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下單153億美元收購Mobileye,為什麼說這筆交易有點貴?】

2017年3月13日,英特爾宣布以15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以色列ADAS公司Mobileye。這也是自收購Movidius以來,最大的一筆基於視覺識別的技術收購。而英特爾的動機也很明顯:無人車

無人車?

目前在英特爾內部,本應該屬於物聯網事業部的無人車項目被劃分成了單獨的部門,意在加強該產業投入。在一輛無人駕駛汽車中,攝像頭每秒生成20-60 MB數據,雷達每秒最多生成10KB,聲呐每秒10-100KB,GPS將以每秒50 KB的速度運行,激光雷達的運行速度則是每秒10-70MB之間。把這些數字相加,每台無人駕駛車輛每天將生成約4000GB數據。

然而,即使5G來臨,這樣的上下行流量對於任何一家無人車公司來說仍然是一個難題。眾所周知,英特爾是一家底層技術公司,該企業的解決辦法均圍繞其計算產品,如酷睿、至強處理器等。那麼結合上面說到的問題,英特爾就非常希望能夠得到對OT(operation technology)公司的控製權,建立自己的計算量生態。如下圖所示

另一方面,得到OT公司就代表他們能夠大幅度提高設備投資利潤率,從以往的65%,大約能提升到90%左右。將近25個百分點,再算上無人車對應的市場,這個數字難以想象。於是我們從英特爾的收購以及合作曆史來看,他們的想法顯而易見:

收購Altera:利用FPGA技術進行物理加速,提高產品性能,從而改善邊緣以及後端的深度學習能力。

收購Movidius:提升機器視覺識別能力。

收購Itseez:完善無人車解決方案。

東軟、紅旗和英特爾合作項目C4-Alfus智能座艙:車內最多支持5屏互動(駕駛、乘客、視鏡),集成V2X;提供API和SDK,讓軟件開發商(微信、QQ等)入駐C4-Alfus;LTE和V2X技術。

以色列的Mobileye因為其ADAS技術過於耀眼,導致其研發方向更貼近於其合作的汽車廠商,該企業的模式就形成了一種:為了客戶而定製化。這其實和英特爾那種以底層技術出發,通過垂直和水平兩個維度去製作解決辦法和銷售通用套件的模式之間產生了一種無形的衝突。

綜上考慮來說,收購是誌在必行的。

153億會不會有點貴?

雖然遠比不了英特爾斥資167億美元收購Altera,但是我仍然認為以153億美元收購Altera確實是多花了一些冤枉錢。讓我們拋開設備投資利潤不談,單就無人車技術做一個簡單的討論。

無人車技術肯定是要結合汽車廠商討論的,目前Mobileye最大的銷售客戶則是寶馬。然而正因為是寶馬這種德系巨頭才會讓我覺得這筆交易看起來並不是那麼美好。首先我們要先了解一個市場嚐試,德國汽車絕對不會在技術落地或者即將落地前進行宣傳。現階段除了2016年英特爾、寶馬以及Mobileye的聯合發布會,幾乎聽不到一點關於寶馬無人車的聲音。反倒是奔馳generation Q在對標特斯拉無人駕駛技術上引起了業界不少轟動。

由此可以判斷,Mobileye這支團隊在收購以後,還要持續注資進行長期培養才能反饋與市場銷售業績。對比Altera那種收購後立竿見影的產品升級,以色列人似乎不是那麼給力。

其次一點是英特爾自身對於無人車的做法更依賴其平台能力,即端到端之間的環路。因此問題也就來了,端到端之間有一個很重要的環節就是車,而銷售體系末端,同樣給予整個無人車生命的也是車。用腳後跟想也知道,英特爾不是一個車廠。所以即便收購了Mobileye,英特爾依然掌握不了話語權。

端到端環路

那麼我們可以說,英特爾和紅旗,還有寶馬的合作才會是其擴展水平業務線的根本。英特爾想做無人車平台和解決辦法,必須要通過這些合作項目才能體現出性能、高冗餘度以及安全性。

當然,最後我們總要去暢想一下這個未來的技術。目前英特爾在該領域掌握的技術有:5G、車載HPC、機器視覺人工智能深度學習、人機交互、大數據處理。這些其實都是無人車在未來移動終端化的必要屬性,收購Mobileye對於英特爾來說一定是加速無人車技術的研發進度。

另一方面,英特爾要為自己的大手筆買單。剛才我說了,從收購到養團隊,英特爾即便是這個星球上計算量最高的公司,他們在買買買之後依然要砍手。一些跡象表明,他們會砍掉MR、無人車、物聯網、體育、無人機這些大熱點之外的某項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