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民法總則草案最大亮點是什麼?全程參與草案審議工作的蘇澤林代表為你“揭祕”

ADVERTISEMENT

全國人代會進行時

最近幾天,提交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審議的民法總則草案(以下簡稱草案),成為今年全國兩會上的最大熱點。

作為本屆全國人大代表、常委會委員和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蘇澤林全程參加與了民法總則草案的審議工作。近日,蘇澤林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1

公序良俗成“硬法”

所謂公序良俗,就是通常所說的公共秩序,善良習俗。草案第七條規定,“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不得違反法律,不得違背公序良俗”。第十一條規定,“處理民事糾紛,應當依照法律;法律沒有規定的,可以適用習慣,但不得違背公序良俗”。第一百四十六條把“不違背公序良俗”作為民事法律行為有效的條件之一。

“遵守公共秩序和善良習俗,是民事主體進行民事活動的道德底線。”蘇澤林說,我國現行民法通則、合同法、物權法中,雖然都有要求民事主體在進行民事活動時應當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損害公共利益和經濟秩序的內容,具有遵守“公序良俗”的含義,但並沒有把它作為民事活動的原則寫出來,更沒有賦予其強製義務的功能。

“把‘公序良俗’上升為‘硬法’,這就在法律製度上實現了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的有機統一。”蘇澤林說。

2

節約資源成基本要求

草案第八條明確把“節約資源、保護生態環境”作為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的基本要求。

據瞭解,“節約資源、保護生態環境”並不是傳統民法的基本原則,這些內容是否寫入民法總則,學術界也一直有不同的看法。對此,蘇澤林持贊成意見。“我們要為子孫後代留下‘金山銀山’,也要留下‘綠水青山’。”他認為,鞭撻浪費資源、損害生態環境的行為,扼製“殺雞取卵”的發展方式,可以為對科學發展、可持續發展提供製度保障,草案的這一內容十分必要。

3

新增胎兒利益保護

ADVERTISEMENT

為了更好地保護兒童的合法利益,草案第十七條規定:“涉及遺產繼承、接受捐贈與等胎兒利益保護的,胎兒視為具有民事權利能力。但是胎兒出生為死體的,其民事權利能力自始不存在。”

對於這一規定,蘇澤林評價說,民法總則擬製胎兒的民事權利能力,為出生後的嬰兒預留特定財產,是我國保護兒童權益法律製度的發展和延伸,更有利於兒童的健康成長。

4

未成年人特殊保護

考慮未成年人的生理、心裡、智力等特點,此次草案對未成年人權益規定了特殊保護的條款。如,第一百四十八條規定,“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實施的純獲利的民事法律行為……有效”;第一百九十四條規定,“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自受害人滿十八週歲之日起計算”。

對於這些規定,蘇澤林予以高度評價,他認為此次草案的相關規定,可以為未成年人民事權利提供特殊保護,這在世界上也是超前的、領先的。

5

創新監護人製度

為了更好地保護被監護人的合法權利,草案在原來監護形式的基礎上,新增加了遺屬指定監護和協議確定監護兩種方式,並明確規定:“監護人應當按照最有利於被監護人的原則履行監督職責。”

“這是對我國民事法律監督製度的完善和發展。”蘇澤林介紹說,儘管我國民法通則已經規定了法定監護和相關組織、人民法院指定監護兩種方式,實踐證明這兩種方式是可行的,但是,隨著依法治國的快速推進,加上我國城鄉人口結構的快速變化和“老齡化”的到來,對被監護人利益保護多樣化的需求也逐漸顯現出來。草案此次對於監護製度的完善,是十分重要的製度創新,將更加有利於監護製度落地實施,更好的保護被監護人的權益。

ADVERTISEMENT
6

創新法人製度

蘇澤林認為,此次草案對法人製度的創新尤為值得一提。

現行民法通則把法人分為企業法人,機關、事業單位和社會團體法人,聯營。草案一審稿中,以是否盈利為標準,把法人分為營利法人和非營利法人。在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一次審議時,法人分類成為意見最多的問題之一。

“如何根據委員們的意見,結合我國法人製度的實際情況,把法人分類修改好,是當時法工委和法律委面臨的重大課題。”據蘇澤林介紹,經過反覆研究、廣泛聽取各方面意見,根據法人成立的特點、程式、職能等特點,在營利法人和非營利法人的基礎上,草案新增加了“特別法人”,並用專節進行規製。“這是我國法人製度的獨創,得到了各方面的認可”。

7

擴充套件民事權利

為了使我國民事主體的民事權利得到充分的法律保障,草案對民事權利做了擴充性規定。

蘇澤林分析說,其中最有特色的內容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對個人資訊保護作了具體規定;二是對資料、網路虛擬財產的保護作了原則性規定,為這類權利的保護留下了製度發展空間;三是確立了平等保護製度。摒棄了原來對不同性質的財產使用不同的保護表述,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法治精神和法治原則;四是確立了民事責任優先原則。

蘇澤林特別解釋民事責任優先原則的重要性。“實踐中,民事主體因同一行為可能要同時承擔行政責任、刑事責任和民事責任,當這些責任都涉及到財產時,比如既要罰款,又要處以罰金、沒收財產時,往往擁有公權力的前兩種責任搶先執行,導致民事責任落空。為了充分保障民事主體民事權利的實現,草案創製了民事責任優先原則,即在以上三種責任同時存在,民事主體的財產不足以支付的情況下,優先用於承擔民事責任”。

8

自願緊急救助免責

為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鼓勵人們大膽做好事做善事,草案新增了“自願緊急救助免責”製度,規定:因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實施救助的人不承擔民事責任同時,考慮到被救助人合法權利的保護,該條還規定,實施救助的人存在重大過錯(非一般過錯),造成了重大損失(非一般損失)時,承擔適當責任(非全部責任),也是符合法理和情理的。

“這是對見義勇為、自願救助等有益行為的法律保護。值得肯定。”蘇澤林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