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皇帝里面,尚武精神最強烈的人竟然是他

ADVERTISEMENT

  明武宗朱厚照是大明王朝的第十位皇帝,同時,他也是我國曆史上最具爭議的皇帝之一。一方面他的喜好行為荒誕,往往令人忍笑不禁。明武宗朱厚照(公元1491年10月27日-公元1521年4月20日),漢族,大明帝國的第十位皇帝,是明孝宗朱祐樘和張皇後的長子,他在位期間年號正德。後世清朝修史之時,也對其不乏嘲諷之意。當然,清朝為了樹立自身的正統性,不排除清朝史家有汙蔑誹謗明朝皇帝的可能。

  

ADVERTISEMENT

  明武宗十分崇尚武力,故而諡號為“武”,他以明成祖朱棣為榜樣,善於指揮作戰,給自己封了個官職——天下兵馬總兵官朱壽,還讓戶部造冊給自己發俸祿,明武宗也是我國曆史上唯一一個給自己封官職的皇帝,這等於是給自己降級。此事,朝中大臣紛紛勸阻,但明武宗堅持。

  

  明武宗這個人,還喜歡穿著戎裝到邊疆視察,多次私自跑去視察邊城去,並常駐宣府。有一次,明武宗又偷偷跑出去邊關,被一位邊將攔下,這位總兵以沒有皇帝詔書不可以出關為由。最後,還得朝中大臣趕到邊關把武宗迎了回去。

  

  明武宗朱厚照在位的時候,曾經親自指揮應州戰役,抵抗蒙古騎兵的南下,取得應州大捷,並親手手刃一名韃靼兵,史書記載:武宗有抵禦邊寇之功——“應州大捷”。

  朱厚照從小機智聰穎,喜歡騎射。

  

  史書上對明武宗出現兩個極端評價:一方說他處事剛毅果斷,批答奏章,決定國家重大事件。彈指之間誅殺劉瑾,平定安化王之亂、親征平定寧王之亂,親征大敗蒙古小王子,並明武宗啼血民情,下詔書多次賑災免賦。在他在位時臣下仍有不少賢才,這個問題也可以從側面體現出明武宗在位期間,總體上功績仍有可圈可點之處。最為耀眼的就是應州大捷大敗韃靼軍,皇帝立下了一戰功。

  

  明武宗在應州一戰中與普通士兵同吃同住,甚至還親手殺敵一人,極大地鼓舞了明軍士氣。所以說他不僅是個好皇帝,同時又是一個好的將領。

  平定寧王之亂,明武宗決定親征。

  

ADVERTISEMENT

  武宗在南下的路上時候,作為江西巡撫的 王陽明已經率先擊敗了寧王,平定寧王之亂。發動叛亂未遂被擒的寧王 朱宸濠身帶枷鎖跪在廣場中央。隻聽得戰鼓聲響,當朝皇帝明武宗一身戎裝,威風凜凜地在全副武裝的大批士兵的護衛下,騎著高頭戰馬走進廣場。忽聞一聲令下,朱宸濠的枷鎖被打開,明武宗 騎馬上前,一伸手將朱宸濠擒獲。衛兵們一擁而上,立即又將朱宸濠戴上枷鎖。接著,廣場上舉行了隆重的獻俘儀式,明武宗作凱旋狀而歸。

  

  這是清代毛奇齡《明武宗外紀》中記敘的一個場景,記載的是明王朝平定寧王之亂中的一段曆史插曲。

  

  朱宸濠,明太祖朱元璋五世孫,即朱元璋第十七子寧王朱權的後裔。孝宗弘治十年襲封於南昌,弘治十二年襲封寧王。正德二年,寧王先後賄賂太監劉瑾及佞臣錢寧、伶人臧賢等,恢複已裁撤的護衛,蓄養亡命,隨意殺逐幽禁地方文武官員和無罪百姓,強奪官民田產動以萬計,並劫掠商賈,窩藏盜賊,密謀起兵。同時,又企圖以己子入嗣武宗,以取得皇位。正德十四年(1519年),明武宗西巡歸來後,又欲下江南並周遊天下。當時,為了諫阻明武宗南巡,朝臣掀起一場勸諫大請願。於是,懷有野心的寧王藉口武宗荒淫無道,是年六月十四日興兵,殺巡撫孫燧、江西按察副使許逵,革正德年號,集眾號稱十萬並發檄各地指斥朝廷。七月初,自率舟師蔽江東下,略九江、破南康,出江西,帥舟師下江,攻安慶,欲取南京。

  

  《明武宗外紀》記載,當聞知寧王發動叛亂的消息後,武宗便傳下聖旨,立即命令總督軍務的威武大將軍、鎮國公朱壽,親自統率各鎮邊軍隊前往征剿。荒唐的是,這個特命的“威武大將軍、鎮國公朱壽”竟然就是武宗自己!更荒唐的是,明武宗“親征”前,江西巡撫王守仁王陽明)已經舉兵勤王,於七月二十六日捉住朱宸濠,並捷報奏聞。然而,武宗為了達到南巡的目的,故意隱藏捷報不予公開,繼續南下,並親手導演了“親手擒獲”朱宸濠的鬧劇。史載,武宗這時還沒有玩夠“親征”叛亂的遊戲,又導演了一出鬧劇:在由江南返回北方時,命令押送朱宸濠的船與皇帝的禦舟前後行走,再將朱宸濠放到鄱陽湖,然後親自將他活捉。只是因為眾大臣諫阻這才作罷。

  

  寧王叛亂是大明朝統治階級內部所進行的一場皇權爭奪戰,它對政局產生了較大的影響。寧王叛亂雖然僅43天就宣告失敗,但朱宸濠在江西聚斂刻薄及其叛亂的直接破壞,使江西人民深受其害。然而,明武宗的荒淫無道、頻繁出巡是寧王叛亂的導火索。

  

ADVERTISEMENT

  在大明帝國時期,明武宗以出巡成癮著名。明武宗自小愛好騎射,登基之後更是喜歡逞強使能,好大喜功。蔚州指揮僉事江彬在鎮壓劉六、劉七的戰事中被認為勇武又善談兵略,武宗很是賞識,就擢升他為都指揮僉事,讓他出入豹房,跟自己同臥起。江彬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就百般討好武宗。除了引誘武宗微服外出,在外夜宿,還向武宗誇說自己家鄉宣府的美女和樂工。他對武宗說,如果出巡宣府,也可觀察邊疆戰況等等。

  

  正德十二年八月,武宗在江彬陪同下悄悄地出得勝門,抵達昌平。大學士梁儲、蔣冕、毛紀得信,連忙追上,勸諫武宗回駕,武宗不聽。到達居庸關,傳令打開關門,巡關禦史張欽拒絕執行,武宗不得已,隻得假裝返駕。但是幾天後,乘著張欽出巡白羊口,武宗快馬出關,九月間抵達宣府,住在江彬為他營建的鎮國府第,肆意尋歡作樂。每到夜晚,武宗就外出,見到高堂大屋就進去,或索酒宴,或索美女,使得那里的百姓叫苦連天。接著,武宗又到了陽和,自封為“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十月,韃靼進犯,雙方在應州交戰。武宗率軍來援。作戰兩日,韃靼兵退去。這一役,斬敵十六人,官軍死五十二人,重傷五百六十三人。武宗讓人將此作為捷報向朝廷報告,並且命令戶部撥銀一百萬兩作為犒賞。直到第二年正月,武宗才回轉北京。這次出巡,長達半年。回轉時,武宗穿著戎裝,騎著戰馬,佩著寶劍,得意洋洋地向大臣們誇耀說:“這次作戰中,我曾親自斬殺一個敵人,你們可知道?”

  

  正德十三年正月下旬,第一次出巡回京不久的武宗又去宣府作第二次出巡。二月間因慈壽太皇太後去世,隻得回京料理。這次出巡共二十一天。三月,武宗又開始第三次出巡,他先到昌平,再到密雲,又到喜峰口,五月初十才回京,這次出巡前後共四十天。七月初二,武宗準備第四次出巡,傳出聖旨:北方敵人多次入犯邊陲,現在特命“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朱壽”率領六軍前往征討。聖旨中所命令的“朱壽”,實際上就是武宗自己。內閣大學士向他諍諫,他不聽。初九,武宗開始第四次出巡到達宣府、大同,他封自己為鎮國公。每年支祿米五千石。此後,他一會兒西渡黃河到榆林,一會兒又東渡黃河到太原。一路上,近侍掠奪良家婦女以充幸禦,百姓受盡騷擾之苦。這次出巡,旅程遠,曆時久,直到正德十四年二月才回到北京。

  

  令人驚訝的是,剛長途出巡回京的武宗二月二十五日又下詔要到南方出巡。這次,朝廷里的不少大臣忍不住了,紛紛上疏勸諫。但武宗卻大怒,將勸諫者或關入錦衣衛獄,或處罰在午門久跪,或受杖刑。三月二十日那一次,被罰跪的大臣竟達一百零七人,而且一連跪了五天,跪後還要受杖刑。金吾衛都指揮僉事張英以自刃來勸諫,沒有死成,但是他受到追究,最後杖死。六月十四日,寧王朱宸濠在江西起兵謀反,武宗得到報告,於是傳出聖旨,令“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鎮國公朱壽”統各鎮兵前往征剿,並且下敕:“再有犯顏來奏者,治以極刑不宥。”八月二十二日,武宗出發“親征”。

  

  有學者說,明武宗“可說是一個富有個性的人物”,他頻繁出巡乃是“他不把皇帝的尊貴放在眼里,熱切追求宮廷之外的生活”。

  一方面說他為政期間荒淫無道,國力衰微,一生貪杯、尚武、無賴,喜好玩樂。以往很多人認為他荒淫暴戾,怪誕無恥,是少見的無道昏君。另一方面,武宗雖嬉遊玩樂,卻十分崇尚武力,是大明朝曆代皇帝里面最崇尚武力的皇帝,他也有抵禦邊寇之功,不至於朝廷亡亂,如果有孝宗的製節謹度,則為明君。

  小編認為:一個國家統治者,他的愛好和個性都不是個人行為,而是與國家安危、百姓禍福緊密聯系在一起的。明武宗在武將陪侍下以演武為娛樂,拿操練軍隊為樂,興師動眾,樂此不疲;以軍旅出巡為娛樂,恣意妄為,一路上荒淫無道,騷擾地方。禍害百姓。他的最後一次空前的南下出巡遊樂,乃是他窮奢極欲、荒淫無道的高峰。因此,武宗的窮奢極欲,加重了朝政腐敗,耗費了難以計數的民脂民膏,給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將為您減少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