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建議8歲孩子才可獨立打醬油 6歲太小了

ADVERTISEMENT

原標題:人大代表:建議8歲孩子才可獨立打醬油 6歲太小了

打醬油是簡單常見的民事行為,那麼,幾歲的孩子去打醬油,其行為能得到法律的承認,不至於“不算數”?10日,廣東團舉行全體會議審議民法總則草案,8名代表作審議發言。有代表提出,建議把草案規定的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最低年齡從6週歲以上調至8週歲以上。也就是說,得8歲以上的孩子打醬油,其交易行為才有效並受法律保護。

龔稼立:6歲孩子打醬油,還是太小了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高階人民法院院長龔稼立說,民法總則草案總體已經比較成熟。結合司法實踐情況,他對總則草案的修改提出了六點建議。

其中一條建議是,把草案第二十一條規定的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最低年齡從6週歲以上調整為8週歲以上。龔稼立的理由是:在設定限制民事法律行為能力時,過於強調學齡前兒童的自主意識,不一定有利於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保護。因為一旦產生對兒童不利的法律後果,實際上還是由兒童的監護人承擔。考慮到民法通則規定的行為能力年齡起點為10歲,他認為民法總則對此不宜調整過大,以規定為8歲較適宜。

龔稼立還提出,應將“不得濫用民事權利”這一表述寫入第一章基本原則之中予以強調。

陳舒:誰能擔任監護人,資格要細化

全國人大代表、廣州市人大製度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兼祕書長、《廣州律師》雜誌主編陳舒,曾參加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持的徵求代表意見座談會。她昨日作審議發言時表示,從社會實踐和法律法理角度看,民法總則草案都相當成熟,應當提交本次大會通過。

同時,她建議民政部門在民法總則出臺後,要製定配套檔案,進一步明確有關條款列舉的由法定直系親屬之外的其他個人或者有關組織擔任監護人,應當在被監護人住所地的民政部門備案,以便於接受公眾監督,且應對監護人的資格條件進行細化。

她還提出,監護人管理被監護人的人身權相對較易,而如何管理好被監護人的財產則是個較新的問題。監護人如何保護被監護人的財產不受損失,除了不得隨意處分財產外,是否還涉及增值保值等問題?陳舒認為,對這些問題也要未雨綢繆,認真予以研究。

吳青:民事主體擴大了,應加強普法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金杜(廣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吳青,2015年提交議案請求儘快啟動民法典編纂,並曾兩次受邀參加座談且意見被採納。昨日作審議發言時,她對民法總則通過後的實施工作和民法典分編的編纂工作提了建議。

吳青說,民法總則草案中關於6週歲兒童為限制行為能力人、關於監護製度、關於個人資訊保護、關於虛擬財產保護等的新規定可能帶來一系列新的法律問題。她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民法總則通過後,廣泛開展宣傳,使其中與百姓利益相關的內容能被普遍瞭解。另外,由於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年齡將下降,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加強對低齡兒童及其家長的普法教育。

吳青表示,民法總則在立法中已廣泛徵求了意見,不過許多普通百姓對其內容及立法進度可能並不瞭解。因此,她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往後在民法典分編的編纂工作中,要在廣度和深度兩個方面加強公眾參與。

朱列玉:見義勇為“出了事”,政府需補償

“既然是緊急行為,救助人有時就很難避免重大過失。按草案規定,這可能要承擔責任。我認為這不是對見義勇為行為的鼓勵,而是澆了一瓢冷水。”全國人大代表、廣東國鼎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列玉作審議發言時,對民法總則草案中鼓勵和保護見義勇為的條款發表了看法。

草案規定:“因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但是救助人因重大過失造成受助人不應有的重大損害的,承擔適當的民事責任。”朱列玉建議,應當刪去上述條文中“承擔適當的民事責任”的規定。

同時,他對草案中“因保護他人民事權益而使自己受到損害的,由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受益人可以給予適當補償。沒有侵權人、侵權人逃逸或者無力承擔民事責任的,受害人請求補償的,受益人應當給予適當補償”的規定發表了看法。他說:“受益人可以補償意味著也可以不補償,且到底什麼叫‘適當補償’,也有些含糊其辭。如果受益人沒有賠償能力,由受益人適當補償,往往會使補償落空。”

他建議在該條款的後面增加:因見義勇為而受到損害的,由省級以上政府財政部門提供充分及時有效的補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