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憑什麼獲封全球“最大假貨市場” ?造假基地全曝光!

又到一年的3·15了,不知道今年會有哪些“佼佼者”登上這樣一臺晚會?頭條哥這一年的盤點之下,感覺候選人還是挺多的,今天,我們先對“假貨集散地”來個彩排。

福建莆田“假鞋之都”全國聞名

今年1月份,媒體曝光了福建莆田安福電商城的山寨海歸名牌。這些從福建莆田發貨的“名牌運動鞋”分分鐘就變成了上海發貨、廣州發貨、北京發貨甚至美國發貨。此外,這些“名牌運動鞋”還能配備發票、防偽標識、查驗網站等產品質量驗證系統。

在這裡,入駐了335家掛牌商戶,官方2015年的資料顯示,這裡年交易額超百億元,鞋產品網上銷售額至少佔了全國兩成。他們之中,有人在雙十一當天靠賣高仿鞋賺了400萬。

福建莆田雖然是全國聞名的“假鞋之都”,但這裡的製造水平並不差,產品質量甚至不遜於正品,只是沒有品牌。據《南方週末》報道,淘寶剛起步時,因為莆田高仿貨“物美價廉”的特質符合網上購物的競爭需求,曾專門在莆田設點,每週培訓莆田人如何做淘寶。

淘寶做大後,因為假貨問題屢屢成為媒體焦點。2014年12月,阿裡提出要傾斜資源,扶持原創民族品牌,將這些產品通過農村電商和速賣通賣到農村和國際市場上去,莆田則成為第一個試點城市。

而除了莆田,東莞、潮汕等東南沿海率先開放的地區,也充斥著各大有名的假鞋、假包生產基地。天津獨流鎮假調料“毒瘤”

也是今年一月份,媒體曝光了讓人觸目驚心的“北方調料造假基地”。這個造假基地位於天津靜海區獨流鎮,有窩點四五十家,每年產值以億元計,造假歷史更是長達十多年。

這些假調料流向北京、上海、安徽、東三省等地,王守義、太太樂、海天、李錦記、老乾媽等市場知名品牌幾乎無一倖免。

其中的醬油由工業用鹽和色素勾兌而成,十三香居然是回收的瓜子廠廢料製成……而且這些假貨與正品從外觀上看不出任何差別,連條碼都是真的。

他們在作坊外面安裝攝像頭應對執法部門的打假行動,即使被抓,造假數量不夠執法部門也無可奈何。

廣州白雲製假售假屢打不絕

商鋪門口貼著“禁售假冒偽劣貨物”的醒目告示,裡面卻“沒有一個真的”,這是2014年被焦點訪談曝光的廣州白雲區眾多批發市場的實景。

這些市場都是白天冷清,晚上熱鬧,五層的市場,至少上百家鋪面都在做同樣的“名牌生意”,其中鞋業佔到三分之二,剩餘的是皮包和服飾。國大鞋城等在這之前,2012年底,也曾因為造假售假上過新聞。

後來,在官方打壓之下,不少出名的專業市場開始轉型,售假情況大量減少。不過,在這些市場周邊的居民樓、出租屋裡,卻聚集隱藏了不少售假點。

工商等相關部門也在街道的配合下,對出租屋售假點進行過多次“圍剿”,但清查之後沒多久,這些售假點又回來了。一方面因為藏得隱祕,另一方面,由於懲罰力度不夠,高額的利潤總是可以彌補損失,使這些售假點屢打不絕。

河北耿莊全國日化造假總基地

河北石家莊東部,一個叫耿莊的村莊,有40餘年的“日化生產史”,五六百家造假的私人作坊和廠子,江湖號稱“全國日化造假總基地”。

據保守估計,單是耿莊的假洗衣液年產量就能達到1800萬箱,流入市場後產生的年利潤接近1億元。這個地少人多、以自家作坊為組織形態的村莊,卻形成了一條完整的日化用品造假產業鏈。

多名作坊主豪言,耿莊早已“洗完”了全國市場上的藍月亮洗衣液正品。他們負責生產洗衣液,包裝瓶則另有渠道,外觀與正品沒什麼差別,掃描瓶子正面右下方的二維碼條碼,跳出來的還是藍月亮的官方微信。

“35元的一般賣給鄉鎮,液體稀一點,味道淡一點,活性物7個。40元的和正品沒什麼區別,活性物10到12個,50元的進大型超市各項檢測都達標。精仿和高仿的區別主要就是活性物多少的問題,以及香精。”

“跟正品相比,高仿貨主要便宜在省去了廣告費用。”身處“總基地”,這些造假的人對於查處卻顯得十分豁然,“查到了就把貨都扔了唄。”

廣州蘇州化妝品兩大造假基地

國內化妝品兩大造假基地,一個是廣州地區,另一個在蘇州一帶,仿冒相對低端,精仿則以越南和臺灣貨居多,“高仿化妝品”完全和正品沾不上關係。

韓國媒體曾經報道過跨越中韓的假冒韓國化妝品鏈條,面對中國遊客的巨大需求量,一些熱銷的韓國化妝品供貨不足,於是他們開始尋求中國的假貨工廠製假,假的化妝品從中國運到韓國“鍍金”後,又被中國遊客帶回了中國,而且這些假貨隻賣給中國人。

有人曾曝光國內化妝品製假的幾種情況,也是讓人防不勝防。比如,包裝、料體都是假的;料體配方為真的假貨;料體一半是真一半是假,上面是真的,下面是假的;包裝為真的假貨,淘寶上就有品牌空瓶的買賣交易……

北上廣深繁華大都市裡的假貨聚集地

除了隱匿與鄉村中的製假小作坊,北上廣深這些不缺名牌的繁華大都市中,也散落著各種各樣的假貨聚集地,比如——

北京秀水街市場,臨近國貿CBD,在北京景點裡與長城故宮齊名,甚至被美國加進了黑名單;

上海七浦路,批發兼零售廉價服裝的大市場,人山人海,塑料袋滿天飛,就是那裡的盛景,當然,也被列入了黑名單。

深圳的羅湖商業城、汕頭澄海玩具市場等等都是全國乃至世界聞名的假貨集散地。

……

網際網路收視率粉絲好評無假不能

隨著時代的進步,假貨也從實物進入了虛擬行業。近年來,惡意差評、刷好評、買粉絲、買收視率、水軍這些內容頻繁見諸報端,網際網路裡那些讓人“嘆為觀止”的假貨漸漸為人所知,甚至形成了龐大的產業鏈。

2016年9月28日,一則關於微信文章刷量器出現故障的訊息在微信朋友圈火了。這次機器故障,讓不少營銷號大V的真實閱讀量曝光,有的從原先的2萬多一下降至630,差異非常明顯。

在微信公眾號內容運營中,一篇文章價值幾千元到幾萬元,甚至十幾萬元,付款方考察的指標包括:公眾號的粉絲數、文章閱讀量、點贊數等,而這些都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刷出來。

有需求,就有生產。在淘寶商城中,出售刷量業務的賣家多達60多家。隨機抽取一個商品以起拍價15元,月銷5萬筆來計算,單單這一業務就可以為賣家帶來15萬元的月收入。

人們一方面享受著造假帶來的好處、利益,對這些假貨欲罷不能,另一方面卻又因這種假貨擾亂行業正常的競爭秩序而對此深惡痛絕。

阿裡巴巴每年投入數十億建立了組建了一支特戰隊,運用大資料等對製假售假進行防控,這些年他們手裡已經掌握了一份“全國製假地圖”(未公開)。

據淘寶公開資料顯示,近9成的售假團夥來自十個區域,前三大區域分佈在珠三角、長三角、東南等地,且體現出製假售假集中的特點。如6成以上的假冒飾品手錶案件發生在華南地區、6成以上的運動戶外假貨來自東南地區、5成以上的家紡假貨來自華東地區。

加上媒體的曝光,種種跡象表明,假貨存在於全國各個地方。假貨的氾濫,一方面是由於有需求,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它們創造了極高的利潤。

但是,隨著人們對智慧財產權、食品安全、質量檢控等方面的要求越來越高,假貨產生的矛盾也越來越突出,至於能否做到“像打擊酒駕一樣打擊假貨”,恐怕每個人都要拿出壯士斷腕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