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天津人為什麼嘴這麼貧?

ADVERTISEMENT

  我泱泱大天朝的各個地方人性格差別賊大,比如東北人標配是“你瞅啥”“瞅你咋的”,廣東人的“咩啊”“咩咩啊”,並不是說這兩個地方的人吵架都是這樣,而是把大家固有的看法符號化呈現,便於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圍觀。

  樓主縱橫江湖多年,下過鄉入過海,北至漠河看哈士奇拉雪橇,南到海南穿大褲衩衝涼,所以這麼多年中國各省的秉性都摸了個遍,在這個帖子里面你能夠找到你那個省份的身份對應。至於寫的好不好就不是樓主考慮的範疇了,要是感覺描述的不準,我只能說,你特麼來打我啊!

ADVERTISEMENT

  幾天前,一張圖片刷屏了社交媒體,圖片上有8個北京話發音的詞語,即上述幾個詞以及“西日門”即西直門、“公乳墳兒”即公主墳、“馬丫鋪”即馬家堡等幾個地名。隨後網友們開始造句:“我看著裝墊兒台轉播奧運會,吃著胸是炒雞蛋,倍兒爽。”

  北京人和天津人都有一個專長,就是他們都愛說,但他們說的方式和風格各不相同,各有各的特點,人們習慣地稱他們為:“京油子”、“衛嘴子”。

  北京人說話聲中,確有那麼一點閑逸心境、謙恭態度和瀟灑風度。

ADVERTISEMENT

  我家做的西紅柿炒雞蛋特好吃,雖然西紅柿不好吃,但是雞蛋沾上西紅柿湯兒特好吃!感覺這是一邊吃一邊說的,嘴里含著,吐字不清了。

  這實際上是八旗子弟的遺風,旗人很會說話,語言藝術發達,胡適當年說過,旗人寫的《兒女英雄傳》和《紅樓夢》的說話藝術價值,全部都在語言的漂亮俏皮,詼諧有味上。今天北京人繼承了這遺風,他們以此為樂,自娛、娛人,到處和人“逗悶子”,以“逗”為樂,何樂而不為呢。這樣可以得到精神上的滿足。他們的清談、貧嘴、侃大山,已完全成為他們的一種不自覺的潛意識,絕非要故意對你千侃百聊,耍貧嘴來消磨你的時間,或是炫耀什麼。北京人吵架很少動手,全靠嘴皮子尖酸刻薄,罵人不帶髒字兒,還給您講道理。

ADVERTISEMENT

  北京語言中的一些特定土語也令人回味無窮,我們不妨擇一些來品品味:如北京話中對上年紀的尊稱“大爺”,能說會道的叫“侃爺”、有錢的叫“款爺”、蹬三輪的叫“板爺”、做生意的叫做“倒爺”,做托的叫“托爺”等等,構成一副“群爺弄京城”,哦對了,看過《老炮兒》的應該知道,北京除了什麼什麼爺最多之外,什麼什麼少也最多,比如吳亦凡在劇中被稱為——京城十三少。

  至於樓主我,你們就稱呼我為中國十大傑出青年就好了。。。

  好了,老北京人的土話就介紹到了這里,接下來咱們開始說天津人講話的風格。

  天津人也愛說,比北京人愛打拐,而且大人小孩都愛說,天津人喜歡紮著堆兒說,一說就沒完。因為天津人愛說,故有“衛嘴子”綽號,天津人對此卻感到驕傲。天津人大部分是從四面八方來的,是個移民城市,為了相互了解,互相溝通,所以大家見面就愛說。

  天津人愛說與北京人愛說不一樣,北京人的愛說純屬是“侃”,海闊天空,漫無邊際地“侃”,講究說話的“藝術”和“技巧”。而天津人的說,有時是純粹沒話找話說。如有人在路上遇上了熟人,首先問候一聲“你吃了嗎?”回答說:“吃了。”也就完事了。

  天津人可不,那人還接著說:“我還以為你沒吃,本想請你吃一頓。”對方也毫不客氣說:“你看,我還真沒吃哪!”那人接著又說:“你真能開玩笑,都什麼時候啦,你還能不吃飯嗎?”

  天津人愛說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天津人說過的話,轉身就忘。因為天津人來自四面八方,大家在船上說的話,說完之後,船就開走了,誰也不會較真,更不會去調查、核實,自然也就不怕別人追究。所以天津人什麼都敢說,說過之後大家一走了之,即使有人發現所說不實,也無法再找到那人了。所以天津人有句老話說,叫“那兒說,哪兒了。”(念撩)。其意是天津人對自己說過的話,從來不用負責任,說到什麼程度就什麼程度,千萬別和天津人較真。所以天津人所說的話,水分特多。

  直到現如今,無論走到哪兒,只要有幾個人湊在一起沒完沒了地在說話的,準是天津人,或有一堆人圍在一起,大家都認真聽著一個人在講話,那說話的也準是天津人。天津人在一起說說話,至少可以活躍氣氛,增強友誼,使大家感到很開心,大可解解悶。

  天津人講話篇到此結束。

  發現商業背後的地理邏輯 呈現地理之上的商業奇觀

  中國商業地理 | 作者:貼吧桃桃丶同學

  來源:貼吧我的書架“中國人人格地圖:最全面的中國地域人格說明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