鼻,圓圓的臉蛋,光滑的皮膚,配合著恰如其分的胭脂和口紅,顯得楚楚動人。

  皇後英語不太好,沒有跟我說太多話,隻是跟我握了三次手,十分的溫文爾雅。在那些衣著華麗的福晉們中間,人很難認出她。

  這時,大太監進屋,請她移駕到席屋接受太監們的跪拜。皇後結束了和大家的寒暄,坐到門前專門為她準備好的椅子上。20名太監在離她60尺遠的地方,整齊地磕了9個頭,然後退下。

  皇後坐在那里,雍容高貴,曲線優美,像極了中國古畫中的女神。跪拜結束後,她又回到屋里,我得以為她一家人和擺在供桌上的信物、陪嫁品拍了幾張照片。

  雖然我還想多為皇後個人拍幾張照片,但已經不可能了,對我而言,能見到皇後已經算是破天荒的事了。今晚之後,皇後就將從這個家庭的精致小百合,變成皇宮里的玫瑰。

  看曆史已登錄騰訊新聞、天天快報、今日頭條、網易、搜狐、Zaker、蜻蜓FM、荔枝FM、喜馬拉雅FM、考拉FM各大客戶端,日均閱讀量已達98.5萬次。

且讀且評論。本周最佳評論得贈書《逆鱗集續編》。

  

  《看曆史》2017年3月新刊,點擊“閱讀原文”購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