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企業連一個國產螺栓都不敢買,怎麼破?工信部部長給出了答案

ADVERTISEMENT

製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是立國之本、興國之器、強國之基。沒有強大的製造業,就沒有國家和民族的強盛。比如不久前從“造不出”變為“造得出”的圓珠筆頭,就給國人帶來了不小的歡欣鼓舞。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廣泛開展質量提升行動,加強全面質量管理,健全優勝劣汰質量競爭機製”“打造更多享譽世界的‘中國品牌’,推動中國經濟發展進入質量時代。”

ADVERTISEMENT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如何提升中國產品質量?如何推動經濟發展進入質量時代?這些都是亟待思考的問題。因為據媒體報道,有的企業連“國產螺栓都不敢買”。

而每經小編注意到,今日(3月11日)上午舉行的工業和信息化部記者會上,工信部部長苗圩、副部長辛國斌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對上述問題也進行了回應。

“一個國產螺栓都不敢買”,因為……

據新華社報道,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均瑤集團副總裁張維華表示,去年35名在上海的全國人大代表組成了專題調研組,開展提升品牌質量的專題調研,形成了一份長達46頁的報告。“現在很多人到國外‘掃貨’或者在網上‘海淘’,我們調查發現,選擇通過這些方式購買海外商品的人中36.2%的人是因為有正品保障,由此可見中國消費者最關心的仍然是產品質量。”

根據相關調研報告,2016年中國跨境電商整體交易規模達到6.3萬億元。“在激烈的市場競爭特別是國際市場競爭中,我國製造業每年因質量問題造成的直接損失超過了2千億元,因產品質量問題對下遊產業的影響、市場份額的損失,帶來的間接損失超過了1萬億元。”張維華說。

ADVERTISEMENT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大眾汽車發動機廠維修部高級經理徐小平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曆說,“我曾經去一個民營企業調研,發現這個企業的產品做得非常好。一方面企業有非常強大的研發團隊,另一方面在全球采購最好的零配件進行集成,這證明中國企業是能做成優質產品的。

“但是我問企業老總,有沒有國產的零部件?他回答:很少,連一個國產螺栓都不敢買。”徐小平說,螺栓雖然小,但用在關鍵部位,凡有受力要求的都是一次性的。旋過以後就要扔掉,不能重複使用。“我們在市場上買到的很多螺栓,標號是對的,材質卻不對。某些企業為了降低成本粗製濫造,造成的後果是,螺栓裝在某個部位,時間一長就鬆掉了,造成安全事故。”

國產零部件的質量問題,近年來時常被提起,尤其是在機器人和汽車行業。

《中國汽車報》2013年報道稱,外國專家普遍反映中國的整車及零部件產品在其市場上的銷售存在很多問題。比如在中東和北非市場上,中國的汽車產品價格非常便宜,但是發動機不是很可靠,一些底盤也出現質量問題,炎熱條件下汽車的性能不好,售後服務也不完善等。

2014年,《中國經營報》報道稱,中國汽車零部件企業在逐漸融入全球汽車配套體系之後,正面臨諸多考驗。有專家指出,過多牽涉大型車企召回事件,會使本就積弱的中資零部件全球化進程面臨挑戰。此外,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產品偏少,一直是國內汽車零部件出口的軟肋。

ADVERTISEMENT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機器人產業方面,據21世紀經濟報道,2015年的“世界機器人大會”開幕式上,新鬆機器人公司總裁曲道奎在演講中提到三個數字:中國市場上,多關節機器人國外公司占90%;焊接領域國外公司占84%;汽車製造領域國外公司占90%。這三個數字折射出一個尷尬的現實——數以千計的中國機器人企業只能爭搶約10%的市場。

上海證券報去年報道稱,在機器人產業中,核心部件包括控製器、伺服驅動+電機、減速器,這三大部件成本占到機器人的70%以上。

其中,關於控製器,目前國內企業開發的控製器可滿足基本功能需求,許多機器人上市公司的控製器已實現自給。固高科技在工控電氣領域之一PC based控製器領域市占率接近50%。

國產品牌伺服系統,發展非常迅速。不過,在技術與性能、產品質量與穩定性上,仍與國外品牌有較大的差距。

在減速器方面,最主流產品是RV減速器,中國企業還沒有突破性進展。從國際來看,全球四大工業機器人巨頭減速器均從日本納博特斯克進口。

“國貨當自強”,工信部部長這樣說

今日(3月11日)上午9時,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中心定於3在梅地亞中心多功能廳舉行記者會,邀請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副部長辛國斌和總工程師、新聞發言人張峰就“推進實施‘中國製造2025’”的相關問題回答了中外記者的提問。

苗圩指出,目前發達國家在一些技術和產品對中國還實行嚴格限制出口,“逆全球化”的思潮和貿易保護主義的傾向也有所抬頭。中國政府曆來是反對這種做法的。中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對於先進技術和產品有著巨大的需求。因此,製定實施“中國製造2025”的根本目的也是在加快推進中國的工業轉型升級,來滿足國內市場對我們各種裝備、各種工業產品方面的需求。

“有些設備和有些產品,西方對我們還是禁運的,我們市場上又有急需的,如果我們不做,何以說滿足經濟的發展,何以說滿足人民群眾的民生需求,何以談到保護我們國家的國防安全。”

會上有記者提出,因為產品的質量和品牌等多重因素,我國一些消費者往往選擇通過“海淘”等方式購買境外的高端商品。針對不斷變化的消費需求,苗圩稱他隻想說一句話——“國貨當自強”。

這反映出我們在供給端還是發生了問題,雖然很多行業出現了產能過剩,但是對中高端的需求還不能滿足。

第一,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特別是要增加中高端消費品的供給。加快國際標準化轉化,全面提高奶粉、尿布、藥品、馬桶蓋、電飯煲等產品的質量和檔次,努力滿足消費者對高端產品的消費需求。

第二,進一步深入實施消費品工業“三品”專項行動,進一步提升供給能力;

第三,繼續實施好智能製造工程,推動消費品產品質量穩定提升;

第四,營造良好環境,打造更多享譽世界的“中國品牌”。

對於機器人產業,副部長辛國斌則提出,下一步工作,工信部將從兩方面著手推進產業的健康發展。在推進機器人產業邁向中高端方面的舉措中,就包括要補齊短板:突破產業發展的瓶頸,重點支持機器人產業關鍵零部件質量及可靠性能的提升,進一步夯實產業發展基礎。

新華社指出,要提升中國產品質量,還需把好檢驗檢測關,重視技能人才培養。同時,打造質量強國,政府需要做的並不僅僅是打擊假冒偽劣產品,從當前情況看,還需要加快出台質量促進法。

張維華認為,通過製定出台質量促進法,可以合理分配政府、企業、消費者、社會組織和質量技術服務機構在質量方面的權利和義務,強化國家對質量技術基礎設施的投入,豐富質量評估和監督手段,激發企業樹立長遠目標,為我國經濟發展進入質量時代提供堅強的法製保障。

每經編輯 趙雲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新華社、中國網、上海證券報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