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陵代表匈奴出戰,與漢軍連打9天,結果如何?

ADVERTISEMENT

  公元前90年,內政穩定下來的匈奴開始主動向西漢挑釁,攻入五原和酒泉兩郡,殺漢都尉,大有重占上風之勢漢武帝不肯示弱,決定再次出擊,並仍以李廣利為帥。

  此次,漢軍共出動14萬,兵分3路。其中,李廣利率軍7萬由五原北進,商丘成[1]率軍3萬[2]由西河(郡治平定,今內蒙古準格旗西南)向西北挺進,莽通[3]率騎兵4萬由酒泉北進。漢武帝調整了本次出擊的戰略目標,不再尋求殲滅匈奴主力,而是搗毀位於今蒙古庫侖西北地區的匈奴後方基地[4]。

  漢匈戰爭示意圖(圖注)

  接任且鞮侯單於的狐鹿姑單於得知漢軍北進,但不知是李廣利軍主力,故隻派出5000騎兵伏擊漢軍於夫羊句山峽穀(今浚稽山東南)。李廣利兵多勢大,擊敗匈奴伏兵並乘勝追擊,直至範夫人城[5](今蒙古南戈壁省達蘭劄加德西[6])。

  就在此時,國內發生的一件大事直接影響了前線漢軍的命運。李廣利出征前,曾與自己親家、漢丞相劉屈氂密謀立自己的外甥劉髆為太子。不料,此事被人告發於漢武帝,劉屈氂遭斬,李廣利家人亦被捕下獄。李廣利得報,方寸大亂,商於部下。有人勸李廣利投降匈奴避禍,他猶豫不決,最後決定用戰功減輕自己的罪責。因此,李廣利率軍北上,進至郅居水(今蒙古色愣格河[7]),仍不見匈奴蹤影。未找到狐鹿姑單於,李廣利不甘心,領兵2萬越郅居水繼續北進,終於追上匈奴左大將所率掩護後勤物資北撤的2萬匈奴軍。漢軍很快就擊敗這支驚慌失措的敵軍,斬殺左大將。

  此時,漢軍前所未有地深入匈奴腹地。李廣利的兩個部下認為李廣利“懷異心,欲危眾求功,恐必敗”[8],想控製住主帥後撤軍。李廣利獲知此事,將兩人斬殺。然而,因漢軍深入敵後,軍心不穩,李廣利隻得班師南撤。

  當李廣利急於尋找狐鹿姑單於時,對方也在姑且水(今蒙古杭愛山南之圖音河)苦等漢軍不得,李廣利軍從姑且水東側北上,雙方錯過。及後,狐鹿姑單於得知大後方被襲,急回軍救援。結果,雙方在燕然山(今蒙古杭愛山)遭遇。從兵力上看,漢軍並不吃虧(7萬對5萬),但因是疲憊之師,加之南撤中士氣低落,戰至日落亦未能取勝。狐鹿姑單於欲全殲漢軍,乘夜在漢軍南歸路上挖掘深溝,然後從漢軍側後發動進攻。漢軍倉皇南撤,踩空塹壕,紛紛跌落,遂大亂潰敗,李廣利亦陣前投降[9]。

ADVERTISEMENT

  李廣利居然有塑像,在江蘇(圖注)

  約30年前,衛青率5萬漢軍追擊匈奴單於,最遠進至燕然山;現在,7萬漢軍卻在同一個地方全軍覆沒。

  商丘成率3萬餘漢軍由小路北進,未遇敵軍而還。不料,當漢軍回至浚稽山(李陵遇敵故地)時,匈奴一員大將和9年前投降匈奴的李陵率3萬騎兵追殺而至。雙方在蒲奴水(今蒙古西翕金河)至杭愛山一帶纏鬥9日,漢軍稍占上風,匈奴軍最終退出戰鬥。

  這一仗持續9日之久,實在少見,漢軍勉強獲勝,原因有二:一是漢軍兵力稍微占優;二是李陵有“讓戰”之嫌。商丘成不想放過李陵這個“叛徒”,李陵則畢竟對故國心懷愧疚,他既不想殺漢軍,又不能見疑於單於。因此,雙方形成“持久戰”局面。

  另一路莽通軍均為騎兵,挺進千餘里後,在天山以北與2萬敵軍遭遇。匈奴心怯,主動避戰退走。[10]

ADVERTISEMENT

  李陵(圖注)

  燕然山之戰是漢武帝在世時與匈奴的最後一次大戰,同時也是他用兵匈奴以來最大一次敗仗。漢武帝深受震動,也非常後悔,決定不再興征伐之事。狐鹿姑單於則趾高氣揚,於公元前89年致書漢武帝,要錢要物要糧要酒還要漢武帝嫁女,否則就要寇邊。此時的漢武帝已垂垂老矣,加之連連受挫,已無當年雄心壯誌。2年後(公元前87年),漢武帝去世,對付匈奴的事業只能交托後代。[11]

  引文出處:

  [1] 有論著稱“商丘城”,此從《漢書》(中華書局1962年版,第3778頁)。

  [2]《資治通鑒》載為2萬,此從《漢書》(中華書局1962年版,第3778頁)。

  [3]《資治通鑒》載為“馬通”,此從《漢書》(中華書局1962年版,第3778頁)。

  [4] 台灣三軍大學:《中國曆代戰爭史》(3),北京,軍事譯文出版社,1983年,197頁。

ADVERTISEMENT

  [5] 據說該城為一漢將所建,漢將陣亡後,其妻範氏率殘兵禦敵保此城不失,故名。

  [6] 一說羊句山北。

  [7] 一說蒙古哈內音河

  [8] [漢]班固:《漢書·匈奴傳上》,北京,中華書局,1962年,第3780頁。

  [9] 李廣利降後獲嫁單於女,待遇極高,引起匈奴貴族嫉恨,遭到誣陷,被單於殺之祭祖。李廣利死前大罵:

  “我死後必滅匈奴”。

  [10] 有論著記為商丘城未遇敵軍而還,莽通遇李陵軍,此從《漢書》(中華書局1962年版,第3779頁)。

  [11] 匈奴後遷到郅支城(今俄羅斯費爾干納),於前36年被西域都護甘延壽及其校尉陳湯殲滅。陳湯斬殺郅支單於,並說出了一句千古名言:“犯強漢者,雖遠必誅!”不過,直至東漢和帝時期,匈奴發生分裂後,漢朝才真正降伏匈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