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二孩”下仍不敢生,人口危機對我們有什麼影響?

ADVERTISEMENT
國家衛計委副主任王培安:擁有第二個孩子是每個中國家庭的權利,但是沉重經濟負擔成為阻礙這一權利實現的瓶頸。中國“計劃生育”基本國策或迎來徹底轉向。

中國日報報道,中國正在調查研究鼓勵夫婦生育第二個孩子的財政激勵措施。國家衛計委副主任王培安在上週六的社會福利會議上表示,接下來可能探討相關激勵措施的可能性。這意味著,中國自1978年正式寫入憲法的“計劃生育”基本國策或迎來徹徹底底大轉向。

王培安在會上說,擁有第二個孩子是每個中國家庭的權利,但是沉重經濟負擔成為阻礙這一權利實現的瓶頸。為瞭解決這個問題,王培安稱,政府正在考慮採取包括“獎勵補貼”等激勵措施,鼓勵人們生二孩。

這是高層首次提出這種措施來提高人口出生率。此前,湖南省統計局在一份報告中也建議,地方政府應向有第二胎的夫婦提供補貼,幫助逆轉生育率下降的趨勢。

近年來,中國人口危機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幾年前就有許多學者呼籲中國儘快改變人口政策,視窗期只有短短幾年,否則將為時已晚。美國經濟學家哈瑞·丹特在《人口峭壁》一書中表示,中國人口會在2025年下降,人口下降將是中國債務、房地產泡沫加速破滅的根本原因。中國一系列問題的關鍵在人口,在於改變人口全面下滑的趨勢,認識不到這一點,將非常可怕。

“全面二孩”下仍不敢生:育兒成本佔家庭收入近50%

2016年1月1日,我國正式實施“全面二孩”政策,但並沒有鼓勵。但正是這一政策變化導致2016年的新生兒數量比上年增加了130多萬,達到了1780萬,創造了20年來最大的年增長率;總人口增長率5.86‰,創下近10年的新高。其中,二孩及以上佔出生人口比重超45%。

對於中國少子化、老齡化的人口現狀而言,這是一個相當可喜的成果。

ADVERTISEMENT

然而這並不夠。實際的狀況是,中國的生育率離正常的人口世代更替的水平仍然很遠。統計局此前釋出的《中國統計年鑑2016》資料顯示:2015年的總和生育率(每個育齡婦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數)更是僅為1.047,這一資料甚至不及人口世代更替水平2.1的一半。

此外,對於二孩政策對人口出生率的提振不能太過樂觀。經濟學家馬光遠指出,2016年出生人口的明顯增加,除了過去政策的累計效應,以及2016年全面放開二孩的初始效應,還有一個原因,就是2016年是農曆的猴年,北方的習俗,羊年生孩子的人要少一點,生“猴子”的人明顯多。

此外,民眾生育的意願並不高。據衛計委2015年生育意願調查的結果,因為經濟負擔、太費精力和無人看護而不願生育第二個子女的分別佔到74.5%、61.1%、60.5%。

國家衛計委基層指導司司長楊文莊此前表示,有調查顯示,育兒成本已經佔到我國家庭平均收入接近50%,教育支出是最主要的一個負擔。託育服務短缺嚴重,我國80%的嬰幼兒都是由祖輩參與看護。

此外,近年來,大中城市房價攀升。許多家庭也由於這些因素在考慮推遲生育,或影響再生育的決策。同時一些用人單位,擔心女性生育二孩提高用人成本,就業歧視問題也有所顯現,一些地方女性產假、哺乳假等權益落實不到位。母嬰設施缺乏,女性在兼顧家庭和事業發展方面,存在著很多的顧慮。

鳳凰地產做了一個統計,在一線(以北京為例),多少錢才夠一家三口花?

每月基本生活費以“3口之家,孩子讀幼兒園,有房無車還房貸”為基礎進行測算,固定生活費136200+不固定開銷40800+其他開銷27500=204500元/年!

每年20萬4千5百元!平均每月1.7萬元左右。也就是說,在北京一家三口,每月要賺到近2萬才能夠維持生計,每年要賺到21.1萬!

要是沒有房貸,每年也需花銷204500-(5000×12)=144500元。再要個二胎、買輛私家車,花費還得增加。

ADVERTISEMENT
人口紅利期衰退

眼下的中國人口問題有著深厚的歷史背景。從下圖可看出,中國的人口增長出現三個高峰期:

1949-1958年,建國後平穩增長期。新中國成立後還是鼓勵生育的,直到1953年新中國第一次人口出生高峰出現,節製生育的聲音開始出現;

1962-1975年,快速增長期。經歷自然災害後的中國,人口激增,政府對節製生育認真嚴肅起來,並在70年代提出“晚(晚婚)、稀(生育間隔3年以上)、少(不超過兩個孩子)”的生育政策;

1980-1994年,計劃生育時期。80年代,中國正式實行計劃生育政策,獨生子女潮開始出現。1985年最後一波生育高峰過後,新出生人口降低到1600萬左右。

幾波生育高峰帶來的結果是,中國勞動力人口爆發式增長,迎來“人口紅利”期,也為承接世界工業製造業轉移、成為“世界工廠”奠定基礎,而中國的經濟實力也躍居世界第二。

13.8億人,這是國家統計局最新公佈的中國大陸總人口數量。人口總數仍居世界第一,然而勞動年齡人口正在持續老化並且已經在2012年出現淨減少……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字,2012年,中國15到59歲的勞動力年齡人口第一次出現絕對數量的減少,當年絕對減少勞動力人口345萬,目前已經是連續三年絕對減少,2014年減少了371萬。按照這個趨勢,即使最樂觀的估計也認為,在2010年到2020年中國的勞動力人口累計將減少近3000萬人。

此外,中國在2010、2011、2012、2013年的總和生育率僅有1.18、1.04、1.26、1.25,遠低於中國2.2或發達國家2.1的世代更替水平。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經濟學系副主任蘇劍預測,中國工作年齡人口在2015年到達峰值,即9.24億,2080年可能降到3.39億。65年時間,工作年齡人口數要減少將近6億。

去年四季度,作為“金磚四國”的印度在去年四季度經濟增速超過了中國,除了印度在經濟增長上的“後發優勢”,一般認為,主要原因之一是印度的勞動力人口逐漸在超越中國。

少子化、老齡化

人口學者姚美雄去年指出,中國0至14歲的少兒人口佔總人口比例已經降至16.5%,大大低於27%的世界平均水平,處於嚴重少子化水平。一個直觀現象是,小學入學人數的大幅減少——1995年,中國有2530萬小學生入學,而到了2008年,這一數字下降了三分之一。未來十年間,中國20-24歲年輕勞動力規模將減少30%。

國家統計局最新釋出的資料顯示,2016年我國60週歲及以上人口23086萬人,佔總人口的16.7%;65週歲及以上人口15003萬人,佔總人口的10.8%。

此外,據彭博最新報道,涵蓋全球178個國家的彭博夕陽指數顯示,中國平均3.5名在職人員承擔1位退休者的養老金,而更為合理的資料應該是7.3人支援一個老人。中國在全球人口老齡化風險最嚴重的國家中名列第五。

從2015年開始,中國1949年以後出生人口大規模步入退休年齡,每年新生人口快速狂跌,老齡化飛速發展,最遲2020人口負增長和“光棍潮”爆發,2025年步入“老年社會”,2028年進入勞動年齡人口暴減的狂潮,2035年進入“超級老齡化社會”。

南京大學社會學系人口學者陳友華曾指出,中國的人口紅利在2013年前後到達頂點,隨後衰減,大概在2035年後就要進入人口負債期。人口負債是由少子老齡化引起的,意味著創造的財富多用來消費,積存較少,極端情形時還動用以往的積蓄,從而用於積累與投資的資源不足,進而限制了經濟增長,經濟因此可能出現停滯甚至是倒退。

人口結構失衡

在“獨生子女”政策和中國部分家庭的“人工選擇”下,中國的人口出生性別比嚴重失衡。

2015年末,中國大陸總人口137462萬人。從性別結構看,男性人口70414萬人,女性人口67048萬人,總人口性別比為105.02(以女性為100),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3.51。我國男女人口差在2015年已經達到3366萬,這意味著約有3000餘萬的男性人口在面臨“打光棍”的局面。

國家衛生計生委日前印發《“十三五”全國計劃生育事業發展規劃》,提出綜合治理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問題。大力推進社會性別平等的宣傳倡導。進一步完善計劃生育女孩家庭扶助保障政策體系,解決計劃生育女孩家庭養老保障、女孩成長成才等方面的困難和問題,努力提高女孩及女孩家庭發展能力。

人口危機對中國的宏觀經濟將有什麼影響?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經濟學系副主任蘇劍指出,中國人口基本上將在2023年達到峰值,峰值人口大概在13.8—14億之間。從工作人口的角度看,中國工作年齡人口在2015年到達峰值,即9.24億,2080年可能降到3.39億。這對中國經濟有三大影響。

潛在增長率下降

人口危局意味著中國的潛在增長率會急速下滑。第一是直接影響。如果每年勞動力減少1000萬,即每年減少1.3%,將直接導致潛在增長率下降至少0.65個百分點。

第二是間接影響,主要是老齡化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首先是儲蓄率下降,老年人是淨消費者,不是儲蓄者。儲蓄率下降了,則意味著資本增長率會下降,同樣會降低潛在增長率;其次是老齡化社會的技術進步率會下降,因為每個社會中創新能力最強的是年輕人。

社保體系承受巨大壓力

隨著老齡化的發展,人口預期壽命越來越長,意味著領取養老金的時間越來越長,在繳納的時間是給定的情況下,窟窿就越來越大。而同樣隨著老齡化的發展,年輕人越來越少,繳納養老金的人數隨之減少,養老基金的缺口將會越來越大。如果中國的人口形勢不發生逆轉,將給社保體繫帶來巨大壓力,甚至最終可能出現社保危機。

房地產市場拐點

住房既是奢侈品,也是必需品,對作為必需品的住房的需求,就是所謂的“剛需”,它是由人口決定的。

影響剛需的第一個因素是人口總量。如果目前的人口政策不調整,中國的人口將在2020年前後到達峰值,距現在只有幾年時間。當人口到達峰值的時候,房價差不多也就該到達峰值了。

第二個因素是勞動力。新進入勞動力市場的人口是對住房具有剛需的人群,不管是買房還是租房,都是需求。中國的工作年齡人口在2015年前後到達峰值。隨著勞動力總量的減少,剛需自然會下降,對房價構成向下的壓力。

第三個因素是人口的年齡結構。上世紀60—70年代是中國的一個生育高峰,當60後、70後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時候,對住房就構成了巨大的剛需,此後又構成了巨大的改善型需求,因此從2000年至今房價狂漲,可以說跟這一次生育高峰是完全一致的。隨著60後逐漸進入老年,80後、90後人口急劇減少,剛需以及此後的改善型需求也將急劇減少。實際上,當90後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時候,父輩、祖輩可能已經給他們留下了足夠的住房,住房需求減少已是毫無疑問。

第四個因素是城鎮化,這是許多人寄予巨大希望的一個因素。但是,中國目前的城鎮化程度到底如何還有爭論,城鎮化率資料到底能夠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中國城鎮化的真實情況,還無法斷定。

人口的跨區域流動可能會導致部分地區房價走勢跟全國不一致。但是,就全國作為一個整體來說,人口因素表明中國的房價基本上已經到頂。中國房價泡沫如果破裂的話,會從小城市開始,逐步向三四線城市蔓延,然後到二線城市,最後到一線城市。

還有哪些政策應對人口危機?

延遲退休預計2017年出臺

此前有專家曾預測,2023年我國城鎮企業職工(含機關事業單位)基本養老保險將出現收不抵支,2029年累計結餘將耗盡。延遲退休是中國當前最受關注的公共政策之一。

按照人社部部長尹蔚民此前公開的時間表,人社部會爭取2015年完成延遲退休方案製訂,2016年報經中央同意後徵求社會意見,2017年正式推出。方案推出至少五年後再漸進式實施。這意味著中國最早將在2022年首次延長退休年齡。

三中全會中央已敲定:1、從2015年開始,1965年出生的女性職工和居民應當推遲1年領取養老金,1966年出生的推遲 2年,以此類推,到2030年實現女性65歲領取養老金。2、從2020年開始,1960年出生的男性職工和居民推遲6個月領取養老金,以此類推,到 2030年實現男性職工和居民65歲領取養老金。

延遲退休年齡最新規定對照表(僅作參考)

婚姻法不斷完善

《離婚時她選擇"淨身出戶" 仍被判和前夫共同還債》《女子離婚後被負債千萬元前夫不見蹤影》……這類新聞時常見諸報端,近期更是引發熱議,究其原因,是婚姻法24條中對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引發爭議。為此,最高法最新釋出對婚姻法24條補充規定:非法債務不受保護。

最高人民法院28日公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幹問題的解釋(二)的補充規定》,對婚姻法24條補充兩條規定:

夫妻一方與第三人串通,虛構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援;

夫妻一方在從事賭博、吸毒等違法犯罪活動中所負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援。

法製晚報評論稱,順時而變,婚姻法更公道了。值得稱道的是,最高人民法院這次的司法解釋,完全是從實際出發,順時而變,很好地保護了婚姻雙方中弱勢一方的權利,也能有效地打擊債務構陷、惡意欠債等行為。這種比較敏捷的反應,也應該在其他司法條文的修正、解釋中體現。這也是維護司法權威、公正的最好的方法。

如對文章版權歸屬有任何異議,請聯絡正略書院小祕書(ID:zldsh1)。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