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晉朝天下是司馬師打下的?

ADVERTISEMENT

  今天我們來說說,為什麼說晉朝天下是司馬師打下的?司馬師,字子元。他是《三國演義》中諸葛亮死對頭司馬懿的長子,路人皆知其心司馬昭的哥哥,一統三國晉武帝司馬炎的伯父。由於《三國演義》文學藝術加工的影響,司馬師和乃父司馬懿、乃弟司馬昭一樣成了奸詐、陰險的代名詞。標準的一個亂世奸雄,反派人物。然而,倘若我們能夠拋棄所謂正統的思想,客觀看一下的話,司馬師其實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公元208年,司馬師出生於河內世家大族司馬氏家中。《晉書》中說他“雅有風彩,沉毅多大略”。司馬師很小的時候,便有名氣,與當時名士夏侯玄、何晏齊名。何晏評價他“惟幾也能成天下之務,司馬子元是也。”讚他有治國之才。成年後,司馬師掌管選才之法,推賢任能,整頓綱紀,使文武大臣各司其職,朝野肅然。能力非同一般。

  能力超強的司馬懿當然不甘心久居人下,他加緊了篡奪曹魏政權。搞政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弄不好是要掉腦袋的。這麼重大的事僅靠司馬懿一人之力是完不成的,和誰商議呢?外人又靠不住。司馬懿看中了自己的大兒子司馬師。司馬師作為父親的得力助手,全程參與了“高平陵之變”。公元249年,司馬懿以雷霆手段發動“高平陵之變”,掌控了曹魏政權。

  司馬懿影視形象

  公元253年,吳國太傅諸葛恪率軍攻打魏國新城,曹魏群臣如臨大敵,紛紛建言立即發大兵迎戰,司馬師卻十分沉著鎮定,他認真分析了一下形勢,主張采取深溝高壘、以逸待勞的戰術,終使諸葛恪欲戰不得,曠師日久,糧草不繼,狼狽而退,在歸途中還被司馬師早已布置好的伏兵痛殺一頓。

ADVERTISEMENT

  司馬氏在篡奪曹魏政權的過程中,也遭遇到了抵製和反抗。公元254年,魏國第三任皇帝曹芳和中書令李豐等企圖扳倒司馬師,推舉夏侯玄輔政。司馬師同樣是一位出色的權謀家。他很快察覺到李豐等人的陰謀,來了個先下手為強,以企圖“廢易大臣”的罪名將李豐連同夏侯玄等人全部抓住,滅了三族。為了更好地實施司馬氏的統治,司馬師以天子不理朝政,整天隻知道驕奢淫逸為由,奏請皇太後,將曹芳廢掉,另立曹髦為帝。通過廢一帝,立一帝,司馬師的權力得到了鞏固和擴大。

  然而,正當事業蒸蒸日上之際,司馬師的身體卻出問題了。司馬師三歲時便發現左眼眶內生有腫瘤,雖經治療,但是一直未根除。越到後來,腫瘤越厲害。到司馬師48歲的時候,這個腫瘤也猖狂到極點。司馬師整天強忍者疼痛理政。然而,這一年正月,魏國鎮東大將軍毋丘儉、揚州刺史文欽舉兵作亂,向司馬氏發起挑戰。而且那文欽大有破釜沉舟、不成功便成仁的架勢,把自己的四個親生兒子送去東吳做人質,以取得東吳的援助。

  兩路叛軍集結五六萬人渡過淮河由壽春出發,攻占項城,兵鋒直指洛陽。面對氣勢洶洶的叛軍,司馬師在劇痛中表現得十分鎮定。為了鼓舞士氣,司馬師帶著病驅,親自掛帥出征討伐叛軍。派監軍王基帶領前鋒部隊先行迎住叛軍,調諸葛誕率豫州兵由東面進攻壽春,又令征東將軍胡遵領軍從南面截斷毋丘儉退路,再派兗州刺史、名將鄧艾統兵萬餘,由西北攻向項城。如此四路大軍,已形成對毋丘儉、文欽的包圍之勢。

  司馬師眼疾發作

  司馬師雖然十分漂亮地打贏了這場戰爭,沉重地打擊了擁曹勢力,進一步鞏固擴大了司馬氏的權力,但是,司馬師也走到了他生命的盡頭。曆代強權人物最淒慘的是自己突然暴亡,而沒有合適的繼承人,致使辛苦創下的功名事業瞬間化為烏有。公元255年,司馬師死於許昌。由於沒有兒子,臨死前,他將權力移交給了自己的親弟弟司馬昭。

  曆史證明,司馬師做了一個多麼英明的決定。司馬昭接替哥哥任大將軍後,對外西滅蜀國,南征東吳,基本蕩定天下,對內,干掉曹髦,徹底掌控了曹魏政權,後來他的兒子司馬炎建立晉朝,隻不過是順手摘掉早已經熟透了的果子而已。成天下之大功的司馬師,沒有來得及享天下之大位,隻活了48歲。

  但是,他卻澤被後世。司馬昭多次對人說:“此景王之天下也”。後來,開創晉朝的晉武帝司馬炎追諡司馬師為景皇帝,算是對司馬師一生功業的最好緬懷和評價。曆史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司馬師正是順應了這個潮流,推動了曆史進步,最終為此獻出生命。這也是一種鞠躬盡瘁,死而後己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