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良:中國需要什麼樣的鷹派?

ADVERTISEMENT

什麼是鷹派?鷹派就是堅定的國家利益派。但堅定不等於無條件甚至沒來由的強硬。因為當強硬有可能損害國家利益時,鷹派的立場是選擇理性,而不是堅持選擇強硬。

所以,鷹派的堅定和強硬,必須以國家利益為指歸。那些以為只有強硬才是捍衛國家利益的不二法門的人,也許根本就不知國家利益為何物。離開了有利還是有損於國家利益這個標準,一切強硬都毫無意義。

那麼,什麼是國家利益?釣魚島、黃岩島、南海九段線,包括“薩德”部署,哪個不涉及中國的國家利益?不錯,這些都是國家利益,或者說都影響了我們的國家利益,但那些眼睛緊盯著這些可感可觸的國家利益的人,看上去個個都是滿血的愛國者,但既然愛國,你的眼睛為什麼從來不去關注那些讓國人義憤填膺的事件背後,有隻操縱這一切的黑手,而心甘情願做這隻黑手的牽線木偶?

一、釣魚島爭端爆發前,美國人邀請他們恨了二十多年的石原慎太郎訪美,對其待若上賓。這讓石原受寵若驚,還沒返回日本,就在機場上發表宣言:要讓東京都出錢購買釣魚島。此舉當然激起中國上下的同仇敵愾。接下來這幾年發生的事情我們都看到了,那隻黑手利用中日釣魚島爭端,攪黃了中日韓東北亞自貿區,遲滯了人民幣國際化進程;而日本自民黨則趁勢掀翻了相對對華友好的民主黨政權,讓安倍上台,拉日本國民集體向右轉,通過推動修憲,向“正常化國家”邁進了一大步;

二、09年前後,借駐韓美軍基地租期到點,韓國百姓掀起一股反美風潮。這時,又是看不見的黑手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天安號”事件,頓時把這股反美風潮壓了下去。為了把韓國更死心塌地拴在美國戰車上,美國一方面拒絕與朝“核談”,一方面又煞有介事地把責任推給中國,說中國對朝施壓不夠,逼朝一而再,再而三地進行核試,使韓神經緊繃。直到朝方試爆氫彈,終於不得不答應部署“薩德”,使美順利達到把監控中俄戰略打擊力量的前哨推進到了一島鏈。美國人知道這肯定會激怒中國並做出激烈反應。但這正是美國人想要的。因為在韓部署“薩德”,對美國來說是一箭數雕的買賣:一可以通過這一前沿部署,推進美軍第三次抵消戰略,抵消中國漸已在二島鏈內形成的局部軍事優勢;二可以離間越走越近的中韓關係,順便讓中韓自貿區泡湯。

很明顯,美國就是在一個接一個地挖坑,讓“血氣方剛”的中國人往 里跳。而我們,就真的看不穿這些把戲,隻想“英勇就義”式地壯烈一回去“愛我的國”麼?

ADVERTISEMENT

如果這就算“鷹派”,那我想告訴大家,我不是這種“鷹派”,我是理性派。當前年某網站通過投票,選我為“中國鷹派第一人”時,我就說過,如果我是鷹,首先是因為我有鷹眼,而不是徒有一張鷹嘴。有人說,你連硬話、狠話都不敢說,算什麼“鷹派”?我的回答是:硬話狠話誰不會說?如果說些廉價的硬話狠話就能讓那隻看不見的黑手停止對“我的國”的遏止與扼製,那我會天天在網上帶領“鷹嘴”們喊口號。可是,大國博弈,大國角逐,大國較量,是喊口號就能嚇阻對手,製服對手,完勝對手的麼?

還得靠拿出刀刀見血,見招拆招的辦法,才能讓對手招數失效。光喊口號,耍嘴皮子,能管用麼?

如對付“薩德”,有人一上來就是“下半身思維”(我的同胞什麼時候變得如此下流?):什麼“你老婆洗澡讓人偷窺”了,什麼“人家偷窺完了就會破窗強奸你老婆”雲雲,然後得出的結論驚人的一致:摧毀它!這話聽上去夠強夠硬了吧,但你有權發動戰爭去摧毀部署在別國領土的武器裝備麼?我在另文中說過,如果發生戰爭,我們最先要打掉的,就是這隻偷窺的眼睛,但不是發動一場戰爭去摧毀一隻偷窺器!那麼,我們是不是在沒有發生戰爭之前,就只能任由人家偷窺、監視我們?當然不是。比去抵製韓貨更有效的辦法,是讓“薩德”失效!如,我們可以直接在“薩德”對面的我方一側,安裝幾台超大功率干擾器,它開機你就開機,干擾乃至壓縮它的探測距離,美韓就白忙活了。因為大多數雷達都是有源信號系統,做到這一點並不難。

正基於此,我在前文中告訴國人,不必為“薩德”焦慮。居然被人扣上“賣國”、“漢奸”的大帽子,我倒想知道,有比“你”還操心國家利益,國家安全的漢奸賣國賊麼?還有人指責說你連狠話都不敢說,就是“沒血性”。我倒想問問,你敢把保衛國家的重任,放在隻會說狠話、硬話的軍人肩上麼?如果軍人都是一群無理性、沒頭腦的武夫莽漢,你還會有安全感麼?

所以,列位看官,愛國沒錯,說硬話狠話也沒錯,但這對於正走在興盛之路上的中國,還遠遠不夠,眼下“我的國”需要血性,更需要理性。沒有血性,“我的國”將沒有崛起的動力和激情;而沒有理性,“我的國”則將迷失目標和路徑。只有當血性充盈我們的心髒而理性注滿我們的大腦時,我們才會真正看到那一天的到來:

“厲害了,我的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