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委員臧永清:用什麼占據中國人的思想高地?

ADVERTISEMENT

本文來源:人民政協報

  文/本報記者 廉維亮 攝影/宋嘯峰

臧永清

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現代出版社社長,全國政協委員。曆任遼寧人民出版社編輯記者、春風文藝出版社副總編輯、中信出版社副社長。

  讀書是在別人思想的幫助下,建立起自己的思想。

  之於一個民族,閱讀之功用在於閱古察今、博引萬流之長,任何偉大的民族都擁有燦爛的文化,任何燦爛的文化最終都會集結在書籍之上,繼而愈積累愈強大愈自信。

  譬如偉大的中華民族。

  之於一個人,開卷有益的滋養可以滌蕩靈魂,啟迪智慧,構造起強大的精神後花園,寵辱不驚地於現世安居,同萬類友朋,向惱絲和解,餘留愛與溫玉在心。

  譬如我們的采訪對象,全國政協委員、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現代出版社社長臧永清。

  他是一個讀書的人,是一個出書的人,更是一個愛書的人。

  3月4日中午,兩會小組會忙碌履職間隙的休息時間,臧永清匆忙地吃過午飯,簡單處理了一些公務,便與記者回到房間交談起來。

  他的兩會行囊很簡單,幾件春裝、幾本厚書。一本茅盾文學獎得主畢飛宇的新作《小說課》攤開在書桌上——一本從作家的視角解構《聊齋誌異》、《紅樓夢》、《殺手》等國內外文學名篇的新著。

  “這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剛出的一本新書,也是‘大家讀大家’系列叢書的第一本,出版這套書的目的就是讓大家(普通閱讀者)來分享大家(文學家)的閱讀經驗,倡導中國人多讀經典。”臧永清說。

  翻閱《小說課》,序言中寫道,前一個“大家”放下身段,為後一個“大家”做普及與解惑的工作,合力推動當下的“全民閱讀”,使其朝著一個既生動有趣,又輕鬆愉悅獲得人文素養的軌道前行。

  這是臧永清的同事們出這套書的初心。人民文學出版社作為國內最知名的出版機構之一,他們也是兩個“大家”之間的一個“大家”級的橋梁。

  閱讀形式不拘一格,

  碎片閱讀也要擷取“精彩碎片”

  ■“單純從休閑方式上說,數字閱讀同樣是很好的閱讀方式,我每天也會打開手機看些自己感興趣的文章。

ADVERTISEMENT

  ■我們反對的不是用哪種方式閱讀,而是要盡量不在屏幕上打發寶貴的時光。

  記者:隨著科技的發展和網絡交際方式的改變,如今在大城市的地鐵公交上,無論年齡性別,幾乎每個人都在用手機、平板電腦上網,玩遊戲、看視頻,您如何看待“低頭族”現象。

  臧永清:如果界定標準放寬一點,你我也都算是“低頭族”,你看我們采訪前的交流不都是通過手機上的即時通訊軟件進行的?我們不都經常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一些文章?閱讀的方式並不重要,關鍵在於閱讀的是什麼。

  最早聽說“低頭族”這個詞還是在與台灣朋友的交流時,看來這個現象不僅在我們這里有,包括香港、澳門、台灣地區和國外也有。在科技發展面前,閱讀的方式趨於便捷化,這本身無可厚非。

  但是如果長時間沉浸在碎片化閱讀當中,一是不利於身體健康,捧個屏幕動輒幾十分鍾,久而久之,頸椎肩膀肯定受不了;二是不利於人際交往,你看現在聚會的時候侃大山的時間少了,每個人都忽視了身邊的人,伺候起自己的“朋友圈”,這顯然是不好的;三是長時間的碎片化閱讀,特別是無主題的網上流浪式閱讀,可能會讓人讀而不思,聖人說了,這樣就會“惘”,會讓頭腦趨於迷茫空洞。

  我們反對的不是用哪種方式閱讀,而是盡量不要在屏幕上看無聊的東西,浪費寶貴的時光。

  記者:您日常主要的閱讀方式是什麼?

  臧永清:單純從休閑方式上說,數字閱讀同樣是很好的閱讀方式,小主題、有深度的文章傳播力強也讀來有益,何不讀之?我每天也會打開手機看些自己感興趣的文章,比如說一些曆史掌故、文史精華等,對於娛樂八卦、心靈雞湯類的東西,我不感興趣。

  我認為碎片化閱讀並不可怕,關鍵是能有“精彩的碎片”提供給讀者。多年前,我們出版了一套《作家文摘》二十年周珍藏本,選取的也都是碎片化的文章,每篇十分鍾就可以讀完,但每一篇都很精彩,讓人讀來收益,這套書大受讀者歡迎。

  由於工作的需要,我大量的時間還是要讀紙質書籍的,我們要出的書無論工作多麼忙,我也得抽空看看;自己喜歡讀的書,現在一般會利用節假日才能拿出整塊的時間去“啃”;每晚臨睡前讀讀書,這已經成為癖好,手頭沒有書就像平時手上沒煙的感覺一樣,寢前未讀,肯定睡不好。

  我家里的每個房間里都有書架,隨時隨地也都可以拿到書。在出版社工作了這麼多年,家里的書五花八門,但都是值得一讀的,一有時間,我就會隨便找地方一坐,開始和這些書“較勁兒”。

  從愛書人到出書匠,

  並不是為了千鍾粟和黃金屋

  ■當年讀書那種如饑似渴的勁兒,現在想起來都記憶猶新。培養閱讀習慣的確應當從娃娃抓起,少年時形成的習慣一輩子都很難改變。

  ■人生最大的幸事就是能把愛好與職業結合起來,天天能做你喜歡的事情,從這個角度上說,我得感謝書這個偉大的朋友。

  記者:喜愛閱讀的人一般都是從小就養成了良好的讀書習慣,您也如此嗎?

  臧永清:是的。我出生在1965年,少年時想找本書讀可不容易,那時的書大多是殘缺不全的,要麼少上好多頁,要麼有上冊沒下冊,親戚朋友、鄰居街坊,誰家有書我都會借來一口氣讀完,都是些舊得發黃、翻爛了的書,大多是些曆史小說,我們東北叫做“大書”。

ADVERTISEMENT

  當年讀書那種如饑似渴的勁兒,現在想起來都記憶猶新。培養閱讀習慣的確應當從娃娃抓起,少年時形成的習慣一輩子都很難改變。

  記者:這麼愛書,是希望從閱讀里得到些什麼?想改變命運的需要,還是單純地被情節吸引?

  臧永清:愛就是愛,沒有任何的企圖。但是讀書的確改變了我的命運,我的同齡人也大多是因為讀書而被改變命運。1981年,我16歲時參加高考就被東北師範大學中文系錄取。正是因為閱讀積澱下的對書的熱愛,我才走上了之後與文學結緣、與書為友的人生之路。

  讀書的時候,從沒想過希望從中獲取過什麼,無論是千鍾粟和黃金屋。讀書也從來沒有感覺到苦,是很享受的事情。上了大學之後,讀書的機會就多起來了。開學不久就跑到離學校很遠的吉林省圖書館辦了一張借書證,東北的冬天特別冷,沒有課的時候我都會走上一個多小時去省圖讀書。從早晨開始讀,一本書還是一口氣讀完,很多時候一抬頭天都黑了。幾年時間里文學作品、哲學曆史書真沒少讀,這種“任性”的閱讀,成為我後來走上編輯、出版工作者之路的階梯。

  人生最大的幸事就是能把愛好與職業結合起來,每天能做你喜歡的事情,從這個角度上說,我得感謝書這個偉大的朋友。

  記者:您如何評價當前的圖書出版市場狀況?現在的暢銷書很多都是理財、勵誌類的書籍,很多經典的書籍要麼在實體書店中束之高閣,要麼在網絡排行榜上不見蹤影,您如何看待?如今的書中還有千鍾粟、還有顏如玉嗎?隻剩黃金屋了嗎?

  臧永清: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和受教育水平的普遍提高,可以說如今“全民閱讀”的氛圍越來越濃厚,這從圖書出版上就可以看出來,有文化含量的好書越來越多,很多經典都在不斷地重印,說明讀書的人越來越多了,大家對知識的渴求越來越迫切。

  前一段時期盛行的跟風出書的風氣已經得到了很好的扭轉,攢書越來越少了。理財、勵誌類的書受市場歡迎,說明相關的閱讀需求旺盛。很多希望獲取財富、獲得更好生活的人能夠向書問道,面臨困惑的青年人能夠從書中得到指點與慰藉也是好事。隻要是好書,不管是清湯還是雞湯,應該允許不同愛好的人選擇自己喜歡的口味。

  非常精彩的專業書籍被束之高閣是可以理解的,它們太專業了,讀者自然少。而另一些經典被束之高閣,說明我們對這些經典缺少推介,沒能讓語言符號與閱讀需求有效對接。作為出版者需要加大這些方面的工作力度,把經典的價值重新挖掘出來,讓書架最頂層塵封的經典重幻新生。比如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很多年前真的已經“孤獨”了,後來正是有了出版界重新包裝推介,才讓更多的讀者重新發現了寶貝。

  現在圖書排行榜很受歡迎,盡管很多榜上推介的書偏於小眾,其實,讓更多“小眾書”出現在大眾視野當中也是好事,“小眾書”被更多閱讀一是可以豐富閱讀的多樣性;一是很多“小眾書”知識文化含量其實更高。

  重回文學出版,

  繼續為越來越多的愛書人服務

  ■讓好的文學作品滋養人的心靈,能夠為更多的文學家服務,出版更多高質量的文學類書籍就是我的工作方向。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通俗作品,不能簡單地說經典的就是好的、通俗的就是不好的,關鍵要看其傳播什麼樣的思想理念、立意站位高不高、是否引導人向善向真向美、是否能夠促進這個社會的進步與和諧。

  記者:您新近成為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領軍這個文學出版界的大社,您的感受如何?

  臧永清:來到人民文學出版社,對於我這樣一個愛文學、學文學的人而言,是一件開心的事,仿佛一夜間又回到了那個當年意氣風發的文學青年。

  好的文學作品滋養人的心靈,為更多的作家服務,出版更多高質量的文學類書籍,就是我的工作任務。前一段時間我們出版的著名作家遲子建長篇小說《群山之巔》、著名作家葛亮的《北鳶》、王安憶的《匿名》、方方的《軟埋》等都引起了很大的反響,銷量都很大,說明大家對文學的熱愛仍在,好的文學作品仍然會引起全社會的關注和追捧;我們即將為著名作家嚴歌苓出一本新書,我已經提前看過其中的內容,內容寫得非常精彩,一定也會熱賣。

  記者:如今,網絡文學如今十分活躍,其改編的影視作品如《甄嬛傳》、《羋月傳》、《琅琊榜》受到青年人的追捧,您如何看這些現象?

ADVERTISEMENT

  臧永清:網絡文學中也不乏精品,這些作品能夠受到讀者特別是青年讀者的喜愛,本身就說明它們文學價值是不錯的,借助於更直觀更立體的影視作品,網絡文學的傳播力更強大了。

  之所以說現在是一個好的時代,好就好在包容與多元,文學作品能夠五花八門、百花齊放,不正是文藝繁榮的體現嗎?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通俗作品,不能簡單地說嚴肅的就是好的、通俗的就是不好的,關鍵要看其傳播什麼樣的思想理念、立意站位高不高、是否引導人向善向真向美、是否能夠促進社會的進步與和諧。

  記者:最近,國內幾家主要的文學期刊都相繼調整了稿費標準,您認為這對鼓勵作家創作的作用大嗎?如今的文學創作是否也出現了趨於功利化的傾向?

  臧永清:提高稿酬說明了市場對作家作品的認可,盡管現在很多作家已經不單純靠寫作吃飯,但是能夠獲得這種認可,對他們的激勵作用還是很大的。當務之急是要給作家以更單純、更安靜的創作環境,讓他們真正有時間、有精力深入生活、書寫生活,而不是被各種各樣的瑣事羈絆。

  如今文學創作隊伍的狀況是好的。作家不單純是為了經濟利益而寫作,只有保持著文人風骨、家國情懷的作家才能真正在這個時代取得成功。

  記者:談及文學,您認為30多年前那樣文學的春天還會重現嗎?中國人還會重拾對於文學,對於詩歌的那種激情澎湃嗎?

  臧永清:在我看來,文學始終沒有沒落,只是當時那種從壓抑中噴薄迸發的時代特征不再有了,那是一種特殊狀態。在如今溫暖溫和的社會形態下,優秀的文學作品仍在不斷出現。譬如莫言、賈平凹、餘華、蘇童、張煒、劉震雲、畢飛宇、王安憶、嚴歌苓等人仍舊活躍,他們築起了新時代文學的一個新高原。

  全民閱讀,

  重塑中國人自信的精神世界

  ■只有讀了、讀懂了、理解了,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營養才能深入到中國人的靈魂深處,才能真正領會出我們的文化究竟有多深、有多美!

  ■詩與遠方不僅是要讀詩吟詩,不僅是要有遠足旅行,還有蘊含在心里的恬靜與深遠,錘煉這種心境和意境,在我看,唯有讀書可以修煉。

  記者:4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您所在的民進、農工、九三界別聯組會,就尊重重視知識分子、發揮好知識分子作用發表了重要講話,現場聆聽完總書記的重要講話,您的感受如何?

  臧永清:心情十分激動,總書記的講話是對知識分子和黨派成員的勉勵和嘉許,也提出了新的要求,一定要不折不扣地把這些要求落實到自己的本職工作和履職工作中,作為一個在出版界工作的政協委員,就是要爭取為人民多出書,多出好書。總書記也提到,如今知識分子群體越來越大,這就意味著我們的主要服務對象越來越多,出版的市場前景越來越廣闊,我們肩負的責任也越來越重。

  記者:聯組會上,民進界別的趙麗宏委員作了題為《堅定文化自信,提升中華文化的國際影響力》的發言,提出要設立中國人自己的諾貝爾文學獎,您是否讚同這一觀點?

  臧永清:我幾十年前就是趙麗宏委員的忠實讀者,後來到一個小組共同履職,我曾經告訴他,“我是看著他的書長大的。”我們經常一起討論一些關於文化、文學的話題,也是很好的朋友。

  我十分讚同趙委員此次的這個倡議,長期以來我們一直在追逐西方的文學獎,按照他們的標準去審視中國的作家作品,但中西方文化之間、文學之間,有著不同的審美和評價標準,如果中國能設立既有東方視角,又有認同度的國際文學獎,將十分有利於我們堅定文化自信,有利於提升中華文化、文學在全世界的影響力。

  記者:從出版業的國際交流狀況看,如今中國的圖書在國外受認可的程度如何?

  臧永清:總的來說,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提升和世界影響力的不斷擴大,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對中國的興趣越來越大,而通過閱讀中國作家的作品來了解中國是很重要的途徑。這些年國外購買中國圖書版權的量越來越大,一批有影響力的作家作品也被翻譯成各種文字,在國外擁有了一批忠實讀者,他們筆下發展、進步的中國越來越多地呈現在國外讀者的面前。因此,我們有理由更堅定我們的文化自信。

  記者:您認為支撐中國人文化自信的基礎是什麼?

  臧永清:我認為有兩個重要的支點,一個是博大精深、綿延不斷的中國文化,老祖宗留下的寶貴精神財富,需要我們不斷地去挖掘、去提升、去弘揚推廣;第二個就是進入新時期以來中國的高速發展,這其中也蘊含著強大文化推動力,如何通過出版圖書,把這些文化軟實力發現挖掘出來,也是未來我們工作的方向。

  記者:由此談到,如何從樹立文化自信的高度,讓中國人的精神世界更加豐滿?您理想中的精神世界應該是什麼樣的,詩與遠方的向往還在嗎?

  臧永清:我們之前談避免閱讀碎片化、空洞化,目的就是讓更有營養、更有價值的精神食糧能夠占據中國人的思想高地,用優質的文化產品滋養靈魂。開卷有益,全民閱讀就是樹立起文化自信的必要途徑,只有讀了、讀懂了、理解了,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營養才能深入到中國人的靈魂深處,才能真正領會出我們的文化究竟有多深、有多美!

  以前講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現在詩意的說法叫做“詩和遠方”。中國人的精神世界里永遠都是談知行合一的,浪漫、詩意的生活和自由跋涉的旅途見聞,是世世代代中國人向往的生活方式,現代人也概莫能外。

  詩與遠方不僅是要讀詩吟詩,不僅是要有遠足旅行,還有蘊含在心里的恬靜與深遠,錘煉這種心境和意境,在我看,唯有讀書可以修煉。

  ★★★★★

  正文結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