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5年兩會|鍾南山:為什麼醫生成了醫改的“阻力軍”?

ADVERTISEMENT

主力軍成了“阻力軍”,

因為他們沒有在醫改中體會到任何的實惠

ADVERTISEMENT

《中國新聞周刊》實習記者|吳嘉莉

2017年兩會是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政協第十二屆的最後一次全會,代表委員即將在明年卸任。這5年來,各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對自己的參政議政工作是怎樣看的?《中國新聞周刊》和中國工程院院士、全國人大代表鍾南山聊了聊。

ADVERTISEMENT
鍾南山: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廣州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

中國新聞周刊:今年兩會你最關注的問題是什麼?

鍾南山:我最關注的是醫改問題。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要全面啟動多種形式的醫療聯合體建設試點,三級公立醫院要全部投入並發揮引領作用,促進優質醫療資源上下貫通,為基層更好地提供醫療服務,讓老百姓就近就醫。

我認為這句話有兩個核心,一個是“公立”,一個是“全部投入並發揮引領作用”。國家現在重視供給端的改革,這就是對公立醫院的“公立性”進行加強。“全部投入並發揮引領作用”就是說廣大的在三級公立醫院工作的醫務人員應該是醫改的主體。這是首次提出的,目前的關鍵就是下一步怎麼做。

我在兩會上提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現在醫改的重點沒有得到很好的落實。2016年衛計委發布的報告中提到,從2005年到2016年,去大醫院看病的人數從35%左右增加到40%左右 ,在基層看病的人數從63%下降到55%左右,在大醫院住院的人數從71%增加到77%左右,在基層醫院住院的人數從23%下降到18%左右,這說明老百姓沒在基層看病,反而都跑大醫院來了。

習主席提出“重點下基層,以改革創新為動力,預防為主,中西並重”。第一,“重點下基層”現在是沒做到的。雖然現在基層醫院已經有了很多的支持,包括設備、環境,醫務工作者的待遇也有了一些改善。但為什麼老百姓還不願意去基層醫院看病?最關鍵的是,這些基層的醫生全不解決問題,他們沒有過硬的本領,也沒有大醫院的醫生去真心實意地教他們。現在有大概65%的醫院在搞醫聯體,但是有的醫聯體並不是在解決基層的問題,而是在解決他們大醫院的病源問題,目的不一樣。因為大醫院的創收是和病人數量掛鉤的,如果大醫院不解決體製問題,他們是沒法安心地教基層醫生的。要是基層醫生都有能力了,那得常見病、高發病的病人就都不到大醫院來了,大醫院靠什麼活?這是供給側改革的要害問題。

第二,以改革創新為動力,動力同樣要靠大醫院的醫生來出。而他們的動力從哪裏來?有動力就必須要有鼓勵、有實惠。我所在的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胸外科是非常出色的,現在已經能實現無管麻醉、微創手術。患者過去要住院一個禮拜,現在三天就解決問題了,所需費用從原來的兩萬多降低到六千多,減少了63%,病人很高興,而且他們的生活質量也提高了。但醫院創新之後,收入反而減少了。醫生的獎金是靠醫院創收的,收入減少了,醫生的動力也就減少了。

第三,大醫院不可能做到“預防為主”。按照現在的醫療模式,大醫院應該做到預防為主、防治結合,但目前大醫院的表現是希望病人越多越好,因為這樣能帶來更多收入。所以不解決這些核心問題,就很難實現習主席所講的方針。

現在經濟在轉型,李克強總理專門強調在經濟上重點發力,重點發力就是指供給側體製改革的發力。從醫改上來說,現在應該治理供給端的改革。醫療保險的增加、公費醫療的增加都是沒用的,增加幾倍,醫院也會把它吸光,有的醫院就在過度醫療、過度用藥。因為他們的收入沒有別的來源,只能靠這種辦法增加收入。

應該讓供給方得到陽光的、合理的待遇,醫務人員的收入不和病人數量掛鉤,這樣才能要求他們一心一意地教好基層醫務工作人員,讓基層醫務工作人員有真本事,而大醫院的醫生也可以集中力量做預防和研究工作,不擔心因為病人是少了,收入就下降了。這才是對的方向。

健康醫療服務系統2015~2020的計劃中就提到提高醫務工作人員的薪酬,不要像事業單位那樣做出限制,讓醫院提高醫生的獎金。這還是沒跳出那個框框,獎金靠什麼提?還是要靠醫院的創收!醫院的創收不是從政府那里來的,而是從老百姓腰包里來的。所以我們必須要解決三級醫院姓“公”的問題。不讓醫生從以市場為導向的體製中解放出來,醫改再搞下去還是一樣的。

中國新聞周刊在十年人大代表的經曆中,你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是什麼?

鍾南山:第一個是會風的改變。我以前講過,我們在大會上十分鍾發言,前七分鍾是肯定、表揚“講話和報告”,兩分鍾是自我表揚,剩下一分鍾說點兒不痛不癢的問題。我覺得要人大代表來就是要討論、解決存在的問題,而這種作風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我印象特別深,當時很多媒體都在報道我說的這番話。

現在我感覺會風好很多了,人大代表的發言基本上都在說問題、討論怎麼辦。這是很好的轉變。當然我必須強調,這種改變不是靠我一個人的努力,而是靠很多人的力量,我只是其中一份子。但我確實出了力,這點讓我比較有成就感。

第二個是霧霾問題。我很早就提過這個問題,2013年我甚至講,必須要搞好霧霾問題,因為霧霾的危害會比非典更嚴重。因為這個當時我受到了批評。但現在證實,霧霾確實有很大危害。當時政府並沒有向全國公布各地的霧霾的情況。2013年兩會過後,廣東省率先公布霧霾情況。廣東省公布之後,全國也逐漸公布了霧霾情況。我覺得我在這個事情上起到了促進作用。

第三個還是醫改問題。雖然醫改問題現在沒有質上的飛躍,但是醫藥分家、公費醫療已經有所成效。不過我還是要強調,醫改一定要讓參加改革的各方面都得到實惠,在前一段時間的醫改中,醫生似乎沒有得到任何好處。我多次說,廣大醫生是醫改的主力軍,可現在,主力軍成了“阻力軍”,因為他們沒有在醫改中體會到任何的實惠。現在有的醫務人員的收入有灰色收入,比如藥品加成,他們沒有別的收入來源,政府給的收入占他們的總收入不到20%,其他靠醫院創收。這個問題我說過很多次了,我相信它會得到改進的。

中國新聞周刊:這10年的人大代表的經曆給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改變嗎?

鍾南山:最大的改變就是我的視野開闊了,我要考慮的問題更多了,我需要更關心廣大醫務人員的感受。我的責任感更強烈了,因為我代表醫務界的工作人員,我需要說出他們的感受和要求。

第二個,講話要更有根據、實事求是,我知道我也有講錯話的時候,所以我要多做調查、了解情況。

推薦閱讀

ADVERTISEMENT

點擊圖片閱讀 | 她拒絕了兩位總統的邀請,一生隻做小學老師:天下沒有失敗的學生,只有失敗的教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