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啟勇談醫患關係:不能“疾病未消滅 戰友成仇人”

ADVERTISEMENT

原標題:郭啟勇談醫患關係:不能“疾病未消滅 戰友成仇人”

據中新網3月11日報道,不按套路回覆,是全國人大代表郭啟勇特有的招牌。記者問他如何看待醫患關係,他會拋出一句:“‘患者是上帝、患者是親人’這些口號早不合適了。上帝不需要看病,我們也不希望親人生病。”

“假如一個曾暴力傷害醫生的人,是否該列入黑名單?”他會回你一句:“航空公司可以將擾亂航班秩序的人拉進黑名單,但如果這個人生了病,醫生照樣會救治,這是醫者仁心。”

資料圖:天津一家醫院的醫護人員與患者及其家屬歡聚一堂,包餃子過“小年”。中新社發 佟鬱 攝

談選擇:當醫生是宿命

郭啟勇身上頭銜很多,他是中國醫科大學副校長,盛京醫院院長、影像系主任、放射科主任,還是教授、博士生導師……但對於這些稱謂,他覺得教授更符合自己的身份,“能讓患者同你拉近距離”。

ADVERTISEMENT

1978年,中國恢復高考第二年。前兩項誌願都填了工科專業的郭啟勇,卻“意外”被中國醫科大學錄取。大學期間,他喜歡上外科,畢業後卻被分配到放射科。

郭啟勇說:“我當時安慰自己,隻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醫生存在。何況那麼多患者的命就在你手裡,要做就做好。”

談醫患關係:疾病未消滅 戰友成仇人

回顧這些年中國不時發生的醫鬧和傷醫事件,郭啟勇坦陳,這裡既有醫院的因素,亦有患者對醫院“包治百病”的誤解。“過去醫院都以患者為中心,但我覺得要建立以疾病治療為中心的醫患關係。醫生和患者是戰友,疾病是共同的敵人。可現在疾病還沒消滅,戰友倒成了仇人。”

在郭啟勇看來,出現這種問題,一方面是看病貴,另一方面患者有種“我花了錢,醫生就應該把病給我看好”的觀念。

“客觀地講,如果我是患者,把命都交給你了,當然希望得到最好的結果。”郭啟勇說,換一個角度,醫院可以給患者提供人文化服務,但不可能包治百病。醫生不可能治好所有人的病,也不可能救所有人的命。中國人對於生命、健康的認知,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ADVERTISEMENT

談未來:願優良資源惠及更多百姓

5年來,郭啟勇在全國兩會上提出的建議有24條,如《延長女性退休年齡》《放開二孩生育政策》《縱向醫療資源整合》……幾乎件件與健康醫療有關。

24條建議,有的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有的兌現為現實。看到這一切,他內心“狂歡”過,因為參與了國家政策的製定,替百姓說出呼聲。“當你老了,回顧人生中這些經歷,難道不快樂嗎?”“我是快樂的!”

然而讓他無法意料的是,有時褒貶聲撲面而來,“防不勝防”。

去年,盛京醫院啟動縱向醫療資源整合併建立集團醫院後,有人炮轟郭啟勇“跑馬佔荒”,“要把幾個城市的醫療資源都變成盛京醫院的”。

按照他的設想,醫院集團縱向整合,能突破目前鄉鎮衛生院、社群醫院乃至縣級醫院經濟、技術、管理等方面的落後困境。這將是強帶弱的過程,自願組合、利益組合才能實現根本改變,實現長久生存。

ADVERTISEMENT

“我是為了使優良資源惠及更多百姓,難道有錯嗎?”郭啟勇說,“我是個醫生,不想看到那麼多患者為去大醫院看病擠破頭、跑斷腿,不想因為小醫院資源不足而貽誤患者病情。一個人大代表,你是要講責任和良心的!”

這些年,有朋友笑稱郭啟勇的腦袋是“一根筋”。他說:“我是不撞南牆不回頭,撞了南牆也不回頭。認定做了一件對的事,足夠啦。”

» 觀察者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