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小曼水性楊花墮胎吸毒?徐誌摩為什麼養不起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陸小曼師從劉海粟、陳半丁、賀天健等名家,晚年被吸收為上海中國畫院專業畫師。陸小曼擅長戲劇、昆曲、皮黃,寫得一手好文章,有深厚的古文功底和紮實的文字修飾能力,算得上是近代的才女。那麼生活中的陸小曼又是如何?

  陸小曼水性楊花墮胎吸毒?

  1925年,陸小曼與王賡即將辦理離婚手續時,發現自己已經懷孕。雙方家長都希望她把孩子生下來再說,可是,陸小曼堅決不肯。最後,為了達到與徐誌摩結合的目的,她居然去墮胎。在那個時代,墮胎是很危險的。但陸小曼我行我素,不管不顧。王賡給徐誌摩一份短信說:“我們大家是知識分子,我縱和小曼離了婚,內心並沒有什麼成見;可是你此後對她務必始終如一,如果你三心兩意,給我知道,我定會以激烈手段相對的。”離開陸小曼之後,王賡再未娶親,終生無後,1942年死於埃及開羅的使館武官任上。

  陸家和徐家都認為他們是不孝子女,是醜聞,極力阻止。但是陸小曼認為:“真愛不是罪惡,在必需時未嚐不可以付出生命的代價來爭取,與烈士殉國、教徒殉道,同是一理。”徐誌摩也同樣向世人宣示:“我之甘冒世之不韙,乃求良心之安頓,人格之獨立。在茫茫人海中,訪我靈魂之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話是說得漂亮,然而不啻共飲一杯毒鴆,日後悔之莫及。

  徐誌摩委托胡適照顧小曼,胡適比陸小曼年長十二歲,兩個人卻擦出火花。陸小曼用英文給胡適寫情書:“我這幾天很擔心你,你真的不再來了嗎?我希望不是,因為我知道我是不會依你的。”另一封:“隻希望你很快地能來看我。別太認真,人生苦短,及時行樂吧。”

ADVERTISEMENT

  可見,除了徐誌摩之外,陸小曼對於胡適也有著無法解釋的曖昧之情。隻不過年長的胡適懼內,他不會如徐誌摩那樣粉身碎骨去爭取。胡適對於陸小曼是盡量關照、規勸而非常注意回避,禮尚往來,幸未惹出什麼緋聞。

  陸小曼與徐誌摩結婚之後,兩個人常為了共同居住在何處(北平還是上海)發生爭執,徐誌摩主張同在北京,但終於還是依了小曼定居上海。徐誌摩為了小曼,每天忙於賺錢,1927年陸小曼卻在上海灘搭上唱戲的翁瑞午為她推拿,甚至陪她吸食鴉片。兩人之間的曖昧雖無證可考,但旁人看了,總會為誌摩抱不平。

  但徐誌摩與陸小曼卻是逐漸失去婚前那種“相知長命無絕衰”的深情厚愛了。

  陸小曼在上海的那幾年,大好光陰確實荒廢了。在紙醉金迷的交際場中,在燈紅酒綠的宴會和跳舞廳里,在低吟淺唱的票友堂會上,在金童玉女的恭維聲中,把時光輕輕拋棄了。

ADVERTISEMENT

  不巧她又碰上了一個紈絝子弟翁瑞午。此人乃清光緒皇帝老師翁同龢之孫。翁瑞午在成就、聲望等方面,當然不能和徐誌摩相提並論,但他有自己的優勢。徐誌摩夫婦從北京回到上海不久,就與翁瑞午相識,並經常串門,相約一起登山遊湖。他的國語京腔說得不錯,很會巧言令色,為人活絡又很風趣。他是唱戲的票友,與陸小曼可以說趣味相投。而徐誌摩則不喜歡玩票堂會。陸小曼天性愛美,又喜作畫,翁瑞午便投其所好,時時袖贈名畫,以博其歡心。慢慢地,翁瑞午就在陸小曼的朋友中占了比較特殊的地位。徐誌摩並未吸取王賡的教訓,當初正是由於王賡工作忙,經常請徐誌摩陪陸小曼玩,才惹出徐誌摩和陸小曼的情事來。現在,徐誌摩又拉翁瑞午參與他們夫婦間的旅遊,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失策。而翁瑞午與陸小曼的進一步接近,是由於陸小曼的病。

  據陳定山《春申舊聞》載:“陸小曼體弱,連唱兩天戲便舊病複發,得了昏厥症。翁瑞午有一手推拿絕技,是丁鳳山的嫡傳,他為陸小曼推拿,真是手到病除。於是,翁和陸之間常有羅襦半解、妙手撫摩的機會。”陸小曼在翁瑞午給她推拿治病的時候曾問他:“瑞午,你給我按摩確實有效,但你總不能時時刻刻在我身邊啊,你不在的時候萬一我發病的話,有什麼辦法呢?”翁瑞午乘機對陸小曼說:“有是有辦法的,但這個辦法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不到萬不得已是不好采用的。”陸小曼連問是什麼辦法?翁瑞午就說:“吸鴉片。”陸小曼一聽是這個餿主意,就罵瑞午害人。但是,後來看到翁瑞午一直在吸食鴉片,而且很有味道,自己又老是犯病,一時控製不住,慢慢地吸上了。她自己也知道這是一個壞習慣,可一旦上癮,就無法控製了。她和翁瑞午兩人,常常一起在客廳里的煙榻上隔燈並枕,吞雲吐霧地吸毒,真叫飲鴆止渴。

  1931年11月上旬,陸小曼由於缺錢花,接連打電報到北平催促徐誌摩南返。徐誌摩於13日回到上海家中。不料,夫婦倆一見面就吵架,徐誌摩負氣出走。11月19日,徐誌摩遭遇空難。

  (免責聲明:部分圖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