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國民黨“剿匪”參謀長遇到開國大將 為何沒有抓他還請吃飯?

ADVERTISEMENT

  關於勇哥讀史

  勇哥讀史已入駐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一點資訊、企鵝媒體平台、UC雲觀百家號等主流自媒體平台,累計閱讀超過5億,粉絲30萬。計100餘篇原創文章單篇閱讀量超過100萬。

  在上世紀20年代,中國共產黨和國民黨有過一段短暫的“蜜月期”,他們親密合作,發起了兩次東征和一次北伐,基本推翻了北洋軍閥的反動統治,並收回了漢口、九江英租界。

  然而,以1927年蔣介石發起的“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為標誌,國共第一次合作宣告結束。一時白色恐怖籠罩全國,共產黨員成為國民黨反動當局屠殺的對象——連那些僅僅讀過幾本進步書籍的青年,也往往被關進大牢,從此人間消失。

  

ADVERTISEMENT

  就在這期間,一位國民黨高級將領,在火車上遇到了一位共產黨員,前者不但沒有抓他,還請他吃飯,然後將他妥妥地送走。這是怎麼回事呢?

  這位國民黨高級將領叫錢大鈞,這位共產黨員叫陳賡——就是後來授銜開國大將的那位。

  錢大鈞是一位老資格的國民黨員。他很早就跟隨孫中山,參加了辛亥革命及武裝起義活動。黃埔軍校成立後,錢大鈞擔任兵器教官,後代理上校總教官。國共分裂後,錢大鈞與李濟深在廣州進行“清黨”,逮捕、屠殺共產黨員和工人積極分子。中共在南昌發動武裝起義,取道江西南下,錢大鈞奉命堵截,給起義部隊造成極大傷亡。

  

ADVERTISEMENT

  1933年6月,蔣介石調任錢大鈞為鄂豫皖三省“剿匪總司令部”參謀長,準備對中央蘇區開展第五次“圍剿”。錢大鈞從徐州出發,乘坐火車奔赴江西南昌。就在站台上,錢大鈞發現了在同一火車上的陳賡。

  陳賡為何在去往南昌的火車上呢?

  原來,此前,陳賡一直在上海,在周恩來的領導下,化名王庸從事情報工作。1931年因為中央特科負責人顧順章被捕叛變,被迫離開上海,到鄂豫皖蘇區參加反圍剿作戰。由於在戰鬥中負傷,他離隊潛往上海治傷。1933年3月24日,陳賡在上海被捕。後來在蔣介石的默許下,陳賡被黨組織營救出來。隨後,陳賡被派往江西紅色蘇區瑞金,參加反圍剿。

  陳賡當年也在黃埔軍校讀過,是一期畢業生。畢業後留校,任第2期入伍生連連長,第3期本科副隊長。算起來,錢大鈞不但是陳賡的教官,有師生之誼,他們還曾是上下級關係。所以,他們彼此之間不但認識,還很熟悉。

  

ADVERTISEMENT

  錢大鈞發現陳賡也在火車上時,派了一名副官,將陳賡“請”到自己的車廂。錢大鈞問:“你近來干些什麼?”

  陳賡回答:“沒有事情可干,正在到處謀事。”

  當然,陳賡知道錢大鈞也不會相信自己的話。因為,自己被國民黨當局逮捕後又逃脫的消息,經過媒體報道,傳得沸沸揚揚,錢大鈞怎麼能不知道呢?兩人閑聊了一會兒,陳賡見錢大鈞沒有抓捕自己之意,就借故下車,離開了。

  到站後,陳賡下車溜了一圈,又在火車開動之際,迅速上車,到了另外一個車廂。哪想到,他還沒坐多久,剛才那位副官又找上來,再次“請”他去見錢大鈞。

  這次,錢大鈞依然沒有抓他,還請他吃飯。兩人多年未見,聊起黃埔軍校的往事,頗為悠閑自得。最後,錢大鈞將陳賡送走。臨別前,錢大鈞說:“你安心的坐你的車吧!咱們的黃埔的舊情很深,我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不過,我勸你還是收斂些。校長很注意你,被他發現就不好了。”

  

  這里是“校長”,自然便是曾擔任黃埔軍校校長的蔣介石。

  在國共雙方激戰正酣之際,當錢大鈞遇見了單槍匹馬的陳賡,仍然不願為難他,這是否說明,哪怕是處於生死對陣的不同陣營,黃埔軍校將領們之間仍然保留著樸素的師生情誼?

  錢大鈞如此,陳賡也是如此。

  1948年,在淮海戰役中,陳賡親自寫信給被包圍的黃埔同學熊綬春,希望他能夠率部起義,不要跟著黃維頑抗到底。1959年,當國民黨第一批戰犯被特赦,陳賡當時已經病危,但他仍然拖著病體,主動去會見這些黃埔老同學,歡敘同窗往事。

  有思想的人正在閱讀

  中國很少在聯合國投否決票 唯有一次連投16次否決票讓人驚呆

  雜牌軍中打出來的王牌將星 戰死前哀歎:不是天滅蔣而是蔣自滅

  百戰之將 戰功堪比趙子龍 卻因一事錯過軍銜評定 視為終身遺憾

  思想碎片,人文關懷

  推薦關注“煮酒觀天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