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大國?直接將戰略導彈頂在日本家門口:俄軍這招比中國更狠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據美國《防務新聞》日前報道,日本計劃在今年5月下旬左右進行XASM-3超音速反艦導彈的實彈試射,靶艦為海上自衛隊退役的“白根”號直升機驅逐艦。這個消息也引起了廣大軍迷對日本反艦導彈的興趣。日本雖然一直宣稱其具備很強的獨立研製反艦導彈的能力,但國際軍界卻普遍認為日本反艦導彈的設計與美國的“魚叉”有著密切關係。事實上,長期引進美國軍事技術的日本軍工體系並不具備發展現代反艦導彈的設計能力,也沒有測試反艦導彈所需的場地與設備條件。

  作為日本國產反艦導彈技術的起點,80式反艦導彈隻用了短短幾年時間就研製成功並在測試中取得較好的成績,幾乎沒走什麼彎路,僅靠日本人閉門造車是根本不現實的。日本軍工企業利用國內軍用電子技術的成品優勢,以美國“魚叉”反艦導彈作為80式的設計藍本,這是個不爭的事實。客觀地講,日本以美國“魚叉”反艦導彈為技術參考並無不妥,應用技術水平一開始就站在世界前列。

  

ADVERTISEMENT

  但也正是因為日本反艦導彈的技術起點較高,再加上日本陸海空自衛隊裝備的大量作戰平台采用的又是美製火控系統,致使日本始終沒有脫離美國“魚叉”反艦導彈的功能和系統範圍,至今未能建立起獨立的反艦導彈戰術應用體系,後續型號的研製也沒有新的作戰體系為依托。因此在冷戰結束後,當世界反艦導彈技術進入加速發展階段,日本反艦導彈卻進入了近20年的停滯期,除了在細節上修修補補外並沒有什麼新東西,不過,由於中國和俄羅斯的反艦導彈技術的飛速提高,日本不得不拚命發展反艦導彈技術,特別是2016年11月22日報道,俄羅斯海軍太平洋艦隊已經在千島群島的國後島和擇捉島上部署了“最新型反艦導彈”——“舞會-E”和“棱堡”-P陸基反艦導彈,這些導彈等於直接放在日本北海道的家門口,日本坐立不安。

  

ADVERTISEMENT

  具體來講,日本從80式空射反艦導彈開始到現在,雖然完成了88式岸艦型、90式艦艦型、91式和93式空艦型、12式岸艦型等反艦導彈的研製,也順應了世界上軍用電子和武器製導技術的發展趨勢,但從細節分析卻不難發現日本由80式啟動的反艦導彈技術路線是條窄路,因為其一開始就按照西方中程反艦導彈的框架推動,90式反艦導彈之後陸續研製的各型反艦導彈在尺寸和氣動布局上基本沒有發生變化,只是在外表塗覆吸波塗層、渦噴/火箭增程和導航控製系統等方面根據戰術和技術發展進行了有限調整。根據這些特征去分析,就會發現日本的反艦導彈表面上綜合性能比較平衡,但缺乏適應戰爭形勢發展的主動性,任務適應性和功能拓展性也不強。

  

  相比之下,中國反艦導彈從早期圍繞SS-N-2展開,發展了“上遊”、“海鷹”等高亞音速反艦導彈。上世紀80年代,中國開始發展類似“飛魚”的“鷹擊”-8系列,並且開始發展超音速反艦導彈。90年代引進俄羅斯“日炙”、“俱樂部”反艦導彈之後,中國的反艦導彈體系愈加擴展開來。到現在,中國既有高亞音速的遠程“鷹擊”62、“鷹擊”83、超音速型的遠程“鷹擊”12、亞超結合的“鷹擊”18、超音速型的中程“鷹擊”91以及適合直升機掛載的輕型反艦導彈,型號之多、體系之豐富、任務適應性之強都遠非日本可比。此外,中國還以“鷹擊”反艦導彈為基礎發展了空地型號,功能拓展性也明顯超過日本。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