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皇帝在召見侍寢的時候,為什麼從來不會碰見妃子們來月事呢?

  看過許多電視劇的套路:隻要女生不想要做那個事,就會推脫說自己‘大姨媽’來了,這個時候即使男生再怎麼無奈,也會停止那種想法。

  女生可以靠這一招保護自己,可是在中國古代封建社會中的皇帝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天子,隻要他開口要求了,誰又敢拒絕呢?

  

  每個女性都有來“大姨媽”的經曆,殊不知在科學的論證下,如今也流行起“大姨爹”這個名稱來,意指男性在一個月里的煩躁時期。

  我們都知道在古代整個天下,不論是皇後還是嬪妃,所有人都得服從皇帝的命令,干什麼都是皇上說了算。

  一旦皇帝想要之時,那些不方便的嬪妃便會減少拋頭露面的機會,有的還甚至躲藏在自己的房門內。畢竟皇帝欲念一起,便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那麼問題來了,雖然可以隨時隨地臨幸後宮任一妃嬪,但是如果妃子們來了月事,又該怎麼辦呢?

  任由皇帝闖紅燈嗎?當然肯定不會。當嬪妃來月經怎樣拒絕皇帝臨幸也是大有學問的。

  其實女子在月經期間是可以拒絕皇帝的臨幸,只是不能明著拒絕,否則將會觸犯龍顏,招來殺身之禍的。

  就比如說唐代著名詩人王建就寫過這樣一首《宮詞》詩:“禦池水色春來好,處處分流白玉渠。

  密奏君王知入月,喚人相伴洗裙裾。”而其中的“入月”就是指宮女來月經,她們通過“密奏”的方式委婉告知皇帝:我來好事了,您另找他人解決吧。雖說這樣確實太委婉了些,但是卻也是讓雙方不那麼‘尷尬’的好方法了。

  

  雖然古代宮女“密奏入月”的辦法有很多,但歸根究底,其實只有一種,那就是做記號。

  就比如說漢朝宮女做記號的情形,就連《史記》都有明確記載:“天子諸侯群妾,以次進禦,有月事止不禦,更不口說,以丹注面目為識,令女史見之。

  ”簡單點說就是,無論天子還是諸侯的大小嬪妃,都必須按順序“排班兒”伺候大家共有的丈夫,哪個女子來了月經就不參加輪值了,不能直接說,而是用紅顏色在臉上做標記,讓主管的“女史見之”。

  這里沒說皇帝直接看到哪個女子臉上有紅色標記就取消臨幸計劃,而是由主管人員“密奏”。而女子在月經期間除了“以丹注面目外”,還有戴戒指的做法,也是一種記號。

  

  金銀戒指,作為後妃和宮女的官方標配,就用來表示自己今日不便。嬪妃們如果在自己的手上戴了戒指,就意在告訴皇帝今天不適,不能強行侍寢,否則可能會染上惡疾。

  

  所以,金戒指也被稱為“經戒之”,表明月經期間戒除性行為,是一種警示標誌,這也不失為一種好辦法。

  奇思妙金作為現貨指導高級分析師,對於投資有一定的見解,最主要的是研究黃金、白銀、原油、天然氣、銅等現貨產品。無論朋友你在這個市場上做的如何,那麼都可以進行一個關注,多一份選擇多一份機會,並無害處。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聯系奇思妙金微信:qsmj668,給你不一樣的金融分析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