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題散文*優秀作品*春天來了(上)

ADVERTISEMENT

  

  作家新干線

  春天來了(上)

  作家新干線

春的音樂篇章

作者:田麗娜

  我們在回憶

  說著那冬天

  在冬天的山巔

  露出春的生機

  ……

  我們慢慢說著過去

  春風它帶走冬的寒意……

  這首90年代的歌曲《春光美》 ,至今仍是我的最愛,相信很多朋友聽過也喜愛,因為它不僅訴說著春的萌動,春的漸漸走來,還暗合了我們春日必踏春的習俗。

  不負春光,多情如我,怎可錯過?每年我們兩三閨蜜是一定要尋春而去。走進山穀,楊柳風唅面,細嫩的柳葉露出鵝黃綠,道路兩旁遠遠望去,一片柳煙朦朦,猶如蒙紗少女,搖曳生姿,顧盼倩兮,嬌弱羞兮,我們說著過去的冬,說著生活的瑣事,說著春,說著將來的願景,我們一步一停留,或拍照,或佇立,或嬉戲,心動的聲音隨春光春動散開,連鳥兒也聽得見,亦步亦趨。

  我們聽見水聲了,有山怎 能無水?立春一過,冰雪始融,泥土解凍,眾卉日新,驚蟄春雷,連小蟲都耐不住想要探出頭來撒歡,抖落一冬季的灰塵,何況流水?這時一曲《水》潺潺入耳,隨著淙淙流水,歡快小溪流進正在欲伸懶腰的杏花枝頭,杏花含苞,胭脂萬點,深紅色的花蕾俏立春邊,在還是枯瑟的山坡上奪目而來,占盡春風十里長嶽,遠遠,淡淡生香,走進喜聞,香中帶著若隱若現的杏味,一如她的花瓣,層層遞開,顏色也由深紅漸次為淺紅,粉紅,粉白直至全白,我們常知道梨花一夜燦白,驚豔初春,殊不知,杏花是報早春,開仲春,瀉暮春,她嬌滴的色彩便是春的物候的依次更替,你借我一縷春風,我還你一個春天,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春!杏花大美,美在含蓄,美在持續,美在綻盡各種風情。

  一路走來,走進雷雨驟響的《雨打芭蕉》園,鏗鏘擲地的《雨打芭蕉》,不似輕曼的水曲,柔弱的花兒,它任風吹雨打而不倒,芭蕉在嶺南文化里既雅亦俗,芭蕉很入文人騷客眼,且入詩很多,是為雅,她又是嶺南人賴以生存的農作物之一,是而俗。田間,坡頭,小院,陽台,均可養殖,雨打芭蕉時,像春雷滾動,也歡愉了葉下草蟲,春的生機盡顯。

  王維說,雨打芭蕉葉帶愁,心向新月向人羞。依我看,應為雨打芭蕉葉不愁才對,因為芭蕉從不懼風雨考驗。

  是的,考驗?我們每個人人生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考驗,跨過去,人生依舊是個藍天,像滿腔情懷曲《臥龍吟》里的主角諸葛亮,面對司馬大軍,淡定於城頭一曲,《十面埋伏》嚇退司馬懿雄兵。

  束發讀詩書,修德兼修身

  仰觀與俯察,韜略胸中存

  每每聽古曲《臥龍吟》,我都眼眶濕潤,心中澎湃,以我們學識,我們只能仰望,不能俯察,更無躬耕身未忘憂國之胸襟,那麼做好修德兼修身吧,在這春光明媚之時,我們既不能負春日好時光,與友人滿目春燦爛的感覺,又不能負春日好年華,播種心中所願,待金秋時能收獲滿滿,無論腹貯萬卷,事業上升,還是家庭美滿,都是臥龍吟中的一曲!

  (點評:聽曲成文以寄春意,很好的思路。注意句子的完整,有的虛詞不可省,比如“以我們學識”中間的“的”字還是應該有的。引文應認真核對原文,王維的詩後句是“心同新月向人愁”。“我們既不能負春日好時光,與友人滿目春燦爛的感覺,又不能負春日好年華,播種心中所願”這句中的“好時光”與“好年華”只是時間的不同表達,實為一物,沒有選擇關係。注意用詞的準確性,比如“楊柳風唅面”中的唅,“連小蟲都耐不住想要探出頭來撒歡,抖落一冬季的灰塵”中的抖落。)

  田麗娜:1969年生,長安人,長安作協會員,理事,詩歌委員會副主任,“史飛翔工作室”第一批簽約作家。喜愛古典文學,偏愛古詩詞,有多輯詩集(篇)作品發表在報刊及網絡媒體上。熱愛運動,喜好旅遊。

  

春天來了

作者:盧青雲

  剛剛過完年,孩子們都跑出去玩耍了,我和愛人在家閑的無事,看她也悶的慌,我說去郊外走走吧?她說天還這麼冷,有啥可轉的。我說過幾天你要開學了,想轉的機會不多了,她說光禿禿的山坡上,到處都灰灰蒙蒙的,沒有一片綠,沒啥可看的。但也許礙於面子吧,我們一同向高速路邊的公園走去。

  公園是三四年前建好的,觀賞樹木主要有銀杏樹,楓樹,側柏,白皮鬆和幾片竹林。花木主要有牡丹,玫瑰等。公園不是太大,但規劃的比較合理,各種紅的白的天然石頭在各處時有擺放,還有石橙和長椅走廊以及書法木刻,很有些文化文化氛圍。

  一到公園,愛人環顧四周後就說,有啥?

  我說,別急,四處走走。

  我先到一片牡丹花園里,低下頭四處探尋著。愛人不解地問,你在尋啥哩?

  我說有好看的東西呢,你看看就知道了。

  愛人不解,但有了興致,也隨我一齊低頭張望。

ADVERTISEMENT

  你看,那些小草都開始泛著嫩綠了呢。

  有嗎?愛人問。你隨我指的看吧。

  我所指之處,那些小草正從土里鑽出個嫩黃的尖尖,零零星星地分布在眼前的還有些冰凍的土地上,一些石塊下的長勢更好些。

  更有蒲公英之類的植株已經長有小指尖那樣的片葉,顯得生命力非常旺盛。

  植物真是奇怪呢,天還這麼冷,地還沒完全開凍它們就開始生長了呀。愛人不解地說。

  它比人的感知力強多了,知道春天來了,早早探出頭來迎接了呢。

  聽了這話,愛人很是興奮,說,再去別處看看。

  我說,看了你就知道今天沒白出來,你轉轉就能聽到春天的腳步在告訴你,春天來了。

  愛人會心地笑了。

  (點評:和愛人一起尋春,盧青雲這篇文章,看似尋春,其實表達的是夫妻之間濃淡相宜的情趣。春再好,沒有賞春的心情就什麼都沒有,為作者點讚。不足之處是有的句子表達不合情理,比如“但也許礙於面子吧,我們一同向高速路邊的公園走去。”這句不像夫妻之間的交流。或者作者想表達的是妻子不忍心駁我面子。)

  盧青雲:山西垣曲人,愛好文學,以文會友。現供職於垣曲某企業。

  

  春天來了

  作者:薛文法

  又逢星期五,暫時脫離了思想緊張、壓力沉重的學校樊籬,去奔向令人心曠神怡的田園風光之中。

  時值仲春的一個下午,春陽還升起老高,自行車推著剛一歲多還咿呀學語的凱帆(侄兒的孩子),走向草木盎然的村北田野。

  麥田蔥綠,像地毯一般鋪向天邊。麥苗剛剛沒過腳踝,仿佛能聽到它們刷刷的拔節聲。一股股清洌的井水灌進麥田,麥苗貪婪地吮吸著甘露,猶如凱帆拿著奶瓶,咂得嘖嘖有聲。誰家的油菜花開了,金黃金黃,一大片燦爛如陽光。深吸一口氣,甜幽的香味直往鼻孔里鑽。蜜蜂嗡嗡嚶嚶,在花叢中忙著采蜜。蝴蝶也翩翩起舞,湊著熱鬧。俯身采擷一朵精巧的菜花,像拿著一件珍寶般的工藝品,將它遞至凱帆的嫩手中,凱帆也仿佛受到了感染似的,小嘴發出嗬嗬的笑聲。隻可惜他不“憐香惜玉”,片刻間就將花瓣揉落,真是“暴殄天物”。但又想起陸遊詩句:“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心中便釋然。

  回望剛剛泛上綠裝的小土山,許多往事從記憶的大門中一湧而出。兒時,山間小路上留下多少歡快的腳印和嘻鬧的笑聲。剛打春以後的挖白蒿,下過雨後的拾地軟,還有鑽山洞,打遊擊。土山雖然貧瘠,但它能夠給我們提供酸甜的酸棗,黃軟的杏,燈籠般的柿子。成年後,自從我踏上教學之路,曾經在清晨帶領孩子們在土山上出操鍛煉,也曾在夏夜頭戴礦燈捉過蠍子……

  回憶的思緒拉回現實。土山依舊,卻已物是人非。她用母親般的情懷,盡自己的力量,給她的子民們提供她那並不十分充盈的乳汁。生於斯,長於斯,我們可以感受到她那博大而深沉的愛。正思入迷之時,凱帆用手輕觸吾臂,不禁哂然,真乃“小兒不知美滋味”耳。

  抬頭遠望,鄉親們三三兩兩,在麥田中澆水、噴藥、除草。騎車進村,有幾家翻蓋新房,舊貌換新顏。十字街上,黃發垂髫,怡然自得。牆根曬暖,敘說當年;下棋掐方,跳舞健身。水泥硬化的街巷,平展筆直,四通八達。街道兩旁,花木蔥鬱,芬芳爭豔;太陽能燈,站立路邊。寬大的LED電子顯示屏幕上,一行行鮮紅的大字,不斷播放著昨天剛召開的十二屆五次人代會上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各種惠民政策不時地振奮人心。

  我心里湧起陣陣熱浪,傾心熱愛的故鄉,日益昌盛的祖國,都使我感到和煦的春風撲面而來……

  春天來了!

  ( 點評:帶著咿呀學語的侄子遊春,我猜是作者有意如此行文,這樣可以從不同視角描寫眼前的春景,增加了文章的生動性。個別句子還需斟酌,比如“ 時值仲春的一個下午,春陽還升起老高”,還升起老高雖然表意是沒錯的,但既然是下午,就不會有升起的動力了,似乎應該說“太陽還高高地掛在天空”。)

  薛文法:1972年生人,河東後稷人氏。自號汾濱儒生,運城作協會員。出身農耕之家,執教私立學校。生平酷愛文學,堅持不懈,樂耕不輟,采棗花之香蜜,書多彩之人生。

  

春天來了

  作者:阿敏

  終於輕鬆了!

  脫掉了厚重的棉衣,舒展開宿了一冬的臂膀,走在溫暖的陽光下,風不再刺痛,路邊的柳枝巳著上綠裝,把自己打扮成一個青蔥少女,低著頭,含情脈脈地注視著身邊走過的每一個人。

  莫辜負如此美好時光,相約了好姐妹去踏春。

  野地里的麥苗,昂首挺胸顯英姿。梅園里的花兒各懷鬼胎。有的張嘴在笑,有的裂嘴微笑,還有的緊閉雙唇不急不惱。好像在說:姊妹們,你們笑吧!看誰笑到最後。

  一叢叢野菜從冬眠中蘇醒,一棵棵使勁吸著光的養份,直著身子往高瞭望,期待著帶它回家的人們。薺薺菜說:“白蒿你別賣弄身子,你往身上擦那麼多粉要干嘛?人把你帶走照樣給你先洗澡,粉擦再多也沒用。”薺薺菜的妒忌話讓白蒿很生氣,哼!“薺薺菜,你個小心眼的,見不得我白嫩漂亮是吧?你穿紅戴綠也白搭,你頭插小花弄風騷,沒我吃香,一會人來了都是領養我,你這綠了八嘰紅窪窪的沒人要。

  我和慶妹被這一堆堆鮮嫩的野菜吸引了眼球,顧不得聽明白它們在說些什麼,用手扒拉著腳下一叢叢嫩綠。

ADVERTISEMENT

  看到一個老人家也被眼前的嫩綠吸引,一臉皺紋里布滿燦爛笑容。“阿姨你找的是啥?”“看,白蒿。”阿姨掂著手里的小袋子舉到我眼前,“太小了不好找。”“你也在找白蒿嗎?”我嘿嘿一笑從袋里抓出來一小把野菜給阿姨看。“您瞧瞧這是啥”?“薺薺菜啊!”“我喜歡吃薺薺菜,采回去洗淨了,包野菜餃子,味道好極了。”“白蒿也好吃,還清熱瀉火呢!”阿姨說。我看到白蒿和薺薺菜同時得意了,在微風里搖著頭,似乎在說,看看,都有人喜歡我吧!

  蹲在一旁的慶妹專心致誌地在拍一坨蹲布草,你看她圍著蹲布草左一張右一張地拍攝。喜愛大自然的她見了花草總要拍照,看她臉上一直洋溢著美滋滋喜洋洋笑容,沉浸在拍照的樂趣中。

  多麼美好的季節,邊賞花邊挖野菜,幸福的人們醉美在香甜的季節里。

  (點評:阿敏的文字總是那麼詼諧幽默,趣味十足,讓人讀來忍俊不禁。文如其人,寫出自己的個性就是好文章。個別用詞還需準確,比如“野地里的麥苗,昂首挺胸顯英姿。梅園里的花兒各懷鬼胎。”野地似乎應為田間,各懷鬼胎的形容有點用力過猛。)

  阿敏:祖籍浙江諸暨,現居山西垣曲。愛好文學,崇尚文字。不為成名成家,隻想在舜鄉文學的天空,留下一隻笨鳥展翅的身姿。

  

春天來了

作者:劉靜

  寒隨一夜去,春逐五更來。季節在我手腳忙亂的日子里已悄然轉換。

  慵懶地行走在光陰的路上,很長時間都不敢去碰觸心底那些繾綣的情愫,很怕多愁善感的我一不小心就會淚眼婆娑。春光照亮了心底的陰影,於是攜一抹笑意盈然,在桃紅柳綠的春天里小心翼翼地溫暖自己。

  在中條山腳下的這個小縣城里,每年讓我最早感受到春訊的是街道兩旁和亳清河畔婀娜的柳。

  桃花開罷杏花開,臘梅報春更當先,雖然大多數人都追尋著春天的花色,但是在我心里,覺得只有柳樹綠了,才算看到春天的影子。於是每年,我都眼巴巴地盼著柳樹枝頭那葉蕊搖擺成春天的模樣。

  但是我迎春的心卻是一波三折。

  媽的腿不好,爸的腰不好。冬天,總是很難過。天氣暖和起來,他們的身體便會輕快許多,於是我便翹首盼春。

  聊天時,老媽說:“不知道明年還能不能給你們幫上忙?”老爸說:“老嘍干不動嘍。”我的父母雙親啊!給了他們一雙兒女最無私的愛,一輩子操勞,無怨無悔!

  我坐在椅子上發呆。這春天的腳步啊,究竟是快點好呢,還是慢點好?想著愈來愈老的爸媽,又想讓春天的腳步走慢點。畢竟對於他們,過一個春就少一個啊。

  這兩天倒春寒,感冒了,頭疼。難道我的祈禱應驗,春的腳步真的慢下來了?

  老媽說:“打春了還有十天臘,哪兒能那麼快就暖和呀,快把藥吃了,多喝點水。”

  時光拖曳著歲月,輾轉流年,冬已踉蹌遠去。

  時光啊,真能讓我的父母慢點變老嗎?

  沒有人知道生命的那一端究竟是冷還是暖。有時候我情願篤信前生來世的禪語,情願人的生命是有輪回的,人的靈魂也是可以有安棲之所的。腐爛的只是肉體,而靈魂可以穿越死亡,永遠不老不朽。

  一春又一春,自然的四季輪回,人生的春天卻難以回還。

  又一次來到河邊,隨手扯下一枝綴滿嫩芽的柳鞭,好想把這一枝春天度給年邁的父母,讓他們的春天也有無盡的輪回。

  (點評:作者別出心裁,寫出了春天來臨時面對愈來愈老的父母的矛盾心態,一方面想讓春天早點來,好讓多病的父母在春暖花開的季節里身體輕快起來,一方面又感歎光陰易逝,父母漸老,過一春少一春,想讓春天的腳步走慢點。孝心大過賞春的心態,好文章。)

  劉靜:1972年出生。喜歡戶外運動,喜歡用心歌唱,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垣曲縣作家協會會員,有多篇作品發表於網絡,部分作品發表在《舜鄉》雜誌。

  

春天來了

作者:史光榮

  天氣漸漸暖和了,走向縣城外側的東環路森林公園,發現去年剛移栽的臘梅花已經開了,綠萼和紅梅也競相綻放了,一團團蜜蜂聞著花蕊的馨香一路飛來,翩躚起舞,給寂寥的野外增添了一絲生氣,小小梅園像世外桃園一般姹紫嫣紅,好像春天真的來了。

  但我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因為梅花天生的一身傲骨,雖枯枝橫天,但內心岩漿般火熱,初綻的花蕾,越冷開得越豔,越寒越開得枝繁,翹首昂立,楚楚動人,是報春的花兒,但梅花報春有太多的不確定性。

  這不,賞梅回來沒幾天,北方就來了場倒春寒,氣溫驟降十幾度,並下了場一冬天也沒見過的透雪,飄飄灑灑,銀裝蠟像,梅園上下紅妝素裹,分外妖嬈。

  像梅花一樣,判定春天來還是沒來,我不敢相信任何花兒,不敢把滿腔真心質押到任何漂亮的花骨朵上,因為怕水,怕風,水性揚花,風也揚花。

  春來的時候,我喜歡看那河邊的楊柳,楊柳是風向標,春暖的時候,熏風和煦,僵硬了一個冬季的枯萎枝條,由僵變柔,由青轉綠,微風拂動,倒垂的柳絲像長發般飄柔,左右搖曳,似水流年,昭示著春已來臨。

ADVERTISEMENT

  春天來了,我更相信貼在地皮上生長起來的白蒿。

  白蒿,北方一種最普通的蒿草,正月白蒿又名茵陳。百科全書上文稱菊科植物,葉如細絲,色微青白,初生似鬆針。

  因為白蒿是貼著地皮拱出來的,最先感知大地的溫度,地暖了,它就長出來了,地還冷,它就蟄伏。無關於時節,無關於媚讚。

  正月時,田野里的其他野菜大多還沒發芽,白蒿卻在枯枝敗葉的掩飾下,以細微的針葉芽坯,貼著地皮悄悄地探出頭來,等大地回暖春來乍到時,一夜之間就齊刷刷地長出嫩葉來。

  白蒿出來了,春就來了,真的來了。

  小時候,白蒿是春天的菜一糧,青黃不接時,好不容易盼到春來了,大家爭先恐後地走向原野,采下之後用清水洗淨,拌面粉蒸菜,加入油鹽蒜泥,味道異常鮮美。

  白蒿曬干也可入藥,有清熱利濕、解毒療瘡、治療濕熱黃疸等功效,也可曬干當茶泡飲,清水嫩葉,別有芳香茶趣,有護肝潤肺之效。

  但采摘只有短短的十幾天時間,正月之後,由白轉青,逐漸長高至二三尺,變成蒿草,就不是藥了,隻可漚肥,或當柴燒,正可謂民謠說的:“正月茵陳二月蒿,三月拔下當柴燒”。

  白蒿長出來的春天,是嫩春,掐一下,就會滴汁的春天。

  白蒿長出來的春天,是真春,不會再反複的春天。

  我們歡呼,我們雀躍。

  我們真的步入了春天,一個綠意盎然的春天。

  (點評:史光榮的筆觸總是指向社會的底層,連寫春也是如此,筆鋒一轉,低微的白蒿就替代了所有的鮮花,對底層的關注,對弱勢群體的關注體現了作者的悲憫情懷。在為讀者講道理的時候,要注意自己文章的理由要充分,比如“像梅花一樣,判定春天來還是沒來,我不敢相信任何花兒,不敢把滿腔真心質押到任何漂亮的花骨朵上,因為怕水,怕風,水性揚花,風也揚花。”後邊的怕水怕風作者想表達的是水和風都如楊花捉摸不定,但沒有說透。而且水和風並不能代表季節轉換,四季都有水和風。揚花應該是楊花的筆誤。)

  史光榮:1965年3月生於山西垣曲,畢業於山西經濟管理干部學院,現供職於垣曲縣經信局。在省市報刊雜誌及微信平台上發表有多篇論文、詩歌及小小說、散文等文學作品。

  

找春天

作者:康永蘭

  早春午後,我和女兒到郊外散步。她跟我說好,她要找春天。

  春天在哪裏呀?春天羞羞答答,躲躲藏藏,只有春風形影不離。

  我翻開石塊,幾棵嫩黃的小草探出頭來,女兒不住地拍手:“那是春天的眉毛!”

  我們來到小河邊,女兒像一隻小鹿,在小河邊活蹦亂跳,不停地撿起路邊的石子,扔進小河里打水漂。

  我站在一株柳樹旁端詳,輕喚女兒,柔軟的柳條之上牙苞點點,女兒好奇,看了又看,想了又想,俏皮地說:“那是春天的眼睛!”

  我看著滿樹絲絛,仿佛被女兒的靈氣感染,脫口而出:“那一定是春天的長辮子!”

  女兒微笑著向我豎起了大拇指。

  “媽媽,快看!尋著女兒手指的方向,我看見了幾隻麻雀飛起落下,交頭接耳,蕩得灌木叢搖晃不停。然後她說:“要是有燕子在長辮子上蕩秋千就好了。”

  我蹲下身子,伸手挖起腳下濕潤的泥巴,在手里揉捏,捏成小燕子,粘在柳梢上。微風吹來,泥燕子隨風而動,栩栩如生。女兒歡快地拍手了。

  春天,我們聽到了你,我們看到了你,我們摸到了你。

  你躲在石頭底下偷窺,你藏在樹枝上擠眉弄眼,你跳到小河里唱歌……

  “媽媽,這里真好,下星期我還要來,那時我們一定能看到機靈的小燕子,找到更多的春天。”

  我說好。回頭看到女兒沐浴在春風里,像隻快樂的小燕子。

  (點評:情趣盎然,擬人化的處理賦予文章活潑靈動的感覺,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賞春之作獨賞不如眾賞,有伴就多一個視角,況且是和心愛的女兒。)

  康永蘭:山西古交人,文學愛好者,曾在報刊雜誌發表文章。愛山,愛水,愛世界。愛天,愛地,愛生命中的每一個人。喜歡用淺淺的筆墨,塗抹歲月恒久的真誠。

  

(點評老師:姬永勝)

短篇小說有獎大賽征稿啟事

  為活躍本群氣氛,繁榮本平台文學創作,決定即日起開展一次短篇小說有獎大賽活動,現將有關事項公告如下:

  1、征稿範圍:本平台所有投稿作者

  2、征文題材:不限

  3、字數限5000字以內。

  4、參賽稿件必須是原創首發,在任何媒體和微信平台發表過的作品禁止參賽。一經發現即取消參賽資格。

  5、征稿時間:3月15日起至4月15日止。

  6、獎項設置:一等獎一名,二等獎兩名,三等獎三名。

  7、獎品設置:

  一等獎獎品:現金100元及文化禮品一份(崖柏或澄泥硯鎮尺一副及字畫一幅)

  二等獎獎品:現金50元及文化禮品一份(同上)

  三等獎獎品:現金30元及文化禮品一份(同上)

  8、參賽稿件請寄本平台小說郵箱:3295584939@qq.com,所有參賽作品必須注明“有獎參賽”字樣,不注明者不與評獎。

  9、所有參賽作品將在本平台擇優發表,獲獎篇目將從所發表作品中評選。

  10、評選時將適當參考其作品的閱讀量及留言數,閱讀量高和留言多的作品,優先進入備選範圍。

  本次有獎大賽所有獎金及獎品由盧雲峰老師全額讚助。

  

  【作家新干線】推廣團隊:

  本刊主編:譚文峰

  小說編審:張 輝 微信號:zhanghui750525 詩歌編審:姚 哲 微信號:8913480

  散文編審:楊誌強 微信號:yzq13734283479圖文編審:姚普俊 微信號: yqwyzfq

  發刊製作:師鄭娟 微信號:szj872668752

  小說投稿:3295584939@qq.com散文投稿:3118633192@qq.com詩歌投稿:3474682901@qq.com

(關注ID:zgzjxgx)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