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護士,我們真的知道我們想要什麼嗎?

ADVERTISEMENT

看到很多護士都很支援罷工,也看到很多護士對現在的工作狀況的不滿意。前一段時間讀了一本書,《南丁格爾和近代護理事業》,感觸很深。讀了以後我就一直在思考,中國國內的護士,是不是真的認為這是一個崇高的職業,到底是不是發自內心的熱愛,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幾乎所有的中國護士厭煩這個職業。

南丁格爾認為,能夠成為護士是因為上帝的召喚,因為人是最寶貴的,能夠照顧人使他康復,是一件神聖的工作。只有發自內心的熱愛,才能夠做好,可是,很多的中國護士不是熱愛他,而是因為不得不做,我們沒有過多的權利去選擇,因為除了做護士,不知道還會做什麼。這是大多數護士的現狀。

在澳洲的醫院裡實習了三週,真的是感觸非常多。可以說,我看到的是人對工作的熱愛和對病人愛心,這是我在國內工作8年沒有感到過的。凡是我問過的護士,無論是RN還是EN,都很喜歡這份工作,而且做的每件工作都是非常的認真,而不是像我們走過場,任何對病人的用藥,都是兩個護士核對。他們可以站在病人床前,耐心的聽病人講很長時間,有的年紀大的病人有的時候要求護士陪他在病區散步,護士都會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和他慢慢的走。這種場景,是我在國內從來沒有看到過的。也許我們的高幹病房才會有這樣的待遇,但是,為什麼普通的病人就不可以給這種耐心細緻的服務呢?

澳洲的醫療和護理系統是很完善,就拿護士這一塊來說,我實習的是骨科病房一共32張床,有兩個護士站,每個班,保持一個護士對4個病人,基本是2個RN加1個EN,就是說,一個班,至少是6個人在病房,白班的人會多,RN主要負責病人的各種病情觀察,和醫生合作,EN主要就是做一些護理工作,輔助RN,包括生活護理,但是並不是RN就什麼生活護理都不做,通常是RN和EN合作。他們三個班,全南澳洲都是一樣,早班7-3:30,晚班3:30-11:00,夜班11:00-7:00,護士自己選擇自己能上的班,護士長排班根據護士的需要,如果沒有足夠的人,就會向nursing agency要人,這裡的護士有直接為醫院工作的,也有為nursing agency服務的,但是,所有事情都是尊重個人意見,並不是我們的家長製度,他一個人說了算,遇到事情大家一起探討,而不是追究某個人的責任。每個人都做好自己,有很強的自覺性,不需要別人管。工作的時候只有30分鐘的休息,每個人輪流,從來不會有人多休息,也不會有人私自的就更改休息的時間,我所看到的,是一個完全自覺的群體,不需要監督,不需要管製,完全自動的按照每項要求完成,而且製度完善,包括病人的記錄,都記什麼,怎麼記,病人的用藥,都是規定好的,沒有人濫用,沒有人亂寫,在這裡,你會看到,製度就是製度,規定就是規定,而不會因為某個人的一句話而輕易改變,對於病人的治療,都是每年的專門時間開會研究決定的,而不是我們的教授各自說了算的混亂情況。

醫生每天早晨查房一次,週三會有大查房,平時看不見醫生,有事情了護士打電話,病人的恢復包括手術後的康複訓練全部由理療師來做,在這裡可以看到每個醫療體系的發展的平衡,我覺得我們的理療科幾乎已經是可有可無的地步,其實他的作用完全不應該只是停留在給病人熱敷。

每項工作都有他自己的秩序性,不會有人打亂他,所以就會感覺工作是很和諧的。有專門的人接送病人去手術室,有一些不是急診的,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平診等著手術的病人是不住院的,所以護士的工作幾乎就是術後的護理,沒有那麼多多餘的工作。接送和搬運病人,直接把床推到手術室,回來的時候又把床直接推回來,根本不用搬來搬去,每回這個時候我就想到我們國內可憐的病人和醫務工作者。病房的所有用品,每天有專門的人補齊,根本不用護士管,病房有一個專門的工作人員,負責列印化驗單,整理記錄,寫床頭卡等等這些工作都是他來做,護士不抽血,有專門的人做,病房護士不給病人做靜脈穿刺,有專門的clinical nurse來做,護士只是給藥,抗菌素基本都是靜脈推住,醫生隻寫藥名在醫囑上,用多少鹽水護士自己決定。醫生也沒有我們那麼多的病程記錄,全部電腦列印,也不是在病房完成的,就是醫生就醫生的事情,護士就做護士的事情。

因為這裡完善的醫療保險,賓人看病都是免費的,所以沒有我們國內的事情,對於藥品,也不是我們國內那麼亂,科裡是怎麼規定的,就怎麼用,誰也不可以改變。

ADVERTISEMENT

一時間想不起來很多,但是確實看到很多我們國內需要改進的地方,並不是我們單純的想改變自己可以改變的,這個需要根本的改變。

回頭談一談罷工,澳洲護士的薪水是以小時記的,現在他們罷工要求就是每年漲4%,好像是,我記不太清,要求給EN漲工資,罷工是有秩序進行,並不是我們想象的就全都不上班了,醫療系統癱瘓了那種,他們關閉4分之1的病床,這樣就不用那麼多護士上班,政府不同意條件,然後,就是一步步有計劃的進行抗議,在我離開醫院之前的一個行動就是在某日這一天8-5所有護士不接電話,不整理裝換下的被服的車,不參加醫院的活動,下班就離開醫院不多呆一分鐘,在這個行動中,根本不影響病人的治療和護理,醫生也不會過問,這就是護士和政府之間的交涉,和任何一個非護理行業都無關係也不會影響。而且是全洲甚至全國的護士都參加的罷工,而不是某個醫院的活動。

回頭看看我們準備的罷工,我們的護士想要什麼?我們不應該和醫生比較,護士就是爭取護士的權利,而不是因為醫生怎麼怎麼樣,所以我們也要怎麼怎麼樣,護士就是護士,不是附屬於醫生的服務,爭取屬於自己的東西。所以,先確定,護士想要什麼。

第二,罷工的想法是不是合乎邏輯,對於現在的國內情況,你的罷工是和政府的交涉還是和醫院的交涉,護士的工資來於哪裡,和澳洲不一樣,澳洲護士的工資來自於政府,而中國護士的工資來於醫院,護士罷工是給醫院看,還是給政府看,還是給醫生看?

第三,作為護士,你真的熱愛這份工作嗎?南丁格爾的觀點就是,首先,應該熱愛,然後就是忍耐,順服在那個權柄下,你才會有機會在其中改變他。也許是因為每個人心理的愛太少了,才會是現在的樣子。

所以,作為護士,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從改變自己開始,先明確我們所做的是什麼工作,然後問自己是不愛這個工作,然後問自己真的把病人看作親人嗎?我們真的心甘情願的為人服務嗎?然後我們在去爭取我們自己的權利,我現在改變了很多,原來在國內的時候我也整天在抱怨,但是其實發現是自己並沒有把它看做一個神聖的工作,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抱怨,所以,在決定罷工之前,先明確,護士,究竟你想要什麼?

文章來自於在澳護士Babyfish的新浪部落格

» 中國護士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