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湯魚經濟學」為什麼政府不通過收稅來控製毒品|商業

原標題:「酸湯魚經濟學」為什麼政府不通過收稅來控製毒品|商業

對於一個被認為是“不道德”的消費,政府是應該禁止還是通過商業手段,比如收取高比例消費稅控製這種消費量?

在美國曾經有過的禁酒時代可以為以後留下一個例證。1920 年到 1933 年,美國曾經頒佈過禁酒令,但是效果並不那麼理想。販賣私酒養活了大量的黑社會,通過走私大量的酒還是進入了美國。

1933 年以後,美國政府通過徵收高額的酒類稅來抑製酒的消費,而且聯邦和各州政府通過收稅獲得了很多收入,而其中一部分收入被用於禁酒宣傳和幫助戒酒者。

但美國對於酒的做法似乎沒有成為以後對待其他違禁品的樣板,比如對待毒品或者色情業,絕大多數政府都嚴禁毒品,而不是通過徵稅來控製毒品消費。這是為什麼呢?

如果從理論上說——這個理論也就是供給需求的理論,加稅和禁止看起來作用是類似的。也就是如果一個政府如果對毒品加了 200%

的稅,或者禁止毒品,但是毒品會有 30% 流入社會效果一致。但是如果細看就會發現他們的區別,一個是加稅會讓毒品生產者少生產原來三分之二的毒品,而毒品被查抄和沒收,毒品消費量也是原來的三分之一,但是生產者卻付出了 100% 的生產和販運成本這樣對毒品的打擊將更大。不過這還不是最大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滲透率”影響了整個解決方式的結果。

滲透率就是有多少違禁品能通過政府控製來到消費市場上,如果滲透率高,那麼徵稅的方法顯然更好,而滲透率如果比較低,通過法律禁止則更明智。酒精和毒品的差別也就在這,由於人們對酒精和毒品的認識不同,造成私酒的滲透率要遠高於可卡因。另外,一個經濟體中違禁品的滲透率和周圍國家地區對違禁品的認識也有很大關係。如果周邊地區對違禁品採取無所謂的態度,那麼在違禁品滲透率肯定也會更高。

很多人認為色情業應該合法化,曾經有一陣意見雙方爭論的很厲害。其實那些有識之士沒必要為此進行定性爭論,而應該考察一下這種交易的滲透率再決定是合法化還是嚴禁的問題。

關於作者

酸湯魚,一個孜孜不倦的價值投資推廣者。他最大的愛好是胡思亂想和尋找市場的漏洞。這個專欄很希望啟發你的好奇心,如果你有不同觀點,歡迎理性和有價值的批評。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