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宦官專權,唐文宗是如何辦的?

ADVERTISEMENT

  唐朝的宦官從唐肅宗時的李輔國開始便開始掌握了極大的權力,就連宮中的禁軍都要受其節製,而從唐穆宗開始唐朝的皇帝都是由宦官擁立的。這樣一來,宦官的權力就更大了,連皇帝的命運都掌握在他們的手里,包括文官集團在內還沒有誰敢跟他們作對。

  宦官劉克明與蘇佐明等於寶曆二年(公元826年)十二月初八日殺死唐敬宗後,偽造遺旨,迎唐憲宗之子絳王李悟入宮為帝。這樣就惹惱了內樞密使王守澄、楊承和,神策軍左右護軍中尉魏從簡、梁守謙,這四位被稱為“四貴”的實力派大宦官。王守澄等密謀動用所掌握的禁軍,將江王李涵迎入宮中,此舉得到了元老大臣裴度等朝廷官員的支持。精銳的禁軍將劉克明與蘇佐明一夥全部誅殺,絳王李悟也死在亂軍之中。由於沒有先帝的遺囑,江王應當以什麼方式登基,王守澄搞不明白。他聽從了翰林學士韋處厚的主張:先以江王的名義宣告平定了宮廷的叛亂,然後百官再三上表勸他登基,再以太皇太後的名義頒布冊文,下令指定他為繼承人(這是為了說明江王即位具有合法性),然後舉行冊立新君的大典。江王於寶曆二年十二月十日在紫宸殿外素服與百官相見,十二日正式在宣政殿即位,十三日正式“成服”,也就是扮上了皇帝的行頭,次日親政。江王李涵即位後改名為李昂,是為唐文宗,改年號為“大和”。

  唐文宗即位之後一心想要掃除弊政,為了實現再造大唐的理想,文宗每逢單日就上朝,每次上朝時間都很長。凡軍國大事,他一定親力親為,在節儉方面也是節儉的出奇,他勤政的程度連輔佐唐憲宗成就元和中興的宰相裴度在看到新皇帝的這些舉措之後,激動得老淚縱橫地對人就說:天下可以太平了,天下可以太平了。

  但是現實往往是殘酷的,一個皇帝光靠約束自己是沒有用的,宦官的權力還是那麼大還是可以管著禁軍,從這一點來看,皇帝與宦官的矛盾必然會被激發。

  太和四年(公元830年),唐文宗任用宋申錫為宰相,要他秘密鏟除宦官勢力,但因時機不成熟,計謀破產。後來,唐文宗又重用鄭注、李訓,並開始翦除宦官。鄭注以精通醫術得以進用,而李訓出身名門,以精通《周易》得以進用。鄭、李二人都善於揣度人心,思路敏捷,口才極佳,唐文宗把二人視為“奇才”。鄭注幾番死里逃生都得益他的擅辯,他本來是因大宦官王守澄的推薦,治好了唐文宗的中風病而得到重用的。可到了太和九年(公元835年)時,他卻建議唐文宗,剝奪了王守澄的實權並將他毒死。同時,李訓建議唐文宗,將擔任山南東道監軍曾殺死唐憲宗的陳弘誌召回京城,並派人將其杖死於回京途中。翦除宦官的行動進行得異常順利,唐文宗似乎有點忘乎所以了。但隨後而來的,卻是震驚朝野的“甘露之變”。

ADVERTISEMENT

  殺了王守澄,接下來就要除掉仇士良了。李訓經過一番策劃,聯絡了禁衛軍將軍韓約, 決定動手。

  公元835年的一天,唐文宗上朝的時候,韓約上殿啟奏,說禁衛軍大廳後院的 一棵石榴樹上,昨天夜里降了甘露,這是祥瑞的征兆。唐文宗命令宰相李訓先去察看。李訓裝模作樣到院子里去兜了一轉回來說:“我去看了 一下,恐怕不是真的甘露,請陛下派人複查。” 唐文宗又命令仇士良帶領宦官去觀看。仇士良叫韓約陪著一起去。沒想到韓約在這關鍵時刻居然心虛起來開始發抖臉色也發白了。仇士良發現這個情況,覺得奇怪,問韓約說:“韓將軍,您怎麼啦?”

  正說著,一陣風吹來,吹動了門邊掛的布幕。仇士良發現布幕里埋伏了不少手拿明晃晃 武器的兵士。

ADVERTISEMENT

  仇士良等見里面埋伏了許多兵士,知道不妙,立即往回跑,返回大殿後,將文宗推入軟轎抬著就走,有皇帝就有話語權。李訓追上去,拉住轎子不放,被一個宦官當胸一拳,打倒在地,仇士良等便簇擁著轎子逃入宮內。宦官緩過神來之後,立即派兵關閉宮門,對宰相和朝廷官員痛下殺手。李訓見計謀敗露,便化裝逃出京城,一路假裝瘋癲逃進終南山的寺院。仇士良指揮禁軍大肆搜捕,並在終南山追殺了李訓。鄭注聞變,引兵退回風翔,也為監軍張仲清所殺。這就是曆史上的“甘露之變”。

  從這個事件後,宦官把唐文宗嚴密監視起來,唐文宗的日子更不好過,過了五年得病死了。抑鬱的皇帝,無奈地走完了他三十二歲的一生。

  曆史對唐文宗留下了這樣的一句評價:有帝王之道,而無帝王之才。的確這是唐文宗鬱悶一生的真實寫照。

  活在今朝,也須回首往昔崢嶸歲月。關注微信公眾號「漲知史」,一起來和大家漲曆史知識,覽歲月變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