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一帶一路”沿線小夥伴法律各不同,怎麼一起玩?最高法民四庭庭長有話說!

ADVERTISEMENT

駝鈴相聞,舟楫相望。古絲綢之路跨越千年時空,煥發著新的生機。

習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建設,順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一帶一路”的出世,為世界提供了一項充滿中國智慧的共同繁榮發展的方案。

“一帶一路”戰略布局很大,沿線六十多個國家,可以想見,在推進的過程中必然會遇到一系列新型法律糾紛,這麼多個國家各有各自的法律,中國作為倡議者和領頭羊,處理時會面臨什麼樣的困難和挑戰?又有哪些成果、經驗?兩會召開之際,法製網特邀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長張勇健做客,就“一帶一路”的那些法律事兒與網友們在線交流。

法製網:“一帶一路”戰略對於構建我國開放型經濟新體製具有決定性意義,它已經成為我國實施全方位對外開放戰略的“先手棋”和突破口。人民法院在“一帶一路”司法保障方面有哪些作用?

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長張勇健:在“一帶一路”的法治保障上,人民法院的角色是十分重要。最高人民法院於2015年7月8日發布了《人民法院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若干意見》,對人民法院為“一帶一路”提供司法保障進行了全面的配套和設計。在一年多的時間內,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司法保障的作用體現在兩個方面:

為“一帶一路”打造公平公正可持續發展的環境。人民法院能否正確適用法律、恪守國際條約、遵守國際慣例、平等保護中外市場主體的合法權益、依法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司法判決,這些人民法院裁判活動不僅關係到我國的法治形象,而且直接影響“一帶一路”參與主體對我國投資和貿易環境的評價。因此,公正高效的司法保障是“一帶一路”建設健康發展必不可少的要素。

為“一帶一路”建設打造和諧穩定、開放包容的社會環境,創造良好條件。通過刑事審判工作的加強和沿線國家刑事合作的深化,打擊恐怖暴力犯罪、宗教極端活動等影響社會穩定的犯罪行為,從而為“一帶一路”戰略奠定穩定、和諧的發展環境,促進中國和沿線各國共商、共建、共享。

法製網:剛剛您提到了,在一年多的時間里,我們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總結起來,相關的成果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長張勇健:

第一,發布若干司法解釋,及時滿足“一帶一路”建設中外市場主體的需求。我們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海事法院受理案件範圍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海事訴訟管轄問題的規定》,還發布了兩項《關於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的司法解釋,另外,最高法院還發布了《關於審理獨立保函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

ADVERTISEMENT

第二,推動建立了外國法查明平台,加強“一帶一路”沿線國法律的查明。

“一帶一路”沿線有60多個國家,涉及到的一些項目,涉及到的一些工程,當發生糾紛的時候,都有相關國家法律的查明問題。最高法院先後推動在中國政法大學、西南政法大學、深圳市藍海現代法律服務發展中心、深圳前海合作區人民法院成立了四家外國法律和港澳台法律查明研究基地,為涉外民商事審判的外國法查明及準確適用提供便捷的渠道。

第三,采取措施營造自貿試驗區法治化營商環境,積累可複製可推廣的自貿區審判經驗。自貿試驗區是我國全方位開發的試驗田,是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基礎平台、重要節點和戰略支撐。自貿區法院推行了一系列新的製度,比如說專家陪審員製度、陪執員製度、電子送達製度等等。同時,還注意發揮司法引導作用。2016年12月30日發布了《關於為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提供司法保障的意見》,針對自貿區內負面清單、準入前國民待遇、商事製度改革等新實踐,有力促進新型多元交易業態的發展。

第四,加大涉外案件精品戰略建設,傳播中國司法正能量。比如說我們最高法院去年審結了“加百利”輪海難救助合同糾紛案,這個案件影響比較大,在國際上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另外,有德國蒂森克虜伯冶金產品有限責任公司國際貨物買賣合同糾紛案、江蘇太湖鍋爐股份有限公司保函欺詐糾紛案等等。這樣一些案件很有代表性,涉及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有重大的影響力。

第五,支持國際仲裁一些“一帶一路”多元糾紛解決機製的發展。2015年以來,最高法發布並實施了若干個有關支持仲裁的司法解釋。通過一系列司法解釋的發布,鼓勵和支持仲裁發展,促進國際仲裁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

第六,加強“智慧法院”建設,滿足“一帶一路”戰略對涉外司法能力現代化的新要求。信息化建設對於“一帶一路”戰略非常重要,在涉外司法能力現代化要求的滿足方面取得了很大進步。

第七,注重人才培養,促進涉外商事海事審判隊伍科學發展。通過多年隊伍建設,形成了一支既熟悉中國法律和相關國際條約、國際慣例,又具有豐富審判經驗和較高的外語水平的專家型涉外商事海事法官隊伍。

第八,注重發揮“外腦”智庫作用。最高人民法院在2015年7月正式掛牌成立“一帶一路”司法研究中心,聘任44名海內外知名法學家和涉外審判實務專家作為研究員,針對“一帶一路”建設中遇到的具體問題、法治問題開展理論研究,積極地借鑒域外理論和實踐經驗,在研判前沿司法問題、推進司法理論創新等等這些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法製網:請您介紹一下2016年涉外案件的基本情況。這些涉外案件呈現出哪些特點?

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長張勇健:去年,各級人民法院年審結了各類涉外案件(含一審、二審、再審和執行)25900多件,同比增長9.38%,其中刑事案件有1061件,民商事案件有19200多件,行政案件有3629件,執行案件有2000多件。審結的涉港澳台案件27053件。這也是一個大頭。特點可以從這三個方面來看:

ADVERTISEMENT

第一,涉外涉港澳台民商事案件數量增速迅猛。2016年各級法院審結涉外民商事案件有19200件,相較去年同期增長10.92%,占涉外案件比重的74.1%。涉港澳台民商事案件27000多件,相較於去年,增長了17.5%,占涉港澳台案件比重的85%。

第二,新類型、疑難複雜案件數量增多。從案件的類型來看,以前一些傳統案件去年比重下降了,獨立保函、國際保理、外資私募基金、境外上市公司股票期權、跨境電商、保稅貿易糾紛等一些新類型的糾紛案件上升趨勢明顯,而且這類糾紛的疑難複雜程度較高,審理難度加大。

第三,與“一帶一路”建設密切相關的案件數量上升比較快。沿線國家的案件數量升幅比較快,美國、英國、德國這些國家的涉案數量有所下降。同時,跨境工程承包、國際物流相關的案件數量有所上升。另外,涉外知識產權案件、海事海商案件增幅迅猛。

法製網:涉外案件呈上升趨勢,處理這些案件我們面臨著什麼樣的困難和挑戰?

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長張勇健:

第一,涉外案件類型多樣化,疑難案件層出不窮。一方面,會出現更多的立法空白,需要我國完善相應的法律製度。另一方面,更多地涉及我國和沿線國的法律衝突和協調問題。

第二,涉外案件還存在其他一些難點。跨境司法文書送達難、跨境調查取證難、事實查明難、查明和適用外國法律難,都是製約涉外司法效率多年的瓶頸問題。這些問題,我們正在努力通過加強司法合作、創新涉外審判機製、充分利用現代信息化技術、提高法官專業化水準等方式,逐步加以解決。

法製網:通過您剛剛的介紹,我們了解到了人民法院在審理涉外案件時所面臨的困難與挑戰。對於這類案件,我們總結了哪些審理經驗?

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長張勇健:涉外商事審判,我們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經驗積累。我們深深地認識到這一點,要搞好涉外商事海事審判,需要我們的法官樹立公平正義的商事裁判理念,要具備研究解決新情況、新問題的能力。其他具體以下:

第一,是注重通過司法解釋和規範性文件,來統一裁判尺度,加強司法引導作用。最高法通過發布一系列的司法解釋和規範性文件,堅持平等保障各類利益主體的法律地位、恪守國際條約、保護契約自由、倡導誠實守信、尊重市場規則和國際慣例,保障裁判理念的統一,使我們的涉外審判能夠正確適用法律、執行國家政策,並且把法律適用和國家政策的一些規定有機結合起來。

第二,是建立案例指導和類案參考製度。我們發布了涉“一帶一路”的典型案例、指導性案例、案例精選,通過這樣一些案例的發布,能夠推進實施類型化審判和裁判,規範法官的自由裁量權的行使,達到同類案件裁判同質化。

ADVERTISEMENT

第三,是注重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案件的審理示範作用。我們密切關注涉“一帶一路”案件的審理、重視自貿區、互聯網金融、跨境股權投融資這樣一些新類型案件經驗的總結,通過對重大案件的審理,及時確認新型商業規則,積極作出有國際影響力的判決。

第四,是健全案件評查和審判監督管理機製。通過案件評查、上下級法院這樣一些及時溝通,及時交流的方式,建立事前、事中、事後監督相結合的機製,同時加強審判監督,增強案件的質量意識、精品意識,保證案件審理能夠實現公正、平等、保護中外當事人。主要就是上面說的一些經驗。

法製網:“一帶一路”的法治環境建設離不開各國的共同參與,人民法院在加強國際司法合作方面都有哪些舉措?

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長張勇健:對於國際司法合作,最高法院一直很重視。總的來說,有這樣幾個方面的亮點:

第一,積極商簽了多項司法交流的合作文件。2015年以來,最高法院已經與9個國家的最高法院簽署雙邊司法合作諒解備忘錄或者有合作換文。其中我想強調的是,英國與澳大利亞,這兩個國家的法院曆史上從來沒有對外簽署司法合作文件,和我們國家是第一次。去年,最高人民法院主導發布了2個國際會議共識,推動世界網絡法治。還參與簽署了上合組織成員國最高法院院長會議聯合聲明、亞太首席大法官圓桌會議科倫坡宣言。

第二,創新了國際司法協助工作,有一些創新舉措。2016年1月1日,在全國法院已經開通使用四級法院聯網的國際司法協助信息化管理平台,有效提升了司法協助的效率。

第三,加強法官的國際交流和專業培訓。充分利用對外合作資源,與一些國際組織做了一些合作項目。此外,我們還於2016年首次接待了荷蘭實習法官12位到我們國家來進行實習交流。我們的國家法官學院還舉辦了一些周邊國家和金磚國家法官到我們國家來舉辦研修班。

法製網:在加強國際司法合作交流的同時,2017年,在涉外審判以及“一帶一路”司法保障方面,我們還將開展哪些工作?

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長張勇健:在2017年主要從這樣幾個方面做好重點工作:

第一,要健全服務國家經濟發展戰略的司法保障機製。比如要貫徹十八大提出的五大發展理念,繼續加強最高人民法院國際海事司法研究基地的建設;落實國家發改委和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司法合作協同機製的合作框架協議;進一步加強“一帶一路”、自貿區以及海洋司法保護理論研究基地的管理,完善我們的智庫建設,提升涉外商事海事審判的水平;推進設立“一帶一路”爭端解決中心的建立,促進“一帶一路”建設。

第二,要加強涉外司法解釋和司法政策的治理工作。要就承認和執行外國民商事判決、對外擔保等等這樣一些迫切需要解決的涉外審判的疑難問題出台司法解釋;研究外資審批備案製度改革之後,外商投資企業糾紛的審理情況,要製定規範性文件,依法維護中外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另外,還要完成有關船員勞務這樣一些問題,海洋資源與生態汙染損害賠償糾紛這樣一些問題相關的司法解釋。

第三,要做的工作是要建立科學的涉外商事、海事審判權的運行機製。我們要出台關於涉外民商事案件的訴訟管轄問題的規定,進一步完善涉外訴訟管轄機製。我們還要圍繞仲裁司法審查案件,要製定系列司法解釋,改革和完善仲裁司法審查機製,來促進仲裁公信力的提升。這是第三個方面的工作。

第四,要深入進行涉外商事海事審判精品戰略的建設。精品戰略是若干年來我們一直在持續不懈的推進的戰略,2017年還要繼續推進。要狠抓執法辦案第一要務,確保涉外商事、海事案件審理的高水平、高質量,並及時總結審理“一帶一路”相關案件的經驗。還要充分發揮涉外司法的國際窗口作用,加快建設涉外商事海事審判的英文網站的建設。在審判實踐中,要積極邀請沿線國家的使節、國際合作交流人員旁聽我們的案件,不斷增強我們涉外商事海事審判的國際影響力。

(文字整理:田力)

想關注更多法製網兩會視頻訪談內容,請點擊“閱讀原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