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上的90後:沒有一條議案或建議是譁眾取寵的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兩會上的90後:沒有一條議案或建議是譁眾取寵的

全國兩會正在北京舉行,1992年出生的陳若琳和鐵飛燕兩位90後全國人大代表格外引人關注。其實,近年來,各地兩會上也出現了一些90後人大代表的身影。

這些姑娘、小夥們,能擔得起這份沉甸甸的責任嗎?

全國兩會上的90後

鐵飛燕,全國人大代表

1992年出生的鐵飛燕,是雲南省公路開發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昆明東管理處小喜村收費站副站長。性格爽朗的她,笑起來還是像個孩子。可說起她今年帶來的建議,卻是嚴肅認真。“很多人認為,留守兒童缺的隻有物質,但現實與人們的關注點相反,他們缺的更是陪伴與關愛。”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鐵飛燕這5年關注的點一直沒變——關心留守兒童。“我可不是隨便說說。”鐵飛燕介紹,她每年都會利用週末和閒暇時間去農村做調研,一年裡調研的時間至少一個月以上。從2013年開始,他們還在雲南昭通組建了支教團隊,因此她對農村的情況瞭然於胸。

鐵飛燕告訴記者:“我們年紀小,宏觀的全局意識可能會有所欠缺,但年輕也不全是缺點,我們可以與經驗豐富的那些代表們形成互補。並且,我們也有自己的優點,比如有活力等。作為90後代表,我希望大家關注的不是我的年齡,而是關注我的議案、我提出的問題。我們會用實際行動,來迴應社會對90後代表履職能力的懷疑。”

陳若琳,全國人大代表

ADVERTISEMENT

資料圖

奧運跳水冠軍、最年輕的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1992年出生的陳若琳一直是兩會上的明星人物。她嘗試量度兩會和年輕人的距離,“手機、電腦、電視,關於兩會的資訊無處不在,況且我也有機會身在其中,我就是年輕人啊。”

陳若琳退役後,轉型成為教練。但她看到,更多運動員退役後仍深陷迷茫,且大部分人正值青春年華。因此,陳若琳建議的方向,不乏“妥善安置退役運動員”等內容。

跟鐵飛燕一樣,陳若琳也希望通過自己的履職和努力,“可以改變大家對90後的印象。90後其實也很為別人著想,積極樂觀,熱愛幫助他人,我就是這樣一個人。”

他們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

近年來,各地兩會上也出現了90後人大代表的身影。雖然數量有限,但令人刮目相看。

劉萍,貴州省人大代表(十二屆)

貴州90後人大代表劉萍,是六盤水市鐘山區大灣鎮小灣居委文書。身為一名農民代表,她曾挺著大肚子在村裡一戶一戶地走訪,提出的議案涉及家鄉民生,並個性十足地說:“不能等上了會再說是來學習的!”

ADVERTISEMENT

孫曉雷,上海市人大代表(十四屆)

復旦大學青年教師孫曉雷,當選上海市人大代表時還是一名復旦的大學生。他曾“很不低調”地通過微博搜尋民意,並與公眾交流。

王晨,北京市海澱區人大代表(十五屆)

北京海澱區90後人大代錶王晨,當選時是一名北師大的學生。她關注公租房和蟻族群體,為廣大“蟻族”的公租房申請,向有關部門提出尖銳但不失建設性的問題。

楊靜,廣東省廣州市人大代表(十四屆)

廣州90後人大代表楊靜,是一名從四川來廣州打工的外來務工人員,她曾提出一系列包括外來小孩借讀費貴等涉及外來人口權益的議案。

ADVERTISEMENT

陳夢汀,江西省新餘市人大代表(九屆)

陳夢汀是來自偏遠鄉鎮的基層公務員。她通過微信公眾號幫村民推廣土特產。四處瞭解民情民意後,一次帶來4個議案,同事評價她,“腦洞比較大”。

他們,想要改變大家對90後的印象

綜觀這些代表,除了年齡同為90後,還有其他一些共性:

其一,是參與態度認真,參會之前都做了耐心細緻的準備,沒有一條議案或建議是雷人或譁眾取寵的;

其二,是所關注的問題,都涉及當下最值得關注的民生問題,不高蹈和空談;

其三,他們,大多來自基層,多數不是官員或公務人員,這使得他們的關注點更加草根。

有評論說,我們的社會,對年輕人的力量,不是估計得過高,而是信任得還不足。90後人大代表們的出現,恰是對這種狀態的一種修正和補足。相信,包括90後在內的新一代中國年輕人,會有更好的機會把國家帶到更高平臺。

» 中國青年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