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花木蘭”,是個皇後,還是對外侵略的鼻祖

ADVERTISEMENT

  相信各位朋友對於巾幗英雄花木蘭替父從軍的故事應該早已是耳熟能詳了,然而在我們的鄰國日本,也有這麼一位人物的存在。不同的是,我們的花木蘭是替父從軍,為了保家衛國,被迫女扮男裝,加入到了血腥的戰場中;而日本的這位花木蘭則完全相反,她是一位獨攬大權的皇後,完全沒必要深入到血腥的戰場前線,可她卻在內心強烈的侵略思想支配下,走上了血腥擴張的道路,開創了日本對外侵略的曆史。她就是日本赫赫有名的神功皇後。

ADVERTISEMENT

  神功皇後,原名氣長足姬尊,是日本第十四代天皇仲哀天皇的皇後。仲哀天皇去世之後,她便開啟了長達了69年之久的攝政生涯,可謂權傾一時。

  據《日本書紀》中的記載:仲哀天皇在位的第八年,當時本土內有一個叫熊襲國的小國家,不願意對天皇朝貢,於是仲哀天皇就打算滅了它。在與眾大臣討論作戰計劃的時候,神功皇後也有參加,當時她說神托我對你們說:熊襲國這個地方貧窮落後,能撈到什麼呢?根本不值得一打,倒是海外有一處名為“處女之睩”的新羅國(當時朝鮮半島有高句麗、百濟和新羅三個主要國家),那里遍地都是“金銀彩衣”,天皇如果能夠禦駕親征,定能兵不血刃的令他們臣服。天皇聽得是雲里霧里的,以為她在說胡話,所以始終沒有出兵,結果第二年仲哀天皇就掛掉了。書中說他是因為未能聽從神的旨意,結果激怒了天神,所以神就讓他掛掉了。

ADVERTISEMENT

  這其中自然是有傳說的味道,因為大家都知道世間根本就不會有神的存在,但皇後假借天神的名義來達到自己的主張意願,倒是極有可能。因為在大家思想都不開化的古代,借用神的力量傳說來統一思想實現目的,是當時慣用的伎倆。所以說從這段敘述中,我們可以看出這位神功皇後是善弄權術,並且骨子里就有侵略尚武的本性。

  丈夫死後不久,她就立刻展現了自己的文治武功,不但令之前的熊襲國俯首納貢,還親自征討了其他不服氣的小國家,很快就穩定了國內的局勢。同時為了覬覦已久的新羅國,她還曾三次親征朝鮮。《日本書紀》中記載:她為了應驗神的話語,“以海水洗發”,結果頭髮分成了兩邊,梳不攏了,最後她干脆“因此結發為髻”,“扮成男子相貌”。一番喬裝改扮之後,她對臣民宣布了征討令,並親自操練士兵,準備西征朝鮮。

ADVERTISEMENT

  就在丈夫死後的當年九月,已經身懷六甲的她親自帶兵第一次攻打新羅,頗有些穆桂英帶孕掛帥的味道。由於事發突然,毫無準備的新羅國王嚇破了膽,居然還未開戰就選擇了投降。另外兩國高句麗和百濟聽聞此事之後,派探子觀察了一下神功皇後的大軍,覺得都不是對手,隨後也入朝進貢了,自此朝鮮三國全部對日稱臣。她在班師回朝後僅兩個月就誕下一子,即日後的應神天皇。

  後來有一次百濟和新羅一同入朝納貢,結果新羅的貢品又多又好,而百濟的則是又少又差,於是她就問百濟使者幾個意思,使者回複說貢品在途中被新羅搶走了,新羅現在的貢品就是百濟的。為此,她再次率大軍征討了新羅,並大破之,算是替百濟討回了一個公道,自此百濟更是對其俯首帖耳,並稱:“自今以後,千秋萬歲,無絕無窮,常稱西蕃,春秋朝貢”。這是她二征新羅。

  第三次征討新羅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因為他們沒有按時入朝納貢。神功皇後立刻“遣襲津彥擊新羅”,派遣襲津彥討伐新羅,可見這神功皇後確實夠霸道的。

  就這樣,神功皇後在攝政期間三次入侵朝鮮,堪稱日本曆史上開展對外侵略的第一人。當然了,凡事都有兩面性,她在三次入侵新羅的同時,也曾把他們的書籍給帶回國,此外百濟也相繼把文字和儒學傳入了日本(當時朝鮮使用的是中國的漢字),這對後來日本的文化發展還是起到了非常積極的作用。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