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一夜七次的折.騰……有圖有真相

ADVERTISEMENT

  皇帝性福與否

  

可能有人說皇帝那麼多老婆,還敢說自己不性福?

雖說皇帝老婆多,但皇帝除了男人天性貪婪以外,還有特殊的政治任務,給皇家開枝散葉全靠皇帝一個人,你說累不累?再加上後宮一群虎視眈眈的女人,每天做夢都想著和皇帝的肌膚之親,做皇帝的心理壓力表說有多大了,所以多半皇帝都有腎虛腎虧的毛病。

  康熙:最威猛的皇帝

  

  康熙被譽為中國曆史上最威猛,生育能力最強悍的皇帝,據《康熙全傳》中說,康熙後妃中貴人以上者有四十九人,冊封在冊的後妃有六十七人,而那些身份低微的常在、答應等據說共有二百多人,對於康熙臨幸後宮的嬪妃曆史上就有“九妃連珠”和“八嬪臨禦”的說法,意思就是康熙一晚上可以連續睡九個妃子級的女人,或者八個嬪級的女人,而且康熙一共有55個子女之多。

同樣是皇帝,為什麼康熙不僅性欲之強大是其他皇帝難以望其項背的,就連生育能力也是中國皇帝中數一數二的呢?原來康熙有一個強腎的秘方,有資料記載,康熙帝當時的宮廷禦醫,也就是田太傅,秘製的強腎方是康熙帝每日的比銀製品。據醫書記載,康熙每日服用此方後,腎力提升,精力充沛,日理萬機也不覺疲憊,62歲依然生育了一位皇子,這一切都得益於強·腎·方的神奇功效。

400年首次公開——

【強·腎·方】

  

  田俊田老醫師是中草藥巨著《苗疆秘史》編纂者田凱嫡傳第21代傳人,李家世代為醫,到了田老師這一代也不例外,田老師已經行醫數十載,由於祖上傳下來的強·腎·方所以十分擅長補足腎精,是遠近聞名的“強·腎·王”。

祖傳的強·腎·方有兩個最大的特點:其一是陰陽同補,不管你是陰·虛還是陽·虛,只要是腎·虛,都能喝都管用。其二是補·而·不·泄,給身體留下真東西,而且留的多耗的少。

田老躬耕中醫、中藥,在強·腎”的基礎上,利用現在科技萃取工藝,進行改良精進研製出濃縮型強·腎,將藥材洗淨通過修治後,經過“三提八淬”法濃縮精華提煉製成,最大保正藥物的濃鬱和藥效。

  

不僅能治愈一些男性的陽·痿、早·泄、尿·頻、控製不住射·精、腰膝酸軟、神疲乏力、肢體困倦等問題;還能夠有效促進男性陰莖的二次發育,服用過後陰·莖一般可以增長3-5厘米。

如果您的“男根”不夠大不夠粗無法滿足她的需求,請添加田老醫師微信,討教這個“強·腎·方”。

  長按,識別二維碼,即可聯系

秘方大揭秘

十指通經絡,雙手理乾坤

★ 田·老·自·幼博覽群書,才智過人,在父親督促下精讀《皇帝內經》、《苗醫秘史》、《神農本草經》、《干金方》、《金匱要略》等醫學典著,16歲開始獨立坐堂行醫了,很多別人看·不·了·的·病他都能看,擅長陰·陽·調·和、固·本·培·元·之術,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田老師醫·術·精·妙,尤其是治·療·男·性·腎·虛·虧·損,更是方·到·病·除。

★田老醫師:我們李家,祖·輩·行·醫,四百年來,從不敢有半·分·欺·詐·之·舉。今天我要向家公布一個神奇的男·人·補·腎·秘·方,希望這個方子能給那些飽受腎·虛、陽·痿、早·泄等·性·功·能·障·礙困擾的朋友們帶去健康,重·振·雄·風還男·人·本·色。

  

  世代行醫

  

  ·

  男科專家

  田遠佳

田俊老醫師之子,畢業於河南中醫藥大學,貴陽苗醫中醫藥研究所主任 ,中醫專家,貴陽十佳名老中醫。

中醫臨證三十多年,運用中醫中藥對男·子·不·育、陽·痿、早·泄、前·列·腺·炎、前·列·腺·增、尿·頻·尿·急生等病症有獨到之妙。臨床實踐中,運用傳統中醫的理論,結合現代中醫藥科研成果,大膽創新,成績斐然,被錄入《中國當代中醫名人誌》。治療效果佳,唯有田遠佳。

田主任被授予貴陽十佳名老中醫榮譽稱號

  

田主任執業醫師資格證書

  

田主任核方+處方存檔

一人一方配藥

工作人員原液封存

  對症下藥,方到病除

  

  

古方藥效強勁,全在一個“鮮”字

  

  采集:規定植物藥應在有效成分富足時采集,如根類藥宜在植株茂盛至裂年抽苗前采集,莖葉宜在生長旺期,花類宜在待放時,果實在初熟間,芽力求嬌嫩鮮美。

  補·腎·方的各種藥材在采集時不僅·選·擇·藥·材·的·優·秀·產·地,同時更選擇有效成分最富足的時間采集,為的就是保·證·藥·效·的·最·好·發·揮。

  《黃帝內經》“藥有生鮮者優良”之注。《溫病學》載有“三鮮飲“四鮮飲”。我們田·家·特·別·講·究·生·鮮·用·藥。

  鮮藥補·腎·填·精·之力優於干品,藥材鮮用在藥力上更突出,活性物質和有效成分不易破壞,容易被·人·體·吸·收,因其藥·力·霸·道,更適合一些疑難雜症的治療。

  曆代著名醫家如張仲景、葛洪、孫思邈、李時珍、張介賓等臨床應用鮮藥都積累有豐富經驗。

  田·老·醫·師·的“強·腎·方”——藥·效·生·猛、立竿見影,萬人實踐古方效果:

  1個周期】:激活人體·睾·丸·細·胞,營養調理,血液流暢,雄·起·時·間更·長·更·堅·挺快感更強,海·綿·體得到擴展,長度增加2厘米,圍度增加20%,時間延長。

  【2個周期】:激·活·人·體·睾·丸·細·胞·中高效營養物質,修護萎·縮和受·損·海·綿·體·細·胞,鞏固海綿體擴展效果,顯著增粗,二次增長蓄勢待發,神經系統得到調節,時間短不在發生,最終增長2-4厘米。

  3個周期】:海·綿·體·自然擴大,血液循環加快,體積大幅度增大、粗·壯,性·欲·提·升,達到青春期的性能力,增長5-6厘米,長·度和硬·度均達到最佳狀態,其他性功能狀態一概治愈。

田老醫師鄭重申明:本人年事已高,不便與患者網絡上溝通,需要谘詢男·性.問·題的朋友可以加我孫子微信,交流補·腎·秘·方!走出補.腎.誤區,找回男人雄風!

  中·醫·認·為.腎·為先天之本

【田老箴言】

腎為先天之本,里面藏有腎精, 一般男人年過三十,腎精就會逐漸減少,平衡被打破,出現腎虛。

若長期抽煙、喝酒、熬夜等不良的生活習慣,腎虛問題更會加重。

最明顯的感覺是:每天感覺很 累,疲勞乏力、腰酸背痛、頭暈眼花、出虛汗、膀胱的“水龍頭”擰不緊、憋不住尿、尿頻、尿急、夫妻生活更是力不從心、疲軟無力。

要解決這些問題,補·充·腎·氣 腎精是關鍵。

ADVERTISEMENT

  如果你有以下症狀請聯系田老師

  ⊙勃·起·硬度不夠,中途疲軟,不持久,射的快。

  ⊙夫·妻·生·活達不到30分鍾。

  ⊙短小無力,射·精·無·力。

  ⊙身體虛,精力差,力不從心。

  ⊙前·列·腺·炎,尿·頻·尿·急,起夜多。

  ⊙腰酸,腿軟,疲乏無力,脫發白發。

  ⊙滿足不了愛人的夫妻生活

【溫馨提示】

當你在逃避這些問題的時候,別人已經在谘詢了,當你在谘詢的時候,別人已經好了,放下一時的自尊心,還你以後的“自信心”。做男人就要做“真男人”

  真情分享

設計師與閨蜜的密事

  

  設計師

江飛

我今年26歲,老公今年27歲。我們剛結婚,他真的不行,總是進去幾下就軟掉,還總是無精打采,跟沒睡醒似的。

直到去年春節,閨蜜給我推薦了一個治男人那方面的老中醫微信;她也是這情況,好像是早.泄。

後來我加上老師後,了解我老公的病情,推薦我老公服用田老師調配的藥方。

沒想到服用不到半個月,他就像餓狼一樣,力量越來越猛,根本停不下來,足足有十幾分鍾。當晚,我體會到了GC的性福。

一個月後,老公每天早上一.柱.擎.天;有還好幾次因為早上和我羞羞而遲到,但是到晚上依舊鬥誌激昂。堅持服用了兩個療程,他每天都像有使不完的勁,我每天都像蜜月期,比結婚前還要浪漫。

攝影師小霍的分享

  

  攝影師

小霍

我叫霍思宇,畢業後開了個攝影樓,小霍憑著能力強、效率高,事業不斷攀升。但是身體畢竟不是鐵打的,也是出現沒有力度,疲軟,腰酸背痛,性·生·活總是草草了事,3分鍾不到就沒有了,最讓小韓無奈的是小兄弟過於短,媳婦雖然不說,這讓他很苦惱。

後來跟哥們兒喝酒,好友明明引薦了李老師給小韓認識,在得知了田老師的口碑之後,開始用田老師的方子調理身體。

沒想到一周之後,小韓就得到明顯改善,力度明顯提高,時間從3分鍾到了10分鍾,小韓感到很神奇,感覺生活甚是美好,信心大增,於是按照李老師的叮囑服用了2個周期調理身體。

三個周期後,小韓高興的說:小兄弟增長了5厘米了,也粗了1圈兒,我也可以做個“大”男人了。

超市老板娘真情分享

  

  曲女士

我今年29歲,老公今年32歲。結婚七八年來,每次進來完事,我總意猶未盡,最久一次還不到4分鍾。要是他以後還是這樣子,我以後的幾十年該怎麼過。

後來我在微信公眾平台一個健康專欄上加了田老師,就向她谘詢。

沒想到服用不到半個月,他就像餓狼一樣闖進來,力量越來越猛,根本停不下來。他也按田老師的建議用完3個療程,如今我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福,讓我一掃七八年來的苦悶。

田老醫師鄭重申明:本人年事已高,不便與患者網絡上溝通,需要谘詢男·性.問·題的朋友可以加我孫子微信,交流補·腎·秘·方!走出補.腎.誤區,找回男人雄風!

  長按3秒,即可聯系

  “唔,這雙頭火犀的犀角中保留的真血也極其驚人啊,不比那隻貔貅差!”一個老爺子親自操刀,解開了犀角下堅硬如金石的血肉,淌出一股赤紅如火光般的真血。

  忽然,那血液竟然化成了一,一隻巴掌長的雙頭火犀浮現,渾身赤紅,栩栩如生,憤怒咆哮。

  “好東西,這真血藥性極強,不比那貔貅差!”操刀的老爺子哈哈大笑,快速用陶罐將那犀血收了進去,牢牢封住了罐口。

  “族長,這頭龍角象的角也是好東西啊,我們尋到時它已經奄奄一息了,不然真收拾不了。”一個青年道。

  石雲峰點頭,道:“真是不多見,它頭上的這對龍角生長有些年頭了,小心地鑿下來,是難得的補骨寶藥。”

  “夔獸獨腿的這條筋真堅韌,用斧頭都砍不斷啊。”

  “都是好東西。臭小子小心點,別將飛蟒雙翼處的寶血糟蹋了!”

  族人歡喜,皆充滿笑容。

  只有一群孩子都一縮脖子,一溜煙似的跑了,因為他們知道,這些所謂的血藥、骨藥大半都會用在他們的身上,又要開始“受罪”了。

  直到半個時辰後,猛獸身上生長的“寶藥”才被采盡,族長與幾位老人滿意的點了點頭,收走了那些陶罐,拿去處理。

  “這麼多的獵物,一會兒醃製一部分,然後熏烤、製成肉干一部分。”有經驗的老人開口。

  如此多的猛獸堆在一起跟小山似的,全村人很多天都吃不完,如果腐壞了實在是一種浪費,對於食物有些短缺的村人來說絕不能容許。

  各家各戶的女人開始上前分肉,皆帶著真心的笑容,早先擔心外出的男人,現在不僅都平安回來了,還收獲還這麼豐,這是上天最好的恩賜。

  各戶炊煙嫋嫋,半個時辰後陣陣肉香散開,各家鐵鍋中熬燉的肉塊都快要爛了,孩子們早已等不及。而架在火堆上烤的獸肉也開始變得金黃油亮,在往下滴油脂,落在火堆中哧哧作響,那些壯碩的漢子也都忍不住了,開始動手撕肉,咬的滿嘴流汁,胃口大開。

  “娃子,這是貔貅肉,多吃一些會長出大力氣來,是難得的珍肉啊。”

  “臭小子多吃點,這可是雙頭犀的肉,多補一些可以讓你的皮骨結實的跟鐵塊似的,別吃那最沒用的樹豬肉。”

  各種猛獸成為了村人晚間最豐盛的食物,誘人的肉香飄散向街上,引人食欲如潮,陣陣歡笑聲傳來,整個村子都一片喜慶。

  在凶禽猛獸出沒、生命不時受到威脅的殘酷大荒中,村人的要求很簡單,只要有食物、能吃飽就很滿足了。

  篝火跳動,石村中非常熱鬧,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掛著笑容,充滿了歡聲笑語。

  “娃子們不要亂跑了,一會兒都來進行藥浴,晚上睡個好覺,將來保證比凶獸都強壯。”一位老人笑著說道。

  “嗷……不!”一群孩子聞聽全都慘叫了起來,落荒而逃,躲避向村中各處。

  “一群瓜娃子,真不知福,那可是難得的補藥,若能持之以恒的藥浴,可讓你們的筋骨媲美巨獸。”大人們數落,像抓小雞仔般開始捉自家的孩子。

  “疼啊,我不想藥浴,上次跟刀割似的。”

  “阿爸鬆手,我不想被煮熟了。”

  一群孩子激烈反抗,奈何小胳膊扭不過大腿,全都被抓了回來。

  在村中的一塊空地上,早已擺放好了八個大銅鼎,下面烈火熊熊,鼎內的水沸騰,幾名老人向里面扔下一株株藥草,不時還會放進去幾條尺許長的蜈蚣、拳頭大的蜘蛛等,讓原本非常清的水變得黑乎乎,跟墨汁似的,很嚇人。

  一群孩子當時臉就綠了,恨不得立刻逃掉,奈何被大人們死死的按住了。

  隨後,又有族人取來數十個陶罐,幾名老人接過,小心翼翼的打開,將當中一些殷紅的液體倒入大銅鼎中,結果烏黑的水更沸了。【△網WwW.】

  這是自那些被獵殺的凶獸體內取出來的少許真血,非常珍貴,無論是大人還是孩子用,都能增強體質。加之,村人們掌握有幾張古方,配合上一些藥草等,真血效果會更佳。

  除了真血之外,幾位老人還令人將飛蟒的翼骨、夔獸的足骨等費力的碾碎,也丟進了沸騰的水中。

  當火熄滅,鼎中的水不再沸騰,水溫稍降後,慘叫與“噗通噗通”聲傳來,第一批娃子被扔了進去,一口鼎內兩三人。

ADVERTISEMENT

  “痛啊,這水能將人燙熟啊。”

  “救命啊,身體跟被刀剮一樣,皮肉都裂開了!”

  他們呲牙咧嘴,手抓腳蹬,一個個奮力向外衝,結果又都被按了回去,慘叫連連。

  就這樣,幾十個孩子一批一批的被扔進去,大多數都叫的很凶,不斷掙扎,只有七八個孩子稍微好一些,雖然痛的滿頭大汗,但卻忍著不吭聲。

  至於小不點,也沒能逃掉,而且被特殊照顧,被單獨扔進一口黑鼎中,里面隻加了一點清水,其他都是凶獸真血、碎骨等。

  村人並沒有覺得不妥,也不覺得厚此薄彼,因為自家的娃子承受不住,在普通的藥鼎中就已經撕心裂肺的哭叫了,而小不點卻能吃的消。

  此外,當小不點所用的黑鼎內的粘稠液體沸騰時,老族長還打開了兩個特別的陶罐,逐一向鼎內倒液體。

  其中一個罐子中衝出一道赤霞,凝成一頭貔貅,巴掌長,威武而猙獰,似要撕裂人並逃走,凶性極盛。石雲峰的掌心浮現發光的字符,骨文亮起,一巴掌將貔貅拍散,化成血液,落入鼎中。

  而另一個罐子則衝出一隻雙頭犀,赤紅如火,燦爛懾人,它昂首怒嘯,同樣被老族長擊散,落入黑鼎內。

  水溫稍降時小不點被拎起,被扔進鼎中後使勁掙扎,因為他還小,坐在里面會嗆水,剛墜落進去時“咕咚咕咚”直接就喝了幾大口。

  對面的孩子都露出同情之色,突然覺得自己很幸運,那隻加少量水、主要以特殊真血以及獸骨、筋塊等組成的藥液肯定會讓人的皮骨更加劇痛,小不點真可憐。

  就是一些大人也有些不忍,因為看到小家夥使勁掙動,呲牙咧嘴,還不時喝上幾大口粘稠的液體,實在有點讓人擔心。

  “沒事,又不是第一次了,他以前也這樣,能受的住。多喝點藥液也不錯,能吸收的話對他有莫大的好處。”老族長說道,他對小不點的調理與照顧有時很粗放。

  “他體質極強,此外骨文的神秘力量也可能在運轉,幫他煉化了部分藥力,小不點應該不會很痛苦。”另一個老人手捋胡須說道。

  藥浴持續了很長時間,一群孩子被泡的像是紅皮猴子,一個個慘兮兮,彼此相顧,淚水嘩嘩地,直到藥浴結束後才止泣,終於解脫。

  小不點在黑鼎中時沒有哭,大眼烏溜溜地轉動,小臉紅撲撲的像個大蘋果,不過被拎出來時卻跟醉酒般,搖搖晃晃。

  “感覺怎麼樣?”一位老人問道。

  小家夥打了個飽嗝,迷糊的說道:“喝飽了。”

  聽著他這樣沒心沒肺而單純的回應,大人們全都被逗樂了。

  “困了。”小不點歪歪扭扭,小身軀倒在了石雲峰的懷中,輕輕嘟囔了一句,又微微咿呀了一聲,陷入熟睡中。

  “帶這些孩子去睡個好覺,明天都會長出不少力氣來。”族長石雲峰說道。

  最後,幾名老人收拾殘液,沒有浪費,而是在銅鼎下加火,又向鼎中放入一些特別的藥草,要將其熬干、製成藥散。這不僅是一種補藥,同時也是一種療傷寶藥,平日進山脈狩獵時帶上它可以救命。

  生存環境惡劣,凶獸難獵,真血稀貴,不然也不至於在孩子們用過後繼續這樣熬成藥散,一點也舍不得浪費。

  當然,村中的青壯年們並不在意,只要敷在傷口上能救命就行。

  這一夜孩子們睡的很沉,第二日醒來後許多小家夥皆哇哇大叫,因為身上脫落下一塊塊老皮,床上髒乎乎。

  “去,打一桶井水把自己洗干淨,然後將那塊磨盤給我舉起來。”

  “阿爸,那可是三哥平日鍛煉力氣用的,我怎麼舉得起來?”

  “別廢話,讓你舉就舉。昨晚那麼多真血還有骨藥白用了嗎?如果沒有長進,我將你屁股拍成八瓣!”

  清晨,石村中一陣雞飛狗跳,一群孩子都被逼著去搬大石、扛銅鼎,叫苦連連。

  效果真的很明顯,孩子們都長了不少力氣,體質顯著增強,但如果說脫胎換骨那就有些過了,不太現實。

  “哢嚓哢嚓”

  村頭,族長石雲峰的掌心符文通亮,他手持一柄紫金錘,將龍角象最稀珍的一段龍角擊碎,而後又取了貔貅的一截爪骨以及火犀的一小段赤角,同樣砸碎,最後磨成了粉末。他將這些骨角粉末混著部分凶獸真血,一起放進正在熬煮的獸奶中,頓時香氣嫋嫋。

  而後,老人又扔進去一株又一株奇異的藥草。時間不長,陶罐中的液體就漸漸成了糊狀物,可香氣更濃鬱了。

  “小不點吃東西了。”

  石屋中,小家夥聽聞到喊聲後骨碌一下子翻坐了起來,剛睡醒大眼睛還很迷茫,可是香氣傳來後,他快速翕動了幾下小鼻子,立刻就有了精神,喃喃道:“真香。”

  “那當然,這可是真正的一爐寶藥,不要浪費一丁點,全部吃下去。”石雲峰笑道。

  小不點狼吞虎咽,時間不長就將陶罐中的糊糊吃完了,可是負面作用也立時顯現了出來,他畢竟還太小,而藥勁實在太強了。在這個早上,平日間很可愛的小不點化身了一個問題兒童,像白兔般擁有了一雙紅紅的大眼睛,而且四處亂跑,啊呀的叫個不停。

  可憐的大黃狗被他捉住尾巴後,被用力扯個不停,尾端差點禿掉,汪汪地吼了大半天,滿村子鬧騰,不得安寧。

  “喂,小不點你怎麼拔大嬸家的柵欄?”

  “小家夥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跑到我家屋頂上去了,快點住手,不準拆瓦片!”

  ……

  村人愕然,平日很乖的小不點化身成小凶獸,四處亂闖,可著勁的折騰。

  “一爐藥都被吸收了,效果很不錯。”石雲峰與幾位老人站在一起,正在輕聲議論,滿意的點了點頭。

  遠處,不少孩子見到這一幕對族長更敬畏了,皆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遠遠地躲開了,湊在一起小聲嘀咕道:“小不點真可憐!”

  小不點掌心發光,最後向上蔓延,連帶著小手臂上也浮現了骨文,明滅不定,很是神秘。而且,他的體質增強了,速度與力量提升了一大截,這也是老族長比較滿意的原因所在。

  直到兩個時辰後他才安靜下來,迷糊的撓了撓頭,小聲道:“咿呀,闖禍了。”手機用戶請瀏覽w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時間總在不知不覺中流逝,一晃已經過去了兩年,小不點已經三歲半了,有了自己的名字——石昊。

  一歲多時他只能跟在大孩子屁股後面跑,現在三歲半了,體質強大的驚人,經常與一群大孩子並頭四處亂闖。

  此時,石村一塊空地周圍站滿了人,被圍了個水泄不通,村中的男女老少正在觀看少年們演武。

  一群孩子肌肉結實,赤裸著上半身,汗水四濺,正在捉對比拚,有些人竟能將百餘斤重的銅錘揮動起來,呼呼生風。

  他們從六七歲到十二三歲不等,各個都跟山林中的小凶獸似的,力大無窮,身體精壯與結實的驚人。

  “快看,那是我家的娃,才六歲而已,能將一百多斤的青石當成盾牌使用,有幾個人比的了?將來肯定是大荒中一條了不得的好漢!”

  “我家的娃才厲害,你們看,那張成年人才能拉開的犀筋大弓都被他拉滿了,以後肯定能一箭射殺強大的凶犼,擊斃成年的貔貅。”

  村人雖然很樸實,但湊到一起後卻也喜歡誇讚自己的孩子厲害,相互比較後,一些壯漢將蒲扇大手握成拳頭,不斷揮動,眉飛色舞。

  村中的女人們也都笑的合不攏嘴,這群孩子真的很出色,各個都龍精虎猛,有著用不完的力氣,將來的石村肯定會因他們而變得強大。

  “哞……”

  一聲莽牛吼,震動了村子。

  “快看,二猛才八歲半啊,居然將一頭莽牛給生生掀翻了,了不得啊!”

  場中一頭青黑色的大莽牛,通體黑亮的跟綢緞子似的,發出悶雷般的吼聲,可剛一發狂,就被一個不算多高的孩子硬是給撂倒了,這引發了一番驚歎。

  “總算沒有白費心血,幾位族老每隔一段日子就給他們以凶獸真血、補骨寶藥等熬煉身體,起了大作用。”

  “孩子們都很強,將來說不定真的能走出去幾個人雄,殺的山脈深處那些強大的洪荒物種落荒而逃。”

  “咚”的一聲大響,遠處一個很干瘦的孩子將一個石磨盤擲出,飛出去足有十幾米遠。

  “哎呦嘿,皮猴八九歲了吧,看著干巴巴,居然這麼大的力氣,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那是,也不看是誰的種,我給他起名叫石中侯,以後是要走出大山的,到負有盛名而繁盛的大部族去封侯做王。”

  成年男子們互相吹噓,都覺得自己的孩子了不得。

  “轟隆!”

  地面劇震,煙塵揚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眾人訝然,有人要舉鼎!

ADVERTISEMENT

  空地中央處有一個青銅鼎,足有上千斤重,上面有飛禽走獸的圖案,古意盎然。鼎壁很厚,有一種沉重的大氣感,鼎腿由於常被人抓舉,很光滑,磨的像是鏡面般,上烙朱雀形圖。

  “小石蛟不行啊,剛才差點閃了腰,隻將鼎掀離了地面而已,你年齡還太小,四年內都舉不起來呢。”有大人打趣道。

  千斤重的銅鼎不能隨便亂來,不然會傷到己身,一般的孩子不可能舉起,平時不允許接近,畢竟太沉重了。

  “我來試試!”

  一個很強壯的孩子上前,能有十二三歲的樣子,兩隻手用力抓住一隻鼎耳與一隻鼎腿,猛的發力,大鼎被撼動,離開了地面,可緊接著又轟的一聲落了回去,激起一片土塵。

  顯然失敗了,還好孩子並沒有被傷到。

  “我也來!”

  又一個孩子上前,他剛才曾將一頭莽牛生生撂倒,名叫石猛,在家中排行第二,小名二猛,確實長的很粗壯與結實,而今只有八歲半。

  “嗡”的一聲,銅鼎脫離地面,被他逐漸舉向半空中,這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這可還是一個孩子啊,竟然做到了這一步,實在驚人。

  “轟!”

  可惜,他沒有能舉過頭頂,雙臂已經發顫,轟隆一聲扔了出去,在地上砸出一個坑,土沙飛濺。

  有人挑頭後,其他孩子也都躍躍欲試,就這樣孩子們一個個上前,皆去撼鼎。可是,一直都沒有人成功。

  直到一個濃眉大眼、很高大的孩子上前,他叫石大壯,深深吸了一口氣,用力抓住一隻鼎耳與一條鼎腿,猛地舉起,快速過了頭頂。

  他的手臂雖然在輕微的顫,雙腿也有些發晃,但終究是成功了,令大人們驚歎不已,因為這只是一個九歲的孩子而已,稱得上天生神力!

  “大壯好樣的,將來必然了不得!”

  “這才是一個九歲的娃啊,我覺得方圓幾千里內,同齡人中沒有幾人比得上,將來必然是這片地域中最強大的人之一!”

  大人們自然不會吝嗇誇讚,當然對二猛也鼓勵與誇獎不已,因為他也差點成功,力氣大的驚人。

  幾位族老都微笑,這些年所花費的心血沒有白費,時常以凶獸真血為這些孩子鍛體,現在效果體現了出來,將來石村必然會出現一些猛人。

  “小不點你探頭探腦,是不是也想試試啊?”一個大人調笑道。

  在人群中,有一個小家夥在好奇的張望,正是小不點,而今有了名字叫石昊,他人很小,只能踮著腳向前擠才能看到大孩子們舉鼎。

  “對呀,都說小昊昊神力驚人,雖然年齡小了一些,但也來試試吧。先別舉鼎,來抓石鎖吧。”

  有人點頭道:“聽我家的娃說,小昊昊不比他們力氣小,我一直不相信,正好趁現在,小不點來試試看。”

  石昊現在三歲半,烏黑的發絲垂到肩頭,大眼睛又黑又亮,非常的有神,長的白白淨淨,漂亮可愛。

  小不點看向幾位族老,幾人都露出笑容,石雲峰道:“去吧,我也想看看你現在到底有多大力氣。”

  “呀嘿!”石昊人很小,用力時發出的聲音自然很稚嫩,可是卻很輕鬆地將一個大石碾子抱了起來。

  “真不簡單!”人們都點頭。

  而後,他又抓起一個石磨盤,猛地擲出,嗖的一聲,那麼沉重的石器就像是一塊尋常的石頭被拋出般,一下子飛到六七十米開外。

  “轟”的一聲,石磨盤砸在了地上,出現一個大坑,砂石四濺,塵土衝起,地面都在劇烈抖動。

  眾人一陣發呆,說不出話來。

  接下來,小不點突然跑向那頭青黑色的大莽牛,迅速發力,抓住它的一根犄角,直接將其摔倒在地。

  雖然發力時很有技巧,但是也足以說明他的力氣何其驚人,現場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村人感覺像是看到一頭小凶獸在發威,衝擊人的視覺。

  要知道現在的小石昊還很年幼,在人群中最矮,怎麼看都像是一個白瓷娃娃,難以和身具蠻力聯系到一起。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石昊走向大鼎,由於受身高所限,他不可能去抓鼎耳,直接蹲下身子托住了鼎底,而後猛地一用力,轟隆一聲,青銅大鼎離地而起,被他舉過了頭頂。

  所有人都驚呆了,簡直不敢相信所看到的這一切,一個三歲半的孩子而已,竟然能力舉千斤重鼎,太過驚人。

  這是什麼?簡直就像是一隻金翅大鵬的孩子,又仿若一頭純血貔貅王的子嗣,小石昊堪比真正的太古凶獸幼崽!

  村人都石化了,有些呆呆發愣,雖然早有耳聞,知道小不點的體質遠超同齡人,但還是沒有想到他的肉身這麼變態。

  “該不會動用骨文的神秘力量了吧?”有人發出疑問。

  “沒有,我看的真切,這是純肉身的力量。”狩獵隊伍中的頭領石林虎道。

  “轟!”

  小不點石昊將銅鼎扔在地上,砸起一片煙塵,他則快速倒退而去,並沒有被揚起的塵土籠罩。這巨大的聲響再一次讓村人的心髒一陣緊縮,這可真是一個妖孽啊。

  這個結果令人難以置信,三歲的幼兒舉起了千斤重鼎,別說是在這片山脈附近,就是在更遙遠的大地盡頭也難尋。

  村人們皆震撼,就是族長石雲峰也是一驚,他以為石昊現在這個年齡段還舉不起那口大鼎,不曾想竟提前做到了。

  “這是真的嗎,石昊這個小家夥怎麼會有這樣大的力氣,我可從來沒聽聞過這樣的孩子啊。”

  “的確有點不可思議,如果他不是人類的軀體,我還以為一隻太古遺種真犼的崽子跑來了呢!”

  村人們回過神來,紛紛議論,小家夥的表現猶如一道驚雷橫空,令人陣陣心驚肉跳,被深深的震撼了。

  “族長你去過一些繁盛的地域,見過這樣的孩子嗎?”

  “是啊,雲峰你走訪過很多強大的部族,聽聞過這樣的妖孽嗎?”就是一些老人也坐不住了,忍不住詢問,對小不點的表現感到震驚。

  石雲峰道:“我曾在一個數百萬人口的大部族見到過幾個特殊的孩子,天縱之資,令人瞠目結舌,幼齡時就已經很強大,但我覺得比小不點還略差些。”

  村人們聞言一呆,而後都大笑了起來,這是上天對石村的厚賜!一個比肩太古凶獸幼崽的孩子,若是成長起來那還了得?!石村會因他而繁盛。

  一位老人分析道:“那些大部族何其強盛,高手如林,肯定能獵殺到恐怖無邊的凶獸,以罕見的太古遺種的真血為那幾個天資超凡的孩子錘煉、洗禮肉身,不然的話他們與小不點的差距可能會更大上一些。”

  “諸域無疆,廣袤無垠,那些傳說中的超級大族以及一些王侯的領地內也許會有更厲害的孩子,畢竟世界太大了,我們所了解到的只是一隅之地。”石雲峰道。

  這次演武令村人欣喜,孩子們都很強,潛力巨大。至於石昊則是一個出人預料的驚喜,其表現具有震撼性。

  當人群散去時,幾位族老與石林虎等一些重要人物並沒有離開,依然在認真討論,未曾結束剛才的話題。

  “將來石昊若是長大了,在一對一的情況下,難道還真能徒手干掉真犼、擊斃純血的成年狻猊不成?那種傳說中的太古凶獸只要出來一頭,就能夠輕易地滅掉一個超級大族啊!”

  一位族老澆滅了他心頭的火熱,道:“小時候有潛力,不代表真的可以成為驚世強者,要知道,不少天才都在少年時凋零了。”

  眾人默然,而後點頭。

  石雲峰蹙眉,道:“說起來,石昊生在我們的村落,有些先天不足,起步點較低,我們無法如那些大部族般為他提供太古遺種真血,以及傳說中的山寶、聖藥等。”

  石林虎道:“現在年幼還好,若是長此以往,到時候可就真比不上那些大族內的孩子了。”

  石雲峰想了想,道:“據我了解,在大地盡頭的那些強族內,一般有天資的孩子到五歲時,會進行人生第一次重要的洗禮,封於銅爐內,以諸多聖藥、太古真血等熬煉肉身,以增加潛力。”

  其他人都一聲輕歎,這里畢竟只是一個村子而已,怎能與那些大部族相比?根本尋不來聖藥以及傳說中的太古遺種真血。

  “盡力而為吧,爭取殺些巨獸,提煉出來一些寶血,慢慢積攢,為小不點的五歲洗禮做準備。”一位族老輕歎。

  石林虎皺眉,提到了另一個問題,道:“想跟和那些傳說中的厲害孩子比肩,除卻肉身打下堅實的底子外,修行傳承也是一個重要問題啊。”

  族長石雲峰點了點頭,道:“這個我來想辦法。”

  眾人頓時一怔。他們都知道,族長當年與一些族人遠去,曾進入過不少世族門庭,最後以血和生命為代價帶回來一些骨書,難道能媲美那些超級大族的傳承嗎?

  十幾個生死與共的兄弟,只有兩人滿身是血的回歸,最終卻只有族長一人活下來,可卻也留下一身暗疾。昔年的事,他從未細說過,而村人們也沒有深問。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顯然另有一段隱情。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族長石雲峰每天都很忙碌,經常熬煉一些藥草,院中的爐鼎從來就沒有熄滅過,藥味撲鼻。

  “族長爺爺你不要過於勞累,注意休息。”小石昊睫毛很長,比小女孩還漂亮,很懂事的勸老人休息。

  “不妨事。”石雲峰笑著搖頭。

  幾位族老與石林虎等知情的人並沒有對石昊多說什麼,他並不知道石雲峰是在為他五歲時的“洗禮”做準備。

  斜陽下,狩獵隊伍回來了,每一個人的肩頭都扛著一頭野獸,雖然有人負傷,但他們卻都有說有笑。

  族長的石院坐落在村頭,石昊此時正站在院門前,看到了歸來的眾人。

  “阿叔你們回來啦。”他仰著小臉,白白嫩嫩,眼神清澈而黑亮,很有禮貌地向一群人打招呼。

  “來,這是你最愛吃的漿果,阿叔特異為你采摘的。”石林虎遞過來一個獸皮包裹,打開後里面紅彤彤一片,清香撲鼻,一枚枚圓潤的果實如同一顆顆晶瑩的紅瑪瑙般。

  “謝謝阿叔。”石昊撲閃著大眼,開心的接了過去。

  傍晚,村人以獸屍在柳木前祭祀,儀式完畢,幾頭有靈性的獵物被搬進了族長的院中。

  不久後,石院內血腥味散開,幾頭猛獸橫在那里,渾身淌血,而且獸體漸干癟,閃爍著一個又一個符文,神秘而詭異。

  那是骨文,此時正於血液間交織,如一道道細微的閃電劃過。石雲峰在施法,他在以神秘力量提煉與熬取獸血中的精華,采摘“血藥”。經過不斷地淬煉,獸血越來越少,每一頭猛獸最後都只是滾落下一滴而已,墜進玉罐中,血珠晶瑩而剔透,像是血鑽般燦燦。

  “按照骨書記載,五歲洗禮時如果聖藥、真血等足夠多與神異,打下的根基將影響深遠,關乎到未來的成就。”族長石雲峰輕語。

  他不想浪費掉石昊的天資,不希望他落後於超級大族的天才,一直在思忖如何為他積攢“洗禮”時所需的珍物。

  “寧缺毋濫,只有品質高的真血才對小不點有用處。可惜異種太稀少,而且過於強大,難以對付。”他輕聲自語。

  原始山林茂密,林中陰氣很重,毒蟲出沒,獸吼沉悶如雷,有凶彪、蛇虺等留下的陣陣腥氣撲鼻而來,令人皮骨發寒。

  “嗷吼……”

  山脈深處傳來雷鳴般的吼聲,令山石滾落,回音隆隆,林木劇烈搖擺,亂葉狂飛,遠處有大型凶獸出沒。

  一群孩子臉色發白,他們離開石村已經有段距離了,是瞞著大人們出來的,進入了老林子中,還好不曾進入凶獸真正的棲居地。

  “大壯哥,山林太危險了,我們年齡還小,不能再前進了。”一個孩子顫聲道。

  他們守著原始山林長大,自然知道其中的危險,有各種凶物,連他們的父輩進入山林都需要謹慎小心,否則會喪命。

  這群孩子年齡都不大,共有十幾人,為首的正是曾經舉起過千斤銅鼎的石大壯,濃眉大眼,手腳粗大,人如其名,身高都快追上成年人了,他看向另一人,道:“皮猴,還有多遠?”

  皮猴名為石中侯,長的干巴巴,但力氣極大,也很機靈,道:“我聽林虎叔他們說,那山崖離村子不是很遠,就是這個方向,應該快到了。”

  “石昊你有什麼意見?”石大壯問道。

  過去,石昊只是一群大孩子後面的跟屁蟲,自從他舉起銅鼎後,就連大人們都已視他為小怪物,就更不要說孩子們了,一下子成為了他們中的“骨干分子”之一。

  “再走下去會很危險。”小石昊聲音清脆,黑白分明的大眼烏溜溜,如實說道。

  “可是離那里真的不遠了。”石大壯道。

  半數以上的孩子意動,想繼續走下去。

  “如果你們要去,我也跟著。”小石昊稚聲稚氣的說道。

  就這樣一群孩子又上路了,又走出去一里多遠,大樹漸稀,植被越來越少,巨石逐漸多了起來,且有陣陣凶氣彌漫。

  山石嶙峋,這是一片很大的石林,寂靜無聲,地上散落著一些巨獸的遺骨,雪白而驚人。

  皮猴四顧,小聲道:“就是這里,我聽林虎叔他們說,它的巢穴築在石林深處的崖壁上。”

  石大壯也壓低聲音,提醒所有孩子,道:“這些獸骨可能是它吃猛獸時留下的,雖然說這個時間段它應該不在巢內,但我們還是得小心點,千萬別被發現,不然可能會沒命!”

  十幾個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長大的,警覺性非常高,跟小山獸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進石林的縫隙間,掩護己身。稍微觀察片刻,又迎著風嗅了嗅氣味,而後相互點了點頭,他們如同猿猴般,矯健的衝向石林最深處。

  這一路上他們見到了很多骸骨,雪白而巨大,有五六米長的禽骨,更有磨盤大的獸頭骨,都是山林中的猛獸與凶禽被生生撕食後所致,此地死氣沉沉。

  “它果然要在這里棲居下去,時間長了,若是繁衍出一些後代,我們石村的人進出山脈時將會受到致命的威脅!”

  “林虎叔他們商量幾天了,早就觀察好了它的習性。”

  這些孩子一邊低語一邊疾馳,速度極快,如十幾道小旋風般衝進了石林深處。

  一座石崖橫亙前方,這里更加寂靜了,寸草不生,在崖壁最上方有一個巨大的巢,以一根根黑梧木築成,給人很壓抑的感覺。

  孩子們隔著很遠,躲在山石縫間小心地觀看,黑色的巢直徑足有十米長,很巨大,不用想就知道是異種凶禽的巢穴。

  “果真在這里!”

  “這頭青鱗鷹在此徘徊良久了,現在築出了巨巢,難道真如林虎叔所說的已經產卵了?”

  一群孩子皆雙眼放光,這是他們來此的最主要目的!

  這是一種很凶悍與強大的異禽,體內有傳承自太古魔禽的血液,很難對付,一般的猛獸與凶物被它盯上都得死,難逃活命。

  “據林虎叔他們觀察,那隻雄性的青鱗鷹數日來都不曾現身,可能在山脈深處發生意外死掉了,每日午時那隻雌鳥都會自己出去捕殺食物,想要接近,機會就在眼前。”皮猴說道。

  一群孩子握緊了拳頭,顯然很緊張,同時眼中也有一種期待與興奮,在山林中長大的孩子個個都很膽大,不然也不會自作主張地跑到這種危險的地方來。

  “大家藏進石縫中,我投塊石頭試試看!”一個皮膚黝黑的孩子開口,他名為石猛,村人都叫他二猛。在石村演武時,他曾直接撂倒一頭大莽牛,更是差點舉起千斤重的青銅鼎,在這群孩子中僅次於石昊與石大壯。

  “呼”的一聲,一塊大石飛起,衝向遠處,最後咚的一聲落在了石崖前的亂石堆上,發出一聲巨響。

  眾人都嚇了一大跳,還好山崖上沒有什麼動靜。

  “二猛別這麼魯莽,小心謹慎一點。”

  “我試試它在不在巢中,現在看來沒事,我們趕緊上!”二猛說道,就要衝過去。

  “二猛哥先等一等。”小石昊開口,抓起一塊不小的石頭,用力擲出,石塊嗖的一聲飛上石崖,落在梧巢近前,發出一聲大響。

  過了片刻,山崖上很安靜,青鱗鷹並沒有出現。

  “走!”

  一群孩子如獸群般,嗷嗷叫著,飛快衝向石崖。到了近前後他們分工有序,一部分人站在巨石上,注視天空,站崗瞭望,以防那隻凶禽突然出現,另有幾個人則準備攀上石崖。

  “大壯哥你們都等著,我先上去看一看。”石昊說道。

  “你一個還沒斷的娃,在邊上看著就行了,我們上。”石大壯道,一群孩子都笑了起來,小不點到現在還在吃獸奶,常被他們取笑。

  “我早就吃肉了,只是偶爾拿它當水喝!”小不點氣呼呼,皺著鼻子,瞪著黑寶石般的大眼進行辯解。

  當然,小家夥很聰明,知道大孩子們此時並不是真的在笑話他,而是在照顧與保護他,不想他第一個上去而冒險。

ADVERTISEMENT