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東神探”王子強:DNA就是這樣一門神奇的技術

ADVERTISEMENT

僅僅2012年,黃岡市公安局DNA實驗室便受理案件920起,在453起案件中發現了有價值的物證,其中一半以上功勞都是王子強首創的複合式M48技術成功運用的結果

去年除夕跨省屍檢,今年大年二十九再次接到屍檢任務,時間剛好畫了一個圓圈,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圓滿。”1月26日,湖北省黃岡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技術大隊大隊長王子強在微信朋友圈裡寫下這樣一句話。這天傍晚,王子強和刑偵隊同事一起勘驗了新年來臨之前的黃岡市最後一起凶殺案現場,並親自完成被害人屍檢工作。

“頭髮絲、腳印、接觸痕跡、血跡、水漬、唾液、鼻涕等,這些微小的物證可以鎖定犯罪嫌疑人,DNA就是這樣一門神奇的技術。”接受《方圓》記者採訪時,王子強說。

據王子強的同事介紹,平日裡,這個王隊長話並不多。可是一談起案子來,他的話匣子就開啟了,一樁樁一件件的疑難案件,他都記得清清楚楚,跟記者講得十分生動。

人物名片

王子強,1969年2月出生,1992年7月參加工作,畢業於武漢同濟醫科大學法醫系,

現任黃岡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技術大隊大隊長,二級警督警銜,長期以來從事法

醫工作,2005 年 8 月被人事部、公安部聯合評聘為副主任法醫師。王子強擅長

偵查破案,被譽為“鄂東神探”,是首批入選公安部“全國刑事技術青年人才庫”

的法醫專家,曾擔任國家反恐案件DNA 專家組成員、湖北省法醫DNA 專家組

成員。

通過Y染色體找到同族真凶

2009年10月9日,湖北省黃岡市浠水縣散花鎮快活村三組70歲的單身漢任初春被人發現死在自家的水井中,其頸上纏有3道繩索,內衣上留有一小撮茶葉。

辦案民警調查發現,案發前,任初春曾與一名江姓中年婦女同居,案發後,江某蹤跡全無。憑著多年的辦案經驗,王子強覺得一個女子勒死一名男子不合常理,雙方力量相差太大,選擇掐、勒等作案手段的罪犯力量應優於死者。通過現場照片,王子強發現死者內衣上有一些殘留的茶葉末。他推斷,死者受害前可能與人發生過爭吵,這個人端起一杯茶葉水潑進了死者的領口。

王子強查閱現場資料,發現有一個保溫杯歪倒在米缸旁,地面上有大量菸頭,他立即讓辦案民警回到現場,找到這個杯子,連同散落在現場的菸頭全部找到,並送檢驗。通過檢驗,王子強有了重大發現:在那個保溫杯的杯沿上,有兩個人的混合DNA,其中一個是死者的,另外一個DNA經過反覆比對,發現它的Y染色體與死者完全一致,同時在現場的一個菸頭上,王子強也檢測到了這個DNA,也就是說,另一人和任初春是同族。

依據這個發現,辦案民警通過戶籍查詢和翻查任氏族譜,排除發生了遺傳變異的任姓分支後,剩下目標物件900多人。

ADVERTISEMENT

此時,尋找江某的工作已陷入死衚衕,對Y染色體的追蹤成為破案的唯一希望。但900多個目標物件分佈在浠水、蘄春兩縣的100多個農村,有時為了找一個人採血,辦案民警就得跑上一整天,工作量十分繁重。

為了提高檢驗速度,王子強又想到了一個捷徑:他發現這900多人分屬380多個家庭。依據遺傳學理論,他要求辦案民警隻採戶主的血樣,通過DNA父子單親比對,他可以依據父一代排查祖孫三代,從而大大減少工作量。

同年11月27日上午10時,在401號檢材中,王子強終於找到了與保溫杯杯沿上的DNA完全一致的DNA。這個DNA的主人就是55歲的浠水縣蘭溪鎮農民任愛國。辦案民警傳訊任愛國後,他很快就交代了犯罪經過。一起疑難凶殺案,就此偵破。

灰燼裡篩出來的殺人凶器

2010年8月26日下午4點,黃岡市英山縣南河鎮林芝村發生一起火災,52歲的聾啞農婦田桂梅不幸殞命火場。事發後,消防部門作出了電線走火的事故鑑定,但英山公安局的法醫通過屍表上的幾處創傷,認為事情不是那麼簡單,於是向王子強求援。

通過屍檢,王子強很快判定,田桂梅屬於死後焚屍,其致命傷是顱骨部位的一處六角錘形的鈍器打擊傷。此外,王子強還發現,死者身上有許多灰燼,經過反覆鑑別,他認定這些灰燼是倒在死者身上的一個衣櫃燃燒後形成的,這更加印證了死後焚屍的判斷。

王子強讓辦案民警找來8個篩子,對這些灰燼進行反覆篩找。在這些灰燼中,眾人篩出了一個鐵製六角錘,還篩出了一塊打火機上的鐵片。此外,在死者屋後披屋的屋頂上,王子強還發現了一些踩踏痕跡。

結合現場發現的線索,王子強作出推斷:犯罪嫌疑人是攀爬而不是撬鎖入室,說明他身手敏捷但手法稚嫩,應該是一個年紀不大的新手所為;殺人後縱火焚屍滅跡,說明犯罪嫌疑人不僅與死者相識,而且對現場環境也比較熟悉,應系熟人,只有這樣,他才有破壞現場的動機和怕被人看到的理由。

據此,王子強向專案組建議,以林芝村和鄰近的村為偵查重點,利用案發時間對附近的青少年進行定位。按照王子強的建議,偵查小組迅速抽調了30多名民警進行了廣泛摸排。很快,死者鄰居家的一個少年進入偵查視野。

一名網咖老闆透露,案發一段時間後,他發現這名少年滿身灰塵前來上網;這名少年的祖母也反映,她的孫子當天用過家裡的梯子,還極其反常地大白天洗澡。民警立即傳訊了這個少年,不出所料,他很快交代了入室盜竊時與死者遭遇而殺人焚屍的作案過程。

王子強主持組建的黃岡市 DNA 實驗室,因為破案成績斐然,經常迎來上級領導和外地同行的參觀。

儘管多年來在刑偵工作中屢立奇功,但王子強卻認為自己並沒有多麼了不起。他告訴記者,除了他以外,黃岡市成立的DNA實驗室也起了巨大作用。所有的疑難案件,隻要有微小物證,就一定會原形畢露。

2007年7月,在黃岡市公安局領導的授權和支援下,由王子強主持組建成了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DNA實驗室和黃岡市犯罪DNA資料庫。這個資料庫利用網路平臺與全國各地的DNA資料實現共享,編織出了一張打擊犯罪的 “天網”。

在全國有27個單位參加的國家法庭科學DNA資料庫的論證工作中,王子強是市州級公安機關的唯一代表。王子強總是放棄節假日休息,一天到晚紮在實驗室裡搞研究,查閱資料,設計科研方案,帶領全市法醫技術人員開展多項科研活動。

作為研究成果,王子強主持了“同步擴增測10個STR位點的法醫學應用研究”,建立了有中國特色的DNA分型技術,為國家建立DNA資料庫提供幫助,被公安部列為重要科研課題。

2009年,王子強的一位同學偶然提起,公安部剛剛從國外引進M48技術對微量檢材進行DNA鑑定。在詢問了相關情況後,王子強通過朋友弄到一批器材,在一無指導、二無資料的條件下,獨自開始了技術攻關。經歷了半年多100多次失敗後,王子強發現,M48技術的兩種途徑實用性都不強,磁珠法檢材的乾燥時間難以控製,離心法檢材的提取效果不理想。於是他靈機一動,運用磁珠法的裂解液來提取檢材中的DNA樣本,再用離心法進行測定,意外地了取得了良好效果。全國首創的複合式M48檢測法就此誕生了。

ADVERTISEMENT

2011年,一位在食品行業工作的同學提及一種食品新增劑的純化工藝,王子強受到啟發,把這項工藝也“嫁接”到DNA檢測中,果然檢測成功率又得到了大幅提升。

2012年,王子強的複合式M48檢測法在刑偵實踐中大顯身手。那年1月2日,黃岡市蘄春縣一輛越野車被盜,後被發現遺棄在湖南。王子強運用M48技術,在車內的一枚菸蒂中成功檢出盜車者的DNA資料。2月2日,江西省九江市公安局抓獲一名犯罪嫌疑人,經比對,此人正是蘄春盜車案的主犯。經過深挖,警方不僅抓獲了他的同夥,還一舉破獲了湖北、湖南、江西三省的10多起系列盜車案。

2012年10月30日,黃岡市英山縣一居民家被犯罪分子技術開鎖入室行竊,在防盜門下的一片長條錫紙中,黃岡市公安局DNA實驗室檢出了犯罪分子的DNA資料,抓獲兩名罪犯,破獲盜竊案30多起。

僅僅2012年,黃岡市公安局DNA實驗室便受理案件920起,在453起案件中發現了有價值的物證,其中一半以上功勞都是王子強首創的複合式M48技術成功運用的結果。

2013年6月5日,年方19歲的黃岡市州區陶店鄉人葉某(女)淩晨下班後失蹤。接到報案後,王子強迅速帶領偵技人員趕赴現場。在位於黃岡經濟開發區珠寶路一私人出租樓的雜物間有一紙箱,死者赤裸,被一外套掩蓋,並用石灰和紙盒覆蓋屍體,屍檢發現死者系被人掐頸窒息死亡。勘驗現場後,王子強和技術人員連夜對現場提取的物證進行了DNA檢驗。檢驗發現,在樓梯間及死者的錢包、手提包上均檢出同一男性人血,且在死者的陰道試紙上檢出該名男子的精斑。

王子強由此判定該男子作案時已受傷,並對死者進行了性侵害。6月8日上午,專案民警查明犯罪嫌疑人甘維喜有重大作案嫌疑,下午6點,在專案民警和荊州市洪湖警方的配合下,甘維喜被抓獲,果然,警方發現其右手中指有傷並已包紮,立即採其血樣送檢。

隨後,王子強在DNA實驗室連夜進行DNA檢驗,採用PP18D試劑進行快速檢驗,僅用兩個半小時將其DNA資料檢出,認定現場的血跡,死者陰道內精斑均為其所留。6月9日,甘維喜在鐵的證據面前無法抵賴,如實供述其搶劫、強姦殺害葉某的事實。案件的及時破獲,使得一時間街頭巷尾的謠言不攻自破,中央、地方媒體的多個欄目都對此案作了連續的報道。

一起艱難的由DNA按圖索驥的案件

“法醫工作,擔負著為生者伸冤,替死者昭雪的神聖使命。”採訪中,王子強說,“我始終把這句話作為我的人生信條。”

2014年1月22日10時55分,有群眾報案稱:黃岡市黃梅縣孔壠鎮梅壩村委會附近路邊有一名婦女受傷,該婦女身上及旁邊停的摩託周圍有大量血跡。接警後,黃梅縣孔壠鎮派出所值班民警趕赴現場處置,並將傷者送醫院救治,但傷重不治。經調查,死者佔某鳳,女,51歲,家住黃梅縣孔壠鎮德化街原棉花採購站宿舍。2004年企業改製後,夫妻二人下崗,其丈夫因患有慢性腎炎臥床多年,家境貧困,佔某鳳便出門跑摩的賺錢。

警方在現場發現,中心現場公路地面上有多處滴落狀血滴,油菜葉上沾有腦組織和噴濺狀血跡,有被害人被扯落的頭髮、髮卡、斷裂的牙齒。在西側油菜地內發現被案犯丟棄的黑色揹包一個,包上沾有大量血跡,其內現金被搶走。

法醫屍檢統計,死者佔某鳳全身共計被人持剪刀攻擊24次,形成35處呈“S”形的剪下創,其中頭部8次,面部12次,雙上肢4次,有一處刺創經左眼眶刺入顱內,深達6cm,致嚴重的顱腦損傷死亡,在死者的顱骨上有一塊長0.5cm斷裂的剪刀尖,從而判斷作案工具為剪刀。

警方現場勘查提取物證共計78份,但經過常規DNA檢驗,發現血跡、毛髮、手套上的DNA均為被害人本人的,一直沒能找到案犯的DNA資訊,偵查工作一時陷入低穀。

同年2月25日,黃岡市公安局DNA技術人員再度對現場提取的物證進行了認真梳理,大家推理想象,死者的揹包被作案人搶走並拿走了財物拋棄在現場周邊的油菜地內,會不會在揹包上有嫌疑人的脫落細胞?

雖然,前期警方對揹包進行了多個部位的常規DNA檢驗,但是,檢驗的DNA分型都是死者的。針對這種結果,DNA技術人員認為由於揹包上沾染了大量的死者血跡,即使揹包上存在作案人微量的脫落細胞,按照DNA濃度競爭抑製反應的原理,在大量的死者血跡的掩蓋下,常規DNA檢驗無法獲取作案人微量的脫落細胞DNA資訊。

王子強等人分析,如果犯罪嫌疑人是一名男性,進行Y染色體DNA檢驗,也許就能解決混合DNA檢測的問題。最後,他們在揹包的揹帶上檢出了一個混合的Y染色體DNA分型。

為了驗證揹包上混合的Y染色體DNA分型可靠性,需要排除有可能接觸到揹包的相關人員。警方對現場搶救的醫護人員、死者的丈夫、現場勘驗人員以及DNA實驗室人員進行Y染色體排查,發現混合Y染色體分型包含了死者丈夫的成分。DNA檢驗技術人員再次將揹包上的混合DNA分型進行了拆分,扣除死者丈夫的成分,得到另一名男子Y染色體DNA分型。

ADVERTISEMENT

根據DNA譜峰高低強弱判斷,這名男子應該是最近一次接觸揹包的。儘管不能以常規DNA分析來鎖定犯罪嫌疑人個體,但這個Y染色體DNA資料可能是這起搶劫殺人案的唯一有價值的證據,案件偵查將因此出現新的轉機。

王子強等人按照村組摸清姓氏底數,採集姓氏代表血樣389份,加上前期摸排出來的302名重點物件共計691份檢材。DNA技術人員連續奮戰,僅用一週時間對送檢的所有檢材進行了Y染色體DNA檢驗,建立了專案Y資料庫。大家通過查詢比對,發現揹包上拆分的Y資料與一個有搶劫前科的重點人員沈勇傑的Y染色體16個基因座完全匹配,這就說明沈姓家系就是他們要找的家族。

Y染色體只能判定家族,不能對個體進行認定。沈姓家族是個大家族,涉及8個村15個小組,僅在案發的孔壠鎮就有五千多人。為了進一步縮小偵查範圍,王子強等人對沈姓家系進行了族譜調查,繪製出族譜圖,通過族譜調查發現自明朝洪武年間來,沈姓家系分出十三個大房。

在此基礎之上,王子強等人按圖索驥採集房族代表血樣進行比對,發現在歷史長河中,沈姓家族Y染色體在DYS392基因座上均為11,只是在七房中出現了與揹包一致的13,偵查範圍進一步聚焦在七房。

王子強等人又在沈姓七房中進一步細化,繪製出七房遺傳圖,發現七房可分成八支。然後,他們將每個男性個體安插在沈姓七房的遺傳圖譜中,採集每支代表血樣進行比對,根據Y染色體比對排查,發現七房小分支中要不就是主流的11,要不就是多個基因座突變,只有重點嫌疑人沈勇傑Y染色體與揹包上資料一致,那麼沈勇傑所在這個小的分支就可能是警方要找的Y染色體。

王子強等人調查發現,沈勇傑的祖父輩兄弟三人,兩個叔伯祖父Y染色體也是主流的11,沈勇傑的爺爺又生有三個兒子,大兒子沈樹堂隻生育一男沈勇傑,兩兄弟都隻生育一女,可春節過後沈勇傑所在的小分支家系男性均外出打工,無法採集樣本。為了更進一步甄別犯罪,警方將揹包上提取的DNA以及沈勇傑的血樣、死者丈夫血樣經Y染色體34個基因座的比對,仍然不能排除沈勇傑,沈勇傑有重大作案嫌疑。

經調查,沈勇傑隨父母在杭州打工,沈勇傑的爺爺和叔叔在深圳打工,為了不打草驚蛇,警方迅速赴深圳祕密採集其叔叔和爺爺的血樣,經Y-STR比對,資料完全一致,這個變異的Y染色體指向了沈勇傑。

5月24日,專案組在孔壠鎮梅壩村將犯罪嫌疑人沈勇傑抓獲。經審訊,沈勇傑交代了搶劫摩的女司機的犯罪事實,並在其指認下在距離現場不遠的墳山地裡找到了作案工具剪刀。當民警找到鏽跡斑斑的剪刀,剪刀左側的尖端折斷處與死者顱骨中嵌頓的剪刀尖相對接,整體分離試驗一致。

至此,這起疑難的搶劫殺人案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憑藉超卓的DNA檢驗技術圓滿告破。

為刑事偵查傾注全部心血

從警20餘年來,王子強出現場1000餘次,解剖屍體1400餘具,活體鑑定1000餘次,參與司法精神病鑑定300次,受理法醫物證案件1000餘起,受理病理切片50起,出庭作證60次,出具鑑定書2000餘份,活體檢驗報告1000餘份……在這些資料背後,一個個疑難案件的層層迷霧被驅散開來。

王子強認為,自己之所以能夠根據現場情況作出大膽而準確的案情推斷,來源於長期形成的嚴謹作風和豐富的刑偵經驗。自參加工作那天起,王子強就沒有把自己定位為一個單純的法醫。每次參與案件,在做完本職工作後,他都會認真地傾聽其他民警關於案情的調查、分析和部署,並把這些情況認真記錄下來。

20多年來,王子強積累的刑偵筆記已有30多本,收集的各種現場圖片4000多張。正是這些積累,使他能在法醫專業技能之外,對犯罪規律和刑偵邏輯有了深刻的認識和掌握。

在湖北省,王子強是第一個用恥骨推測年齡的法醫,也是第一個用蠅蛆計算死亡時間的法醫,第一個在市州級將DNA技術應用於偵查破案的法醫。在他的帶領下,黃岡市法醫檢驗技術躋身全國先進行列。在他和同事的共同努力下,黃岡的命案偵破工作一直位於全省前列,他被大家稱“鄂東神探”。

王子強表示,他十分珍惜現在這份工作,因而為此傾注了自己全部的心血和汗水,每年都忙碌在命案現場勘查中,一年中在外出差的時間長達兩百多天。由於職業的特殊性,他成天與屍體打交道,為破命案,也時常承擔著巨大的心理壓力。每次有壓力的時候,王子強就會告訴自己,“要看得起自己,查明遇害者死因是我的天職,不僅使死者得到安息,而且對社會也是意義重大的”。

您可直接訂閱《方圓》雜誌

微信團隊

編輯/肖玲燕

設計/劉巖

見習記者/張振華

聯絡郵箱:

277022660@

qq.com

» 方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