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辣麼多與民法總則草案有關的消息 你知道它和你我的關係到底有多密切嗎?

ADVERTISEMENT

3月9日,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舉行記者會,邀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許安標,刑法室主任王愛立就“民法總則草案與人大立法工作”的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的提問。

民法總則和老百姓的關係到底有多密切?和現行的民法通則相比,這部草案有哪些亮點值得關注?編纂民法典又有哪些困難?這些問題都在記者會上得到了明確的答複。

有創新:明確規定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民法總則的立法宗旨

發布會上,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在回答《法製日報》記者提問時表示,民法總則草案可謂亮點紛呈,創新不斷。

第一,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草案將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民法總則的立法宗旨加以明確規定,而且把這個核心價值觀全面地融入了所有的條文之中。這當中有一些規定可能大家看起來是比較直觀的,比如草案規定的平等原則、自願原則、公平原則、誠信原則、守法原則等等。有一些規定可能不那麼直觀,比如草案規定父母子女之間的撫養、贍養關係,強調家庭的監護責任,鼓勵和保護見義勇為的行為,對作假、欺詐、脅迫、惡意串通、損害他人權益等行為的效力作出了否定性的規定,背後同樣貫穿著核心價值觀。

ADVERTISEMENT

第二,加強了對民事權利的保護。民法的核心就是保護人民群眾的人身權利和財產權利,草案的所有規定都是圍繞著保障民事權利展開的。比如新增加了對胎兒利益保護的規定,構建了以家庭監護為基礎、社會監護為補充、國家監護為兜底的監護製度。這套監護製度主要的構建目的就是更好地保護未成年人和喪失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的合法權益。此外,草案里還延長了訴訟時效,把原來的兩年延長到三年,以更好地保護債權人的合法權益。規定了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自受害人年滿18周歲之日起計算,為受性侵害的未成年人長大以後提供尋求司法救濟的機會,也是為了更好地保護未成年人的利益。

第三,擴大了民事主體的範圍。草案規定了自然人、法人、非法人組織的三類民事主體。實際上對於我們整個國家民法中的民事主體內容做了很多擴展,使很多新出現的社會組織、經濟實體獲得了民事主體地位。

第四,草案總則體現了時代特征和一定的前瞻性。這次編纂民法典、製定民法總則,是在我國改革開放38年,社會經濟生活發生巨大變化的客觀條件下進行的,草案的所有規定大到基本原則的確立、權利的確認,小到一些細微的條文修改,都體現了時代性。比如草案里對個人信息、數據和虛擬財產的規定,在民法上規定要對這方面提供民法上的保護,同樣是有時代特征的。對於正在形成的民事活動的新形態,在這里一時還難以界定權利屬性或範圍,這次的民法總則也體現了適當的前瞻性,為這些領域的進一步發展、將來權利的確立留下了空間。

有目標:2017年將一次性提交審議民法5個分編

目前,立法機關在努力地按照2020年能夠形成統一的民法典的目標在努力工作。2016年年終時已經全面啟動了民法分編各編的起草、編纂工作,目前這些工作正在積極進行過程中。張榮順表示,目標是在明年能夠把大概五個分編,一次性提交常委會審議。

ADVERTISEMENT

張榮順介紹,常委會第一次審議這些分編後,把這些各分編分拆開,分階段審議,可能一次會議隻審其中的一編,再安排下一次會議審另外的一些,交叉進行審議,力爭在2020年完成整個民法典的編纂工作。

張榮順說,我們正在努力並即將建成全面小康社會,我們比曆史上任何時候都更加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的目標,這為我們編纂民法典提供了最有利的時機。更重要的是改革開放38年來,我們的前人為我們製定了相對來說比較完善的民事規範體系,為今天編纂民法典提供一個很好的基礎。有這麼多的有利的條件,我們一定能夠編纂出一部符合國情、高質量的、經得起曆史和人民檢驗的民法典。

有難點:各方面意見紛紜、各有道理

“民法典的理論性和實踐性都很強,它規範著紛繁複雜的社會關係,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應當說我們所有的人都是民法專家。為什麼呢?”張榮順說,因為大家每天一睜開眼都是在從事某一種民事活動,所以大家都是很權威的,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要求法律怎麼去規定。所以在整個編纂過程中最大的、最困難的就是各方面的意見紛紜,而且各有道理,怎麼去取得共識,這個難度是很大的。因為未來各分編的問題,可能民法總則相對來說還是規定原則一些好一點,將來各分編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事情,各種意見會比現在更多。

他舉這次民法總則的例子,常委會三次審議,常委會組成人員和全國人大代表提出的意見我們整理起來有400多頁A4紙。在三次向社會公眾征集意見中,我們共收集到7萬多條意見,在這期間還有各種團體舉辦的研討會、座談會,還有專門寫信向我們反映意見的還不包括在內。所以對這樣多的意見和建議,全國人大法律委、常委會法工委職責所在,我們必須逐條進行研究,每一條都要看、都要研究。所以大家看到整個民法總則草案的變化過程,一審稿的時候是186條,到三審稿的時候增加到210條。而且就是原來的186條有127條是在整個審議過程中到目前為止做了修改,有一些條文可能一審稿是這樣,二審稿改到另外一樣,三審稿又做了修改,上大會又修改,背後主要是研究各個方面的意見。

ADVERTISEMENT

他指出,意見雖然很多,但這一次在編纂民法總則的過程中,我們體會是社會各個方面對整個民法總則的編纂工作大的方向是一致的,實際上有很多的意見不同,但它不是原則分歧,比如我們現在把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年齡從原來的10歲降到6歲,這一條的意見就很多。但是大體上大家的意見一致的,就是大家都同意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年齡應當適當下降,也有人建議可以降到8歲,也有人說分不同的地方作出不同的規定,什麼意見都有,但總的方向就是大家都同意應當做適當地下降。因為下降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年齡最重要、最核心的就是從小培養未成年人的權利意識、責任意識。

有條件:編纂這部民法典擁有最有利的時機

張榮順分析完目前編纂民法典的困難後,也表示我們現在處在最有利的時機。他在記者會上說,記得在法國民法典頒布200周年的時候,有一位外國的政治家說過這麼一句話,他說,任何編纂法典的舉措,想要取得成功,必須具備三個條件:即有利的時機、有才華的法學家、有政治意願。他把政治意願放在最後,實際上是最重要的。我在參加編纂民法典、製定民法總則的工作中,感受最深的是對於編纂一部中國人自己的民法典,我們這個國家、我們這個社會是有著強烈的政治意願的,這不僅僅體現在黨中央作出編纂民法典的決定,也體現在我們在進行民法總則起草過程中得到全國各族人民、各個地方、各個社會階層的普遍廣泛的支持。

張榮順指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國家已經培養了一大批從事民事法律理論和實務工作的專家,他們為這次編纂民法典、製定民法總則的工作提供了強大的理論和實踐經驗的支撐。我們正在努力並即將建成全面小康社會,我們比曆史上任何時候都更加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的目標,這為我們編纂這部民法典提供了最有利的時機。更重要的是改革開放38年來,我們的前人,一代一代人,為我們製定了相對來說比較完善的民事規範體系,為我們今天編纂民法典提供一個很好的基礎。有這麼多的有利的條件,我想我們一定能夠編纂出一部符合國情、高質量的、經得起曆史和人民檢驗的民法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