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的“兵王”王忠心代表真要脫軍裝了,有沒有什麼遺憾?】

ADVERTISEMENT

原標題:50歲的“兵王”王忠心代表真要脫軍裝了,有沒有什麼遺憾?

今年虛歲已經半百的“兵王”王忠心,喝水的塑料杯很萌,杯蓋子還是粉色的。

“這是撿女兒淘汰的杯子,大小合適,也不怕摔,來北京開會時就帶著了。”王忠心的女兒在南京一所軍校讀大二,年齡比他的連隊新戰友還大!

不少人注意到,每年全國人大會議上,都有一位士官在人民大會堂主席台上就座!不錯,這位士官就是會議主席團成員之一的王忠心代表。

但是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在連隊乃至旅里的教育課、會議上,王忠心和兵坐在一起,而在講台、主席台上就座發言的干部不少正是他當年帶出來的兵。

“從基層連隊會議室來到首都北京人民大會堂,我作為一名士兵代表,就應該積極為廣大基層官兵代言,認真履職盡責。”王忠心代表笑著對記者說,當人民代表責任很重,可不是舉舉手、鼓鼓掌就完事了。“這幾年,我提交了加強士官隊伍建設、完善軍人榮譽製度體系等建議,受到重視,也很欣慰……”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一級軍士長,王忠心自律很嚴。這位比連隊戰士父母還年長的老班長堅持和戰士吃住在一起,也能玩在一起。“前兩年,打籃球,我都是打全場,籃下動作還可以。”王忠心代表笑著說,自己在連隊,要了解戰士的思想實際,包括他們遇到的一些困惑,也不用講什麼大道理,有的生活話題,他和女兒是怎麼講的,就和年輕戰友怎麼說。

ADVERTISEMENT

自從女兒住校後,王忠心就叮囑她在宿舍要做好值日,為同學多打幾次水也累不壞。平時與官兵們聊天,有人向他谘詢找個對象有哪些標準,王忠心就給他們說:首先要孝敬自己的父母,你注意聽她和父母說話是什麼語調,有沒有孝心?一個連自己父母都不愛的人,很難想象她能表里如一地尊重領導、關心同事,也很難愛上自己的本職崗位。“這些話我也跟女兒和其他晚輩交流過。”

王忠心代表覺得,現在戰士比以前文化程度高了,有想法,但是心智成長需要班排骨干更耐心細致的幫帶引導。特別是現在基層建設要求嚴、標準高、任務重,思想上開小差對日常工作影響大。現在的部分戰士敏感,有想法,如果不能得到一線帶兵人的關注和鼓勵,就更容易被負面情緒所左右……

“不容易!王忠心老班長在最基層,凡事都操心,而且帶頭示範,和現在十七八歲的戰士一起出操、整內務,一起訓練,都50歲的人了,能堅持下來,一般人難以做到!”同住一個房間的劉國龍代表豎起大拇指。

“兵王”在網上有很多粉絲,解放軍報及新媒體每次發布對他的報道,都獲得一片點讚與祝福。一些網友在情感上舍不得王忠心脫軍裝,有的網友甚至批評部隊單位不愛惜人才,“竟然讓‘兵王’走了”……對此,王忠心回應說:按照規定,我已經到了當兵30年最高服役年限,部隊建設更需要引入新生力量。各級領導非常關心他的走留,但是,王忠心代表說自己身體很多零部件“出了情況”,不願被特殊照顧,更覺得不能拖累連隊發展建設。另外,老母親已經72歲了,王忠心深感應該多盡些孝心,“退休返回家鄉後,我有一個願望就是能多陪陪母親。”

“真的是跑不動了。去年以來,頭暈得厲害,還有耳鳴。感謝各級領導的關心,安排了體檢。暈厥、耳鳴的病因還沒有查明,這次來北京開會,也想利用休會時間去總醫院看看。”王忠心感謝廣大網友對自己的關注關心!

或許,在有的人看來,一輩子最好的30年隻干了一個職業,有些單調。但是在王忠心代表心目中,“當一輩子兵”是自己心目中最欣慰的事情。30年走來,能在十幾個導彈號位熟練操作,能為改革強軍作出自己應有的奉獻,王忠心代表倍感自豪。

“感謝各級領導的關心厚愛,感謝戰友的支持幫助,讓我實現了‘當一輩子兵’的夢想!”王忠心代表深情地說,軍旅無憾,感恩部隊!“部隊給了我很多鍛煉,給了我很多榮譽,永遠激勵著我,繼續為社會作貢獻。”

同時,王忠心代表衷心祝願戰友們,在強軍路上取得更大的成績!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