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亡!中毒!非法侵害!拿什麼安放6000餘萬留守兒童的童年?代表們這樣說……

ADVERTISEMENT

作者 法製日報記者 馬超

兩會關注•留守兒童

伴隨著中國城市化進程,大量農民湧入城市務工。受戶籍製度的限制,以及由此派生出來的其他一系列政策和製度的影響,如教育製度、醫療製度、住房製度、就業與社會保險製度、社會福利政策等,大量農民工不得不將子女留在農村。數據顯示,目前全國有6000餘萬名留守兒童。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和城鄉困境兒童保障。對此,多名全國人大代表近日在接受《法製日報》記者采訪時呼籲,應當有針對性地健全相關法律法規,推行屬地責任,強化司法保護,並對留守兒童進行精準幫扶。

設立留守兒童教育辦

在一些經濟欠發達的西部地區,為增加家庭經濟收入,很多農村青壯年勞動力紛紛選擇出外務工,大量兒童留守在農村。近幾年來,留守兒童曾發生多起權益受到損害的事件,留守兒童非正常傷亡的個案日益增多,包括溺亡、中毒傷亡,社會關注度極高。同時,由於監護責任不落實,監護人缺乏防範意識,留守兒童自我防護能力弱,也極容易受到意外傷亡,甚至成為不法分子侵害的對象。

“為了促進家庭建立良好的親子溝通渠道,明確社會和監管人對留守兒童的責任,應從法規上強化對留守兒童合法權益的保護。”民革貴州省委副主委、貴州省藥品審評認證中心主任藥師鮑家科代表認為,應該修訂義務教育法相關條款,作出有利於在農村留守或隨父母流動的農民工子女享受公平性的義務教育利益的規定。

“當地公安機關應強化對留守兒童的教育引導,避免留守兒童誤入歧途甚至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比如,派出所指定一名民警或治安員,負責留守兒童的聯絡工作,讓留守兒童在受到侵犯而爺爺奶奶等又沒有能力幫助解決的時候,傾聽他們的訴求以及時給予必要的幫助和保護。”鮑家科說。

ADVERTISEMENT

同時,在婚姻法實施過程中,應加強對遺棄子女、不盡贍養義務、放棄或不行使監護責任等行為的干預力度;對離婚包括監護人的確定、財產的分割等問題的處理,要優先考慮留守兒童的利益。

鮑家科認為,還應建立專門機構實現工作規範化。在學校設立專門的留守兒童教育管理辦公室,成立領導小組,明確責任分工,把對留守兒童教育管理納入學校全面工作統一規劃、統籌安排,使各項工作有計劃、有檢查、有落實,確保對留守兒童的教育管理製度化、規範化,推動相關工作實現可持續發展。

“現在國家正在進行戶籍製度改革,是不是可以讓留守兒童搭上改革的順風車,促進留守兒童跟隨父母進城,一來可以彌補家庭關愛的缺失,二來可以在城市享受教育、醫療等相關政策。”鮑家科表示。

政府學校責無旁貸

“我曾經多次到農村實地調研過留守兒童生活、學習境況。我認為,留守兒童已經不僅僅是一種中國特有的現象,更是一種社會問題,如果不及時想辦法解決,有可能影響一代人甚至兩代人。”中國電信湖南分公司黨組書記、總經理廖仁斌代表告訴記者。

廖仁斌介紹說,留守兒童缺乏父母的監護和關愛,缺乏家庭的教育,同時由於心智發育未成熟,缺乏判斷和辨別能力,導致近年來留守兒童的犯罪率不斷上升,甚至一度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所以留守兒童的成長亟需全社會共同關注。

“我雖然是電信系統的一名員工,但是作為一名全國人大代表,有責任有義務呼籲加強對留守兒童的關愛和保護。”廖仁斌認為,解決留守兒童問題,首先需要各級政府部門切實負起責任,尤其是應當大力推行屬地責任。

ADVERTISEMENT

廖仁斌表示,政府各部門中,教育部門尤為重要。教育部門應做好留守兒童的安全、健康、成長監管工作,在農村,學校應該成為教育和保護留守兒童成長的主渠道。有條件的地區,應該多向全日製寄宿教育製發展,並配備專業的師資力量,相關費用由政府承擔。

“比如一個學校有100名學生,有50名是留守兒童。放學以後,這50名學生屬於沒人管的狀態。作為學校,應將這50名學生登記在冊,放學後安排他們做一些體育活動,或學習音樂,或學習畫畫,等等。這個完全可以做到。”廖仁斌說,除此以外,各級司法部門要加大對留守兒童的司法保護和救助力度,預防和製止侵犯農村留守兒童的惡性案件發生。

為了彌補家庭教育,廖仁斌認為,可以用信息化手段解決溝通問題。這需要政府引導,企業出力,搭建相應的系統、平台,建立溝通機製。比如,給留守兒童送一部手機和電話卡,這個卡只能給他們的父母打電話;學校可以配置幾台電腦,讓留守兒童定期與父母進行視頻聊天,由此產生的相關費用,由政府與企業共同承擔。

建立留守兒童檔案

“我是土生土長的農村孩子,由於父親常年在外打工,自己也算是半個留守兒童。所以,對留守兒童格外關注。”雲南省公路開發投資公司昆明東管理處小喜村收費站副站長鐵飛燕代表告訴記者,這已是她連續第五年提出關於留守兒童的議案。

鐵飛燕說,五年來,留守兒童問題有兩個現象一直沒有改變,一個是留守兒童的數量在持續增長,一個是留守兒童的教育狀況一直沒有改變。盡管國家在解決留守兒童方面一直在發力,但是鑒於留守兒童問題的複雜性,僅僅依靠國家不可能一下解決。

ADVERTISEMENT

“近年來,全社會一直都在呼籲關注留守兒童。一提到關愛留守兒童,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亦或是社會團體、誌願者組織,大多都會通過捐款捐物的方式來進行關愛。但是,大家知道留守兒童真正缺的是什麼嗎?物質真的是他們最為缺少的嗎?”鐵飛燕發出疑問。

帶著這樣的疑問,鐵飛燕組建了自己的誌願者團隊,深入到農村中去,詳細了解留守兒童真正所需。“不是有愛心就可以加入我這個團隊,我一般選擇學社會學、心理學的人加入。因為由於父愛母愛缺失,留守兒童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心理問題。”

在深入農村了解過程中,鐵飛燕發現,留守兒童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極為老實,連話都不敢說的,這類屬於特別不自信、缺乏安全感的,之所以缺乏安全感是因為缺少父母的關愛;一類是特別調皮的,調皮到有些討人嫌,這類也是缺少父母關愛,調皮是為了吸引關注。

“通過調研,我們認為,留守兒童最為缺乏的並不是物質,而是關愛和陪伴。所以,我認為,應當建立留守兒童檔案,詳細記錄留守兒童的個人情況,了解他們真正所需的是什麼。可以到村干部、鄰居那里了解留守兒童的家庭詳細情況,可以到學校了解留守兒童的學習情況、行為行態、心理狀況等,兩者一結合,就是一個完整的檔案。”鐵飛燕說。

鐵飛燕認為,幫扶留守兒童,需要的是精準,而不是盲目。隻有建立檔案,社會團體、企業、誌願者團隊才能對留守兒童進行精準幫扶。“也有一些企業、誌願者團體找到我們,希望通過我們來捐款捐物,都被我拒絕了。我告訴他們,與其捐款捐物,不如‘捐時間’,到農村去,陪伴留守兒童幾天,給他們講講故事,帶著他們一起做遊戲,這樣效果可能更好。”

對於建立留守兒童檔案的可行性,鐵飛燕表示,現在國家正在推行精準扶貧政策,並建立了貧困家庭檔案,而很多貧困家庭的孩子都是留守兒童,所以可以直接借用貧困家庭檔案,再進一步梳理就可以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