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央行遺忘的互聯網金融,該如何重回“網紅”行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每年的央行答記者問,都是探究全年金融熱點話題的絕佳窗口。記者們負責提出熱點問題,行長們借答題之機闡明全年的工作重點,引導市場預期,為接下來的工作做好鋪墊,所謂“勿謂言之不預也”。也因為此,監管部門的答記者問頗受市場關注。

然而,對於已經習慣了站在輿論風口的互聯網金融而言,這次卻不得不接受被“遺忘”的尷尬——無論是與會媒體還是央行行長,對“互聯網金融”五個字都隻字未提。

受批判的熱鬧固然比不得不受打擾的冷清,但對於一個追逐市場估值的新興行業而言,沒了熱度便少了關注,少了關注便少了客戶,也少了資本的追逐。

在此,筆者自然不想酸酸地就著冷清談冷清,重點想探討的是冷清的後果有多嚴重,然後再來說說如何才能重新回到“網紅”行列。

從超高理財收益到監管層的雷霆整治,互聯網金融近幾年暴得大名,幾乎婦孺皆知,監管層對其也是“關愛有加”。

2015年“兩會”央行答記者問上,潘功勝副行長表明央行對互聯網金融的態度——鼓勵創新、適度監管,周小川行長則預告互聯網金融政策不久出台;2016年“兩會”央行答記者問上,大家對互聯網金融的關注更加具體,涉及P2P首付貸、平台跑路、分領域監管等。

到了2017年“兩會”央行答記者問上,監管層和媒體似乎把互聯網金融給忘了,十二個回合的問答中,除了一個第三方支付的問題算是與互聯網金融相關,另外一個則是從數字金融的角度談了談普惠金融,其餘沒有一句提及互聯網金融。

數字普惠金融是以數字化方式提供的普惠金融服務。更通俗的講,就是利用高科技讓原本貸不到款的人貸到款,讓原來必須支付很高利率才能貸到款的人降低支付利率。互聯網金融屬於數字金融的一種,但數字普惠金融並不局限於互聯網金融。

相比較而言,數字普惠金融一方面擴大了技術的範疇,不限於互聯網技術,另一方面強調通過技術擴大金融服務的覆蓋範圍、降低其服務費用,降費這一點,在互聯網金融身上表現並不突出。從這個角度看,監管提出“數字普惠金融”概念的背後,關注的實際上還是“普惠”二字。

不僅是這次央行行長沒提,前幾日銀監會主席郭樹清也沒提,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也只是從大資管風險防範的角度提了一句。

監管層不提,記者們也沒有主動問起。看來,在監管層和媒體的心里,除了風險防範,“互聯網金融”可以去冷宮待著了。而就目前來看,互聯網金融距離進入“冷宮”可能隻剩下一個第三方支付備付金的距離。

此次央行答記者問,第三方支付的問答便主要集中於備付金存管。備付金一直是第三方支付行業違規違法操作的高發領域,正如周小川行長所講,“有一部分支付機構的動機和心思並不是想用新的網絡科技手段把支付搞好,而是眼睛盯著客戶的備付金,覺得那個資金可以拿來賺利差,甚至有的打自己的主意,缺錢的時候從那里挪用一些,這就是動機不純”。

ADVERTISEMENT

早在2017年1月13日,人民銀行就發布《關於實施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有關事項的通知》,要求自2017年4月17日起,支付機構應將客戶備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機構專用存款賬戶,且該賬戶資金暫不計付利息。

新規的出台,將從根本上杜絕資金挪用或非法占用的可能性,促使行業中個別企業少動歪腦筋,盡快回歸到小額、快捷、便民小微支付的定位上來。

除了資金安全的角度之外,備付金新規還是監管機構規範行業發展一系列規章製度的重要一環,備付金的集中存管使得銀行直連失去了土壤,為網聯的上線和清算牌照的放開掃清了障礙。同時,備付金的集中存管使得第三方支付的資金流和信息流更加透明,為反洗錢和反金融詐騙工作提供了更好的條件。

所以,第三方支付備付金這個事,隨著新規落地,便要告一段落了。之後,整個互聯網金融行業可能要徹底被“遺忘”了吧。

從金融屬性看,不被監管關注是很爽的事情。就像2012年之前的信托、2015年之前的互聯網金融和2016年之前的保險資本。

筆者剛畢業那陣子,信托業還是就業市場的小眾選擇,回過頭來看,同學中最早“發財”的就是去信托工作的那波人了。

互聯網金融一度給傳統金融機構造成了多大的“危機感”也不用提了,翻看2015年前後的財經頭條,《躺著賺錢時代結束 銀行員工集中投奔互聯網金融》、《互聯網金融高薪“挖人”傳統銀行迎來離職潮》等標題比比皆是。而險資在股市中的衝鋒陷陣也讓人印象深刻。

而一旦被監管盯上,那便是另一種畫面了。個中滋味,南唐後主李煜曾在一首詞中做了精彩詮釋: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如果不被監管關注還值得開心,那麼,當主流媒體也逐步淡化報道這個行業時,就值得從業者深思了。

不難發現,今年以來,有關互聯網金融、網貸甚至金融科技、區塊鏈的行業論壇少了很多,而去年和前年這幾個話題有多火,估計很多人還記憶猶新。就今年來看,主流的論壇主題開始聚焦於消費金融、供應鏈金融,顯然,大家關注的焦點已經從互聯網轉移到了更為實質的業務本身。

ADVERTISEMENT

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在市場的眼中,互聯網金融行業開始變得“成熟”或“平庸”。

對一個尚未實現行業性盈利的新興行業而言,這兩個標簽都是致命的。這意味著風口已過,而風口里的“豬”們卻還未長出翅膀,若無人接盤,便只能摔到地上了。

在互聯網金融高速發展的那幾年,國內互金行業曾經孕育出非常多的“獨角獸”(估值10億美金以上),除了幾大巨頭外,還有網貸、互聯網保險、消費分期等領域的一些創業企業,個別估值一度達到50億美元以上。目前來看,不少企業的估值早已出現縮水。

一級市場中少了接盤俠,近期很多互金企業又打起了IPO上市的主意,只是,廣大股民對“互金”概念還買不買賬呢?估計也難吧。

泡沫估值的遊戲玩不下去,互金行業的玩法也起了大變化。在不具備可持續盈利能力的前提下,連獲客的錢都拿不出來,交易量的高增長自然就無法持續,之後便會走向因交易數據下滑帶動的估值的螺旋下滑。負反饋便開始了。

也許,最應期待的便是可持續盈利能力。但可持續盈利能力可以讓企業活下來,卻不能拯救行業掙脫 “成熟”或“平庸”的標簽,也就不能讓行業繼續享受新興行業的“高估值”紅利。

辛苦創業多少年,以為進入到了朝陽行業,最終卻變成了一家傳統金融機構。在傳統金融領域內,大家以“塊頭大小”來說話。但無論多麼大的互金巨頭,去和傳統金融機構比塊頭,瞬間都會被秒成渣,還談什麼高估值?還談什麼改變世界?這大概是互金行業所不甘心看到的。

問題在於,傳統金融機構與互聯網金融的合流之勢進行得越來越快。這幾年,互聯網金融忙著做生態、做平台,鮮有令人驚豔的產品或創新產生。再看傳統金融機構,一直在積極地吸收互金的“三板斧”,雖然基於各種各樣的原因,吸收速度有點慢,但互金機構若停滯不前,傳統金融機構便總有接近或趕超的一天。

屆時,互金機構要拿什麼來證明自己的“與眾不同”,拿什麼來拯救自己的“不平凡”呢?

在筆者看來,答案仍在於兩個字:創新。

回顧互金行業這幾年,起於傳統金融縫隙,興於產品和模式創新,成於資本湧入,衰於野蠻生長。接下來,很可能敗於資本退潮。至於之後,起決定性的,可能還是產品創新:或進一步毀於創新停滯,或再次起於產品創新。

看似兩條路,實際上沒得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