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問題上,張茅為什麼贊同馬雲

ADVERTISEMENT

假貨打不盡,春風吹又生,這個由來已久的亂象,跟國家工商總局與阿裡巴巴之間怒懟的誰輸誰贏,沒有半毛錢關係。

1

從天下無假,到天下少假;從懟上馬雲的“你不是法外之地”,到這次兩會公開贊成馬雲提的“像打擊酒駕一樣打擊造假”,國家工商總局局長張茅似乎給人有一種向假冒偽劣“妥協”的感覺,所以昨天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會後,網友反過來懟上了張茅。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大的誤會。

打擊假冒偽劣,向來是兩會永恆的熱議話題。這幾年一說打假,情緒對著網購平臺。阿裡巴巴和淘寶,顯然成為眾矢之的。這次兩會,隨著馬可波羅磁磚董事長先開一槍,馬雲和他的阿裡巴巴頓時處於兩會輿論場關於打假話題的下風口。

昨天的記者會,張茅的態度代表監管最高層的意誌,各方頗有期待。然而有馬雲向“兩會”代表委員關於“像打擊酒駕一樣打擊造假行為”的公開建議,張茅顯然是聽進去了,給人感覺忽然之間“茅塞頓開”了,於是類似於“你不是法外之地”的狠話不僅沒放出來,反而對馬雲的建議表示了“贊同”,而且將天下無假的高調,降到了“天下少假”的頻率,很多網友表示不能接受。

其實這是一種務實的姿態。回望國家工商總局與阿裡巴巴的交鋒,這幾年一來一去多個回合,一個要彰顯監管的權威意誌,一個要強調平臺也有無辜,雙方懟得不分輸贏。尤其2015年阿裡跟工商總局網監司劉紅亮司長之間的那場公開“撕”,給人感覺一個是在耍傲嬌,一個是在耍權力。但是眾所周知的是,假貨打不盡,春風吹又生,這個由來已久的亂象,跟國家工商總局與阿裡巴巴之間怒懟的誰輸誰贏,沒有半毛錢關係。兩本是同一個訴求,本就不是矛盾的關係。而且事實證明,沒有淘寶,沒有阿裡巴巴,假貨依然是中國掃除不盡的劣根。這一點,去年被曝而轟動全國的天津造假調料事件,已經給出了殘酷的事實呈現。

ADVERTISEMENT

2

馬雲向兩會代表委員提出的“像打擊酒駕一樣打擊造假”,不僅用網際網路打假平臺區區不到1%的報案入刑比例,點到了現實打假工作的無奈,更是點到了中國現行法律設計在根治假冒偽劣問題上的軟肋。馬雲曾經說過,打假是一場人類貪婪的戰爭。然而馬雲說這話時,很少有人聽得進去,等到天津造假調查的毒瘤被揭出來之後,人們才體會到理想的豐滿與現實的骨感之間最慘淡的社會現狀,才隱隱約約感受到馬雲的這番話並非推卸平臺責任的套話。

作為國家工商總局局長、打假工作的“總督官”,張茅應該也是同樣能夠感受和體會到的。中國有一個由國家兩大部委牽頭的活動叫做“百城萬店無假貨”,這個活動從1995年發起至今,假貨是少了還是多了,一目瞭然。這個骨感的現實同時也證明,打擊假冒偽劣,不能沒有道德約束,但在暴利面前的道德約束是最不靠譜的。假冒偽劣,得治,得靠法治。

今天也是同樣,靠生產廠家、靠銷售平臺、靠職能監管,單靠哪一家都不行,三家合力了也不能根治。問題在哪?在於對製假售假打擊的法律設計缺陷。2016年全年,阿裡巴巴一共排查出將近4500個製售假線索,都是銷售額遠遠大於起刑點5萬元的報料,結果執法機關接收到其中的1184條,公安部門能夠依據現行法規進行刑事打擊的只有469例,到目前為止有刑事判決結果的僅僅33例,連總數1%的比例都不到。它表明絕大部分製假售假者,都在現在的這個法治漏鬥裡中脫身了。漏掉的成了多數,進去的微乎其微。

這顯然也不是國家工商總局所願意麵對的現實。當今社會,一說打假,消費者的怨氣要麼發在阿裡巴巴頭上,要麼發在監管部門身上。兩個機構,兩頭都受氣,然後相互指責,最後無事無補。而今大資料一攤開,大家都明白癥結之所在了。所以張茅對於馬雲“像打擊酒駕一樣打擊造假”表示認可,看上去有點像輿論壓力之下接受現實的惺惺相惜,實際上是對製假售假打不光、掃不絕的根本原因,找到了共識。

ADVERTISEMENT

3

面對人類人性貪婪的現實,面對現行法律設計的不給力,將天下無假的“豪邁”,調整到“天下少假”的務實;將監管與平臺之間的怒懟,調整為“像打擊酒駕一樣打擊造假”的法治期待。這是監管與平臺、張茅與馬雲,真正希望假冒偽劣得到根治的部門與機構,坐在了同一張板凳上的。事實證明,全社會都應該一邊同心協辦遏製假貨,一邊都坐到倒逼法治進一步完善的同一張板凳上,讓中國的法律設計,能夠在打擊假冒偽劣中,實現“像打擊酒駕一樣打擊造假”的法治氛圍,構成同等的法治力度。

中國打擊,不能有法外之地。如果這個法本身就不夠硬,那麼,法內之地的假冒偽劣問題,就得通過重新審視法律設計來調整思維了。

» 弄潮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