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階層如此之難,那麼奮鬥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ADVERTISEMENT

文|吃飽了睡

ADVERTISEMENT

跨越階層如此之難,那麼奮鬥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1-

不可否認的一個現實,階層分化越來越明顯,階層流動越來越難,底層人民通過讀書和下海經商這兩種“有效且唯二”的方式,以達到“鯉魚躍龍門”式的階層跨越越來越困難。

大量的現象都表明了兩個事實,父母的文化程度和階層越高,子女上名校的機會就越大,有學者調研了清華和北大兩所高校學生父母的工作和收入狀況,得出了上述結論。第二個事實是,有王思聰這樣背景的人從商更容易成功,那是因為父輩的人脈和財富為子女完成了原始積累。

這兩個事實都印證了一句古話,“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這句古話聽起來容易讓人產生悲觀情緒,表明了不僅自己這一代看不見未來,自己的子孫後代也無出頭之日。

然而客觀和統計學數據就是如此,我們必須承認跨越階層越來越難的事實。但是如果我們僅僅承認這個事實,但是面對這個事實無動於衷且無所作為的話,那麼我們這一輩及後代的命運都陷入“命中注定”。

作為底層人民的孩子,如果命運早已經注定,那麼我們的努力,是“無意義式”的垂死掙扎,抑或是“妄想式”自我麻痹?

如果不想陷入這種頹廢且命運注定之中,那麼我們必須賦予奮鬥一個意義。

-2-

幾年前,網上有一篇流傳很廣的文章《我奮鬥了十八年,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作者是一個農村的孩子,文章中講述了自己為了擺脫幾代農民的身份,拚勁全力,十分努力,最終才能和城市的孩子坐在一起喝咖啡,這篇文章,當時引起了許多人的共鳴。

ADVERTISEMENT

但是作者的意義並不在於闡述奮鬥改變階層的意義,而是討論了一個很嚴肅的話題,那就是盡管他通過努力能夠在工作上和城里的孩子平起平坐,但是他身上背負的原生家庭經濟壓力仍舊無法讓他跨越階層。

同時,一個事實是,農村家庭的一個孩子,通過自身努力,在工作上能夠和中高層階級的孩子達到相同的地位,但是應對風險的能力卻無法和經濟條件好的同事相比,一個意外事故,就能讓他重新回到起點。

討論及此,那麼,奮鬥的意義,究竟如何賦予?

我個人認為,討論奮鬥意義的重要前提是,必須承認投胎是一個隨機事件,是無法公平的,同時你必須接受這個事實。

-3-

曾和一個朋友討論這個話題,他說了一個令人深思的故事。

他家住在陝北農村,喝水都是難題,挖一個地窖,把雨水收集起來,人和牲畜都吃這些水。

這個朋友努力好好學習,一步步走出了農村,在城里謀到一份工作。

他說,這麼多年的奮鬥雖然沒有讓他跨越階層,成為中高層。但是卻讓他喝上了干淨的水,並且也將父母帶到了城里,喝上了方便干淨的自來水。

要想跨越階層是很難,但是通過一代代人的努力,一點點地靠近,這才是最重要的。

ADVERTISEMENT

作為農村出來的孩子,我們奮鬥的意義,不是在於跨越階層,而是讓我們過得比以前更好一些。

可能我們奮鬥一生得來的財富,也比不上王思聰一年的吃喝玩樂的花費。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王思聰一年賺100萬,對於王健林來說,王思聰是失敗的,對於王思聰自己而言,他也是失敗的。

但是作為一個普通家庭的孩子而言,他一年賺20萬,都算是成功的,就能夠很大程度上改善他們的家庭狀況。

-4-

每一個人的出身是不一樣的,所以每一個人應當承擔的責任和使命是不同的。出身農村的孩子,他的使命是從農村走出來,在城里安家工作。城市普通工人家的孩子,他的使命是能夠在城里住上更好一點的房子,有一份更體面的工作。

所以,我們一定不要和周圍的人去比較,也不要焦慮,因為我們的起點是不同的,我們身上的責任是不同的。

奮鬥一定是有意義的,只是這個意義對每個人不一樣而已。

即便跨越階層越來越難,但只要我們一直努力,即便是沒能大富大貴,但是我們這一生也是成功的。如果我們把自己融入家族和傳承之中,那麼我們這一輩人的努力,將會為我們的孩子提供一個更好的起點,他們跨越階層的希望就大了一些。這也是我所認為的,我們奮鬥的意義所在。

  作者:吃飽了睡,博士,工程師,喜好閱讀和思考,文章在《文苑》、《意林》、《情感讀本》等雜誌發表,文字勵誌溫暖。公眾號:吃飽了睡的小窩(sanqinyuanchuang)

  推薦公眾號

【你頂置我了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