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貧不笑娼:中國古代為什麼不禁娼?真相太意外

ADVERTISEMENT

  一、娼妓製度與婚姻家庭製度

  中國古代的娼妓製度,其實是來源於整個社會所實行的婚姻家庭製度。恩格斯曾經說過:“賣淫是對專偶製(過去翻譯成‘一夫一妻製’)的必要補充。”其實對於中國來說,還不僅僅是一個“補充”的問題,從根子上就是兩個共生共容、相得益彰、缺一不可的孿生製度。中國古代社會,對於男性實行的是一種“有限的性自由”。

  它的限定條件就是:只要是不會破壞婚姻和家庭的性關係就允許;凡是有可能破壞婚姻家庭的性關係,則必定嚴厲譴責與禁止。¬也就是說,一個擁有相當的財產和社會地位的男人,在家里完全可以除了妻子以外,再擁有妾(小老婆),擁有婢(丫鬟)。

  

  他可以隻跟妾過性生活(但是不能因此而拋棄正妻),也可以與婢發生性關係(只要事後把她“收房”,納為妾)。

  但是在家庭以外,他卻不能與任何女性通奸,也不能擁有任何現在意義上的“情人”或者“第三者”。這是因為,如果女方已經結婚,這就會破壞別的男人的婚姻;即使女方還沒有結婚,她的失貞也會破壞她將來的婚姻,或者使一個其他男人無法找到老婆。

  

  這就是中國古代儒家思想里,其實非常根深蒂固的“社會公平”的內涵,在性關係方面的具體化。¬有限定,就必然會有讓步和另外的寬容。

  那就是允許娼妓的存在和男人有限度的嫖妓。這是因為,娼妓的社會身份往往是非自由人或者半自由人(所謂“賣身”、“養女”等等),不可能與一個有一定財產和地位的男人結婚,充其量也不過是被男人“贖身”而成為他的小老婆。

  這雖然往往會使這個男人很丟臉或者沒面子,但是卻並不違反社會製度,因為這隻不過是把一個女人從妓院轉賣到一個家庭,或者是納妾時不找良家閨女卻偏要找青樓女子。

  

  這,怪是怪一些,但是畢竟無傷大雅,於別的男人無妨,社會當然不會大加干涉,笑話、笑話而已。對於低階層的男人來說,就是明媒正娶一個妓女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那個妓女在婚後能夠恪守婦道就行。

ADVERTISEMENT

  相反,如果一個男人沉迷於嫖妓之中,甚至連老婆也不要了或者不娶了,社會至少也會嚴厲譴責他。許多情況下,強大的宗族組織還會“幫助”、“挽救”甚至懲罰他,例如剝奪他的族內地位、結婚權利或者繼承權利等等。

  

  因為他已經破壞了社會的根本婚姻製度,因此被叫作“不務正業”、“拋家舍業”、“生活糜爛”,甚至是“醉生夢死”、“荒淫無恥”等等,等等。

  ¬¬正是由於這樣一種婚姻家庭製度,所以對於低階層男性來說,娼妓是他們合理合法地宣泄婚前性欲或者婚後剩餘性欲的現成對像;對於那些有錢有勢或者有權有勢的男人,尤其是士大夫階層來說,娼妓又是他們惟一有可能合理合法地找到的“情人”。

  這是因為,在那時候,天下的所有女人中,惟有娼妓才可能是懂得琴棋書畫、多才多藝、善於交際、情感相對豐富的年輕女性;惟有娼妓才可能跟他們吟詩作對、縱論經緯、對酒為歌。

  總之,惟有娼妓,才可能與他們興趣相投,才可能擁有共同語言和情感交流。這一點也不奇怪,也不是因為妓女們有什麼天賦,完全是由於整個社會的婚姻家庭製度和性別角色製度所決定的。

  二、傳統女性的5種宿命

  在這種製度下,對於男性來說,天下的女人無外乎分成5種,而且各有各的用途,涇渭分明,各司其職,相輔相成。

  

  第一種是妻子。是明媒正娶的“孩子媽”和“賢內助”,負責生兒育女、操持家務、管理小老婆和奴婢。

  因此,一個好妻子的條件就必然依次是:

ADVERTISEMENT

  1.門當戶對。以便保證妻子具有相應的持家能力,使目前的婚姻家庭能成為“天作之合”,維護目前男人的社會地位;

  

  2.能夠生殖。以便保證男人能夠傳宗接代,男人的家族能夠生生不息;

  3.貞節無暇。以便保證男人的後代們血統純正;家世清白、沒有“家庭曆史問題”;

  4.俯首帖耳。以便維系父權製的家庭製度。

  但是這里也就不難看出,對於一個正妻來說,正常女性的許許多多特點不僅毫無必要,而且沒有才好;

  1.年輕美貌不僅毫無必要,反而容易“朝秦暮楚”、“招災惹禍”,甚至“紅杏出牆”,就連諸葛亮這樣的大人物都說:醜妻是福;

  2.床上功夫,也無必要,能生出孩子,尤其是生出兒子來才是真本事,才是真功勞,否則,一旦妻子欲火攻心,夫將不夫,家將不家;

  3.感情豐富,更無必要,因為除了家務事,男人根本就不會跟妻子談什麼的,否則,“枕邊風”就會成為“禍水”。

  

  那麼,男人就不需要這些女性特征嗎?非也,只是因為還有第二種女人在預備著:妾、小老婆,是男人專門娶來或者買來補充正妻的不足的。

ADVERTISEMENT

  她們的條件依次是:

  1.年輕美貌,以便滿足予男人對“嫩若青枝”、“秀色可餐”和“金屋藏嬌”的心理需求;

  

  2.床上武藝高強,而且近在咫尺,招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能“盛”,以便滿足男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性生活要求;

  3.撒嬌耍嗔,爭風吃醋,但又適可而止,惟命是從,以便滿足男人“玩女人”(不僅僅是性交)的需求。

  但是,妾也必然有妾的缺欠。她們一般都是出身貧寒,缺乏文化教養,往往只能上床玩玩,卻來不得風雅。而且,在封閉的小農經濟和農村社會里,男人再有錢,也很難把一個同樣生長在農村的小老婆“調教”成才女。

  尤其是,男人不能真的跟她們玩什麼感情遊戲,因為她們畢竟在婚姻之內,在家庭之內,如果玩得幾個妻內訌了,或者跟大老婆較真了,豈不是後院起火,自討苦吃?

  

  第三種女人,是男人的婢(丫鬟)。她們是主要從事體力勞動的(半)女奴她們雖然並不是男人的必然的性交對像,但是男人如果願意,也可以那樣干,只要事先或者事後補辦一個“收房”的手續,把丫鬟提拔成小老婆就可以了。

  有的男人連收房都不肯,就那麼半強奸半誘奸地干。只要沒有鬧出人命來,社會也沒脾氣,因為那是男人自己的家務事。當然,丫鬟往往更加粗陋,所以這麼干的男人比較少。

  

  第四種女人,是尼姑。她們一般不會跟男人有什麼瓜葛,但是恰恰因此,她們實際上只是男性社會里的“貞節花瓶”,以便讓男人們覺得,這個世界多麼圓滿啊,畢竟還有一些守身如玉的聖女,供我們崇拜,也供我們激發第五種女人,就是娼妓。

  她們的社會功能,對於低階層男人來說,就是“公共廁所”,所以為他們服務的也就是下層妓女;對於中層男人來說,中級娼妓扮演的是“隔壁的女子”那樣的角色,使這種男人可以在她們那里合理合法地嚐一嚐偷情的鮮,過一過通奸的癮;對於上層男人來說,高級娼妓則是他們的“夢中情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