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羅輯思維》去“羅振宇”化之後,知識付費還能怎麼玩?】

ADVERTISEMENT

在瑪雅人推算的世界末日,2012年12月21日,地球沒有毀滅,反倒出現了一個全新的“轉基因”物種“羅輯思維”。

雖然相較於南喬峰“高曉鬆”的文化類脫口秀《曉說》(名字居然還是韓寒欽定的),北慕容“羅振宇”的知識類脫口秀《羅輯思維》差不多晚了9個月;而且比較悲催的是羅振宇的動作又比另一個老羅羅永浩晚了8個月。

所以,在知識存量方面羅振宇比不上高曉鬆的“學富五車”,人家壓根就沒想過什麼商業模式、而羅振宇一開始就把《羅輯思維》當作一款產品;初心如何不言而喻,所以《羅輯思維》的成功其實是一支“冰與火之歌”。

另外,羅永浩於2012年4月8日宣布做智能手機也是像一個驚雷,炸醒了吃瓜群眾,以至於羅振宇的“後來居上”總是被人拿來和羅永浩作比較;畢竟在觀眾眼里科班出身(央視製作人)的羅振宇做的事情總沒有羅永浩的情懷來得“暢銷”;所以“老羅”一詞,世人隻知羅永浩,而不知有二。

但就在如此尷尬的背景之下,羅振宇居然突破重圍拾級而上,不僅在15年但憑一條“七寸不爛之舌”估值13.2億(這數據都3年了還不更新),而且還在16年“始亂終棄”Papi醬之後打造出“得到”這一“知識付費”爆款產品;近來更是因為羅胖選擇在三八婦女節All-in知識付費領域而甚囂塵上。

從羅輯思維2012年12月21日第 1 期《末日迷信向死而生》,到官方內定的2017年3月8日第 205 期《這一代人的學習》;羅振宇一個人一張嘴皮子砸吧砸吧既然咂摸出了超過9億次瀏覽。

當然,嚴格意義上羅輯思維到了2017年1月12日第 204 期《王陽明的心法》就已經“爛尾”了;不過按照羅輯思維每周一更的節奏,2016年12月15日第203期《古典:超級個體》也算是有個比較圓滿的結束了。

但是考慮到羅輯思維鐵粉的話,《羅輯思維》應該是在2016年6月16日第174期《聯盟:雇主與員工的新型關係》樊登代講的那一期就已經over了,何況後續還有羅胖預告其他人代講的整整8期內容,整整兩個月的時間大家看不到羅胖。

雖然羅胖是在告訴告訴大家羅思思、羅薇薇的喜訊,但是就像沒有老干媽的老干媽已經不再是老干媽了,沒有羅振宇的《羅輯思維》還是羅輯思維嗎?

要知道有多少羅胖的鐵粉一周最大的意義就是在等待“羅胖”微胖的身體以及那性感低中音指點江山侃侃而談啊。

而且羅輯思維的鋼粉也應該知道像這樣代講的內容其實有10期,除了樊登、王煜全(講了2次)、劉雪楓、張泉靈、李善友、黃執中、吳伯凡這8期羅胖內定的代講,還有嚴伯鈞和古典這兩個走後門的“執講人”。

要知道這9個人中居然有5個都出現在了羅輯思維的19人專欄。而羅胖的1元訂閱專欄也有超過72萬人訂閱。

對比以下數據:

昨天在@雜書舘 錄了最後一期《曉鬆奇談》,12月30號播完收攤。兩年七個月被看了九億多次。加上《曉說》的六億五千萬次播放,相當於被全國人民每人瞅過一眼。

ADVERTISEMENT

——摘自@高曉鬆個人微博

作為國內最早起步的兩個“個人文化脫口秀”節目(《鏘鏘三人行》1998年4月1就開始播出;2010年2月14日開播的《壹周·立波秀》和2012年5月13日開播的《今晚80後脫口秀》綜藝化太嚴重了,這里也不多提),至於說2015年6月15日主持的讀書類脫口秀《一千零一夜》有望和前者組成“文化脫口秀三劍客”那是後話。

不過相較於高曉鬆將近16億實打實的數據以及羅振宇13.2億的估值,似乎也沒什麼不對。

畢竟從《曉說》到《曉鬆奇談》,高曉鬆雖然換了陣營,而且最近又說什麼收攤的話,他的確獲得了不少“名聲”。

但羅振宇就沒高曉鬆那麼兩袖清風了,羅振宇一開始就說自己只是一個書童、是一個買書的商人,就算最近他把《羅輯思維》並入“得到”也只是出於商業化的焦慮,也就無怪乎羅胖估值估到手軟的同時還必需承受不少人的“謾罵”,諸如知乎上《為什麼知乎上有一些人對,的評價很低?》的話題就有差不多200w的瀏覽。

果真,名和利不可兼得。

只是羅振宇似乎一個人玩的很快樂。

不了解羅輯思維的人,對於羅振宇的認知大概是從“知識付費”這個詞開始,畢竟羅胖這一路走來,足跡踏遍了知識付費的每一個角落。

而大家對於“知識付費”的認知,大概也是從“分答”的崛起開始,“偷窺”的生態一瞬間就把分答捧上了天;而羅振宇也在分答最火的時候果斷搶鏡,和王思聰、姬十三一起代言分答;後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微信槍打出頭鳥終於把分答給“閹割”了,以至於它至今一蹶不振。

知識付費火的第二波就是“得到”本身所帶來的,在羅振宇深陷“過河拆橋”Papi醬之時,《李翔商業內參》刷爆朋友,成為CEO的商業聖經;馬雲是第一個訂閱用戶,先後得到馬雲、雷軍、柳傳誌、陳可辛力薦,並為其配上推薦錄音:

我是馬雲……我很喜歡和李翔聊天,他沒有那麼多的先入為主,也不人雲亦雲,有自己的判斷,我會關注李翔的新媒體產品《李翔商業內參》,也希望他能很好地保持他的本色記錄這個商業新時代。

而且《李翔商業內參》2016年6月17日正式推廣上線,截止6月18日下午4點,《李翔商業內參》的訂閱數突破2萬,訂閱額超過400萬。

2017年3月13日,《李翔商業內參》訂閱數93278。

得到大火之後,喜馬拉雅終於也眼紅了,在2016年12月3日推出“知識狂歡節”;雖然最初隻比得到專欄便宜了一塊錢,形式什麼的幾乎一摸一樣。要知道羅振宇可是在喜馬拉雅這座“流量金礦”里面淘了4.1億的流量;啟發了喜馬拉雅團隊如何如“知識付費”這個坑也無傷大雅。

ADVERTISEMENT

在喜馬拉雅集結了馬東的奇葩天團和最強大腦的燒腦天團之後,微信終於也忍不住了,馬化騰在情人節開始旁敲側擊的催促張小龍“微信付費”,可是這都已經整整折騰1個月了,微信付費卻還在“難產”。甚至連對馬化騰愛的深沉的撕蛋先生(小日先生)都忍不住送給了他一封遺書:《付費閱讀,寫給馬化騰的「遺書」》,哀其不爭。

至於羅振宇早就“溜之大吉”了。這是多麼痛的領悟。

當然微信付費風波還未止的時候,豆瓣又集結北島做了第一檔《醒來——北島和朋友們的詩歌課》的節目:北島以及他的16位詩人和譯者朋友們,對51首中外經典現代詩的朗誦和解讀。在這個大眾普遍對“咪蒙湯”上癮的“故事會”,文藝青年會為豆瓣的128塊買單,那才見鬼?

雖然豆瓣時間看不見羅振宇的影子,但是知識付費卻幾乎都是羅振宇玩過的“情人”,她們活得最好的樣子也不過是越來越像極了“得到”精神。

以上談及了太多羅輯思維與知識付費的“強關係”,我們接下來不妨換一個角度從羅輯思維的三個發展曆程來敲響知識付費的“晨鍾暮鼓”;畢竟你“玩壞”了Papi醬(的短視頻),出來混的,遲早要還的。

1、羅振宇“過河拆橋”

羅振宇和Papi醬的“一夜情”,想信大家只是看到這兩個名字就能腦補出無數狗血的橋段,在這里峰少就不予細說了。我想說的其實是脫不花李天田在這次事件里扮演的角色。這三者湊合在一起,有沒有一種正妻捉奸在床,丈夫無語的感覺;雖然這只是一種投資商的“婚姻關係”。

2016年7月23日,羅輯思維CEO李天田,江湖人稱“脫不花”說:

我跟羅胖商量,投資這件事兒要畫句號了,再也不能做了。不是我們投得不好,我們投的都是很好的公司,但就是因為他們太好,投資上我們可能要賺很多錢,我們就容易受到誘惑。所以,這是我們的恥辱,為什麼?說明你沒有把精力放在你最該干的事情上。

大家從脫不花的話里看到了什麼?

自從申音走後,脫不花接班,這幾乎是她第一次代表“羅輯思維”面世;有沒有一種覺得她管得太寬的違和感?

對的,似然不記得哪一天,但峰少明顯記得在年前的一次得到直播上,脫不花名言:羅輯思維要去“羅振宇”化。

是不是有一種羅振宇被架起來的感覺?

2、羅振宇“落井下石”

ADVERTISEMENT

微信小程序醞釀了整整一年,好不容易在1月9日推出,可是作為第一批參入者,得到居然在4天後1月13號就主動關閉了小程序。

羅振宇稱:“我們決定不做了。我們知道小程序是什麼了。哈哈,但是不能說”。

羅振宇作為微信內部的一個流量“媒礦”,居然在第一時間搞清楚小程序是什麼的同時,不是跟他們的“衣食父母”(最初的羅輯思維確實非常依賴微信渠道流量)討價還價,而是直接玩“分手”了。

如此做派,如此風趣的口吻,確實會嚇退一群不知真相的吃瓜群眾。

遺憾的是,微信官方居然對於羅輯思維的“試婚”就悔婚的做法毫無怨言,這更加促使觀眾相信這里面有黑幕。

當然在這里我們並不需要看到微信和羅振宇的打情罵俏,注意到第204期《王陽明的心法》發布時間2017年1月14;要知道王陽明這個男人是羅胖提過無數次的“夢中情人”。

把它作為最後一期,《這一代人的學習》本質上應該只能算是一塊連“狗尾續貂”都算不上的“掛羊頭賣狗肉”。

在這里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羅振宇在接下來糾結的2個月時間里正在和脫不花做最後的抗爭。

3、羅振宇“孤注一擲”

3 月 8 日舉行的溝通會上,羅輯思維創始人羅振宇宣布了“一件小事”:《羅輯思維》將全面改版,形式由視頻變為音頻,音頻時長為 8 分鍾以內,頻次從一周一期改為一天一期(周一到周五);未來所有的節目內容隻在得到 app 上線,而且隻對得到 app 的付費用戶免費開放。

這應該是《羅輯思維》自2012年底上線以來最為激進的一次改版;羅振宇準備All-in知識付費。

雖然羅振宇稱之為“一件小事”,但它對《羅輯思維》和得到的意義都是重大的;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從《羅輯思維》生態中衍生出來的個體“得到”已經有了“反噬”母體並“改造”它的能力。

得到是脫不花進入羅輯思維看到羅振宇一場《時間的朋友》就圈粉無數之後的產品;而根據羅胖在內容方面的專注以及脫不花(17歲創業 19歲當董事長)被曝光出來的強大運營實力(吳聲在羅輯思維的發展史中似乎一直是無聲無息的),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羅振宇對於羅輯思維的控製已經完全被脫不花“架空”。

而這一次羅振宇做出自砸招牌All-in知識付費的舉動,真的和羅振宇“精明干練”商人的模樣不符。

而且羅振宇為什麼會選擇3月8號女神節這天,三八,有沒有什麼特殊的含義?

要知道羅振宇損人的時候,絕對讓你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好啦,本著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原則,大家請把上面的話權當是假設。

只是羅輯思維自從申音走了,脫不花來了之後它的某些內容越來越讓人“渾身難受”。

峰少是14年開始迷戀上《羅輯思維》的;對於它的200多期內容至今還有記憶的是拿破侖、凱撒還有富蘭克林那幾期,感覺羅胖的敘事畫面感非常棒,但是自從《中醫》那一期之後,峰少對於羅輯思維也開始充滿了“批判性”,突然就覺得羅振宇這個中年男人有些索然無味了。

對於分答、新浪、豆瓣這些炮灰,我們幾乎只能等待奇跡;對於喜馬拉雅還可以等等,至於微信嘛,馬化騰入場已經晚了,再不入場“黃花菜都涼”了。

當然,在峰少看來微信就算是早早的入了場,還是一樣“鋪路”的命;畢竟微信的內容環境太奇葩了,你覺得那些10W+大號,有幾個內容可以“付費訂閱”的?

最後嘛,在得到這一塊,羅振宇,你真的不打算再“搶救搶救”麼?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