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那麼多名人卻什麼都沒留下來,而這位沒聽說過的,遺物卻是頂級國寶

ADVERTISEMENT

  今天的國寶巡禮講朱然墓出土的貴族生活圖漆盤和漆木屐

  《三國演義》第75回“呂子明白衣渡長江”中有這麼一段不太為人注意的情節,呂蒙白衣渡江取荊州時,他的一位部將朱然協助潘璋捉住了關羽。後來在東吳建國的第一年,黃武元年,也就是公元222年,劉備兵伐東吳,朱然與孫桓一起抵抗劉備大軍。在夷陵戰役中,朱然帶兵追擊劉備,被來接應劉備的趙雲一槍刺死。

  我們都知道三國演義是演義,不能當曆史看,很多內容都是作者為了文學的藝術效果改編而來的,那麼朱然這段故事的真實性如何呢?1984年,朱然墓的發掘給我們帶來了曆史的真相。

  

  1984年6月,位於安徽省馬鞍山市市區南部的雨山鄉安民村林場境內,馬鞍山紡織廠在這里正在進行基建。挖掘地基時,工人們發現了一座古代墓葬於是趕緊報告給文物部門,經過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會同馬鞍山市文物普查隊對墓葬進行的發掘。得知,這是一座規格等級非常高的大墓。根據發掘出土的資料證實,這個大幕的墓主人就是三國時期東吳的左大司馬、右軍師朱然。

  經考古鑒定,這座大墓是迄今為止,在長江中下遊區域已經發掘出來的300多座東吳墓葬中最能反映東吳統治人物,墓葬特點的一座大墓。墓室早年已經被盜,但是,過去的盜墓賊,主要是要那些金銀珠寶,而木質陶質的東西,對於他們來說,是賣不出去的。因此一批隨葬的精美木胎漆器幸免劫難。

  經過專業的考古發掘,我們發現,這座墓是一個土坑磚室結構的古墓,坐北朝南,階梯式的墓道位於墓坑的正南方向。而墓室位於墓坑的中間,外側總長8.7米,寬3.54米,從整體結構看分為四部分,自南而北分別為甬道、前室、通道、後室。從上面看,就像一個啞鈴出一個頭。墓室地面上鋪了兩層"人字紋"的鋪地磚,墓壁則采用了"三順一頂"的砌法。最南邊第一部分是甬道,它的上方是半圓形的拱頂和擋土牆,而下面砌上了封門磚。第二部分的墓前室,形狀接近正方形,有"四隅券進式"穹窿頂,頂部兩側,為了加固支撐力,砌了四個磚垛。

  

  墓磚是青灰色的,在製作磚胚時,模子上面有篆體字的吉祥話: "富且貴,至萬世"、"富貴萬世"等。朱然家族墓地共出土漆器、青銅器、陶瓷器等精美文物170多件,銅錢6000多枚。其中出土的木刺和謁上的文字是推斷墓主身份的重要依據。考古工作者在發掘的墓室里發現了三枚謁、十四枚刺,均為木質,上書其姓名、籍貫、官職和字號。墓主身份就是這樣斷定出的。據史料記載,謁和刺都是古代的一種名片,是當時人們在拜訪晉見時用於通報姓名身份的。在墓內放置木質名刺,這是孫吳時興起並流行於江南的特殊習俗。供死者如同生前一樣在陰間使用的。就是這一千多年前的名片,推斷出此墓主人是朱然。

  那麼這個朱然如果是被趙雲一槍挑了的小將,怎麼會安葬在如此大規模的墓葬之中呢?原來啊,羅貫中在這里,又演義了,朱然同學在三國演義是躺著中槍的。曆史上真實的朱然,出生於公元182年,家鄉在丹陽 ,這地方在今天的浙江安吉縣西北,他出身是東吳的豪門貴族,13歲的時候,過繼給舅父朱治當兒子,上學的時候,同班同學有一個好朋友,叫做孫權。

  三國鼎立期間,朱然擔任右軍師,官至左大司馬,帶兵是北抗曹魏,西拒蜀漢,一生屢立戰功。並沒有被趙雲刺死,而是到了公元249年68歲時,才去世。

  現在您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他的墓葬,有如此多的寶貝了吧。

  朱然及其家族墓的一系考古發現,再現了東吳名將朱然的風采與當時的社會經濟和生活的魅力。朱然墓的發掘,被認為是有關三國時期考古的一項重要發現,在國內外產生了強烈反響。前面提到了,朱然墓中出土一批漆器,精彩紛呈。這批漆器一共是八十多件,涵蓋了十多種器形,上面畫著人物故事和動植物等各種圖案,堪稱中國古代漆器藝術寶庫。

  其中,最珍貴的一件,是繪製著貴族生活圖畫的漆盤。此件國寶直徑24.8厘米,高3.5厘米,大小跟我們現在日常家里使用的菜盤差不多。有木胎製成。漆是黑、紅二色,古樸典雅。盤子里外的顏色有所不同,內部是塗的紅漆,而外部則塗有黑紅漆。最漂亮的就是盤子內部中間,畫著的一組人物圖畫。

  

  畫面布局分明,一共是十二個人物,分為三部分。上面的是宴兵圖,畫著五個人,其中四人在跪坐宴飲。中間是五個人,一人對鏡梳妝,二人下棋、二人馴鷹,一小童侍立於旁邊。中間畫著的對弈圖,有兩個男子分別坐棋盤兩邊,前有矮足圓盤,上置食物。下面畫的是出遊圖,一人騎馬,一人跟於馬後,前後還畫有山巒。工匠用筆簡練,以流暢的線條描繪出貴族生活的閑適愜意。畫面用色講究層次和輪廓的勾勒,表現出三國時代吳地漆器彩繪的高超工藝。

  除了這個漆盤以外,其他還有季劄掛劍圖、百里奚圖、伯榆悲親圖、童子對棍圖以及其他一些認不出來的人物故事等多件木質漆盤。其中季劄掛劍漆盤和童子對棍漆盤底部標有“蜀郡造作牢”款識,由此還可以看出,這幾件漆器是生產自當時的蜀郡,可以說這是目前我國存世的唯一一批有斷代依據的三國時代繪畫的文物資料。

  另外還出土有一雙木屐,是目前中國最古老的漆器木屐。就是這雙木屐和剛才那隻貴族生活圖漆盤,都被國家文物局在公布第一批禁止出國的文物清單時,囊括進來了。也正因為此,2002年初,朱然家族墓園成為第五批的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ADVERTISEMENT

  

  下面,就詳細講講這座大墓的主人——朱然。

  剛才咱們簡單說過,朱然是過繼被舅舅朱治當兒子的。這個時間,在東漢興平元年,也就是公元194年,當時朱治是吳國大將,但是遺憾的是沒有兒子,於是他向孫策請求把自己姐姐的兒子施然過繼被自己作兒子。

  原來這個朱然的生父,姓施,這也是為什麼朱然的兒子也姓施的原因。

  孫策同意了朱治的請求,命令丹楊郡守以羊酒為禮召請施然,施然來到東吳後,孫策厚禮相賀,施然也就改姓朱了。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朱然跟孫權一同讀書學習,友情頗深。孫權繼承孫策的職位統領江東以後,就任命朱然為餘姚長。後來又升到山陰令,加折衝校尉,督領五個縣。孫權本來只是覺得朱然可信,但是沒想到他的才能卻實在厲害,當時朱然擔任臨川郡太守,統領二千兵丁。在東漢末年亂世之時,山賊四起的情況下,朱然帶兵四處討伐,一個月時間就平定臨川郡周邊的亂事。另孫權都感到驚訝。

  東漢建安十八年(213年),曹操出兵濡須口,朱然在大塢及三關屯備軍,這時他被封為偏將軍。第二年,朱然跟隨呂蒙討伐關羽,與潘璋在臨沮截擊關羽,並且一舉擒獲關羽和關平。立了這麼大的戰功,孫權任命他為昭武將軍,封西安鄉侯。

  很快,呂蒙身患重病,孫權就問呂蒙:“假如你不能再恢複好身體為我效力了,那麼誰可以代替你呢?”呂蒙回答說:“朱然膽略和守業能力都充足有餘,我認為他可以代替我繼續領軍。”呂蒙死後,孫權再次提拔朱然,命其鎮守江陵。

  黃武元年(222年),劉備東征孫吳,攻打宜都,朱然督領五千人與陸遜合共五萬人抗擊劉備,這個時候,三國演義里跟曆史實情是一致的。接下來就不對了,實際上,朱然並沒有被趙雲殺死,而是在涿鄉與陸遜、韓當一起,大破劉備,朱然就是攻破劉備軍隊的前鋒,他又命部下截斷劉備的後路,於是劉備敗走白帝城。

  朱然並沒有死,後來又活了24年呢,而且官是越做越大。這不嗎?獲得了面對劉備這麼大的勝利。孫權將朱然拜為征西將軍,封永安侯。

  此時徐盛、潘璋都上表說劉備一定可抓住要繼續追擊,而朱然與陸遜則認為不要追擊,因為曹丕那邊正在大舉結合軍隊,表面上是幫助我們討伐劉備,實則上是懷有二心,應該謹慎決定計策,召還大軍。果然,沒過多久,魏軍來襲,東吳這時三面受敵。

  接下來就發生了朱然一生中最為引以為榮的著名戰役,是提到朱然就不得不提那場驚心動魄的——江陵保衛戰!

  黃武二年(223年),魏國派遣曹真、夏侯尚、張郃等將攻打江陵,連建數個軍營圍城,曹丕甚至親自到宛城督軍,聲援前線。這時的江鈴城,人禍又趕上天災,守兵很多都患了傳染病,還有戰鬥力人,就隻剩下五千來人了。孫權派孫盛去增援,卻被張郃打敗。於是張郃等人占據州上,圍守朱然,朱然失去了和外界援軍的聯系。孫權又派潘漳等人來為朱然解圍,但是卻不能成功。

  曹真命令士兵築起土山,又開鑿地道,從上下兩個方向攻城。他們在逼近城牆的位置建立土台,對著城里是亂箭齊發,江陵的東吳將士們都驚恐失色,然而朱然是面無懼色,他身先士卒,趁敵軍出現漏洞時,帶兵攻破魏軍的兩個兵營。

  但是,魏軍兵力強大,根本打不走,朱然采取老虎不出洞,死守的戰術。

  魏軍圍攻了江陵六個月的時間,還沒有退軍的意思。這個遠途而來,圍對方的城啊,特別耗費物資,魏軍之所以還在堅持,其實是打起來間諜戰。他們暗地里聯系江陵的地方官,姚泰,正好他率領軍隊守備北門,城中糧草將盡,他也熬不住了,跟魏軍私下勾通,想里應外合投誠。就要行動的時候,被朱然敏銳的發現了,朱然斬了姚泰。

ADVERTISEMENT

  此時的長江水淺,江面狹窄,夏侯尚企圖乘船率步、騎兵進入江陵中洲駐紮,在江面上架設浮橋,以便和北岸來往,魏軍參與計議的人都認為一定能夠攻克江陵。董昭卻上書魏文帝曹丕說:“武皇帝當年智勇過人,用兵卻很謹慎,從不敢像今天這樣輕視敵人。打仗時,進兵容易,退兵難,這是最平常的道理。平原地帶,沒有險阻,退兵都困難,即使要深入進軍,還要考慮撤退的便利。軍隊前進與後退,不能隻按自己的想象意圖行事。如今在中洲駐紮軍隊,是最深入的進軍;在江上架設浮橋往來,是最危險的事;只有一條道路可以通行,是狹隘的道路。這三者,都是軍事行動的大忌,而我們卻正在做。如果敵人集中力量攻擊浮橋,我軍稍有疏漏,中洲的精稅部隊將不再屬於魏,而為吳所有。

  我對這件事非常憂慮,寢食不安,而謀劃此事的人卻很坦然,毫不擔憂,真令人困惑不解!加之長江水位正在上升,一旦暴漲,我軍將如何防禦!如果無法擊敗敵人,就應該保全自己,為什麼在這樣危險的情況下,不感到恐懼呢?希望陛下認真考慮。”

  於是曹丕立即下詔,命令夏侯尚等人迅速退出中洲。吳軍兩面並進,魏軍大隊人馬隻從一條通道退卻,擠在一起,一時很難退出,最後勉強撤回北岸。吳將潘璋已製好蘆葦筏子,準備燒魏軍的浮橋,恰巧夏侯尚率兵退回,未得實施。十天過後,江水暴漲,文帝對董昭說;“你的預料,竟如此準確!”當時又趕上鬧瘟疫,文帝遂命令各軍全線撤退。

  朱然的頑強堅守,成就了三國時期唯一一場守方得不到援軍增援卻能讓攻擊方主動撤退的守城戰的勝利。

  朱然守城成功,威名震撼曹魏,孫權加封他為當陽侯。

  黃武三年(224年),朱治去世。作為朱然後爹的朱治,這時候生了親兒子朱才,所以朱才繼承了父親的爵位。為朱治治喪完畢,朱然向孫權請求改回施姓,但孫權沒有同意。

  黃龍元年(229年),朱然拜車騎將軍、右護軍,領兗州牧。不久,兗州在蜀吳“分地”中分給了蜀國,等於領了一個空頭支票。於是干脆撤去兗州牧一職。

  到了嘉禾三年(234年),孫權和蜀國丞相諸葛亮約定日期大舉起兵攻打魏國,孫權親自攻打合肥新城,朱然與全琮各受斧鉞,分別擔任左右督。但是適逢士兵多患疾病,因此還沒進攻又退了回來。

  嘉禾六年(237年),朱然出征柤中。沒有結果。

  之後,休養生息過了九年,到了赤烏九年(246年),朱然已經是快六十歲的老將了,他再次領兵出征柤中,魏將李興等人聽聞朱然率軍深入,於是帶領六千軍隊,斷絕了朱然的後路,朱然趁夜色出擊迎戰魏軍,老將軍不複當年之勇,戰鬥最終勝利,斬獲數千敵人首級,軍隊凱旋而歸。

  難能可貴的是,早在一年前(245年),東吳將領馬茂,曾經企圖叛逃,結果被發現之後孫權非常憤怒。殺掉了馬茂,朱然在這次出征之前,就曾經上奏說:“馬茂這個小人,居然膽敢有負國家的恩惠。臣,現在要奉天子的威名,去滅曹魏誌氣。此次出征,臣必將有所斬獲,戰事報捷,震撼天下。臣將整合船艦充塞江面,令其足以成為大觀,希望陛下理解臣戰前的此番海口,等著看臣日後努力的戰績吧。”

  當時,孫權收下此表,覺得朱然可能是在吹牛,沒有向大臣們公布,朱然凱旋後,群臣紛紛上表祝賀,孫權舉酒作樂,然後拿出朱然出征之前的上表,說:“朱然之前已經有上表給我,但我認為此戰難以成功,現在果然如朱然所預料,可以說是在戰爭的判斷方面,朱然有高明的眼光。”於是派遣使節拜朱然為左大司馬、右軍師。

  赤烏十年(247年),諸葛瑾、步騭都已經逝世,孫權任命朱然作為大督,總理軍事。這應該是朱然一生最高的職位了。而此時陸遜也已經逝世,功臣名將中,仍然在世的隻剩下朱然,可惜,此時的朱然也已經老了。

  又過了兩年,朱然病情日漸嚴重,孫權日間減少膳食,晚上為之失眠,送給朱然的藥物和食物,都會相望送行。每次朱然派遣使者上報病情,孫權就會親自召見,親自詢問情況,來的時候賜予酒食,離開的時候送去布帛。自從創業以來的功臣患有疾病時,孫權表現出來的關切,屬呂蒙和淩統最為隆重,第三位就是朱然了。三月,朱然病逝,時年六十八歲。孫權素服舉哀,為之感慟。

  了解了這段曆史,我們可以知道,曆史上真實的朱然,那也是一位東吳非常重要的戰將,他的墓規模如此,我們也安心了。

  說完兩件國寶文物的主人,咱們就再來重點了解一下其中的那雙木屐。

  

ADVERTISEMENT

  我們中國現在很少有人穿木屐了,能看到的穿木屐比較多的是哪啊?對日本。正因為如此,他們的國家電視台先後兩次來朱然墓拍攝大型文物系列片《三國萬里行》和《中華五千年》,並且在1987年請求我國將一些重要的三國文物拿去日本巡展,這些文物引起了日本人的濃厚興趣。使之紛紛撰文探索中日文化之間的曆史淵源。

  此雙漆木屐長20.7厘米,寬9.6厘米,厚0.9厘米,屐板和屐齒由一塊木板刻鑿而成。屐板前後圓頭,略呈橢圓形;屐齒為前後兩個;系孔有三個,前端一個,後端兩個,彩繩早已腐朽不見。

  木屐主體刻鑿完成後,工匠又在木胎上打灰膩,一面發黑漆,漆面光澤,另一面在灰膩中鑲嵌細小的彩色石粒,然後上漆,磨平,露出點綴其間的彩色小石粒,使之呈現一定的美感。

  木屐,簡稱屐,是一種兩齒木底鞋,走起來路來吱吱作響,適合在南方雨天、泥上行走。若鞋面為帛製成,則稱為帛屐。牛皮製作則稱作牛皮屐。木製底下是四個鐵釘,耐磨、防滑。木屐由漢族人發明,木屐是漢人在隋唐以前,特別是漢朝時期的常見服飾。其名來自中古音“屐屜”,常稱作木屐,使用於室外。後傳入日本。

  木屐在中國,是漢服足衣的一種,是最古老的足衣。堯舜禹以後始服木屐。晉朝時,木屐有男方女圓的區別。木屐是漢人在清代以前,特別是漢晉隋唐時期的普遍服飾。漢代漢女出嫁的時候會穿上彩色系帶的木屐。南朝梁的貴族也常著高齒屐。南朝宋之時,貴族為了節儉也著木屐。杜牧詩雲:“仆與足下齒同而道不同”。由木板與木屐帶結合而成,木板的底面有兩條突起的“齒”,目的是為了雨天便於泥上行走。屐是木履之下有齒者,又稱木屐。江南以桐木為底,用蒲為鞋,麻穿其鼻。 除了兩齒木屐以外,漢人在軍隊里還采用了平底木屐,防止腳部被帶刺雜草劃傷。不僅僅軍人如此,平民也往往在路上穿著木屐,防止腳被帶刺植物劃傷。”李白《夢遊天姥吟留別》:“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

  木屐鞋履特色:

  屐是一種有齒之履。齒被安裝在鞋履底部,前後各一,呈直豎狀,多用於出行。鞋底設齒,為的是行走方便,因古代路面崎嶇不平,有了雙齒,就可減少鞋底與路面的接觸,行走時就會顯得穩當便捷。屐齒通常以木料為之,和一般的麻底之履相比,木齒更經得起磨損,木齒壞了還可以更換,所以特別適合外出旅行。由於裝上了雙齒,鞋底的高度有所增加,在雨天的泥地或長滿青苔的山道上行走還不易滑跌。漢史遊《急就篇》“屐贏窶貧。”唐顏師古注:“屐者,以木為之而施兩齒,所以踐泥。”說的就是這種鞋履。葉紹翁在《遊園不值》, 詩中也提到:

  應憐屐齒印蒼苔,小扣柴扉久不開。

  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

  木屐的演變曆史

  1987年,考古工作者在浙江寧波慈湖新石器時代晚期遺址發現兩件殘存的木屐,均為左腳所穿,屐木扁略呈足形,前寬後窄。其中一件木扁身平整,上有五個小孔,頭部一孔;中間和後跟處各有二孔,兩孔間挖有凹槽,槽寬和孔徑相同,推測其用途是在繩子穿過小孔後將其嵌入槽內,以使表面平整。出土時繩帶已腐,也不見屐齒(圖四)。另一件為圓頭方跟,開有六孔,後跟處二孔間也挖有凹槽。據研究,這兩件木屐已有四千多年的曆史,屬良渚文化遺物。

  據《莊子》記載,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製作了距今已有二千多年的木屐。《莊子·異苑》雲:“介子推抱樹燒死, 晉文公伐以製屐也。”南朝宋劉敬叔《異苑》提到,春秋戰國時期,晉公子重耳為逃避迫害而流亡國外,流亡途中又累又餓,派隨臣遍尋吃食不得。就在幾近絕望之時,跟隨重耳一同逃難的介子推從自己的大腿上割下了一塊肉,煮了一碗肉湯讓公子重耳喝了。一碗肉湯下肚,重耳漸漸恢複了精神。當發現所食之肉竟是介子推從自己身上割下的時候,重耳感動得流下了眼淚。十九年後,晉文公返國,賞從亡者,讓嗒嗒作響的木屐之聲時時提醒自己,不重蹈覆轍。木屐之聲激勵著重耳勵精圖治,最終使晉國成為了春秋五霸之一。“足下”也成為對人的尊稱。

  吳王夫差得到越國進獻的美女西施,命人造了一條“響屐廊”,即在雕梁畫棟的長廊之下挖坑,埋下成排陶缸,再在上面鋪設一層有彈性的木板,讓身系小銅鈴佩帶種種寶玉飾品衣裙,腳著精巧木屐的西施於廊中翩翩起舞,讓長廊發出琴瑟般的節奏,與清脆的鈴聲、玉佩聲共鳴,伴隨著西施優美舞姿,使夫差為之傾倒。宋代王禹稱《遊靈岩山·響屐廊》詩雲:

  廊壞空留響屐名,為因西施繞廊行。

  可憐五相終死諫,誰記當時曳屐聲。

  春秋戰國時期,穿屐者日益普遍,據說孔子當年就穿過木屐。《太平禦覽》卷六九八引《論語隱義注》:“孔子至蔡,解於客舍,入夜,有取孔子一隻屐去,盜者置屐於受盜家。孔子屐長一尺四寸,與凡人異” 。說的是孔子周遊列國,來到蔡國,投宿於客舍。按當時習俗,鞋履不能穿入室內,只能放在門口,沒想來到第二天起來,木屐不翼而飛,原來在半夜里被人偷走了。論者以孔子之屐“與凡人屐異”,故遭失竊,實際情況未必如此,估計是人們出於對孔子的敬重,故將其所穿木屐當作寶物珍藏起來。《晉書·五行誌》中有一段記載,即涉及孔子之屐的下落:“惠帝元康五年閏月庚寅,武庫火。張華疑有亂,先命在守,然後救火。是以累代異寶王莽頭、孔子屐、漢高祖斷白蛇劍及二百萬人器械,一時蕩盡。”可見在被大火焚燒之前,孔子的木屐一直被視為“異寶”典藏於庫。

  漢代男女也以穿著木屐為尚,在東漢首都洛陽,還流行一種習俗:新娘出嫁,嫁妝之中必備有木屐,考究者還在屐上施以彩畫,並以五彩絲繩為系。如《後漢書.五行誌》以及應劭《風俗通義》所說:“延熹中,京師長者皆著木屐。婦女始嫁至,作漆畫屐,五彩為系。” 這種漆畫木屐在安徽馬鞍山市郊東吳名將朱然及其妻妾合葬墓中曾有出土:屐身小巧精致,木扁上鑿有三個較小的孔眼,周身施以漆繪,屐底則裝有兩個木齒,當為朱然妻妾的隨葬物品。

  魏晉南北朝時期是木屐的盛行時期。這個時期的木屐不僅用於出行,還用於家居,如《世說新語·忿捐》記晉人王述性情急躁,用餐時以筷子戳刺雞蛋,刺之未破,便大怒擲地,雞蛋圓轉不止,王述便“下地,以屐齒碾之。”這是晉人家居著屐的一個例證。《晉書·謝安傳》中也有這方面記載:“(謝)玄等既破(苻)堅,有驛書至,(謝)安方對客圍棋,看書既竟,便攝放床上,了無喜色,棋如故。客問之,徐答雲:‘小兒輩遂已破賊。’既罷,還內,過戶限,心喜甚,不覺屐齒之折。其矯情鎮物如此。”說的是淝水之戰期間,東晉宰相謝安,親任征討大都督,指揮戰事,令其侄謝玄率兵迎敵,自己卻在住所與人下棋。突有前方驛書送至,報告其侄獲勝消息,謝安不為所動,依然與棋友對弈,表現出持重沉穩的大將風度。直到棋局結束,返身回房,再也按捺不住激動之情,過門檻時竟忘了抬腳,以至將屐齒折斷。這也是晉人家居穿屐的實例。

  南朝活絡齒屐 :這是一雙仿南朝"謝公屐"形製的活絡齒屐。南朝宋永嘉太守謝靈運,是我國山水派詩的鼻祖。性喜山水,根據《南史》記載,他創造了一種活絡木屐。為了登山時保持人體平衡,這種木屐利用榫頭、插子和兩枝活動齒屐,在上山時卸掉前齒,下山時則脫掉後齒,史稱"謝公屐"。

  後被市井人所模仿,並相沿成習。由於這木屐優點甚多,便很快流傳到南方。木屐之聲伴隨著重耳“悲乎,足下”的歎息,伴隨著寒食禁煙、伴隨著清明上墓、伴隨著清明植樹的風俗傳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

  也許是曆史的一個巧合,也許是後人接受了晉文公重耳足蹬木屐“以誌吾過”的教訓,總之,若干年後,決定唐王朝命運的介休之役就在綿山腳下進行。劉武周、宋金剛會同突厥軍隊數萬人與太原公子李世民進行決戰。李世民堅壁挫銳,慎擇戰機,以少勝多,以弱勝強。此役李世民還有一個更大的收獲,就是禮賢下士,收降了一位割股奉君的名將尉遲恭。不過在後來的淩雲閣封臣中,李世民沒有像晉文公那樣健忘,首先重賞了這位忠義名士,由此傳為千古佳話。

  (然而在今天的世界里,穿木屐最多的當屬日本人。在日本傳統的節日里,在婚慶、祭典等儀式中,日本人穿著傳統的和服,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屐式與現代日本民間所流行的木屐十分相似,所以猜測對其產生過影響。除男性外,唐代婦女也有穿著木屐的習慣,尤以江南女子為常用。李白《浣紗石上女》詩中就有“一雙金齒屐,兩足白如霜”的吟唱,清王琦注引《南越誌》:“軍安縣女子趙嫗,著金箱(鑲)齒屐。”說明當時女子所著之屐形製考究,屐齒還加以鑲飾。李白的另一首詩《越女詞》也談到女子著屐的情況,詩中有句雲:“屐上足如霜,不著鴉頭襪。”鴉頭襪一作“丫頭襪”,這是和木屐相配用的一種襪子,製作時將大腳趾與另外四趾分開,形成丫形,以便卡住屐上的繩系。從李白的詩句中可了解到,當時穿著木屐,既可穿襪,也可赤足。)

  木屐宋代以後

  宋代以後的漢族婦女,因為崇尚纏腳,故多不穿木屐。男子卻依舊穿著,不過多用作雨鞋。《宋高僧傳·十九豐干傳》:“然其布襦零落,面貌枯瘁,以樺皮為冠,曳大木屐。”宋張瑞義《貴耳集》:“東坡在儋耳,無書可讀,黎子家有柳文數冊,盡日玩誦,一日遇雨,借笠屐而歸。”說的是蘇東坡冒雨戴笠著屐而歸的情景。《小辨齋偶存·題坡翁儋耳小像》:“東坡一日訪黎子雲途中值雨乃於農家借箬笠木屐戴履而歸婦人小兒相隨爭笑邑犬爭吠東坡謂曰笑所怪也吠所怪也。噫嘻笑所怪者婦人小兒也以笑為常者東坡也吠所怪者邑犬也以吠為常者東坡也彼自見其怪我自見其常所以寜與農家共箬笠木屐而不與章惇呂恵卿共冠裳也噫嘻。”《張逵東坡笠屐圖》「後有魏了翁、馮子振、鄧熙、李孝光跋語並詩。今錄三人。“東坡在儋耳,一日訪黎子雲,中塗值雨,從農家借箬笠、木屐,戴履而歸。婦人小兒爭笑,邑犬爭吠。」穿著木屐的宋人形象,在宋畫《歸去來辭圖》中有所描繪。《奇女子傳·雙鬟女子》雲:“超他日過勝業坊北街時春雨初霽,有三鬟女子,年可十七八,衣籹藍縷,穿木屐於道側槐樹下値。”

  明清時期將木屐稱之為“泥屐”,也著眼於屐的用途而言。如《醒世姻緣傳》第二十五回:“狄員外打了傘,穿了泥屐,別了薛教授回家。”在纏足之風盛行的明清時期,廣東、福建一帶的婦女未染此習,仍為天足。因當地氣候比較炎熱,那里的女子和男子一樣,不論晴天還是雨天,平時家居都以穿屐為尚,只是在屐的裝飾上比男子所穿者的略微講究。如明謝肇《五雜俎》記:“今世吾閩興化、漳、泉三郡,以屐當革及,洗足竟,即跣而著之,不論貴賤男女皆然,蓋其地婦人多不纏足也。女屐加以彩畫,時作龍頭,終日行屋中,閣閣然。”這個時期的木屐形象,在王圻《三才圖會》中還有描繪。

  清代男女日常家居所穿之屐多無屐齒,以廣東潮州一帶出產者為上品,由木包木製成,含有微香,著之可除穢氣。也有在木屐表面漆,或包裹繡帛、皮革者,多見於女屐。如清屈大均《廣東新語》記稱:“今粵中婢媵,多著紅皮木屐。士大夫亦皆尚屐。沐浴乘涼時,散足著之,名之曰‘散屐’,散屐以潮州所製拖皮為雅,或以木包木為之。……新會尚朱漆屐;東莞尚花繡屐,以輕為貴。”這種無齒之屐,已接近現代的拖鞋。

  朱然墓規格較高,時代明確,出土文物豐富,是三國時期考古的一項重大發現。墓群面積約1萬平方米,由封土、墓道、墓坑、前後墓室組成,南北總長9.1米。前室近方形,內置祭台和陪葬者漆棺;後室長方形,內置墓主漆棺。出土文物140餘件,其中漆木器80餘件,漆器上多有精美的彩繪圖案,如“童子對棍圖”、“貴族生活圖”等,是三國時期美術史實物的重要發現。漆木器中的兩件犀皮黃口羽觴,工藝精湛,是罕見的文物精品。墓中出土的木刺和謁是迄今所見最早的名片。出土的6000多枚漢代和三國時期的銅錢,品類繁多,為研究三國時期的幣製和社會經濟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

  漆器上面的繪畫大多以曆史故事、人物為題材,美倫美奐的繪畫填補了三國美術史的空白。中國的繪畫史上下幾千年,極為豐富生動,然而三國曆史時期的繪畫實物幾乎沒有流傳後世,就連文獻記載也寥寥無幾。這是中國美術史上的一大的憾事。朱然墓中出土的漆器上多姿多彩的畫面,將三國時代社會生活鮮活地展現在觀眾面前。讓人們從這些漆器上第一次領略到我國漢末到六朝時期漆器工藝的神韻和精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