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等多家電商平台存在金融風險被央行約談

ADVERTISEMENT

近日,經濟觀察報從接近央行人士處獲悉,以蘑菇街、二維火、有讚為代表的電商服務平台在近半年間陸續接受了央行的約談調研和窗口指導。

“監管層在關注互聯網金融的風險之際,留意到不少電商類平台在實際從事業務的過程中使用的是‘大商戶’和‘二清’模式。因為資本的湧入,不少互聯網企業近年來發展得很快,但對於監管而言,在合規性問題沒有解決的情況下,風險也會隨著規模的膨脹與日俱增。”上述人士稱,“央行窗口指導並非是針對這幾家企業,而是認為對這些企業現有的模式進行監管探路具有非常好的典型意義。如果找到一條可行的道路,以後可以複製到同類監管場景中,甚至有可能對現行法規上進行相應的完善。”

上述接近央行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眼下央行各地的中支機構都在約談此類模式的電商。接近央行杭州中支機構的一位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目前杭州央行也十分關注蘑菇街的系統改造動向。

“平台在發展的最初沒有想到過‘二清’這個問題,因為本質而言,我們是一個互聯網企業,沒有想過要去做金融的事情。但是隨著企業慢慢成長,到達一定規模的時候,確實在業務層面來講就形成了一定的資金存留。”來自蘑菇街的相關負責人向經濟觀察報回應稱,“跟央行溝通之後我們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也明白監管層的憂慮。在這半年的時間里系統已經與支付寶合作進行了系統改造,解決了合規性的問題。現在還在和幾家大行以及第三方服務機構溝通,希望進一步完善我們支付體系的合規性建設。”

定義“平台二清”

和蘑菇街面臨相似情況的還有二維火和有讚。

ADVERTISEMENT

公開資料顯示,二維火是專注餐飲雲收銀系統研發和應用的服務商,所從事的業務主要是幫助餐飲等行業實現互聯網信息化,例如手機點餐、支付、營銷互動等;有讚則是基於SaaS模式,向商戶提供微商城系統和完整移動電商解決方案的技術服務商,旗下有讚微商城、有讚收銀、有讚供貨商、有讚微小店、有讚批發等產品。“這幾家企業的資金流運行方式都十分相似。盡管很早就引入了與微信、支付寶等支付機構的合作,但支付機構僅僅是以支付通道的角色介入,並未對其平台本身的賬戶體系進行托管。”上述接近央行人士告訴記者,“基本上就是‘大商戶+二清’模式,現在我們把這種叫作‘平台二清’。”

上述人士提及的所謂“大商戶模式”是指多家POS商戶共用一個商戶編碼的情況,而“二清”則是指支付公司或銀行先將POS機的結算款支付給某一個人或某一家公司,再由這家公司或個人結算給商戶,均屬於違規行為。

在其看來,平台類商戶雖然不是金融或類金融機構,也沒有支付牌照,只要它有機會變相從事金融業務,就有必要被納入監管。

他分析認為,這些電商在貨款結算的邏輯上與傳統的商場業務十分一致,都是統一收受客戶的貨款,然後分發個平台上的各個企業,因此必然會存在貨款資金在其平台滯留的情況。“但從風險的角度來講,二者最大的區別在於兩點:一,線下實體商場跑路一般是區域性的風險事件,影響較為有限,互聯網則沒有邊界,極有可能釀成全國性風險事件;二,商場主跑路的時候通常會留下固定資產,跑路的成本比較高,而電商平台則多數是輕資本運營,成本無非就是點服務器、辦公用品。”上述接近央行人士表示,“現在這些互聯網平台起得都非常快,規模小的時候監管不一定會留意到其背後的潛在風險。但是上了規模一樣,自然會引起監管重視。這些風險本質上和P2P、非法交易所和二清機構一樣,只要賬戶上存留的資金到達一定規模,一跑路就會引發連鎖的民生問題。針對存在相似問題的這類機構,最保險的做法就是將風險防患於未然。”

模式探路進行時

事實上,過去半年,蘑菇街、二維火和有讚面臨的監管情況並不是一個新鮮的問題。

ADVERTISEMENT

直接收購一張支付牌照不失為一種好的選擇,不但能有效解決合規性的問題,更能將整個資金流轉的閉環留存在自身的生態體系中。

眼下擁有一定經營曆史的電商基本都已經擁有支付牌照,如京東、阿里,即使是線下業務為基礎的國美、蘇寧、數字王府井等也都擁有支付牌照,最不濟也擁有預付費牌照,有備付金存留。經濟觀察報了解到,眼下360、攜程都在積極尋找合適的支付牌照收購標的。但在支付牌照動輒叫價數億的當下,顯然不是所有電商平台都能負荷如此高的成本。

“對於一些新興的電商業態而言,比較可行而高效的方式依然是尋求外部合作,比如和銀行以及一些第三方支付合作進行賬戶托管。就像蘑菇街現在就在和杭州當地一些銀行談合作。這些動向,C端的用戶不一定能感受到,但作為一個年交易規模在百億量級的機構而言,主動規避監管風險也是為企業增信的一種行為,對商戶而言,也增加了資金的安全系數和結算效率。應該說是一種很正向的改變。”上述接近央行杭州中支機構的人士表示。

一家第三方支付機構副總裁認為監管的思慮其實可以理解:“現在許多的商業模式起得很快,但都沒有經過時間的驗證。尤其是互聯網企業,因為資本的瘋狂湧入,近幾年估值和擴張速度都很驚人。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也是被資本催熟的都是巨嬰。一個賽道兩年就吹起來,但企業自身的管理製度、風險內控、人才建設都未必能夠跟上。互聯網江湖商業模式日新月異,今日不知明日事。在每一個細分領域里,排名前三的企業遇到問題也許擁有很好的自我修複能力,排名靠後的就不一定了。起高樓、宴賓客、樓塌了都是瞬息之間的事。這就是監管前置的必要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