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故事:賣酸菜的女人

ADVERTISEMENT

  文/馮瑤

  驚蟄之後幾天的氣溫突然變得異常寒冷,寒風中夾著細雨,天空暗暗的。下午約六點,天就差不多全黑下來了。就在這個濕冷而昏暗的時刻,我騎車路過肉菜市場的一個路口,在昏黃的路燈下,我看到一個女人站在寒風中,她的前面擺著一個竹製的蘿筐,見我經過,她朝我大聲地懇求著說:“大姐,買點酸菜吧。”聽到她的叫聲,我不由得心動,因為第二天是星期六了,我也想買點酸菜回去做早餐的佐菜。於是刹住摩托車,停在她旁邊。見我要來買她的酸菜,她顯得異常驚喜和熱情,好像她有好事從天而降似的!她的表現令我十分感動。

  我走到她的身邊,隻見她穿著一件棗紅色的薄長衫,冷得瑟瑟發抖,帶有斑點的黃臉上干干的,縱橫交錯著許多皺紋。顯然,這是一個因為生活艱辛而過早衰老的農婦。她前面的竹筐上還有不多的酸菜。我對她說:“這麼晚了還在賣酸菜啊?”她說:“是呀,隻希望今晚能賣完它。”我蹲下來拿起她的酸菜來聞,一股又酸又腐臭的味道令我即刻作出反應:這是因為放得太久而變質的酸菜!於是我一邊站起來一邊說:“這酸菜不新鮮,我不買了。”見我要走的樣子,她即刻變得很焦急,辨解著說:“這個酸菜不是變質的,是我放在壇子里淹了幾天才有了這個味的,可以吃的,請相信我。”見她那失望而焦慮的神態,望著她與我不相上下的年齡卻顯得那麼蒼老愁苦的臉孔,以及那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單薄的身體,我心里不由得對她產生了深刻的憐憫。我想:要不是生活太艱辛,這麼晚了,沒有人願意餓著肚子在這個刺骨寒冷的昏暗路口叫賣這幾斤不值錢的酸菜啊!我不由得一陣心酸,開車的手再次停下來,轉向她,對她說:“我相信你,這酸菜一定可以吃的,都賣給我吧。”

  她遲疑地說:“你真的全部買下這麼多酸菜,這酸菜放久了就不好吃了。”

  “你都全部稱給我吧,我吃不了,可以送親戚的。”

ADVERTISEMENT

  聽我這樣說,她即刻變得眉開眼笑的,一個勁地說:“你這人心腸真好。”

  我順便問她住在哪裏,她說,就住在市場里面一個樓梯間里,平時一個人在這個菜市里賣薑蒜、番薯和酸菜這些小雜物,賣完一批又回家鄉收購,家在離這個小城四十多公里的鄉村里,她丈夫在家里耕田種菜,照顧八十多歲的婆婆和兩個正在上小學的一對兒女,農閑時會出來幫她幾天。說到最大的女兒在寒暑假會來這里幫她的忙,她一臉的欣慰和幸福。

  交易完畢回到家里,我把那袋酸菜順手扔進垃圾簍里。可想起女人說這東西還可以吃的,那神態並不像騙我。為驗證她的誠實,我又把它提上來,拿出一小部分按她教的方法製作甜酸鹹菜,沒想到,那股腐臭味還真的消失了,口感也很不錯,甜甜脆脆的,令我大飽口福。

  心想,原本並沒相信這酸菜還能吃的,隻是想不著痕跡地為一個貧窮而勤勞的女人盡一點小小的心意而已。現在知道,這個女人其實並沒有為幾個小錢而騙我。

  雖貧窮,而她卻沒有丟失誠實的本性,沒有喪失對生活的熱情追求,這個賣酸菜的女人讓我感到可敬,我為自己能在那一霎間對她湧出的善心而感到欣慰和愉快。

  (作者:廣東省作家協會會員。配圖:百度圖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