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九首京劇曲子,讓你了解什麼是最純正的梅派(組圖)

ADVERTISEMENT

  2016年4月,梅葆玖先生驟然仙逝,這讓傳承自梅葆玖先生父親、京劇大師梅蘭芳的梅派藝術留下了許多人間遺憾。

  就在梅葆玖突然倒下的那一天,遠在台北的梅葆玖開門大弟子魏海敏正在私宴籌措經費,想拍攝一部視頻資料,讓梅葆玖系統認真地講一講,梅派究竟怎麼唱。這是她兩個月前在北京和老師相聚後萌生的念頭。而梅葆玖也對這個計劃表示了極大的熱情和興趣。

  然而,這個願望最終未能實現。

  先生過世半年後,魏海敏應邀來上海參加《600分鍾600年——中國戲曲經典名家盛薈》的演出,她選了梅派代表作《貴妃醉酒》。在這場演出上,她堅持沿用了老師和梅蘭芳大師的“高拉低唱”,而不是如今女演員普通提高調門的唱法。“這並非出於墨守成規,而是我思考、比較過,高拉低唱更顯出宮廷氣派,雖然唱高調門對女演員來說更舒服”。

  然而,這種唱法如今已經少為人用。甚至連合適的樂器也找不到。為此,主辦方差點從北京和香港空運特殊的月琴。

  那天的演出結束,魏海敏還是有點惆悵:梅派的這些講究,知道的人越來越少嘍……

  一年後的清明時節,作為“梅派大師姐”的魏海敏決定以一場【在梅邊·九歌】的演出緬懷恩師,並用九曲最經典的梅派唱段彙成“梅派曲集”,讓觀眾感受到最純正的梅派唱腔之美。這場演出將在4月4日在第十屆東方名家名劇月上首演。之後還將在國家大劇院演出兩場,並赴台灣演出。

梅葆玖和魏海明合影

  作為台灣京劇界的第一青衣,魏海敏少年成名,20歲出頭便成為台灣京劇的頭牌青衣。1982年,魏海敏在香港第一次看到梅葆玖先生的現場演出,驚為天人。1991年6月,身在台灣的魏海敏終於實現了多年心願,在北京拜入梅門,成為京劇大師梅葆玖的開門弟子,也由此開啟京劇梅派在台灣的傳承。

  1996年,她以兩折最難演的梅派戲《貴妃醉酒》和《宇宙鋒》摘得中國戲劇梅花獎。

  從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關注魏海敏的京劇評論家、資深媒體人翁思再說,“魏海敏是當代學習梅派中最規範最有光彩的女演員之一,也是最好的。”

魏海敏演《霸王別姬》

ADVERTISEMENT

魏海明演《貴妃醉酒》

  魏海明演《天女散花》

  幾十年來,魏海敏不斷向梅葆玖請教學習,並近距離看老師演戲。經過20多年的學習,魏海敏對梅派有了很多領悟:“梅派的特色首先就是美,規範是美的基礎”。“梅派還有一重中性美。具體到演唱就是講究骨肉勻停,外圓內方”。

  對於梅派,很多人都稱之為“沒派”。因為它看似無鮮明特點,卻又包容至極。而梅派藝術也最能體現中正平和、規範圓融的中國傳統審美。

  《在梅邊·九歌》是魏海敏將20餘年學梅的領悟通過演唱濃縮展示。梅派曲集精選了《天女散花》《西施》《生死恨》《太真外傳》《霸王別姬》《宇宙鋒》《洛神》《穆桂英掛帥》等8支梅派名劇中的代表唱段,並收入昆曲《牡丹亭》選段。

  “梅蘭芳給人的感覺是"非仙即後",但其實梅大師演過很多角色,早在1920年代他就編演了大量的新戲,在"四大名旦"中奪魁就有一部分是勝在新戲上。終其一生他都在開拓、創造,即使看《在梅邊·九歌》中的9個角色,也是各自迥乎不同。我最服梅大師的地方就是他對角色的塑造,而他始終保有的創意精神,是我們最應該傳承並發揚的”。魏海敏說,自己在2017年發下誓願,要把好的梅派戲都整理出來,演給更多的人看。

  為了這場曲集,魏海敏請來了北京京劇院梅蘭芳京劇團助陣,特邀了梅葆玖先生的琴師舒健操琴。中國音樂金鍾獎金獎得主、“古箏王子”劉樂也將參與演出。

  演出共取九首曲子,因為梅葆玖人稱玖爺,同輩也都叫他玖哥。而這九首曲子,每一首都有梅派的特別講究。其中有三分之二,如今已經很少演出。以下是魏海敏對為何選這九首曲子的介紹。

梅蘭芳演《楊門女將》

  梅蘭芳演《遊園驚夢》

  第一部分:梅蘭芳早年的作品,如今已經演出很少。唱腔有快有慢,有西皮有二黃,顯示了梅蘭芳選擇角色創造是非常多元的。

ADVERTISEMENT

  《天女散花·雲路》

  梅蘭芳大師創造了一種全新的中國舞台劇樣式,叫“歌舞戲”,顧名思義就是載歌載舞,《天女散花》是代表,它是梅派傳人從小必修的入門課。《天女散花》的創排來自於梅大師對佛像的喜愛和靈感,把它作為開幕曲是因為我相信老師和師祖都重回仙班,在天上繼續創造美輪美奐的藝術。

  梅蘭芳演《天女散花》

  《西施·想當年(南梆子)》

  南梆子是京劇從梆子戲吸收來的一種曲調,完成它京劇化的是梅蘭芳大師,幾乎每出梅派戲里都有南梆子,最著名的唱段是《霸王別姬》里的“看大王”。選“想當年”這支【南梆子】,是因為梅大師從《西施》開始在京劇樂隊中引入了京二胡,這是他又一個了不起的創造。以前是沒有京二胡這個樂器。因為梅蘭芳的嗓音條件用京胡來伴奏比較單一,所以當時就研究很長時間,選定加京二胡,從而延續到今天。

  《生死恨·機房》

  《生死恨》編演於20世紀30年代,表達了梅大師通過戲劇鼓舞民眾同仇敵愾抵抗入侵的社會責任感。1948年,它被拍成中國第一部彩色電影,但限於時長,“機房”一場中的動人唱段被刪減。1982年,我第一次在香港看到梅葆玖老師的現場演出,才聽到了這套唱腔,清新精妙的編曲讓它從此成為我心目中梅派唱腔的“Top 3”。

  梅蘭芳演《生死恨》

  第二部分:梅派最經典的唱段

  《牡丹亭·驚夢(山坡羊)》

  老師說:“不會昆曲就不是梅派”。梅蘭芳大師告誡後輩子孫,昆曲是每個戲曲演員必須去學習的,是戲曲之母。

  《太真外傳·無限憂愁》

ADVERTISEMENT

  梅派曲集不能沒有楊玉環,但很多人不知道除了《貴妃醉酒》,梅派還有《太真外傳》。1927年票選“四大名旦”,幫助梅大師奪魁的正是這出《太真外傳》。它是梅派唱腔的集大成者,也是《大唐貴妃》的前身。

  梅蘭芳演《太真外傳》

  《霸王別姬·勸君王》

  這段唱的唯一入選理由就是它太經典了。

  梅蘭芳演《霸王別姬》

  第三部分:展現梅蘭芳梅大師在表演上的塑造能力,這個段落會加入不一樣的舞台元素,不同的服裝、設計。

  《宇宙鋒·金殿》

  《宇宙鋒》是出很特別的戲。它是梅大師最喜歡演的戲,也是票房最不穩定的梅派戲。就因為這出戲很“冷”,很難演,梅大師一直在研究怎麼演。這一次挑選了“金殿”這個比較特別的一段,唱比較少,大部分是念白。演的是一位大家閨秀在皇帝面前裝瘋抗旨抗婚,包裹著幾重“假扮”關係,是修習梅派的試金石。

  梅蘭芳演《宇宙峰》

  《洛神·屏翳收風》

  它從曹子建的《洛神賦》而來,音樂美、辭藻美、造型美、意境美,極致表達著梅派對“美”矢誌不渝的追求,我們稱這支長達18分鍾的套曲為“梅派交響詩”。這首曲子如今已經很少聽到。

  梅蘭芳演《洛神》

  《穆桂英掛帥·一家人》

  53歲的穆桂英是梅蘭芳大師塑造的最後一個角色,也是最經典最有高度的作品,不僅僅是簡練凝聚。不用唱也不用念,完全用身段把整個情緒展露出來。爐火純青,語言不足以表達其精彩。鑼鼓喧天的時候,有一段名喚“九錘半”的表演。要演出這樣的戲,演員本身的成熟度要夠。

  35年前,我坐在台下看梅老師演這段,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10年前,世界先鋒戲劇大師Robert Wilson坐在台下看我演這段,當即說:“我要為她排一出戲”。來源澎湃新聞記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