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德”已經來了,怎麼辦?

ADVERTISEMENT

  99%的軍迷忍不住點這里

  本周最重大的軍事話題,莫過於持續許久的韓國部署美國“薩德”導彈系統話題的實質進展,即美軍正式將導彈系統運輸到了韓國。這一話題在中國國內則演化為洶湧的輿論甚至反韓的民意,以及一系列針對韓國的外交性民事行為。

  薩德之後的東北亞

  本周一(3月6日),美軍運輸機將“薩德”反導系統的第一批裝備運抵韓國烏山基地,標誌著爭吵多時的“薩德”終於開始在韓國部署。第一批運抵韓國的只有兩輛導彈發射車,包括指揮方艙和敏感的X波段雷達等核心裝備則還沒有抵達。不過這一切已經足夠說明問題,那就是美國已經開始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

  

ADVERTISEMENT

  不管韓國亂成什麼樣子,薩德還是來了

  有關薩德系統,中國媒體已經進行了長達數月甚至更久的介紹和關注,但是囿於媒體的專業知識欠缺和其他一些原因,關於薩德的介紹不僅相當混亂,很多時候甚至出現重大錯誤,或者干脆以訛傳訛。從早期多家中央級新聞媒體將AN/TPY-2型X波段雷達與美國海基反導系統所用的巨型X波段雷達混為一談,到前一陣許多媒體無視地球曲率的存在,號稱薩德的雷達可以監視中國東北和華北的空情,掌握中國空軍的一舉一動,再到前幾天一家北京媒體新媒體部門製作的介紹片中,將薩德系統神話為可以攔截包括洲際彈道導彈在內的所有型號彈道導彈的“超級武器”……薩德要真是那麼先進,美國目前大費周章地研製和部署包括GMI、KEI、標準-3等各種系列的中段和海基反導系統豈不是自尋煩惱?

  

  AN/TPY-2型雷達陣面

  

ADVERTISEMENT

  在機動雷達中,AN/TPY-2型雷達的性能確實非常優秀。但同樣在機動要求下,其尺寸和功率等要求勢必要比大型地基固定雷達苛刻,技術的先進無法突破物理層面的限制

  客觀來說,“薩德”的最大射程只有200公里,最大作戰高度150公里,而其實際有效的攔截範圍一板塊來說要更小。其X波段搜索雷達在作戰狀態下的搜索範圍為500公里,其性能主要針對中短程彈道導彈。從這一切來說,薩德的主要職責依然是針對朝鮮以及從朝鮮發射的彈道導彈,也正是因此,朝鮮對於美國部署“薩德”的反應也最為激烈。在薩德導彈抵達韓國的同一天,朝鮮就進行了一次同時發射4枚地地彈道導彈的演習(由於該型導彈朝鮮已經批量裝備,因此其實戰意味更加濃厚),周四朝鮮人民軍發言人又針對此事做了措辭強硬的表態,很顯然這一系統的真正威脅並非直接針對中國。

  

  除此以外,“薩德”的備彈有限,對抗朝鮮和對抗中國的導彈,那是數量級的差距

  之所以說是“非直接”,是因為盡管AN/TPY-2型雷達在探測處於射程末端彈道導彈彈頭尺寸目標時只有500公里的距離,但如果用於探測處於上升段的彈道導彈整體時,由於導彈的雷達反射面積更大,雷達的探測距離一下子就真的提升到2000公里的距離上,當然,因為X波段雷達需要避免地面雜波干擾,當“薩德”的雷達波進入中國境內時,其能探測到的目標最低也有70多公里高,而如果要深入內陸,其探測高度還會繼續上升到上百公里。盡管這個高度沒有任何飛機能達到,“掌握華北空情”也屬於無稽之談,但對於探測處於上升段的彈道導彈而言,這一高度應該說相當不錯。當然,美國曾經信誓旦旦向中國保證不會使用這一模式,並曾提出向中國公開部分情況的建議並遭到了中國的拒絕,不過對於一種在一天之內就能轉換模式的雷達而言,都已經部署到韓國了,它看什麼不看什麼,顯然中國方面是做不了主的。

  

ADVERTISEMENT

  不提模式,不提高度,談雷達探測距離那就是耍流氓

  盡管中國進行的彈道導彈試驗很多時候都是向西發射,“薩德”的雷達在最好的情況下也只能探測到部分彈道,但對於中國而言,本國的彈道導彈試驗情況,自然被外國掌握的越少越好。因此美國在韓國部署這套雷達,引來中國的憤怒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可能還曾記得,台灣在陳水扁執政時期曾經從美國引進和部署了規模巨大的“鋪路爪”預警雷達。那套設備對彈道導彈的探測距離實打實的達到了3000公里的距離,且距離中國大陸更近,覆蓋中國大陸的範圍也更加巨大。台灣也不需要“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手段,毫不隱晦這型雷達就是針對中國大陸而設。日本也部署有多套探測距離可以部分覆蓋中國大陸的遠程雷達。中國政府當年對於美國向台灣出口和部署“鋪路爪”也曾經有過嚴肅的多輪外交交涉,但最終也只能依靠在境內修建專門針對“鋪路爪”雷達的干擾設備來部分削減其探測效果。對於中國而言,“薩德”的雷達更像是“虱子多了不癢”,雖然頭疼,但也不至於沒有應對的手段。相比之下,媒體將薩德的威脅無限誇大,甚至給大眾造成了類似“部署薩德就要亡國滅種”的絕望印象,反而會製造出許多無畏的憤怒和不必要的消極情緒甚至恐慌。

  

  台灣樂山山頂的“鋪路爪”雷達站

  

  對於鋪路爪雷達解放軍早就準備好了干擾設施。對於薩德的應對方式也不外如是,在現代戰爭的複雜電磁環境下沒有什麼“神器”能保證自己全程無障礙的工作,而短短的探測空白就是生與死的區別

  從技術上,針對“薩德”系統的軍事應對實際上並不困難。在中國的打擊力量已經向第二島鏈拓展之時,對近在咫尺的韓國進行打擊在技術上沒有任何難度。類似俄羅斯在加里寧格勒部署“伊斯坎達爾”導彈的行動,中國軍隊也能夠輕易做到,這一點毋庸懷疑,我們也應該對在兩會上做出表態的解放軍代表們表示信心。

  中國政府自然會采取針對韓國的各類製裁行動,盡管對於類似以消防或者類似管理問題處理樂天集團下屬的企業,在一些人眼里也成了製裁的一部分,但樂天集團乃至韓國政府在“薩德”系統的部署問題上都沒有絕對的主導權,在美韓軍事合作的體系里,韓國政府甚至至今都沒有獲得韓軍在戰時的全部指揮權,對於駐韓美軍的部署問題自然也沒有真正的決定權。韓國政府的尷尬處境正在於此,在中國政府指責樸槿惠政府放縱美軍部署薩德的同時,美國政府則因為樸槿惠政府沒有順從地讓美軍迅速部署薩德而感到不滿。說到底,無論是出於強化美韓軍事同盟還是保護駐韓美軍的原因,最想要部署這套“薩德”系統的不是韓國,而是美軍自己。從這個角度說,中國政府的未來行動,應該也會考慮到這一方面的因素。至於國內個別人炮製的各種針對韓國企業甚至僅僅是有韓國元素企業的各種違法和不文明行為,除了在兩國民眾之間增添負面情緒之外,解決不了實際問題,反而會成為未來中韓兩國解決類似問題的掣肘。

  總之,薩德帶來的問題並不是單純中韓兩國的問題,本質上依然是中美兩國在當下國際形勢下的政治和軍事博弈,而要解決這一問題,需要的也不只是簡單的對韓國進行製裁或者表達憤怒就可以做到的,而需要相關各國在更高層次上的戰略考慮與行動。(作者:施洋)

  更多精彩:

  韓美大軍演,迫不及待模擬“薩德”部署!

  解決“薩德危機”,55年前已給出答案

  解放軍現在有多強?看完這段視頻你就明白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