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鬼子退役後講出戰爭實情,為啥與宣傳的不一樣

ADVERTISEMENT

  1945年秋天,日本投降後最艱難的一段日子。

  那時,學校也關門了,商店也倒閉了,日本幾近廢墟。

  尾琦順子,日本岸和田市一女子中學的三年級學生。

  為了填肚子,順子和母親到野地里找點吃的。她們運氣還不錯,找到了一些南瓜藤和紅薯梗。並把多餘的在路邊賣了幾個錢,然後準備再去換點大米。

ADVERTISEMENT

  二戰時的日本女孩。配圖

  由於她們家附近的農民已經沒有米了,她們只能搭火車去鄉下。

  次日一大早,她們搭上一列擁擠不堪的火車,“連洗漱間和行李架上都是人”。誰也不會嫌髒,能擠上去就是幸運的了。

  “咕——咕——”火車冒著黑煙艱難地喘息著。

  由於車窗沒玻璃,在過山洞時,黑煙一股腦地拋進車廂。出了山洞,順子看到母親臉上一層的黑煙,而母親也笑她成了名副其實的黑妞。

  走了半晌路後,她們高興地來到鄉下一個村子。順子的母親把家里最好的衣服和錢給農民,高興地換了一點大米。

ADVERTISEMENT

  原子彈爆炸後的日本

  晚上,他們在一個簡陋的農家旅店借宿。

  那屋里有30個榻榻米。

  說是榻榻米其實太高檔,不過就是厚草席而已,不遠一塊,不遠一塊的,沒有房間,沒有隔斷和牆壁,住宿的人在一大間房里,躺在上面和衣而睡。

  忙了一天,順子很快就進入夢鄉。

  但不一會兒,他被幾個男人吵醒。原來,她們不遠處,有五六個男人在喝酒。從他們的談論中,順子知道他們是退役的老兵,現在投降後一起做黑市買賣。看來那天他們是小發了一筆。

  他們借酒大聲喧嘩,肆無忌憚地談論他們戰場的功績,繪聲繪色地回憶在中國戰場的見聞,以戰爭的罪惡和殘暴相互攀比,粗魯地一陣陣大笑。令順子討厭至極。

ADVERTISEMENT

  日本鬼子

  “你說的是哪裏?”一個老兵問。

  “南京南京!那地方真是太來勁了,隨便干隨便搶。”另一個老兵帶著酒意炫耀道,“我們當兵的行軍累得不行了,長官說讓我們先忍著點,到了南京,讓我們想怎麼干就怎麼干!”

  接下來就是聳人聽聞的屠城細節……

  順子聽得驚呆了,嚇得一動不動。尤其是他們對婦女的殘暴行徑,讓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前的她,一直在為日本軍隊感動驕傲自豪,為他們在前線的犧牲付出默默祈禱支援,現在,她才知道,這些軍隊竟然在別的國家做出這樣沒有人性的事!

  她曾經參加過慶祝攻陷南京的遊行,揮著親自製作的太陽旗真心祝福他們。

  她曾經用全家人“少得可憐的東西”做成慰問袋,把她和母親親手做的千人針、護身符放進去,送到前線。

  她曾經在慰問信里說,每天她“都感謝可敬的士兵先生”。

  現在,聽了這些老兵的酒後真言,順子感覺深深被騙了。

  二戰時的日本孩子

  她想要跑出去大哭一場,但被母親拉住,小聲告訴她:“快別這樣,要不然會出事的。”

  整整一夜,順子沒有睡著。

  這些秘密一直藏在心里,她昔日的祈禱祝福,成了終身不願說出的恥辱。

  1990年,在日本的反戰思潮中,56歲的順子終於把這些事情寫了出來,發表在日本報紙《朝日新聞》上。

  她在報紙上說:“我有一個叔叔,他是一個好人,年紀輕輕地當兵,死在了瓜達爾卡納爾島。我深為他自豪。可聽了那幾個老兵的講述,我真不敢相信,我們的士兵、我的叔叔,會是他們這個樣子……”

  到中國謝罪的日本鬼子

  一個日本老兵在看到他的講述後,還進行了回複,他說:

  “在戰場上,其實根本沒有所謂的‘聖戰’‘東亞和平’之類的漂亮玩意兒,只有殺戮和及時行樂。國內經過美化的軍國主義宣傳,與侵略他國的軍隊真實面目,當然不會是一個樣。”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1990年代在美蘇軍備大賽等背景下,確實出現過全民反戰的思潮。人們敢說當年的真實情況,願意反省。

  但時過境遷,軍國主義抬頭的今天,他們又修改曆史教科書對人們欺騙。

  這欺騙,會多久?

  【飛春讀傳,一個專注曆史名人傳記的原創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