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置信:女人的三次吃醋竟改變中國曆史

ADVERTISEMENT

在古代,一些女人因“吃醋”而引發了極其嚴重的後果,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曆史的走向。

前200年(漢高祖七年),匈奴冒頓單於揮師南下,率領四十萬人馬進入雁門關,攻下太原郡,長驅直入,很快占領了山西大部分地區。

是可忍孰不可忍。漢高祖劉邦親自率領三十二萬大軍出征匈奴,先在銅輥(今山西沁縣)告捷,後來又乘勝追擊、直至樓煩(今山西寧武)一帶。

派去偵察的人回來說。匈奴隻剩老弱殘兵了,不堪一擊。宜將剩勇追窮寇,趁熱打鐵才能成功。於是獲勝心切的劉邦,不顧部下劉敬的勸解阻攔,帶了一隊騎兵,先追上去,直追到平城(今山西大同),結果中了匈奴誘兵之計。

閼氏

以逸待勞的匈奴四十萬人馬圍了上去,如鐵桶一般。他們個個兵強馬壯,精神抖擻。劉邦隻好率軍殺開一條血路,退到平城東面的白登山上。此地山勢險要,匈奴人雖然一時沒有攻上山去,但他們隻派幾萬人圍住白登,其餘的三十幾萬兵馬分頭在要道攔截後面的漢軍。這樣,白登山上的漢軍就成了一支內無糧草、外無救兵的孤軍了。

到了第四天早上,劉邦、陳平正在山上嘹望。忽見山下有女騎兵在奔馳,一打聽,原來冒頓單於行軍時,把閼氏(單於正妻)也帶來了。陳平猛然想出一條妙計。

ADVERTISEMENT

陳平是秦漢之際最著名的謀略家之一,《史記》中司馬遷評論說陳平“常出奇計,救紛糾之難,振國家之患”。這一次,他將如何為劉邦解困呢?

史書中都說,陳平送了很多厚禮給閼氏,閼氏就勸單於說:“兩主不相困。今得漢地,而單於終非能居之也。且漢王亦有神,單於察之。”意思很簡單:大家都是老大,要互相給面子。就算你拿到了漢朝的地盤,恐怕也沒法處理。更何況聽說劉邦很有神異的色彩,動不動他,您再琢磨一下。單於一聽很有道理,就“解圍之一角”,把劉邦放了。

光憑點“禮物”就能說動單於的皇後,這令人難以置信。但陳平一向就是這樣神秘,不肯讓人知道他出了什麼計策,《史記》中說:“其計密,世莫得聞。”但從東漢以來就有人猜測,陳平出的其實是曆史上屢試不爽的美人計。說陳平派人給閼氏獻上一大堆珠寶後,又呈上一幅美人圖說:“中原皇帝恐怕單於不肯退兵,就準備把中原最漂亮的女子獻給單於。這是她的畫像,先給大王看個樣子。”

閼氏展開圖一看,是個十分驚豔的貌美女子。她心里一驚:要是單於得到這個美女,我豈不要從此被冷落了?當晚,閼氏就極力勸說冒頓單於退兵。於是,被圍七天七夜後,劉邦才得以生還。

郭汜夫人

劉邦絕處逢生是多種因素合力作用的結果,但閼氏之“吃醋”自然也功不可沒。三國時期郭汜夫人的“吃醋”,其後果也不容小覷。

ADVERTISEMENT

東漢末年,政治黑暗,軍閥專權,民不聊生。董卓死後,其黨羽李傕、郭汜專權輔政,其時李傕自為“大司馬”,郭汜自為“大將軍”,目無皇帝,不可一世。郭汜的夫人是一個有名的“醋壇子”。於是,一心想除掉李傕、郭汜的太尉楊彪就盯住這個突破口,安排夫人經常到郭府去玩。一日,楊夫人悄悄地對郭夫人說:“聞郭將軍與李司馬(李傕)夫人有染,其情甚密。夫人宜絕其往來為妙。”

結果呢,郭汜夫人醋性大發多次挑撥,郭汜對李傕這兩位曾經的親密戰友很快便互相猜疑,後大打出手,兩敗俱傷。兩人相繼死於非命,東漢政權落入曹操之手。

明朝崇禎皇帝時期的監察禦史毛羽健的老婆因“吃醋”而千里捉奸的舉動,其後果最為嚴重,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明王朝的滅亡。

毛羽健,號芝田,湖北公安人,天啟二年(1628年)考中壬戌科進士,授四川萬縣知縣,轉調巴縣,後入京為雲南道禦史,因彈劾楊維垣、阮大铖被除籍,崇禎時起複原官,官至監察禦史。

在京城做監察禦史後,毛羽健看上了一個年輕的美貌女子,偷偷納為小妾。之所以說是偷偷的,是因為他很害怕妻子溫氏,溫氏是個很凶悍的妒婦。

監察禦史毛羽健之妻吃醋

ADVERTISEMENT

誰料想,崇禎三年的一天,溫氏突然從老家殺到京城來捉奸,小妾被她毒打一頓,毛羽健也被罰跪一天一夜。他忽然明白了,老婆是靠官府的驛遞,才這麼快趕來京城的,於是他恨死驛遞了,便上疏崇禎皇帝,廢除驛遞製度。但崇禎怕違背祖製,沒有批。

我國是世界上最早建立組織傳遞信息的國家之一,郵驛曆史長達3000多年,驛遞本為飛報軍情等的快速通道,至明末時已公私不分,官員及親屬常常私用之。毛羽健的確看到了其中的弊端。他有個親戚劉懋在刑部當官,恰巧劉懋也對驛遞製度很不滿,便也向皇上建議裁驛,說可將裁掉的驛卒的工資用於軍費開支雲雲。

遼東戰事

正為遼東戰事軍費吃緊而頭痛的崇禎,聽此建議後頗為心動,認為“這個可以有”,於是很快公告裁驛,數萬驛卒因之而下崗。崇禎萬沒料到的是,這個決策將明朝推向了萬劫不複之境地——雖然每年可省下68萬兩左右的白銀,可成千上萬的驛卒失業後加入了大軍,其中有一位大名鼎鼎的草根,他就是李自成。史載,天啟六年,21歲的李自成投米脂縣銀川驛當驛卒。

失去飯碗的李自成憤而參加農民軍,“奮臂大呼,九州幅裂”。康熙年間的《米脂縣誌》記載之:“明末李自成,銀川驛之馬夫耳。因裁驛站、饑荒,無所得食,奮臂一呼,卒至土崩,不可救!”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