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伯承威震川中,戰必勝,攻必克,可為什麼長期得不到升遷?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電視劇《劉伯承元帥》,熊克武、但懋辛並不真正信任劉伯承)

  退一萬步說,就算能把所有良心債全都一股腦兒拋開,劉伯承也有職業生涯難以拓展之感。

  熊克武、但懋辛等人誌大才疏,眼光短淺,根本無法容納時俊之士,第一軍高層因此長期被“十人團”把持,其他將領即便戰功再高,也很難進入他們的勢力範圍。像劉伯承這樣不可多得的良將俊傑,熊、但也只是嘴上重視,實際上不僅不肯放手扶持,而且還處心積慮地逐級加以限制。

  為將之人,有一定的職位才能有一定的作為。還是重慶保衛戰,身為旅長的張斌拒絕接受劉伯承指揮,如果換個角度來看,人家這麼做也確實沒什麼錯——向來都是旅長指揮團長,哪有團長指揮旅長的?

  作為特例,給個尚方寶劍,應一應緊急情況,或許可以,但在第一軍中卻成了常態,以至於形成了第一軍打勝仗靠混成第一旅,混成第一旅打勝仗靠兩個團長的怪圈。

  

ADVERTISEMENT

  (電視劇《劉伯承元帥》)

  劉慕賢是第二混成旅里僅次於劉伯承的第二號戰將,其人雖然有剛愎自用的缺點,但性情憨直且作戰勇猛,很得軍心。按理早應擢升,但他和劉伯承一樣,都是一做團長就是很多年。

  好不容易熬到“討賊軍”收複重慶,熊克武首先升的也不是劉伯承、劉慕賢,而是他們的頂頭上司張衝。熊克武發表張衝為第三師師長,如果張衝前去任職,劉慕賢倒有了順勢由團長升旅長的理由和條件。可是張衝從不上陣,害怕到別的部隊後領不了兵,居然來了個堅不就職。

  劉慕賢最後的升職希望也破滅了,他一肚子憤懣。當時軍階製度里沒有準將,但劉慕賢卻語中帶刺地對別人說:“我是在旅長以下,團長以上,想來是官居準將。”

  “討賊軍”一進重慶,劉慕賢便稱病不出,並表示脫離第二混成旅。於是張衝隻好直接指揮,他沒有什麼指揮能力,官兵們對他又不滿不服,這支曾經在川戰中享有“戰必勝、攻必克”威名的部隊也就逐漸喪失了原有的戰鬥力。

  在劉伯承負傷休養期間,前方戰事開始急轉直下,熊克武統轄的各部路隊戰敗的消息不斷傳到成都,其中亦包括第二混成旅。這時候熊克武又想到了劉伯承,決意促請他重回軍中,為此一日數次派人登門催勸。

ADVERTISEMENT

  上次受傷後,劉伯承肯應熊克武之請出山,是對熊克武尚抱有希翼。現在他已看清了對方“用你靠前,不用靠後”的思維模式,同時也不願意再跟那位隻會坐享其成的老上司張衝合作,於是便下決心采取敬而遠之的態度,不再重返軍中。

  

  (電視劇《劉伯承元帥》,熊克武、但懋辛)

  (節選自關河五十州《謀帥劉伯承》)

  實體書《謀帥劉伯承》現已出版上市。

  本文為頭條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