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璐:中國孩子的教養危機

ADVERTISEMENT

  天涯微信號tyzzz01

  天有際,思無涯。

  投稿郵箱:tianyazazhi@126.com

  《天涯》2017年全年征訂,108元六期,包六次快遞。點擊左側購買。

  

來源:閱讀與思考1215

  “中國人喪失了教養‌‌”,在國內是一個尖銳的問題。每次扯出來的結果,就是吵成一坨。

  作為中國人,怎麼能指責中國人,欺師滅祖。

  作為外國人,憑什麼指責中國人,天大侮辱。

  尤其對於我這種留了洋,嫁了外國人的‌‌“二鬼子‌‌”,接受外國的文化,本身就可恥,還掐著腰來指責國人,真真是連祖宗血脈都不要了,撕爛了下十八層地獄也不解心頭痛恨。

  所謂的教養,其實是和社會發展程度密切相關的。‌‌“三代培養出一個貴族‌‌”,在飯都吃不上的年代,扯什麼貴族?

  六零年一個星期天,我媽小學校門口有老鄉擺攤子賣自家產的花生。有男生餓到無法自持,見到花生抓了就跑,被老鄉抓住狠打一通。我媽上的是軍X隊住校的保育小學,搶花生的是少X將的兒子。原來就算‌‌“官X二X代‌‌”,投生的時候,最好也要選擇一下年代。

  七十年代的夏天,小舅舅要趴著火車從濟南到章丘同學的村里,偷偷的收一籃子蘆水泡過的雞蛋。媽媽一個一個的蒸給只有幾個月的我吃,掉在地上一點兒渣兒,也被爸爸撿起來吃掉說:‌‌“不能浪費。‌‌”

  八十年代的春天,爸爸進了特別紅火的外貿局,第一次去德國。回國的箱子里面,早餐發的盒裝果醬,黃油,袋裝糖,鹽,胡椒,餐巾紙,咖啡棒,全部都斂了回來。在我自己開始出國旅行之前,我不知道原來家里一直用的印有標記的玻璃杯,是泰國航空的;藍白塑料柄的刀叉是法國航空的。

  九十年代,我每天要坐一個半小時的公車去上學。公車可以擠到令人窒息的狀態,擠扁了飯盒,扯斷了書包帶,這都不是什麼可以奇怪的事情。不想擠,請坐小公共。破破爛爛的面包車,老遠看到警X察都得低著頭蹲下。

  戰爭,疾病,貧窮,吃不飽,穿不暖,沒有自己立足的財富,掙扎在生存線上的時候,我們沒有資格談教養。

  所以,雖然我不認同,但是我可以理解大爺大媽旅行團,國際機場里面高聲大叫;星級酒店自助餐,拿多餘幾倍的食物;人人排隊的景區門口,隨便插隊,勇爭第一的搶先進去。

  人無法超脫自己的年代和教育,尤其是隨著年齡,固化了自己的行為和態度。

  指責一個不懂英文的人,沒有遵守英文指令,這本身就是不符合道理的事情。

  我們去國外旅行,都是自由行。酒店里面遇到旅行團的時候,真是鮮有。遇到的中國旅客,也都是安安靜靜彬彬有禮的模式,英文流利,相處愉快,除非……

  除非他們帶著孩子。

  巨大的餐廳里面坐滿了各種顏色的客人。不遠的一桌子是兩家中國客人,兩對父母和三個八到十歲的孩子。

  在整個進餐過程中,三個孩子幾乎沒有坐到椅子上。你追我趕,大呼小叫,一圈一圈地轉著滿地跑,跑一會兒來吃口,轉頭再跑。

  父母們本來講話聲音並不大,但是為了讓孩子聽見,不得不扯著嗓子喊。這里成了一個球狀的噪聲源。整個餐廳的客人都在往這里翻白眼。

  兩個父親對著臉邊吃邊聊天還哈哈大笑,這一切都和自己沒有關係。

  母親們高分貝的招呼孩子們吃肉,吃主食,吃水果,但是沒有聽到一句說,你們要坐好,你們不要吵。

  更遠一點有一對中國父母帶著一個和思迪差不多大,五六歲的孩子。孩子整個人癱軟地歪在父親對面的椅子里,媽媽把水果切成小塊,喂到孩子的嘴里面。那個孩子絕對不是殘疾,吃完飯往外走的時候,一蹦三跳,快得很。

  那位媽媽在切水果的時候,有點驚訝地看著,思迪和子覓安安靜靜地各自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思迪自己已經可以用刀叉,切她盤子里面的火腿和雞蛋。桌子對於子覓來說真的有點高,子覓要跪在椅子上,自己拿著叉子吃我們幫她切好的東西。

  說這話,我沒有特別誇我家孩子的意思。

  隔壁桌子是家有三個孩子的俄國人。大的兩個坐在桌子上自己用刀叉吃,一歲多那個坐在嬰兒椅上,用手抓著媽媽切好的食物,自己吃。

  再過去的一桌是英國孩子,也是坐在椅子上,自己吃自己的盤子。

  對面是一對胖胖的捷克父母帶著一個長頭髮的孩子。孩子不想再吃了,盤子收

  到一邊,媽媽撐開IPAD,孩子端坐著看動畫片。

  每個人都知道,孩子不可能像大人一樣在桌子上硬挺著坐那麼久。

  思迪子覓坐煩了的時候,會問詢,‌‌“我吃飽了,是否可以離開桌子?‌‌”

  我們按照我們吃飯的速度告訴她們,你們需要在桌子上等待一會兒,還是你們可以去某個區域玩。

  在亞洲,餐廳里面總有無所事事的服務生可以陪著她們玩一會兒,等我們吃完,開心的笑著說再見。

  為什麼只有中國孩子們,在吃飯的時候時候,不能夠坐在椅子上自己吃?要四處跑著,尖叫著追著趕著喂著吃?

  大家一起乘船出海。有個七八歲的中國胖小子,平日估計上過英文課。見到盧中瀚,一步衝過來攔住我們的路,超高音貝喊,‌‌“where are you from?‌‌”後面的父母滿臉的欣慰,英文班錢付的真值得,兒子大膽敢開口和外國人說英語。

  中午自助餐,他跑過來插隊,用沒有變音的男聲尖聲的喊,‌‌“Bananas,Bananas‌‌”。服務員給他拿了香蕉,端著就走了,原來英文他不會說‌‌“thank you‌‌”。

  國慶節期間,坐著飛機來星級海濱度假酒店消磨的父母們,在國內肯定不是沒有受過教育,掙扎在貧困線上的貧民。

  也是同類的父母,肯付著每小時一百塊甚者兩百塊的高價,逼孩子們去學習英語,國學,奧數,鋼琴,芭蕾舞。

  可是為什麼沒有父母可以言同身教的讓孩子學習一下教養?

  教給孩子,和別人講話之前,先說‌‌“hello‌‌”;

  告訴孩子,自己獨立安靜的坐著吃飯;不要拿自己吃不完的東西;不要在公眾場合尖叫著奔跑;不要插隊;

  要求孩子,用每個周末花了大價錢學的英語,對著你微笑服務的員工說:謝謝和再見。

  這比奧數還難嗎?

  這比五線譜還複雜嗎?

  這比英文語法還繁瑣嗎?

  現今中國,沒有教養的熊孩子,比比皆是。每次說到這個話題,都會有人跳出去來攤著手聳著肩說,‌‌“這就是老人帶出來的孩子,我痛心至極,卻無可奈何。‌‌”

  是的,現今社會有一個畸形的現象。孩子是父母在生,是祖父母在養。

  老人養孩子這個選擇,有的人是生活所迫,有的人是樂的輕鬆,有的人被老人逼迫,有的人是天倫之樂。總之各有各的理由,各圖各的好處。

  ‌‌

  “子不教,父之過。‌‌”

  沒有人說過,養不教,爺爺奶奶的錯。

  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養孩子都是一個耗費體力,消耗精力,大筆花錢辛苦的工作。有老人可以幫忙,已經是分擔工作,但是不能因為有老人幫助,就放棄了自己做父母的責任和義務。

  生而不養,請不要生。實在沒有辦法承擔責任,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種種有效的措施,可以享有沒有負擔的快活。

  我們去矽谷的計算機博物館。閉館的時間已經到了,大家都被清場到紀念品商店里面。湧進一組五六個中國的學生,女生都背著叫得出牌子的包包,男生都穿著認得出牌子的體恤。

  從他們進來的那一瞬間,不大的商店里面,有點中學操場放風的意思。

  五分鍾之內,我明白了,每個人在這里都買了什麼,到了美國大概花了多少錢,哪個家里最有錢,哪個家里最有權,哪個女生喜歡哪個男生,甚至哪個男生睡過哪個女生。

  知道別人隱私是件沉重的事情,尤其還是不想知道,硬被別人在耳朵邊上喊著告知。

  比起講中文的張揚,講英文的時候,語調一下子就低了有八個音調,含含糊糊的像是含著個雞蛋。

  在這種死貴的紀念品小店里,他們之間,照常舉行著炫富比賽,每個人都買了非常非常多的東西。

  收銀太太,一直板著臉咬著自己的下嘴唇拚命的忍,用最快的速度敲著收銀機,終於把這群財神爺都送出了門。

  小店一下子清淨了下來。收銀太太繃著的臉也鬆緩了下來,長舒一口氣,對我和我後面的一兩個顧客說,‌‌“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一時間大家也都鬆了一口氣,同樣的表情,超越了語言和文化:‌‌“這群祖宗們可算退了。‌‌”

  現在國人談話的時候,有個人人熱衷的主題:‌‌“土豪‌‌”。

  中國人有多土豪,買空了整個店。

  中國人有多土豪,買斷了整個島。

  中國人有多土豪,買下了整條運河。

  ……

  講這個話的時候,一圈人的表情,羨慕嫉妒恨溢於言表。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中國人看得到,往別人桌子上拍美金的豪氣衝天。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中國人看不到,別人轉過頭數美金的時候,嘴角上掛著嘲諷的冷笑?

  戰爭,疾病,貧窮,吃不飽,穿不暖,對於今天的九零後,零零後或者如子覓這種一零後,基本上算是天方夜譚。

  中國用了三十年趕上歐洲一百年的經濟發展。可是中國的孩子,還是高聲尖叫,推搡粗魯,完全沒有意識到除了自己,原來還有別人活在旁邊。

  除了有自閉症的孩子可以永遠冷靜乖巧。所有正常的孩子都需要一段高聲尖叫釋放能量的時段。

  早餐過後,遊客們都聚在遊泳池邊。捷克的孩子帶了水球,英國孩子,澳洲孩子,俄國孩子,馬來孩子,還有我們不會講英語的思迪子覓,笑笑鬧鬧的玩成一團。

  童孩的友情,不需要語言溝通,不需要熟人介紹,喜歡就好。

  可是身價百倍,精通奧數,鋼琴十級,跆拳道黑帶,英文猶如母語的中國孩子們卻被冷落到一邊。

  這個世上,優秀之外還有一種東西叫做修養。

  所謂的修養,就是讓你看起來和藹可親,讓人心生喜歡,同你親近,想和你一起玩。在無利可圖,沒有利益和好處的兒童世界里面,選擇非常明顯。

  也許你會說我苛刻,他們只是孩子,何必計較?

  就是因為他們是孩子,他們聰明,他們優秀,他們可以有未來。

  作為成年人,如果選擇了有一個孩子,請你承擔自己的選擇。

  每一個孩子都值得被愛,被關注,被抱在膝頭,溫暖的嗬護。

  每一個孩子都需要學習,需要發展,需要盡可能的接受高等教育,成為聰明優秀的人。

  每一個孩子在長成成人之前,也需要有人讓他明白人類社會的典承習慣,讓他遵守規定,讓他友好待人,讓他彬彬有禮,使他讓人心生親近。

  有教養可以離幸福更近。

  如果每一個孩子都是一棵樹,達到靜待花開的美好是有前提的。前提是有人已經剪過枝,施過肥,澆過水。一切就緒,方能靜待花開。

  否則就變成了守株待兔。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