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誌剛:如何體會毛主席的革命道路是何等地艱難?

  我們繼續學習毛選。昨天我們過了一下《關於糾正黨內的錯誤思想》(一九二九年十二月)這篇文章的前面一年所發生的的事情的大概輪廓。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知道,就是這個階段中,毛澤東曾經被陳毅和朱德他們後上山的同誌們給選掉了領導職務。後來在中央的干涉下,毛澤東才再次獲得領導權。這里面涉及到民主集中製這個中國多數人並不熟悉的新事物,我們多數人熟悉的是中國皇帝的中央集權製度,或者就是民主選舉製度。這個民主集中製是外來的,應該是列寧製定的製度。

  所以,毛澤東在文章的開篇就指出”紅軍第四軍的共產黨內存在著各種非無產階級的思想,這對於執行黨的正確路線,妨礙極大。”這其實就是說朱和陳等當時的思想有問題,用的是非無產階級思想這個帽子。

  黨的正確路線應該說的就是毛澤東自己。本來是毛澤東推行民主的,原來朱德帶的兵都是舊軍隊里來的,所以不存在官兵一致這樣的規則。毛澤東認為這些是舊軍隊的壞毛病,需要用民主的方式加以改造。結果真的民主了,又把毛澤東給選下去了,這可怎麼辦?

  毛澤東認為:“種種不正確思想的來源“,“部分是由農民和其他小資產階級出身的成分所構成的”這就是那個時代的語境。中國共產黨人非常熟悉和熱衷於用主義和階級這樣的名詞來表述自己的觀點。最初的時候,大家都用主義來說話,所以才會有胡適提出:少談點主義多研究問題這樣的說法。

  按照無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資產階級的劃分方式,就會發現其實純粹的無產階級是很少的。最多的其實是小資產階級這個階層,這大概才是中國的國情。

  毛澤東接著說“但是黨的領導機關對於這些不正確的思想缺乏一致的堅決的鬥爭,缺乏對黨員作正確路線的教育,也是使這些不正確思想存在和發展的重要原因。”說白了,就是針對這樣的非無產階級的思想,黨的領導機*關不一致,就是說的陳和朱和毛澤東不一致。

  毛澤東寫到“大會根據中央九月來信的精神,指出四軍黨內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的表現、來源及其糾正的方法,號召同誌們起來徹底地加以肅清。“大家看,這里的主語居然是大會,其實你把大會改成毛澤東同誌試試。要知道這是毛澤東自己寫的文章,所以主語就成了這樣的表達。

  毛澤東首先批評的是關於單純軍事觀點:

  毛澤東寫到:“單純軍事觀點在紅軍一部分同誌中非常發展。說是這種觀點在一部分同誌中非常發展?注意,這里是發展?非常發展?這真的是妙不可言啊。應該是非常普遍啊。但是用普遍就是橫掃一大片。

  毛主席是中國頂級的語言文字大師,我們今天普遍使用的詞彙很多都是他最早和經常使用的。所以我們學習毛選,除了學習那段曆史中的邏輯和道理,還可以學習一下,主席的語言藝術。

  毛澤東指出:

  “(一)認為軍事政治二者是對立的,不承認軍事只是完成政治任務的工具之一。甚至還有說“軍事好,政治自然會好,軍事不好,政治也不會好”的,則更進一步認為軍事領導政治了。”

  也就是說,毛澤東在上山之前的三灣改編的時候,就早早確立了“黨指揮槍”的原則。這是毛澤東作為一個政治家的覺悟,就是軍隊相對於政黨,在政權問題上還是要靠政黨。雖然江山是打出來的,但是最終目標依然是政權。

  毛澤東指出:

  (二)以為紅軍的任務也和白軍相仿佛,只是單純地打仗的。不知道中國的紅軍是一個執行革命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特別是現在,紅軍決不是單純地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滅敵人軍事力量之外,還要負擔宣傳群眾、組織群眾、武裝群眾、幫助群眾建立革命政權以至於建立共產黨的組織等項重大的任務。紅軍的打仗,不是單純地為了打仗而打仗,而是為了宣傳群眾、組織群眾、武裝群眾,並幫助群眾建設革命政權才去打仗的,離了對群眾的宣傳、組織、武裝和建設革命政權等項目標,就是失去了打仗的意義,也就是失去了紅軍存在的意義。

  這段話非常重要。因為這一規定是毛澤東自己創造出來的。世界上所有的軍隊的任務都是打仗。所以才有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之說。但是到了毛澤東這里,紅軍不光是不發錢,不光是要打仗,還要承擔諸多的任務。這讓後上山的朱德麾下諸多的軍人無法理解和認可。所以才造成大家選舉不要毛澤東當領導。

  毛澤東批評的第三條是司令部對外,就是把軍事首長擺在了政委上頭了。毛澤東認為這樣發展下去會出現”以軍隊控製政權、離開無產階級領導的危險“

  毛澤東批評了“忽視宣傳、本位主義、機會主義、盲動主義、打勝仗就驕傲,打敗仗就消極。“等錯誤傾向。我們要是對照毛澤東的說法,就會發現,他真的是要求極高的。

  單純軍事觀點的來源:

  (一)政治水平低。

  (二)雇傭軍隊的思想。

  (三)就是過分相信軍事力量,而不相信人民群眾的力量。

  (四)黨對於軍事工作沒有積極的注意和討論,也是形成一部分同誌的單純軍事觀點的原因。

  前頭三點都是批評別人的。感覺第四條有點像主席的自我批評。

  糾正的方法,毛澤東提了五條。這里面的關鍵是,毛澤東認為建軍的原則規則紀律,紅軍的任務等等,都是他在上山之後就開始實施的。我們如果對黨史有所了解,就會發現,這個過程中主要是毛澤東自己的發明創造。當然很多東西他是借鑒和參考了別人的經驗,但是整個體系卻是他的獨創。問題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個系統一起作用會帶來最終勝利,而且再也沒有別的通道,可是其他的參加革命的人們沒有這個意識和概念。所以導致他的路線方針政策貫徹起來阻力重重。

  毛澤東批評的第二種觀點是“關於極端民主化“

  毛澤東指出:

  “”紅軍第四軍在接受中央指示之後,極端民主化的現象,減少了許多。例如黨的決議比較地能夠執行了;要求在紅軍中實行所謂“由下而上的民主集權製”、“先交下級討論,再由上級決議”等項錯誤主張,也沒有人再提了。”

  毛澤東指出:

  極端民主化的來源,在於小資產階級的自由散漫性。”解決的辦法是“在組織上,厲行集中指導下的民主生活。”

  我們注意一下這個問題,就是人類社會總是在想出各種方案來解決所遇到的問題。比如說,世界各國目前主要的社會形態是封建社會。最明顯的是英國日本今天依然是顯性的封建社會。中國的周朝是標準的封建社會,到了秦始皇之後變成了中央集權製度。美國比較特殊,是產權非常分散的一種董事會領導下的總經理負責製。

  中國過去的皇帝體製,是乾綱獨斷。就是一個人說了算。對應的是大家一人一票,少數服從多數。這里頭並沒有明顯的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方案。

  還有就是民主集中製,這個製度是有限民主。這個據說是列寧的設置,就是分級的選舉製度。

  大家注意:

  “糾正的方法:

  (一)開會時要使到會的人盡量發表意見。有爭論的問題,要把是非弄明白,不要調和敷衍。一次不能解決的,二次再議(以不妨礙工作為條件),以期得到明晰的結論。

  (二)黨的紀律之一是少數服從多數。少數人在自己的意見被否決之後,必須擁護多數人所通過的決議。除必要時得在下一次會議再提出討論外,不得在行動上有任何反對的表示。

  

  這真的是高明之極的工作方法,我們現在開會,已經沒有這種效果了。這是因為整個體系都已經出現了固化,多數人不再面臨生死考驗。如果一個團隊追求高大目標,並且希望成員齊心合力。就應該學習主席上面教的這種開會和組織方式。

  關於絕對平均主義

  毛澤東指出:

  ”絕對平均主義不但在資本主義沒有消滅的時期,只是農民小資產者的一種幻想;就是在社會主義時期,物質的分配也要按照“各盡所能按勞取酬”的原則和工作的需要,決無所謂絕對的平均。“

  ”絕對平均主義的來源,和政治上的極端民主化一樣,是手工業和小農經濟的產物,“

  毛澤東還批評了個人主義流寇思想,盲動主義殘餘等等錯誤。如果我們細看一下這篇文章,就會發現:當年毛澤東同時面對這樣多的問題。也就是說,中國革命所遇到的問題之多,沒有現成來的力量可以使用。所以只能是自己教育,自己培養。這樣我們就能體會到主席的革命道路是何等地艱難了!

  聯系任老師加微信1598981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