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孝文帝為甚沒有殺紅杏出牆的馮妙蓮?

ADVERTISEMENT

  孝文帝終其一生都沒有親自處死馮妙蓮,這或許與他仁慈的個性有關,但更多的是夫妻之間的感情在內,這種感情包含嫉妒與寬容。

  

  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初即位時,由馮太後臨朝稱製。拓跋宏秉性孝謹,政事無論大小,都先稟明太後。拓跋宏本後宮李夫人所生,由馮太後撫養成人。馮太後堅守子貴母死之製,除賜死儲君拓跋宏的親母李氏以外,甚至誅戮了李氏全族。拓跋宏終生都不知自己為誰所生,但他自幼在馮太後身邊長大,視祖母如生母一般。

  拓跋宏從懂事起便在母權的威懾下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地做著他的皇帝,而他這個皇帝在更多意義上是名義上的。馮太後四十九歲時病死。拓跋宏哀痛異常,一連五天不吃飯也不睡覺。群臣極力勸諫,才喝了一碗粥。但據馮太後生前的所作所為,拓跋宏的孝思實在讓人不理解。

  

  馮太後活著的時候,因為拓跋宏英敏過人,恐怕於自己大權獨攬不利,曾在嚴寒的冬季,將拓跋宏幽禁在空房子里,三天不給飯吃,並一度打算把他廢去。多虧諸大臣反對激烈,才將他放出來。後來因權閹暗中讒構,使拓跋宏無故受杖刑,拓跋宏卻毫不介意。

  此時喪期已過,拓跋宏還是整日像個婦女一樣哭泣不休,群臣都私下議論而略有不齒。司空穆亮進諫說:“天子以父為天以地為母,兒子悲哀過甚,父母必定不悅,今年冬天極寒,想必是陛下過哀所致,願陛下穿平常的衣服,吃平常的食物,以使天人和諧。”拓跋宏卻下詔辯駁說:“孝悌至行,無所不通。現在天氣反常,是因為誠心不夠,你所說的話我不理解。”

ADVERTISEMENT

  馮太後想讓自己家族累世貴寵,特地選馮熙的兩個女兒充入掖庭。後宮的林氏,生了皇子拓跋恂,拓跋宏打算廢去子貴母死的故例,不讓林氏自盡,但馮太後不肯答應,迫令林氏自殺。馮熙的次女馮姍為皇後,長女馮妙蓮為昭儀。原因是馮妙蓮非馮熙的正妻所生,所以地位自然比妹妹低一等。皇後馮姍頗有德操,昭儀馮妙蓮卻獨工姿媚,拓跋宏開始很尊重皇後,但論玉貌花容,馮姍卻比不上馮妙蓮。所以馮妙蓮獨得寵幸。拓跋宏除視朝聽政外,幾乎每時每刻都在馮妙蓮那里。輕佻活潑的姐姐在爭寵中戰勝了性格厚重的妹妹。皇後馮姍,如同寂寞長門,不免自歎紅顏命薄。馮妙蓮寵極專房,視妹妹馮姍如眼中釘,見了皇後也因輕視而不行妾禮。馮姍雖性情平和,但內心也十分愧恨。馮妙蓮每當與拓跋宏在枕席私談,說盡了皇後的種種不是壞處,譖構百端,拓跋宏怒上加怒,就把皇後廢了,貶入冷宮。後來馮姍乞請居瑤光寺為尼,青燈孤影度過了餘生。

  

  馮妙蓮讒謀得逞,正位皇後,本來是魚水諧歡的好時辰。可恨拓跋宏連年在外爭戰,顧不上回宮,馮妙蓮淒涼地空守孤幃。此時有一個叫高菩薩的閹宦,其實是冒名頂替而來,生理機能與常人無異,而且容貌英俊,資性又聰明,還善解人意。馮妙蓮對他很加愛寵。高菩薩見馮妙蓮寂寞,便刻意挑逗,引起馮妙蓮的欲火,便讓他侍寢,權充一對假鴛鴦。誰知他床端一試,久戰不疲,馮妙蓮久旱逢甘露,真是喜出望外。從此兩人朝歡暮樂,不知今夕何夕。高菩薩真是床笫間的英雄,連番苦戰,愈戰愈勇,馮妙蓮像一朵花越摧殘越鮮豔,可謂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但事情不久泄漏。拓跋宏的女兒彭城公主,嫁於劉昶的兒子為妻。丈夫早亡,彭城公主年紀輕輕就守了寡。馮太後要她改嫁太後的親弟馮夙,彭城公主十分不願,悄悄地挈婢仆十數人,乘輕車冒雨進見拓跋宏,說起皇後與高菩薩私通的事。拓跋宏聽了憂憤交集。

  

  拓跋宏回到洛陽,拘捕高菩薩當面審問。高菩薩受刑不過,才據實招供,並說出馮妙蓮厭禳等事。原來馮妙蓮怕彭城公主揭發她的隱私,召親母常氏入宮,求她托女巫禳厭,使拓跋宏早死,以另立少主,她馮妙蓮就可以學已故的馮太後臨朝稱製。拓跋宏氣得發昏,令將高菩薩拘到室外,召馮妙蓮問訊。馮妙蓮一見拓跋宏就變了臉色。拓跋宏令宮女搜檢馮妙蓮的衣服,搜到了一柄小匕首。拓跋宏大怒,喝令將馮妙蓮立即斬首。馮妙蓮淚流滿面,叩頭無數。拓跋宏命她先坐在離他兩丈遠的東窗下,讓高菩薩先說。

ADVERTISEMENT

  待高菩薩說完,拓跋宏冷笑:“你聽見了?將你的妖術說來聽聽。”馮妙蓮欲言不言,大約還想使些神秘手段打動拓跋宏。她乞求先屏去左右,然後密陳。拓跋宏使中宮侍女都出去,隻留下他們二人和長秋卿白整。馮妙蓮還不肯說,含著一雙盈盈的淚眼,注視著白整。拓跋宏讓白整用棉花塞住兩耳,馮妙蓮嗚咽著說了與高菩薩的不倫之事。拓跋宏無比憤怒,直唾在馮妙蓮的臉上。然後暫時將馮妙蓮還送到皇後宮里。

  

  可能拓跋宏尚顧念舊情,不忍將馮妙蓮廢死,隻誅殺了高菩薩了事。廢後的敕書,遲遲不下。不久拓跋宏得了大病,病骨支離,自知不起,召彭城王拓跋勰囑咐後事,最後說:“後宮久乖陰德,自尋死路,我死後可賜她自盡,惟葬用後禮,亦可掩馮門大過。”接著拉住彭城王的手,喘息良久,撒手而去,時年三十三歲。

  太子拓跋恪即位,按遺囑派侍臣持毒藥入宮,賜馮後死。馮妙蓮見了毒藥駭走悲號:“官家哪有此事,無非是諸王恨我!”內侍把她拉住,強迫喝下毒藥自盡。魏主拓跋恪遵照遺言,用後禮葬馮妙蓮,諡為幽皇後。

  北魏拓跋曆史顯得單薄,史料遺存少,可能是由於其自身的文化內涵不夠豐富的緣故。許多東西只能依靠僅有的資料推測。北魏幾代君主都靠母後護持才能得位。史載孝文帝拓跋宏雅好讀書,手不釋卷,遍覽經史,善談莊老,平時愛奇好士,禮賢任能。也曾告誡史官說:“直書時事,無諱國惡,人主威福自擅,若史複不書,尚複何懼!”宮室必待破得不能再破了才修理,身上的衣服不知洗了多少遍。只是寵幸馮妙蓮,以致釀成宮闈醜事。

  孝文帝終其一生都沒有親自處死馮妙蓮,這或許與他仁慈的個性有關,但更多的是夫妻之間的感情在內,這種感情包含嫉妒與寬容,臨死留下處死馮妙蓮的遺詔也可以如此分析,惟有不舍的感情才恐懼他死後馮妙蓮會再與別的男人有染,若那樣他死了也不瞑目。但即使孝文帝未留下殺馮妙蓮的遺詔,馮妙蓮也沒有好下場,彭城王、鹹陽王等知道馮後已死的消息後,相視說:“若無遺詔,我兄弟亦當做計去之。豈可令失行婦人宰製天下,殺我輩也?”(《北史》)

ADVERTISEMENT

  

  歡迎關注鬼臉高中曆史,更多曆史真相讓我們一起探究,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和鬼臉史叔進行交流,共同進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