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死因才誤,觀三國里活活把自己玩死的聰明人

ADVERTISEMENT

  楊德祖

  一說起楊修,耳朵就會想起禰衡的那句經典“台詞”,“大兒孔文舉,小兒楊德祖。”有趣的是這“父子”三人之死都與曹操有著間接或直接的關聯,曹操借黃祖之手除掉了禰衡,而孔融與楊修則直接死於曹操之手。這究竟是什麼仇,什麼怨呢?

  先簡要介紹下楊修,楊修出生在一個顯赫的家族之中——弘農楊氏,他的高祖叫楊震,楊震可是個了不得的人物,人送外號關西孔子,從這霸氣的外號中就可見一斑,著名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與其有關。(關於楊震,耳朵就不細講了,以後有機會再說)現在人們常說的一個詞叫官二代,而我們的楊修先生則是驚人的官五代,《後漢書》:“自震至彪,四世太尉。”如此顯赫的家世,縱觀整個東漢也只有四世三公的袁本初能有的一拚。當時的楊修主要在曹老板底下當個主簿,“是時,軍國多事,修總知外內,事皆稱意”,從史書的記載來看楊修確實是個難得的管理人才,早期曹老板也是十分器重他的。

  楊修本人最大的特質就是聰明、而且是極其聰明,連人精的曹操也自愧不如,可惜的是聰明的同時卻極其地不成熟,或者說是幼稚,情商明顯滯後於智商,如此一來這番聰明反而成為了禍根。現在就來說下我們聰明的“一修”是怎麼把自己玩死的。

ADVERTISEMENT

  1.工作中摸不準領導脾氣的員工一定不是個好員工

  楊修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展現自己卓越的智商,趕巧了與我們的曹老板是同道中人,曹操總喜歡出些題考考員工們,好彰顯下老板的level,但凡這類老板,最怕遇見拆台的員工,而最明智的做法應該是老板搭的台,讓老板自己走下來,員工就算懂了也要裝作半懂,讓老板來圓。而我們的楊修同誌恰恰相反,老板在門上寫個活,就急不可耐地叫下人把門縮小點;老板發奶酪寫個合字就立馬點透分食;這樣一而再再而三自作聰明的行為隻會招來老板的強烈反感與厭惡,尤其還是曹操這樣多疑、又自詡聰明的老板。每次想到這,我就想說楊修你為何看不見許攸的前車之鑒呢?楊修的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翻版許攸。

  2.政治上不成熟還喜歡站隊玩

  曹操一共有十五個兒子,但自從曹昂、曹衝死後,有競爭力的就隻剩下黃須兒曹彰、曹丕、曹植三人,三人之中曹彰有勇無謀,也並無大誌,首先出局。之後的繼承人之爭基本在就在曹丕、曹植之間。曹植與楊修又很相像,曹植在文學方面是極具造詣,但在政治上的敏感度與成熟度是遠遠不如哥哥曹丕。但凡老板總是密切關注二把手的動向,最厭惡的情況就是“結黨”,曹丕見吳質總是偷偷摸摸。而曹植總是時不時就“宴平樂,鬥酒十千恣歡謔”一群人在那開party,毫無顧忌。另外,楊修確實是絕頂聰明之人,他了解曹操,摸透了曹操,卻獨缺關鍵的情商,他為曹植準備的那一張答卷太過完美,有些卷子應該是點到核心處,點到為止,而太過完美的答卷隻會招致猜疑。加之楊修保密意識還如此淡薄,曹植身上那散漫不羈的文士特性或許從一開始就決定了這場政治站隊的最終結局,也決定了人物各自自身的悲劇。

  三國系列說了三期,先告一段落,下期走近水滸

  本文為文森特的耳朵原創文章,特此聲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