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卡,蘇維埃俄國的鐵腕,一個令人膽寒的名字

ADVERTISEMENT

  點擊上方 “公眾號”可以訂閱哦!

  契卡,蘇維埃俄國的國家安全保衛機構,蘇聯情報組織克格勃的前生,曾擁有不經審判便可對專政對象執行槍決的權力。

  第一次世界大戰,摧毀了沙皇俄國、德意誌帝國、奧匈帝國和奧斯曼土耳其這四個老牌帝國,但也催生了一個新國度的誕生——蘇維埃俄國。

  由於布爾什維克與資本主義剝削階級在意識形態上的格格不入,蘇維埃政權自誕生之初就倍遭仇視。一時間這個新生的社會主義國家內外交困。除了軍事上的包圍,反蘇大聯盟的各路勢力廣泛勾結在一起,對於新生紅色政權所進行的顛覆陰謀活動極其猖獗。

  反動分子暗殺干部,襲擊紅軍征糧隊,發動武裝叛亂、消極怠工、破壞生產設備、煽動群眾無所不用其極,白色恐怖氛圍空前嚴重。面對各方反俄反共勢力的瘋狂反撲,蘇維埃不得不將自己曾經深惡痛絕的秘密警察製度從曆史的垃圾堆里翻撿了出來,以“火與劍”的手段對反革命勢力進行回擊。

  出於俄羅斯人酷愛組建“XX 委員會”的習慣,1917年12月20日,“全俄肅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員會”緊急成立。它的使命是“在全國範圍內消滅製止反革命和怠工行為,將其積極分子交由法庭處理,同時還進行前期偵查和預審”。這個機構冗長的名字可能不被大家所熟悉,但其俄文縮寫讀音“契卡”絕對是大名鼎鼎。

▌契卡的徽章

  在契卡成立之初,其工作要接受司法人民委員會、內務人民委員部、彼得格勒蘇維埃主席團的監督,逮捕令必須由司法人民委員簽署才能生效。這種體製有效控製了契卡的權力,但從另一面看也束縛住了肅反工作者們的手腳。在敵人顛覆破壞活動愈演愈烈的1918 年,迫於壓力的蘇維埃開始放開了限制。2 月23 日,契卡發布了通告,認為全俄肅反委員會以前過於寬大仁慈,“在革命危急時刻,對於反革命分子、間諜、暴徒、流氓、投機商人和其它寄生蟲,除了在犯罪地點就地無情消滅外,沒有別的鬥爭方法”,自此契卡擁有了不經審判便可對專政對象執行槍決的權力,一頭猛虎被放出了籠子。

ADVERTISEMENT

  但我們不得不承認,在動亂時期,宵小之輩不會感激誰的寬大,也不會在乎什麼法律,他們最害怕的就是鐵腕。在黑暗中經過敵對勢力周密策劃,環環相扣的陰謀詭計往往適合用簡單暴力的手段快速化解。1918 年,針對布爾什維克的暗殺風潮在8 月30 日列寧遇刺重傷那天達到頂峰。憤怒的蘇維埃政府在9 月5 日通過了《關於紅色恐怖》的法令,契卡充當了“紅色恐怖”的急先鋒,進行了一系列針對社會革命黨人、貴族階級的代表、金融階層、舊沙俄軍人的嚴打。以逮捕、關押、強製勞動、處決的方式快速穩定了國內局勢。

▌刺殺列寧的芬妮•卡普蘭

  ▌卡普蘭刺殺列寧現場還原圖。1.列寧所在的位置;2.被子彈擊中並倒下的一名工人的位置;3.司機斯捷潘.吉爾,他目擊了槍擊;4.凶手由此位置向列寧開的槍

  陰暗的審訊室,潮濕的地牢,叼著莫禾煙的特工,穿著皮風衣的行刑隊,鮮血淋漓的牆根,一具具全身赤裸、前額帶著彈孔的屍體,這類畫面幾乎就是當代西方文學影視作品中對於肅反委員會的全部印象,敘事套路比樣板戲還要固定。這種有意無意誤導形成的固有印象讓很多人忘記了契卡實際上是紅色蘇維埃的諜報單位,搞肅反隻是副業,對敵對勢力進行情報戰才是其本職。

▌契卡工作人員的工作證

ADVERTISEMENT

  在與國內白軍勢力的鬥爭中,契卡人逐漸意識到國內反革命活動的猖獗與國外勢力的支持密不可分。在契卡特別處處長會議上,明確指出了國內反革命活動受到國外領導,各路白匪在國外進行隨心所欲的、不間斷、系統的活動的影響,所以契卡有必要將戰線延伸到國外。

  1920 年,契卡在特別處編製內成立了一個新部門——國外科,專門負責對外情報活動。國外科工作細則規定,凡是與蘇聯有外交關係的國家,必須在各駐外代表處設立情報站。對於那些沒有與蘇維埃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則以秘密派遣特工人員的方式進行情報收集。

  到了1920 年12 月,全俄肅反委員會主席捷爾任斯基發布了關於組建契卡國外處的169 號命令,國外科正式由特別處下屬單位升格為平級單位。同時國外處還成為契卡與外交部、外貿部等外事部門溝通的唯一管道,可見契卡對於國外處的重視程度。

▌捷爾任斯基(居中者)

  因為在十月革命後蘇維埃很快與德國媾和簽訂了布列斯特條約,兩國快速地建立起了外交關係,第一個特別處情報站就建立在德國。並且以這個情報站為中心指揮著對法、奧、英、意等國的情報收集。在二十世紀20 年代初,這個情報站獲得了諸如彼得留拉匪幫動向,法國間諜在喀琅施塔得的行動,歐洲各國對熱那亞會議態度,反動勢力陰謀對熱那亞會議代表進行暗殺等重要情報。

  此後,許多國家相繼與蘇維埃建立了外交關係,契卡國外處情報站的數量越來越多,觸角遍及各國,為了加強管理,國外處處長特里利塞爾把駐外站分成6 個區,即北方區、波蘭區、中歐區、南歐與巴爾干區、東方區與美洲區。

  駐外情報站的紛紛建立,理所應當地成為了契卡展開對外行動的堅實保障。契卡的肅反工作者們曾經憑空編造了一個所謂的“俄羅斯保皇組織”,用以對流亡國外的白匪團體進行釣魚執法,行動代號“托拉斯”。1921 年,隨著國外處工作的順利開展,這個虛構組織亮相的條件得以成熟,逐漸為人所知。由反間諜處特工亞曆山大•亞庫舍夫所扮演的“俄羅斯保皇組織”成員順利與境外的“最高保皇協會”、“俄羅斯軍人聯合會”兩個反動組織接上了頭。以此為媒介,契卡反間諜處的特工們開始不斷滲透到那些國外白匪組織中,誆騙這些組織成員回國自投羅網,順便還捎帶引誘一下芬蘭、波蘭等國的情報間諜。這些人的臥底行動是如此成功,據記載至少有8位喬裝的蘇維埃敵工人員獲得過情報機構的獎勵。

ADVERTISEMENT

  在蘇維埃政權建立初期,全俄肅反委員會的確是蘇維埃對付反革命勢力的一隻鐵拳,它以細致果敢的作風干淨利落地粉碎了國內外反動勢力針對紅色政權的一次又一次陰謀,對紅色俄國所作出的貢獻絕不容忽視。但是,在唯物主義辯證法中,任何事物都是有其兩面性的。蘇聯作家尼古拉•奧斯特洛夫斯基在他聞名遐邇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一書中,提到過一首名叫《小蘋果》的歌曲,里面有句歌詞是“嘿,小蘋果,你往哪兒滾,滾到肅反委員會的院子里可就出不來啦!”這個反間諜機構的那種連自己人都害怕的威武霸氣可見一斑。“盧比揚卡的地下室”在某個特定的時期會讓人想想都渾身哆嗦。

▌哈爾科夫契卡總部外的萬人坑

  在革命危機時刻,蘇維埃政權的領導人們果斷下放權力,使得肅反委員會放開手腳對付國內外一切階級敵人,這種措施對鞏固革命政權確實起到了很積極的作用。但是,這種放權隻能作為非常時期的非常辦法,當局勢緩和後,蘇維埃沒有及時地將肅反委員會那種生殺予奪的大權收回,一些領導人因為嚐到了鐵腕專政的甜頭,放任這種狀態的延續,忽略了法製才是治國的根本。

  在捷爾任斯基時期,因為部門領導的正直垂範,契卡的肅反工作者們尚能對自己的行為進行約束。但是在這之後呢?當一個具備對內行使專政權力的情報機關失去法律與製度的約束,淪為少數人手里的暴力工具時,必然會發生畸形膨脹,成為一頭可怕的怪獸。緬任斯基、亞戈達、葉若夫、貝利亞、梅爾庫洛夫、阿巴庫莫夫等等一長串名字,幾十任領導,有幾個流芳百世?幾個能得善終?契卡特工那種陰森森的銀幕形象並不完全都是歪曲,大清洗時代政保總局所犯下的罪孽更是被後來的蘇聯政府所蓋棺定論的,曆史恥辱柱上永遠也洗不掉那些凶手的名字。

  本文摘自《秘密戰3000年》(3冊裝)

  自從人類有曆史以來,在政治、軍事、外交、經濟等各類型較量和鬥爭中,間諜、詭道、陰謀、外交暗戰和秘密結社等間接路線手段層出不窮。人們對於秘密戰或敵視,或詛咒,或不予承認,但最終曆史將告訴我們,每個勝利者或失敗者對秘密戰其實都無比重視與依賴。

  《秘密戰3000年》將描述人類三千年以來,在秘密戰領域的秘聞與傳奇;還原曆史上各重大政治事件中秘密戰鬥爭所起的作用;試著將秘密戰中錯綜複雜而又扣人心弦的情節,以及危機四伏而又驚心動魄的場面,展現給各位讀者。

  ↓↓↓點擊原文鏈接快速購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