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惟庸為什麼隻用十八年,卻從辦事員變成大宰相

ADVERTISEMENT

  早幾天,我們聊了明末四大案中的第一個答案——空印案,今天我們再聊聊第二個大案——胡維庸案。聊這個大案之前,我們先來看一份檔案:

  胡惟庸(?—1380年),漢族,濠州定遠(今屬安徽)人。

  龍鳳元年(1355年),胡惟庸投朱元璋於和州,曆任元帥府奏差、寧國主簿、知縣、吉安通判、湖廣僉事、太常少卿、太常卿等職。

  吳元年(1367年),召為太常少卿,進本寺卿。

  洪武三年(1370年),拜中書省參知政事。

  洪武六年(1373年)七月,任右丞相,約至洪武十年(1377年)進左丞相,位居百官之首。

ADVERTISEMENT

  (圖為胡惟庸的劇照)

  從這份檔案中可以看出,胡惟庸是從1355年才投入朱元璋軍中的,時間不算太早,剛開始也只是元帥府中的一名辦事員,起點不算高。可是,此人僅僅用了短短十八年時候,就被拜為宰相,成為百官之首,令人佩服。那麼為什麼短短十八年,胡惟庸就能爬上枝頭變鳳凰呢?我個人認為主要有以下三點原因。

  第一,有才干,善於迎合皇帝。《明史》中記載,“自楊憲誅,帝以惟庸為才,寵任之。惟庸亦自勵,嚐以曲謹當上意,寵遇日盛。”意思是說自從楊憲被殺了之後,朱元璋認為胡惟庸有才干,對他十分寵信。胡惟庸也以此勉勵自己,時常謹小慎微地迎合朱元璋的意思,朱元璋對他更加寵信。朱元璋之所能從一個底層的小屌絲華麗地轉變為千古一帝,主要是因為他目光如炬,識人很準。連朱元璋都認可胡惟庸的才干,那麼由此看來胡惟庸確實有才。再說胡惟庸謹小慎微地迎合皇帝,自然讓他在朱元璋面前左右逢源。

  (圖為李善長的劇照)

  第二,依靠老鄉會。大家都知道明太祖朱元璋之所以能夠推翻元朝,建立大明帝國,主要依靠兩支力量。一支是他最初起家的班底,就是l同鄉的武將謀臣,號稱“淮西功臣”或“淮西勳貴”,里面包括徐達、常遇春、湯和等能征慣戰的將領,還有馮國用、馮國勝、李善長、陶安等運籌帷幄的文士,可說是人多勢眾啊。而另外一支力量是以宋濂、劉基等人為代表的浙東文臣勢力。胡惟庸是濠州定遠人,屬於是“淮西功臣”一脈,而這淮西派是朝中的第一大派,連皇帝老子也是這個派別的,所以提升自然比別人快了很多。

ADVERTISEMENT

  第三,巴結李善長。淮西集團是明初朝中的第一大派,而宰相李善長也百官之首,也是淮西集團的首領。胡惟庸為了巴結李善長,將哥哥的女兒嫁給了善長的侄子李佑為妻。如此一來,他和李善長的關係又進了一層,在維西集團中的地位也不斷提高。後來李善長離開宰相前,還向朱元璋同誌推薦胡惟庸為宰相。雖說最終的決策權在朱元璋,但是李善長的推薦還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畢竟他是淮西集團的首領,在朝堂上有一定的影響力。

  (圖為朱元璋的劇照)

  第四,籠絡朝臣,培植勢力。史書上記載,吉安侯陸仲亨從陝西回來,擅自乘坐驛車。朱元璋大怒,責罵他,並將他罰到代縣捕盜賊。平涼侯費聚奉命安撫蘇州軍民,整天沉溺酒色,不干政事,朱元璋大怒,責令他往西北去招降蒙古。結果他又無功而返,朱元璋又嚴厲斥責他。在吉安侯陸仲亨和平涼侯費聚失意的時候,胡惟庸暗中籠絡兩人,兩人一向愚勇,見胡惟庸在朝中專權用事,便死心塌地地跟著胡惟庸。

  自古以來,從一個底層華麗轉變為專權的權臣,都具備兩個特點,一個是迎合巴結皇帝,另外一個籠絡下級,暗中培植勢力。而這兩個胡惟庸全都具備了,所以他才會僅僅用了十八年,便從一個元帥府的辦事員轉變成專權的宰相。

  --------------------------------------------------------------------------------------------------------------------------------------------------

  影視劇中,總有劉伯溫智鬥胡惟庸的場面,那麼曆史上劉伯溫真的是那麼神機妙算嗎?請聽下回解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